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无衣行 > 第227章 收获 上

第227章 收获 上


  张宁感觉脊背发凉,一阵阵寒意直透进骨头里,他和欧阳珊珊一直以为那些东西是某种香的香灰,却不曾想是人皇的骨灰,可是自己和欧阳珊珊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为何大黑狗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你确定?这些是骨粉,人皇的?”张宁指着地上的袋子,虽然不怎么相信,但依旧感觉瘆得慌,刚才好像还用手指搓了搓,放在鼻子下面闻了一下。
  “黑爷,哪里有水,我……我想,想吐!”欧阳珊珊脸色发青,语音发颤,有种强忍呕吐的感觉,因为刚才在石室里,她曾凑到铜鼎跟前,仔细闻了这些骨粉的味道。
  大黑狗想笑,但真的笑不出来,人皇不可亵渎,即便是他前世身的骨灰也不行,所以它板着脸说道:“你们两个小家伙刚才干嘛了,这是人皇,千万别做出格的事情,小心招惹不详!”
  “别瞎说,我们什么也没做,珊珊是女孩子,对这些东西本就抵触,刚才以为是香灰,所以凑到鼻子跟前闻了一下而已!”张宁正色说道,直接忽略了自己的所作所为。
  “去那边,那儿有一个水池,不过别吐在池子里。”大黑狗给欧阳珊珊指了一个方向后,盯着张宁不放。
  “你干嘛?”张宁被大黑狗盯得心里发毛,不过却不肯露怯,瞪着大黑狗问道。
  “丫头我相信,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人皇不敬的事情,刚才还拿这些骨粉威胁我来着!”大黑狗龇牙说道。
  “别瞎说,我不是那种人!”张宁躲开大黑狗的眼神,转身向欧阳珊珊那边跑去,因为他也想过去洗洗手,不然总感觉手上怪怪的。
  大黑狗也没纠缠这件事,不过却不肯放任张宁他们瞎跑,至于青铜鼎,它现在已经很肯定就在张宁手里,只要东西带出来了,它就不急,想要参透鼎里面的秘密和玄妙,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所以它决定跟着张宁,寸步不离。
  “好点没?”张宁柔声问道。
  欧阳珊珊并没有真的吐出来,只是回想时会觉得恶心,这是大多数女孩子的通病,她自然也不能免俗。
  “没事!”欧阳珊珊摇摇头,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水珠,看向跟过来的大黑狗。
  “黑爷,能知道岛外面的情况吗?我们得想办法离开这里才行。”欧阳珊珊有点不想继续待在这里了,虽然这里机缘很多,但她很清楚怀璧其罪的道理,就算她们能够成功避开那些人,离开这里回到京都,也难保以后不会出麻烦。
  “上都上来了,就算我们什么也不拿,你觉得那些人会信吗?既然怎么都有麻烦,不如趁现在多捞点好处,赶快提升自己的实力,这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张宁说道,他比欧阳珊珊看的更透彻,怀璧其罪的道理他也知道,可欲加之罪更可怕,自己两人在那么多人面前上了岛,想说清楚很难,根本没人会信他们说的话,反而会招惹来更多更大的麻烦,到时候可能连那些古教古地都会参与进来,如果自己没有实力,说什么都没用。
  “嘿嘿嘿……不错,不错!你小子这次还算有点见识和心机,利用这里的资源,可以让你们提升一个大境界,就算对外面那些人暂时不敌,但也能保命了。”大黑狗笑着说道,同时将一只爪子伸进了水池里。
  “你干嘛?”张宁脸色发黑,咬着牙说道。
  “洗脚啊!”大黑狗一脸无辜的看着张宁,泡在水里的爪子还在轻轻的划拉着。
  “玛德,你这死狗!”张宁脸都青了,刚才他准备喝水的,还好被欧阳珊珊给打断了,不然就真的要喝大黑狗的洗脚水了。
  “死狗,你太不靠谱了!”欧阳珊珊终于忍受不了大黑狗的不靠谱了,尖叫了一声退出老远,实在不愿意和大黑狗靠的太近,要知道刚才她可是用水池里的水洗了脸的。
  大黑狗甩了甩爪子上的水,讪讪的笑了笑,也觉得自己有点不地道,指了指不远处一座高阁说道:“那边看到没,那里是曾经的药阁,里面有很多灵药,我记得有几种丹药可以让人大幅度提升境界,而且几乎没有副作用,还有很多疗伤丹药,都是不可多得的极品。”
  张宁看了看那座被藤蔓爬满外墙的楼阁,如果不是大黑狗指点,几乎快认不出来,不过是不是大黑狗说的药阁,只有过去看了才知道,他现在对这只大黑狗是一点信任都没有了。
  “这死狗蔫坏,居然阴我,恶心死了!”欧阳珊珊走在张宁身边,低声嘟囔着,一脸的怨气和不自在,总感觉自己脸上和手上有一股味儿。
  张宁嘬了嘬牙花子,说道:“我都说了这死狗不靠谱,你还不信,这什么药阁,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两人一狗站在药阁前,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藤蔓密密麻麻,几乎没有一点缝隙,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年没有人来过这里了,就连大门都被密集的藤蔓给遮挡住了。
  “这里同样有人皇下的封印,我进不去,只有你们才能进去。”大黑狗一屁股坐在地上,抬起后退,用爪子挠着脑袋,对张宁他们说道。
  张宁和欧阳珊珊同时翻了一个白眼,张宁说道:“玛德死狗,这么多年,你就不知道清理打扫一下吗,眼看着这些藤蔓野蛮生长,也不管不顾,现在这样,我们谁也进不去。”
  “唉,小子,怎么说话呢!?怎么进不去了,你把这些藤蔓给清理了不就可以进去了吗?”大黑狗很无赖的说道。
  “妈拉个巴子的!这些藤蔓全部都是帝君境界的生灵,我知道王者境可招惹不起,珊珊,我们走,去别的地方看看。”张宁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大黑狗,拉着欧阳珊珊就往别的地方走。
  “咳咳咳……”大黑狗尴尬的咳嗽了几声,也不知道它从什么地方掏出一个小瓷瓶,说道:“拿去,把上面的塞子拔了,放在那些藤蔓跟前,等一会儿这些藤蔓就会自己退开了。”
  张宁接住大黑狗丢过来的瓶子,放在耳边摇了摇,听见里面有轻微的水声,这才挑了挑眉毛,一脸坏笑的说道:“死狗,你是不是存心想害我?”
  大黑狗翻了翻眼皮子,把脸扭到一边,直接趴在了地上,说道:“随你怎么想,我刚才只是忘记这个东西了而已,而且这东西不是最平常的驱赶药剂吗?没想到你们连这个都没有,真是土的掉渣!”
  “你说谁土的掉渣呢,死狗,有种你再说一遍。谁土的掉渣,谁!”张宁炸毛,居然被一只狗给鄙视了,这是奇耻大辱,是可忍孰不可忍,如果不是欧阳珊珊拉着,他绝对和大黑狗要好好理论理论,用拳头。
  欧阳珊珊从张宁手里拿过瓷瓶,低声说道:“这次出门没想到会遇到这种情况,其实,其实这种驱赶药剂,我家里是有的,这种药剂不仅能驱赶蚊虫蛇鼠,还能在一定程度上,驱赶一些藤蔓类的植物,不过效果估计没有这个瓷瓶里面的好,我家的只能作用在外面那些普通的生灵身上,像这样强大的生灵,就算用掉几十吨,估计都不会有效果。”
  “还真有这种东西?”张宁无语了,这也只能怪他一直都是孤家寡人一个,不像欧阳珊珊她们,都有一个强大的家族,对于很多东西他都没有接触过,说白了,现在的张宁看起来强大,其实在某些人眼中,他真的就是一个小白,而大黑狗说他土,也确实不过分。
  欧阳珊珊拔掉瓶塞,一股幽香传出,很淡很缥缈,一点也不刺激,让人很舒服,有点像桂花香,又好像是百合花的味道,再仔细闻,又让人觉得有点像龙涎香的味道,反正这股香味很奇特,似乎融合了很多种香味在里面,但又不冲突和混乱。
  “别闻太久,会失魂的!”大黑狗在远处喊了一嗓子,就不再做声,把脑袋枕在爪子上看着张宁两人。
  张宁退回到欧阳珊珊身边,突然感觉脑袋有点晕,似乎有种魂魄有些不稳,要离体而出的错觉。
  “这东西不能多闻,普通的驱赶药剂被人闻久了,都会出问题,这瓶就更不用说了,在使用这种药剂的时候,一定要封闭口鼻和全身毛孔,这也是尝试。”欧阳珊珊不好意思的说道。
  “好吧!”张宁感觉又被打击到了,特别是他听到身后大黑狗发出了一声很轻的嗤笑,让他额头青筋直跳,有转身和大黑狗拼命的冲动。
  粗发藤蔓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眨眼间就退了一个干净,露出了完整的建筑结构。
  乌黑色的木质五层高阁,黑色中泛着淡淡的青色,这么多年过去,而且被那么多巨大藤蔓缠绕挤压,居然没有出现一点的坍塌迹象,也不知道采用的都是些什么材料。
  一块紫金匾额,上面铁钩银划的写着“藏药阁”三个大字,简单明白,让人一目了然,不像其他一些地方,搞得花里胡哨,让人一时半会不清楚是什么地方。
  “还真有用,还真是藏药阁!”张宁低声感叹,一是感叹这种驱赶药剂的强大作用,另一个就是感叹这座保存完好的藏药阁。
  “咯吱……”
  藏药阁大门发出一声轻响,自动打开,好像里面有人在迎接张宁他们一样,等到藤蔓退尽后,主动打开大门,等待着张宁他们进入。
  “里面还有人?”欧阳珊珊感觉有点毛骨悚然,不然大门怎么会无缘无故自动打开,如果里面真有人,从那个时代一直活到现在,那得强大到什么地步。
  张宁咽了一口口水,眉头紧锁的盯着黑洞洞的门洞,他并没有去找大黑狗的麻烦,也不认为大黑狗这次是故意要还他们,因为大黑狗也已经一脸紧张的走到了他身边,浑身黑色毛发根根竖起,俨然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怎么可能还有活人,岛上除了我,所有人应该都死在了那场大战中,即便有个别幸存者,没有任何补给的情况下,也早就饿死了,真以为能够凭借里面的那些丹药,存活到现在吗?”大黑狗沉声说道,虽然这么说,但它一点都没有放松下来,仍旧高度戒备着,随时准备跑路。
  “我先过去看看。”张宁说道。
  大黑狗点头,它可不会让自己陷入未知的危险之中,特别是这种诡异的情况下。
  欧阳珊珊却不同意张宁冒险,刚刚准备开口阻止,却听到大黑狗突然发出一声惨叫,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就看到一团黑影如炮弹般射向藏药阁大门。
  “尼玛的臭小子,你想害死本尊,本尊绝绕不了你……汪!妈蛋,这里没有封印,汪,汪汪汪……呜……!”
  现场简直是一团混乱,只看得欧阳珊珊目瞪口呆,有种风中凌乱的错觉,“这是怎么了?刚才发生了什么?”。
  欧阳珊珊还在茫然中,手上却传来一阵巨大的拉扯力量,耳边同时也传来张宁的喊声:“快走,那里没有封印,也没有危险,不能让大黑狗抢先了。”
  他们的速度很快,在知道没有危险以后,张宁几乎放开了全速,拉着欧阳珊珊就冲进了藏药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