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吞噬剑意 > 酒剑仙

  “小畜生,休动吾儿。”詹过一声爆喝,一跃而起飞到詹于面前,“爹,救我,我不能死”詹于惊恐万分,巨大的剑气直接劈在詹过身上,逼得詹过连连后退,运气守住心脉,才不被劈开,“少年郎,得绕人处且饶人。”詹过笑道,“我若重伤,你会让他住手吗?”古隐双眼一瞪,厉声喝道,“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詹过威压释放,“怎么个意思?老子还在这呢?”伊显喝一口酒,闪现到台上,“你算老几?给我比威压?老子锻脏诶。”伊显威压释放,口中还喝着酒。“好酒”“伊显,你是不是要跟我打一架?”詹过问道。“你动我徒儿,我不揍你?”伊显笑道,“那就新账旧账一起算吧!”“霸王枪法”詹过从戒指拿出亮银枪,一枪刺出,伊显随手招架,拉开距离,“叠浪剑法”剑气似波浪,一层一层袭向詹过,“天鸣枪”詹过一枪刺出,双方气势打平,泛出的灵气危及观众。“师尊,我来助你”古隐一剑挥出,巨大的剑气飞奔詹于,一剑斩杀。“小畜生,我杀了你”詹过两眼瞪大,手上凭空拿出一个瓶子,“我说你们要不要脸,怎么打架还嗑药呢?”古隐笑道,詹过一饮而尽,体积暴增数十倍,一掌轰下来,地面轰出个坑。“小隐,我来吧。”伊显拍了拍古隐的肩膀,“剑神附体,清酒”只见一个庞然大物虚影浮现在伊显身后,十分巨大,“清酒,十年没这么痛快了,来吧,痛痛快快地战吧。”“来吧!”虚影回应,与伊显一起掏出一瓶酒,大饮一口,“清酒剑一式,挑剑式”伊显手中青锋微微一动,一剑挥出,从地下突出来,詹过迎接不暇,“清酒剑二式,劈剑式,”伊显一剑劈下,詹过头上青筋暴起,双手阻挡在前,“清酒剑三式,斩剑式”伊显青锋一横,横扫出去,虚影同时挥出,青色剑气迸发出来,直接在詹过身上留着一个剑痕,詹过一口鲜血喷出,“清酒剑四式,刺剑式。”一剑刺出,詹过双手一横,挡住剑气,可是,直接洞穿詹过的手臂,“啊”詹过惨叫一声。“清酒剑五式,归剑式”伊显两眼一睁,以气御剑,直冲詹过,詹过身上已经血淋淋的,詹过又拿出一个瓶子倒在嘴里,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回复,“清酒剑意”伊显双手御剑,“一剑两刃”飞出的剑一分为二,直插詹过,直接洞穿詹过,“伊显,你不得好死,哈哈哈”詹过笑了,笑的狰狞,笑的可怕,一代枭雄就这么倒在生死擂上,“”名不虚传。。
  “清酒剑意。”伊显之意,伊显极喜喝酒,犹喜清酒,伊显的剑道相比古隐的剑道,少了霸道,多了柔和,多了放荡不羁,清酒剑神,与伊显结下羁绊,为伊显的主位剑神,自从伊显被废后,从不与人争斗,也就从来没有召唤剑神了,今日,修为恢复,大杀特杀,先拿詹过开刀,两剑洞穿詹过,伊显十岁时已经到达炼体境,与古隐一样,修为被废,拼死修到炼体五重,此后,再无长进,在被废之前,谁不知这正阳宗里有个?那个十二岁就有主位剑神的天才,十年,整整十年,伊显终于扬眉吐气一回,一口浊酒下肚,“痛快!”伊显大喊,气势压制,青锋入鞘,“小隐,记住,无论如何,我是站在你那边的。”伊显一笑,“伊显,没我事,我喝酒去了啊”清酒说道,“去吧!”伊显喝了一口酒,向詹过走去,“唉,真不撑打”伊显摆了摆手,把詹过的空间戒指抓了过来,“空间戒指,好东西”伊显拿着把玩一把,“紫灵毒?”伊显眉头一皱,拿出一个瓶子,“紫灵毒?那是什么?”古隐问道,“一种毒药,可以废人修为,堵人丹田,毁人经脉,恶毒无比。”伊显严肃的说道,“也就是说,毒是他下的?”古隐问道,“十之八九”伊显表情凝重。
  “大胆,竟残杀同门,本长老这就清理门户。”一个身着深蓝长袍的老者,一掌拍出,直接把古隐二人拍飞出去,“锻脏巅峰”古隐察觉到此人的修为。“不知晚辈做错了什么?生死擂台,不论生死,是他技不如人罢了”伊显俯下身子,恭敬地说道。“巧舌如簧,你下毒了吧?你手中的紫灵毒就是证据。”老者又一掌拍出,“吞噬剑意”古隐一剑斩出,“雕虫小技”老者加大力度,一掌拍出,“伊显,你是否认识本尊?”老者发话,“晚辈不知”伊显回应,“本尊乃刑罚峰长老清风,根据正阳宗宗法,现夺你职位,你有什么异议?”清风说道,“狗贼,生死擂台,生死不论,你不会不知道吧?”古隐大喝。“放肆,本长老是你能反驳的?”一掌轰下来,直接把古隐的剑意轰散。“弟子知错,还望长老饶孽徒一次。”伊显双腿跪地,大喊。古隐朝着伊显说道,“为什么?”伊显瞥了古隐一眼,“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这正阳宗有什么好的,出尔反尔?这就是名门正派?”古隐传音给伊显,“师尊,我们走吧,这正阳宗里,哪个不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哪还有正派之风?”“怎么?有意见?”清风威压释放,“那就逐你们俩出门,伊显可以吗?”伊显两眼泪出,他明白,这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正阳宗了,魔功普遍,迎上三人,打不过就嗑药,哪有什么正派之风?“这样的宗门,不留也罢。”伊显拂袖而去,朝着山门走去…伊显是非常热爱正阳宗的,但是此刻他对宗门的希望破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