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我家键盘有点萌 > 2-6.我帮你吧

2-6.我帮你吧

把大箱子搬到了紫金苑门口,也才三点半不到,时间还早,李亢索性就打量了起四周。
  
  不愧是二手房都售价28万一平的天价房,光这设施就绝对对得起这个价了。
  
  在这寸土寸金的六道口,紫金苑的大门两侧居然有两片面积不小的树林!
  
  里面郁郁葱葱,绿树成荫,一派的生机盎然让人心旷神怡。
  
  这两片树林让紫金苑的格调显得更高,而且给这里带来了一定的隐蔽性,最起码有了这两片树林,现在这进进出出的豪车就不那么打眼了。
  
  几名保安穿着笔挺的制服别着警棍握着对讲机守在门口,看起来专业又威风,想来这里的物业费也不会便宜。
  
  顶着保安审视的目光,李亢探头探脑的往小区里面望了好几眼。
  
  小区里面房子的楼层并不高,且间距很大,采光通风应该很好,是豪宅该有的样子。
  
  而且小区内部的绿化做的极好,道路两旁都种着高大翠绿的梧桐树,大片大片的草地修剪整齐,中间间或有几条铺着不知是石板还是石子材质的小路,正对着大门的花坛里鲜花开的正艳。
  
  至于其他的,李亢就看不太出来门道了,毕竟他学的是中文,认不得各种奇花异草,而且隔得太远能看清楚才怪!
  
  反正里面的房子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字儿——贵!
  
  如果非要用两个字儿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很贵!
  
  还没到四点呢,才三点四十陈潇黎的电话就打来了,声音依旧温和礼貌:“您好,我到紫金苑门口了,请问您现在出发了吗?”
  
  除了听筒里传来的声音,李亢后方不远处也传来一阵潺潺如水的清冽之音,让李亢暑意尽消,顿觉这头顶上的烈日都不那么晒人了。
  
  “这声音比电话里的更好听。”李亢心下判断,同时回了头。
  
  只见一个穿着淡绿色荷叶边连衣裙的姑娘,正举着一把小巧的黑色遮阳伞款款向自己走来。
  
  姑娘有着一张鹅蛋脸,披着及肩中长发,身材修长气质优雅,就是面色微冷,看起来显得有些清傲。
  
  她的左手手腕上戴着一只淡黄色的玉镯,衬的她的皮肤更显白皙。
  
  真是个漂亮又矜贵的姑娘!
  
  这应该就是陈潇黎了,在看到她的那一刻,李亢决定就凭姑娘的颜,他这更也催定了!
  
  李亢直接挂了电话,对着她欢快的招起了手。
  
  姑娘顿时向着李亢加快脚步,走到了李亢面前后微微躬腰问道:“您好,我是陈潇黎,请问这是我的快递吗?”
  
  陈潇黎面上泛着健康的淡红,肌肤润泽吹弹可破,手腕上的玉镯质地极好宛若凝脂,可居然还不如她的皮肤细腻。
  
  “这么润泽,是和田羊脂玉?”李亢看着陈潇黎的毫无杂质的镯子想道。
  
  李亢可不懂这个,若不是他身上也有一枚从小就带在身上的小破玉扣也不会认得出来。
  
  只是和田玉不都是白色的吗?怎么这个是黄的?
  
  一直盯着人看可不礼貌。
  
  只一眼,李亢注意力就从陈潇黎手腕上移开,指着面前那个硕大箱子说道:“您的快递。”
  
  “谢谢。”陈潇黎颔首致谢。
  
  见李亢再没什么反应,陈潇黎略带疑惑的问道:“不签收吗?”
  
  “哦哦。”李亢这才反应过来正确的流程是什么。
  
  他开始摸笔,却发现自己的包被封在纸箱里,现在全身上下除了钱包和手机就只剩下那半瓶农妇山泉了。
  
  “呃……”李亢冲着陈潇黎笑了笑,表情有些尴尬:“忘带笔了。”
  
  “没关系,我有。”陈潇黎自己从随身的棕色帆布小包里拿出来一支小巧的银色钢笔。
  
  居然英雄的,李亢心道这土豪姑娘还挺接地气。
  
  “陈潇黎”三个工工整整的大字被陈潇黎一丝不苟的签在了李亢伪造的快递单上,李亢抽出剩下两联,一联自己收好一联递给陈潇黎:“这是您的。”
  
  那模样像极了一个真正的快递小哥。
  
  “谢谢。”陈潇黎礼貌的道谢,然后走上前,用力抱住了那个大箱子。
  
  李亢在一旁歪着脑袋看戏,等着陈潇黎回头向自己求助。
  
  只见陈潇黎略一使劲儿,箱子纹丝不动。
  
  陈潇黎的身影顿了一下,似乎被难住了。
  
  该我上场表演了,李亢微笑上前。
  
  正在李亢举起右手张开嘴,准备主动出声提供帮助时,陈潇黎再次微微下蹲。
  
  随着她白皙如牛奶般的胳膊一个用力,这么个至少四十斤重的大箱子就被她抱了起来,虽然看起来有些吃力。
  
  李亢半张着嘴,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举到一半的手臂就这样生生僵在半空。
  
  这可怎么办?人家姑娘自己搬起来了,还怎么找借口搭讪?
  
  李亢呆愣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陈潇黎自己抱着那个硕大的装了砖头的箱子向小区里走去,虽然有些艰难,但是她脚步很稳。
  
  已经失去了最佳的搭讪机会,没有第一时间帮忙现在再去显得很奇怪,接下来该怎么办?
  
  李亢习惯性的在后面跟了几步,表情有些一言难尽,毕竟那箱子里面装的除了砖头还有他的包。
  
  装了所有的东西的包就这样被她拿回去了,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
  
  似乎、可能、好像,好吧……
  
  无疑,李亢坑了自己。
  
  就在这时,只见刚刚走了几步的陈潇黎背包肩带突然滑落。
  
  她习惯性的伸手去拉,结果抱着箱子的手顿时一松,怀中箱子就这样砸落了下来。
  
  好机会!
  
  只见正站在陈潇黎背后的李亢突然以不符合人类反应的速度闪身上前,窜到陈潇黎身前一个下蹲,在箱子砸到陈潇黎的脚之前稳稳接住。
  
  “陈小姐,我帮您拿上去吧。”李亢灿烂一笑,露出了标准的八颗牙齿,轻松的抱起那重达几十斤的大箱子,力量感十足。
  
  别看他瞧起来没什么肌肉,可是干惯了活儿,抱个百八十斤的箱子一点儿也不是事!
  
  “谢谢,谢谢。”陈潇黎把散落的头发挽回耳后,重新撑起伞,举在李亢头顶上,牢牢的遮住太阳,反而她自己被西晒的太阳光直射着。
  
  “不用,您自己打吧,我不热。”
  
  生怕现在待遇越好,一会儿的怒火自己就越难承受,李亢赶紧拒绝道。
  
  然而陈潇黎却没听到似得,坚持给他撑着伞。
  
  小区保安见两人这样,赶紧主动的给他们开了门,看向李亢的目光也再不似方才一般带着防备和警惕。
  
  “谢谢。”路过保安时,李亢听到了身边的人轻声道谢。
  
  看着这么知礼的陈潇黎,感受着头顶上的那片阴影李亢心中突然有了一丝罪恶感,不过随后这丝不多的罪恶感便被失业的压力给挤散开来。
  
  “陈小姐,您在前面带路就好。”
  
  李亢这样说,陈潇黎只好走在了前面。
  
  因为李亢两手都是满的,陈潇黎也没法再撑伞,就只能给自己打着了。
  
  不过还好小区内绿化很好,并不让人觉得热,反而看着这大片大片的绿感觉有些心旷神怡。
  
  李亢边走边记着路,小区不算大,只有七八栋楼,只走了几分钟陈潇黎便在最中间的那一栋楼前停了下来。
  
  “嘀。”陈潇黎掏出门卡,刷卡进了楼。
  
  进楼还有一道防线,李亢有些郁闷,不过还好,他可以守在楼下混进去,就像新城花园那样。
  
  搞得到门牌号,其他都不是问题。
  
  搬着箱子,李亢随后进了门,一进楼里一股凉气就扑面而来,吹散了夏日的燥热。
  
  李亢却无心享受这一刻的凉爽,还在暗自心不在焉的暗自盘算着一会儿要怎么劝说。
  
  没几步,两人就走到了电梯口,只见陈潇黎再度掏出了那张卡。
  
  “……”看着电梯上的刷卡器,李亢彻底郁闷了,这是什么高级小区,进电梯还要刷卡,不用多想肯定是一卡对一层!
  
  毕竟这里的二手房均价28万啊!
  
  跟着陈潇黎进了电梯后,李亢沮丧的安慰着自己,最起码知道她家具体在哪了,已经比之前的情况要好上不知道多少。
  
  电梯走的很快,也很平稳,反正比终点中文网所在的大楼里面的电梯要好的多,没什么加重感而且声音又静。
  
  8楼很快就到了,随着电梯门一打开,李亢直接惊呆了。
  
  这里居然是传说中的那种一梯一户的户型,出了电梯直接是入户电梯间,怪不得一平能卖28万!
  
  电梯间还很宽阔,李亢讪讪的把大箱子放下,正准备自首道明来意时,陈潇黎回头对他微微一笑,让人顿觉如沐春风。
  
  只见她微笑着邀请道:“进来喝杯茶吧。”
  
  这话让正准备坦白道歉的李亢顿住了,然而不等他说话陈潇黎已经用指纹开了门。
  
  在电梯间谈话确实不如在房间里方便,李亢只好硬着头皮陈潇黎跟着进了房门。
  
  大门没有关,陈潇黎放下包把李亢引到沙发上坐下,然后问道:“您喝什么?果汁,咖啡还是茶?”
  
  “果汁吧。”李亢选了最简单的一种。
  
  谁知陈潇黎进了开放式厨房,打开冰箱却取出一篮橙子开始切起了块。
  
  “……”
  
  原以为选了最简单的,谁知却是里面最麻烦的。
  
  而陈潇黎已经开始榨汁,再拒绝明显已晚,李亢只好耐心的等着。
  
  有钱人的生活就是精致。
  
  无聊间趁陈潇黎不注意,李亢悄悄环顾着这个至少有五十平的客厅。
  
  他初步预测这套房子最起码有两百平大。
  
  要知道这里的房价可是28万一平,光这一套房子李亢就是三辈子也奋斗不出来的。
  
  进来时李亢注意到了,鞋柜里面的拖鞋可只有一双,这么半天也没再出现第二个人。难道陈潇黎是一个人住在这么大的一套房子里?
  
  想到这里,李亢暗暗咋舌,这样的话那就不是一般的有钱了,他对劝服陈潇黎的信心又下降了一些。
  
  两年前白杨大神卖了第一本书的影视和游戏版权的钱,也才堪堪够这么大半套房子而已。
  
  要知道那可是第一本突破了天启中文网这个平台限制的现象级神书!
  
  一本拯救了天启中文网的大作!
  
  所以李亢判断,以她的经济实力网文这个行业,对陈潇黎的吸引力应该不会很大。
  
  怪不得她对被封禁的反应这么平淡。
  
  李亢一边暗中观察一边想着措辞。
  
  与此同时,随着榨汁机几不可闻的高速转动渐止,两杯淡黄色的果汁也被端了上来。
  
  在李亢面前放上一杯后,陈潇黎坐到了一侧的单人沙发上,抬手邀请道:“请用。”
  
  “陈小姐,其实……”思考了这么半天,李亢决定直接坦白,这事儿拖得越久说出来时反弹就越严重。
  
  他顿了顿,满脸歉意的望着陈潇黎:“我不是给您送快递的,我是之前联系过您的天启编辑李亢。”
  
  “呵!”闻言陈潇黎原本带着微笑的脸上瞬间起了变化,望向李亢的眼里带上了淡淡的嘲讽。
  
  女人就是嬗变,脸上一瞬间可以经历四季!
  
  李亢体会到了,比如现在就是寒冬,陈潇黎的声音里都夹杂着冰碴子:“李亢编辑,好手段啊!”
  
  这绝对不是夸奖,声音入耳李亢有些坐立不安,面前看着就很解渴的果汁更是一口未喝,动都不敢动了。
  
  “咳咳,陈小姐,这事儿实在是对不起,只是您拉黑了我的电话,无奈之下我只好出此下策。”李亢苍白无力的解释着,双手抱膝正襟危坐,看起来认错态度良好。
  
  “那这还真是我的不好了,难为您费了这么大一圈事儿。”陈潇黎话虽如此,面上的表情却更冷了。
  
  似乎连寒风都在周身刮起,李亢打了个哆嗦,赶紧不安的连连摇头道:“陈小姐,都是我的错,我愿意……”
  
  不待李亢解释完,陈潇黎就忽的一下站了起来。
  
  李亢条件反射的举起手挡在身前生怕自己挨抽,谁知陈潇黎却理都不理他,直接走向了门口。
  
  她来到门前,轻轻在门口的可视电话的一个按钮上点了一下,接通后淡淡说道:“我这里有人骚扰,麻烦派人来处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