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从2012开始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情话

第二百二十四章 情话


  汽车慢悠悠地开着,两人的心却在越靠越近。
  爱情不是烟火,它无法一直保持璀璨。
  有些东西,有些事情,时间会交给两个人最完美的答卷。
  到站之后,两人一起向着杏花胡同旁边的菜市场而去。
  苏白一张一张的数了数她的纸钱,发现还有十七元钱。
  十七块,在这个小县城的菜市场,足够他们采买许多东西了。
  只是等买好东西交钱的时候,苏白却一直舍不得把手心里姜寒酥存了好久的钱花出去。
  其实苏白专门有一个包,里面放着的都是姜寒酥曾经攒的钱,以及她一点一点还给他的钱。
  苏白庆幸,这次丢的那个钱包里没有放着那些钱。
  否则不论付出多少精力,苏白都是要追回来的。
  “吃什么?”苏白问道。
  “不知道。”姜寒酥摇了摇头。
  “包饺子吃吧,我们好久没在一起包饺子了。”苏白笑道。
  “嗯。”姜寒酥点了点头。
  葱姜蒜还有面家里是有的,苏白牵着姜寒酥的手,来到了卖肉的地方。
  “王姨,给我来十块钱的猪肉,跟以前一样,肥瘦都来一点。”苏白道。
  在这里住了也快一年了,所以苏白基本上跟菜市场的这些人也都已经很熟了。
  “好嘞。”王姨拿了一块猪肉,在秤上称了下,然后递给了苏白。
  她看了苏白旁边的姜寒酥一眼,笑着问道:“小苏,这是你女朋友吧?我记得去年你来买菜的时候带来过,长的可真俊。”
  “什么女朋友啊,王姨你可看错了,普通朋友而已。”苏白笑道。
  姜寒酥气的在苏白腰间掐了一下,说道:“什,什么普通朋友,才不是。”
  “那不是普通朋友,那是什么?”苏白笑眯眯地望着她。
  姜寒酥皱了皱鼻子,说道:“反正,反正就不是普通朋友。”
  “小苏,这孩子看着人就很好,你可别把人家给欺负跑了,到时候想要再找到这样的女孩可就不容易了。”王姨说道。
  苏白自信的笑了笑,道:“她啊,这辈子都跑不了了。”
  “谁说不会的?”姜寒酥噘嘴问道。
  “你舍得?”苏白笑着点了点她的鼻子。
  苏白给了钱,然后牵着姜寒酥的小手,向另外卖芹菜的摊子上走了过去。
  买了五块钱的芹菜,手里还剩两块钱,苏白到小卖店买了两根棒棒糖。
  将棒棒糖递给姜寒酥,两人便开始打道回府,向着杏花胡同而去。
  只是当他们走在半路上的时候,天空下起了大雨。
  苏白只能带着姜寒酥一路狂奔,但到了家后,身上无疑全都被淋湿了。
  “我以前给你买的衣服都还在你房间的衣柜里呢,热水器我已经打开了,你先去洗个澡换身衣裳吧,别等下生病了。”苏白道。
  “嗯。”姜寒酥点了点头,她从衣柜里拿出了一套以前穿过的裙子,然后去了浴室。
  等姜寒酥洗漱完毕,穿着一身白色的过膝长裙走进屋里的时候,苏白又被惊艳了一番。
  洗漱过后的姜寒酥换了拖鞋,当苏白的眼睛放在她那对完美的玉足上时,能清楚地看到姜寒酥的十根脚趾因为害羞而蜷缩在一起的可爱画面。
  苏白的心被狠狠地撩拨了一下,美人当前,他的心在疯狂地跳动。
  苏白能感觉得到,他的身体有股欲火在升腾。
  而且这种欲火,不是亲一下,抱一下就能解决的。
  到底还是憋了太久了,换成别人,女朋友是姜寒酥,是绝对忍受不了的。
  但有些事情,苏白不想过早的去做,起码在她成年之前。
  他扭过头,以极大的毅力克制住了自己的欲望。
  等喝了口水,欲火消下去一些后,苏白才苦笑道:“自己喜欢的女孩就在面前,但只能看不能做其它的事情,还真是种折磨。”
  的确是种折磨,这得庆幸苏白不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而是一个活了几十年的中年人。
  否者以少年人的毅力,在面对此刻的姜寒酥时,是绝对忍不住的。
  起码上一世这个年龄的苏白,是绝对忍不住的。
  当一个女孩所有的一切都完全符合你喜欢的标准时,那就不只是欲这一个字那么简单了,而是情与欲的双层叠加,这样的女孩对于男人的诱惑力,绝对超过纯粹欲望的十倍,情与欲的交融,才是这个世界上最诱惑人的东西。
  但越是喜欢她,就越不忍伤害她。
  清纯呆萌的姜寒酥,苏白还想再看几年。
  “你,思想不健康。”姜寒酥忍不住开口道。
  “那怎么样才算思想健康?相敬如宾,一辈子都不想那事吗?”苏白问道。
  “嗯嗯。”姜寒酥点了点头。
  “嗯个屁啊!我要是真成了那样的人,日后懊恼的还不一定会是谁呢。”苏白道。
  “谁懊恼啊,我才不会呢。”姜寒酥说道。
  “行啊,那以后我再也不碰你了好不好?我以后也不亲你了,手我也不碰了。”苏白道。
  “手,手还是能牵的。”姜寒酥小声道。
  “哦,那你的意思是以后只能牵手是吗?”苏白问道。
  “你要是想亲,也,也可以亲的。”姜寒酥小声说道。
  跟苏白交往也有不少时间了,其实对于姜寒酥来说,牵手亲吻她是都能接受得了。
  如果以后苏白不再亲她的话,好像有些不对。
  苏白眨了眨眼睛,随后在她脸蛋上吻了一下。
  “我还以为你真能无欲无求呢。”苏白笑道。
  姜寒酥抿了抿嘴,摸了摸刚刚被苏白吻过的地方,没说话。
  苏白的衣服也被淋湿了,所以此时苏白拿着衣裳,也去洗了澡换了身衣裳。
  洗完澡换好衣服后,苏白拿着吹风筒,帮姜寒酥吹了下头发。
  等吹干后,苏白捧起了一些她的长发,然后放在鼻间闻了闻。
  很好闻,苏白不舍得离开,于是放下她的长发,将脑袋放在了她那如瀑布般的长发上。
  “要包饺子了。”姜寒酥等了好一会儿,在发现苏白还没有离开的意思后,开口提醒道。
  “真的很好闻。”苏白笑道。
  苏白放开她,然后去和面。
  姜寒酥洗菜切菜,等苏白将面和好后,一个人擀,一个人包。
  擀的自然是苏白,包的自然是姜寒酥。
  虽然苏白包的也不错,但苏白更想吃姜寒酥包的饺子。
  估计是心里作用,但总觉得姜寒酥包的会更香一点。
  等姜寒酥包好了一些后,苏白拿了些饺子放进蒸笼里去蒸。
  等这一笼饺子蒸好后,需要下的饺子正好也包好了。
  苏白将蒸的饺子拿出来,然后将剩下的饺子下进了锅里。
  苏白拿了个饺子,然后在嘴边吹了吹,将其放在正在收拾面粉的姜寒酥嘴边。
  “先尝一尝怎么样。”苏白道。
  姜寒酥张嘴,但是却没有吃到饺子,而是吃到了苏白的手指。
  看着苏白笑嘻嘻地脸颊,姜寒酥气恼的在他手指上咬了一口。
  苏白倒吸了口凉气,道:“你还真咬啊!”
  “哼,谁让你欺负我的,只准你欺负我,不准我咬你是吗?”姜寒酥哼道。
  “你是我女朋友,我不欺负你欺负谁啊?”说着,苏白将那只饺子放进了她的口中。
  姜寒酥吃进嘴里后,苏白问道:“怎么样?”
  “嗯,还不错。”姜寒酥道。
  苏白自己拿过来放进了嘴里一个,道:“不是还不错,是真的很好吃啊,不愧是我家小寒酥包的。”
  即便是没有姜寒酥素手包饺子的加成,她调馅包的饺子也很好吃。
  人这一生,能遇到一个做饭好吃的女孩不容易,恰巧这个女孩又很漂亮的话,那是真的很难不让男孩子动心啊!
  
  锅开后,姜寒酥要去厨房盛饺子,不过却被苏白按了下来。
  “这种事情交给我吧,要是你被汤水给烫到了,我会心疼死的。”苏白道。
  “那你也小心点,你要是被烫到,我,我也会……。”
  “你也会什么?”苏白笑着问道。
  “没,没什么。”姜寒酥说道。
  苏白捏了捏她的脸蛋,笑道:“口是心非的小姑娘。”
  外面的雨还在下着,苏白将饺子从锅里捞出来,然后端到了堂屋中。
  苏白没有关门,在这不冷不热的季节中,他们在屋里吃着饺子,外面的雨水在滴滴答答的下着。
  这种感觉很舒服。
  正所谓饺子就酒,越喝越有。
  吃了两个饺子后,苏白还真馋酒了。
  于是苏白从柜子里拿了一瓶白酒,想要喝点。
  只是苏白拿出来刚想倒,就被姜寒酥给拦住了。
  “不准喝。”姜寒酥道。
  “这么好吃的饺子,不配些酒可惜了。”苏白道。
  姜寒酥摇了摇头,道:“反正就是不能喝。”
  “好寒酥,就倒一杯行吗?”苏白问道。
  姜寒酥再次摇了摇头,说道:“不行,你要是喝的,可以拿瓶啤酒喝。”
  “真不行?”苏白问道。
  “你那么厉害,你要是想喝的话,那我也拦不住,不过我会生气的。”姜寒酥说道。
  “那我不喝了。”苏白果断的将酒重新放到了柜子上。
  酒与姜寒酥相比,那就太微不足道了。
  “白酒不可以喝,但是啤酒是可以喝一瓶的。”姜寒酥起身,帮他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瓶啤酒。
  苏白接过来,笑着打开了啤酒。
  他道:“还没结婚呢就管这么严,看来以后结婚后,真的要被你管的死死的了。”
  “不过呢。”苏白对着瓶子喝了一口,笑道:“能被小寒酥管,是我的荣幸,希望这辈子,下辈子,都能被你管着,没办法,谁让我在初一刚进教室的那一刻,就被你这小丫头迷住了呢。”
  姜寒酥看着苏白,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其实,苏白说的那些情话,她一直都很喜欢听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