看齐中文网 > 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 > 第五百三十章:夫妻

第五百三十章:夫妻

长孙子逸坐在烛光下,一张俊美的脸因为那跳跃的烛光阴晴不定。一秒.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端木墨言已经离开。可是他仍然感觉得到他留下来的威胁。
  
  原来这世间的痴儿不止他一个。南宫葑就不说了,他们有着青梅竹马的感情。这个端木墨言竟也用情至深。
  
  “不甘心。”
  
  在寂静的夜里,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
  
  翌日。烈日炎炎。
  
  迎亲队伍穿过大街,绕着京城的街道走了两圈。待吉日到了,骑在马背上的新郎倌才带着迎要队伍前往裴家。
  
  百姓们守在两侧,好奇地看着七王爷迎亲的场景。
  
  “真是气派啊!”
  
  “可不是。一个是王爷,一个是裴家的大小姐,真是格外的相配。”
  
  “你们觉不觉得像极了几年前朝阳郡主和定国公世子的姻缘。男才女貌天作之合?”
  
  “呸!不会说话就别说话。今天是七王爷成亲的日子,你是不是专门给他添晦气?朝阳郡主是能提的人吗?”
  
  “就是。朝阳郡主红颜薄命,你怎么能把她拿来比较呢?真是不懂事。”
  
  端木墨言骑在马背上,感受着四面八方的打量。此时他心情好,不管别人说什么都影响不到他。
  
  喜轿停在裴府门外。端木墨言对管家说道:“麻烦裴大人把大小姐背出来吧!”
  
  管家恭敬地应道:“是。”
  
  管家刚要转身,只见裴烨已经背着裴玉雯走出来。
  
  裴烨把盖着红盖头的裴玉雯放到喜轿里。他抬头看向端木墨言:“以后对我姐姐好点。”
  
  “她就是我的命。我会用生命去疼爱她。”端木墨言做着承诺。
  
  林氏,小林氏,裴玉茵以及出嫁的裴玉灵看着喜轿抬起来。林氏抹着泪,小林氏在旁边安慰着。
  
  裴子润朝端木墨言拱了拱手,一幅小大人的模样:“姑父,姑姑就交给你了。”
  
  “嗯。放心。”端木墨言朝裴子润点头,侧头对林氏和小林氏等人说道:“母亲放心,雯儿嫁与我,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会受到任何约束。她要是愿意,天天回来也是可以的。我断不会折了她的双翼。”
  
  “多谢王爷体恤。有王爷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林氏微笑道。
  
  “起轿。”端木墨言低喝一声。“走。”
  
  轿子里的裴玉雯听着外面吹吹打打的声音,到现在还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一大早被全福夫人拉起来开脸,接着换衣化妆,又被林氏一阵叮嘱。到现在坐上喜轿,听着外面热闹的声音,才恍然原来真的成亲了。
  
  她马上就是七王妃,不,曦王妃了。
  
  裴玉雯抱着苹果,深吸一口气。
  
  活了两世,第一次坐上喜轿,第一次就要嫁给一个男人。她的内心非常的忐忑。
  
  原来她也是个普通的女子,也会担心未来的生活与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样,也会担心身边的男人辜负自己的情。
  
  “落轿。”
  
  从外面传来喜娘的声音:“新娘下轿。”
  
  一条红绸被塞到她的手里。通过那条红绸,她仿佛感觉到了那一端的力量。
  
  耳边全是男男女女的说话声。听那些人说皇上来了。裴玉雯听了那些话,暗暗庆幸。
  
  她可以不在乎皇帝的态度,可是她身边这个男人终究是龙子,在成亲这样重要的日子要是没有看见自己的亲爹,只怕心里还是会有遗憾的吧!还好皇帝不是很昏庸,没有太委屈他。
  
  “老七,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朕就不说什么了。以后是成了家的男人,凡事考虑一下自己的妻子。你年纪不小了,早点生个孩子才是正经。”
  
  皇帝说话,其他人都不敢说什么。在这一刻,皇帝也是个平凡的父亲。他对自己儿子说的不是国家大事,只是平常的叮嘱。
  
  “吉时到。新郎新娘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裴玉雯轻吐一口气。
  
  她活了两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紧张过。还好只是这一会儿,接下来应该就可以休息了。
  
  她带来了一个陪嫁丫头。毕竟她不喜欢身边的人太多。
  
  陪嫁丫环采琴搀扶着她,另一侧由端木墨言拉着红绸。在喜娘的带领下,他们前往新房。
  
  走了一会儿,采琴扶着裴玉雯走进房间里:“小姐,不,王妃,小心脚下。”
  
  裴玉雯抬起脚,走进那熟悉又陌生的房间。
  
  旁边的男人一直都在。他没有说话,但是他的气息是那么清晰的传到了她的鼻间。
  
  坐在喜床上,双手紧紧抱着苹果。
  
  喜娘在旁边笑咪咪地说道:“恭喜王爷王妃,祝王爷王妃早生贵子,三年抱俩。”
  
  “赏。”端木墨言低沉的声音传来。
  
  “多谢王爷。”喜娘眉开眼笑,看来得了不少的赏。“请王爷挑起盖头。”
  
  端木墨言拿起喜杆,挑起红盖头。裴玉雯美丽的容颜出现在他的眼前。
  
  他看着面色含羞的女子,眼里满是幸福的笑意。在这一刻,他的眼里只有她,再没有别人。
  
  什么朝阳郡主,什么定国公世子的未婚妻,那些与他没有关系。他只知道这个女人是他的,只能是他的。
  
  不过,关于她的真实身份,他却不能什么也不管。裴家的命案是她最在意的事情。在得知她的真实身份后,以前所有的谜题都解开了。而他不但不怪她,反而更加心疼她。
  
  她一定是很害怕的吧!在刚刚变成裴家长女的时候,她一定非常的惶恐。那时候他怎么就不能多多照顾她呢?
  
  “新郎倌看呆了呢!”喜娘在旁边笑道:“我们的新娘子美若天仙,把新郎倌都迷住了。”
  
  “全部都赏。”端木墨言的话刚说完,旁边守着的随从马上给房间里的所有仆人打了赏。
  
  “行了,都出去吧!”随从太了解自己的主子了。在这个时候还呆在这里做什么?没有眼力劲。
  
  裴玉雯坐在床前,看着面前的男人,娇嗔地瞪他一眼:“笑什么?”
  
  “你是我的人了。再也没有人可以把你抢走。我怎么能不笑?”端木墨言拉着她的手。“来,我们喝交杯酒。”
  
  随从退出去,把房门关上来。
  
  外面的宾客还在等着端木墨言出去喝酒。哪怕他想赖在房间里,但是也不能在这里多呆。
  
  裴玉雯跟着他来到桌前,看着桌上的美味佳肴。桌上的酒杯里盛满了酒。端木墨言递了一杯给她,她接过来。
  
  两人喝了交杯酒。
  
  时间,静谧。
  
  端木墨言将她抱在怀里,双臂紧紧的箍着她。
  
  “你是我的王妃,我的女人,我的……”那样专横又幼稚的话从端木墨言的嘴里说出来,让人哭笑不得。
  
  裴玉雯失笑:“是是是,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先去应付外面的宾客吧!”
  
  “你赶我走?”端木墨言哀怨地看着她。“你是不是不想我?”
  
  “我只是不想失礼于人。别闹了,快去迎客。”裴玉雯推了他一把。“没有人帮助待客,只有你自己上了。”
  
  “谁说的?小弟,二妹夫,三妹夫都会帮我的。我没有兄弟帮忙,但是有连襟心疼。”端木墨言促狭地说了一句。
  
  “真是不害臊。”裴玉雯哭笑不得。
  
  “好了。我先出去一会儿,很快就会回来。你一定饿坏了,先吃点东西。要是我太久没有回来就先休息。”
  
  裴玉雯挑眉:“你的意思是打算让我独守空闺?原来新婚的第一天就这样对我啊!”
  
  端木墨言一点儿也不上当。他抱着她的腰,含着她的耳垂,吹了一口热气。
  
  “我盼了这么久,怎么可能让你独守空闺?等会儿你就知道我有多热情了。让你先躺着,是让你先休息一会儿,免得等会儿承受不了我的热情。”端木墨言说着,低头含住她的唇。
  
  软香暖玉在怀,偏偏又是自己名正言顺的妻子,端木墨言真是不想出这扇门。外面的那群人真是太碍眼了。
  
  “别闹了。快去吧!”裴玉雯轻轻推了他一眼。
  
  此时她的脸颊像是煮熟的虾子,真是熟透了。
  
  他看得心痒难赖,又偷偷啄了她一口,这才离开房间。
  
  端木墨言走后,裴玉雯先取下头上笨重的凤冠。这时候采琴走了进来,伺候裴玉雯取下凤冠,又梳好头发。“饿了吧?你去厨房找点吃的。”裴玉雯对旁边的采琴说道。“如果有人欺负你,记得给我说。你是我从娘家带来的,如果在这里受了欺负,那就是打我的脸。虽然我觉得可能性不大,不过难免会有奴大欺主
  
  的情况。明白吗?”
  
  “奴婢明白。”采琴恭敬地说道。“奴婢听王妃的,现在先去吃点东西,等会儿再来伺候王妃。”
  
  前院的喧闹声一直没有停止。裴玉雯等了一会儿,眼皮子直打架。她干脆听端木墨言的先上床休息。
  
  今天一大早就被叫起来。接着又各种折腾,弄得她浑身难受。现在安静地呆在房间里,周公就开始召唤她了。
  
  “唔……不要咬我。”睡梦中的裴玉雯挥了一下手臂。啪的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响起。裴玉雯猛地睁开眼睛。当她看见一个受了委屈的男人用控诉的眼神看着她时,她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