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超神学院之吾名齐天 > 番外 之前的原创天使cp同人文

番外 之前的原创天使cp同人文


  人世间万般感情,什么感情比较珍贵?无非是亲情,爱情吧。活了几万年,一个天使的仇恨能放下了吗?可是他不知道啊,一直杀,杀,哪怕杀到自己扭曲了,她干嘛把他带回正途。
  那个恨还是散不开,大底是那个渣比之王还没死吧。就让他一直迷失在杀戮中,最后被女天使烈焰审判不就好了吗?
  空间掀起波纹,一个虫洞开启,走出一个“天渣”,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摩拳擦掌,一脸淫荡笑容的朝站在窗边的天使美女走去。
  他万年不变的盔甲,犀利的短发,还留着短短的如钢针的胡子,嘴角不由自主又露出猥琐笑容。
  那个天使美女没有穿着战甲,反而是一身宽大白色衬衫直到膝盖,祖传的金色长发犹如瀑布一般直挂到腰间。
  金发天使似乎没有察觉身后有人,哪怕身后的脚步声没有一丝掩饰,在这寂静的房间里格外明显。
  天渣上前一把抱住了那个天使,没有丝毫反抗,任由被紧紧抱住。他把头贴近天使的肩膀,深深吸了一口浓郁的发香,一开口就是深厚的的男声:“想死我了,宝贝,你的头发香几千年没闻过了,还是这样香,有想我华烨吗?”
  天使没露出嫌弃或者暴怒的深情,漂亮的脸蛋甚至扬起一丝微笑,开口如清风拂柳般随意:“亲爱的,每次见面你都要这么恶心我一下吗?毕竟我们相处的时间都有两万年了,不熟悉你的气息早把你砍了。”
  看似漂亮的天使小姐姐开口居然是男声,“华烨”听见爽朗的笑了,浑厚的声音变成了银铃般的笑声,身形渐渐在变化最后变成了银甲女天使。
  银甲女天使的双翼收拢在背后,她的长发是罕见的黑发,在众多天使里别具一格。平坦的一字眉,眼睫毛短短的,脸蛋不是可爱秀气而是那种看起来很英气的,眉宇间都透露着淡淡的霸气。
  私下里虽然常常都被调笑,但她不在意,天使间的玩笑都是轻松的,不带歧视和嘲笑的意味在里面。
  最重要的是,面前那个笨蛋喜欢就好。
  她眼中的笨蛋应该是站太久了,伸了个懒腰,两只雪白的手臂各向左右,微微向后弯腰,展现了……苗条曲线美?
  她越看越喜欢,直接上前双手环住了他小腹,脸蛋贴着脸蛋。灼热的气息让怀里的人儿有点不适应,微微挣扎了一下感觉到翅膀似乎让身后的人不舒服,隐去了它。
  没了翅膀的阻挡,两具肉体更加靠近了,背后很柔软,让人想沉沦。女天使似乎想要把他揉进身体里,用的力气很大虽然不会让都是三代神体的天使感到疼痛。
  “秋,你这次在这个星球待多久?应该是地球吧,这个星球上的人是这样自称的。我可能要向凯莎女王请个假,陪陪我家的小宝贝男神呢!”
  被称作秋的男天使一听到宝贝这个词,又想起了两人的结晶,那个可爱的小天使。“我老了,当不起这个称呼咯。要让给女儿了,女儿在梅洛天庭过得怎么样?有怪我这个父亲没有尽到责任吗?”
  天下父母总归是爱自己子女的,一部分人那不是父母。她上次见到女儿是一百年前吧,她每天学习完后就坐在浮岛边,看着下面的飞鸟以及诸般星空,嘴里喊着:“真搞不懂天使姐姐她们,如果旧天渣都曾是男天使,大坏蛋。为啥我爸爸是男天使,她们不在乎呢?”
  她想到一次女儿纠结的模样,老是想笑,憋不住。噗嗤一笑,秋殇不解,他就这么被她抱着,目光静静的看向下面的人来人往,繁华人间。
  “你又傻笑啥?岚,这不像你的作风啊,我怀疑你是天渣派来的伪装者了。”岚一脸不屑,嫌弃的神色秋殇是看不到的,但她的话是听得见的。
  “那些天渣利用凡人的生命来制造天使,用的都是男性天使基因,生性暴虐。亏你那时还信了她,明明她都不正常,一直易怒。”
  话里字眼都弥漫着一股醋酸味,常人都会觉察不对劲,可天使秋殇是什么人啊,他会顺着她来吗?
  “合着你吃醋啦?那我是不是还得像地球男人那样,跪搓衣板给你解气?”
  天使岚一听不得了,要是这个家伙又满宇宙跑,宣扬天诛战神的名号,打击罪恶坑杀天渣,上哪找去?这次隔了两千年,可想死她了,不知道为啥别的天使都能观察男神几千年,但她不需要,因为他早就证明过了。
  作为唯一的良善男天使,又遵从凯莎女王的正义秩序,但不听从她的命令和指挥罢了。
  他惩戒了很多罪恶,劫杀天渣数量已过三万,旧天宫时代已知天渣才15万。很多女天使也是听着他的故事长大,极其崇拜并愿意做他守护天使。但没想到居然被天使岚半路截胡了,很多还没正式出任天使,审判罪恶的天使小姐姐气死了。
  “没没没,亲亲小男神,你是旧天使时代唯一的好天使,是上天给我最大的礼物。你能停一下追猎天渣的脚步吗?就为我停一下,我想就这样看着你一百年,哪一天都不会看腻。”
  语气了充满了挽留,祈愿。他一把挣开怀抱,天使岚错愕的看着他,这又是怎么了?
  他回过身看着她,这次语气充满痛苦:“你叫我怎么停下脚步?我母亲为了全体女性天使做了那么多,让她们不是花瓶,生活水平和地位都有极大的提升。华榷王在位时封她为福溪将军,手下统领两大女性军团,为旧天使时代征战立下战功无数!
  可是她遭受了怎么的对待?华烨这个混蛋登基,开启了天宫秩序时代,首当其冲是我母亲她们,军团被解散!我母亲被拿全家人性命威胁!她屈辱的进去了天宫遭受了什么样的凌辱?
  最打击人的是什么?她含着泪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去家里,她看见了满地尸体,一个全尸没有!她看见了挚爱我父亲的头颅被摆在地上!
  她忍受了被玷污的屈辱,为了家人她忍了。可是他们出尔反尔,杀了全家!要不是我在外面历练,我也死在那里!”
  他每说一句话,声音拔高一分,厉声质问。稍微停了下来,似乎是在酝酿话语。这一次吼得更大声,似乎把数万年的憋屈、痛苦发泄出来:“你叫我怎么停下脚步?我一刻都不能停下,每当午夜梦回总能看见母亲的笑容,笑容过后是她最后的影像视频,她叫我好好活下去,她被玷污了自尽去找父亲乞求原谅了!”
  吼着吼着,眼睛红了,眼泪不争气的从眼眶里溜出来了,这是她两万年来第一次看见他哭,哪怕是当年扭曲暴走极度思念母亲,也没哭出来过。
  “你爱我,我知道,也感谢此生有你,把我从无尽黑暗里拽出来。但我真的,不能为你停下脚步,我耳朵里依稀听见母亲的悲泣,女天使们的哭闹,天渣的恶心嬉笑。我不能啊!!!停不下来了……呜呜呜”
  他流着泪,声音都有点走音了,喊出来的话已是哭腔。
  天使岚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爱人,或者说怎么安抚他的情绪,手几度伸向他还没碰到就放下了。
  “你只知道我在女天使彻底推翻天宫秩序后,没有对我进行审判。其他天渣能杀的杀了,驱逐流放的流放了。知道为啥我没被审判吗?或者说流放已知宇宙之外。”
  她摇摇头,一无所知,当初被转生成为天使数千年后第一次碰见他,就只是知道天使知识宝库里,他是唯一的良善男天使,在外天使碰见不得对他执行审判,在天宫时代帮助了很多女性天使,甚至暗地里自己审判了很多天渣。其母是旧天使社会的福溪将军,为人极好,深受女性天使爱戴。
  “我天生和那些天渣不同,他们流传下来的基因里都是充满暴虐!我母亲看透了,所幸她遇见我父亲,虽然也是男天使但基因里罕见少一倍的暴虐原子基因!
  母亲暗中研究改良男性天使基因药剂,加入了她的良性基因,以及部分父亲的暴虐因子。在我出生时就注射了,她还辞退将军一职几百年,带我远离了那个看似和平但暗地里丑陋,腐朽不堪的环境!
  独自教育好我,培养我,我才和那些卑劣的天渣不同,我从小就以母亲为目标,努力成为她那种天使。
  我知道家中发生惨剧时多痛苦,你知道吗?要不是为了报仇,忍不了看见无辜的女性天使遭受迫害,我就不会帮助她们了,先自裁见家人了。特别是凯莎女王,那次差点被华烨抓走下场将会和我母亲一样!”
  因为他母亲安雁当初研发基因药剂加入父亲的暴虐因子,是希望他不会太过良善而不会惩戒罪恶,对罪恶怀有宽恕之心。
  事实证明她做到了,但他也有点容易情绪失控,虽然鹤熙王看出来了,提议治疗他拒绝了。他帮助了很多很多弱小文明免遭侵略,追杀了几万年的天渣,手上也沾满了鲜血,用罪恶浇灌的杀戮之花。
  已知宇宙都流传着一句童谣:“天渣来,天诛到,打得天渣哇哇叫,天诛神,爱苍生,护弱小,美如天使心地善。”
  每说一句,都像刀刻在她心上,她也很难受,她平时看似大大咧咧,内心也有散不开的阴霾。
  他们都是同一种人,一个孤苦伶仃的孤家寡人,前半生活在难以过去的黑暗阴影里,却最大的幸运是遇见了彼此,你我点起了希望之光温暖了余生。
  她一把拉过眼前的泪人,把他揽入怀里,紧紧抱着他一直摸着他头发,从头到尾。
  哄着他:“不哭了不哭了,秋。咱不能哭了,作为天使怎么还像小孩一样呢?你要让女儿笑话自家老爸吗?”
  秋殇原本还沉浸在悲伤里,一听这话破涕为笑,抬起头看着她,笑颜如花,在她眼里能令春雪消融。
  “你不说,她会……你干嘛…呜!”话没说完,天使岚低下头强吻住了秋殇,让他说不出话来,他被攻略、侵占、缠绵,那条小舌如蛇般灵活,肆意进攻他牙关,抓住了“猎物”用上死亡缠绵。
  甚至,天使岚都没满足,还在疯狂进攻。一吻就是两个小时,秋殇对于这些很敏感,身躯已经发软了,还是被强有力的手臂抱住固定住。
  对于高级天使来说,两个小时算不上什么,不过好像他们拿错了剧本。天使秋殇身体可能因为母亲基因的影响,天生随母亲般娇美不似父亲,身高只有可怜的165cm。
  反观天使岚,一个女的都比他高10cm,身高175cm,每次不是阿岚满脸渴望,他才不会红着脸踮起脚尖吻她呢!多让他这个坚强的汉子,感到脸红不好意思。
  远远望去,这对璧人,你能相信那个高大的身影不是男孩吗?怎么看起来矮的才是男孩呢。。
  他不是自己主动送上热吻,就是阿岚低下头来吻住那对红润的唇。
  一阵相当久的亲密活动后,秋殇脸上还泛着红潮,“那个……我还有事,先走了哦。”还没走几步又被抓住手拉回来,他被横腰抱起狠狠丢在床上。
  “秋,这么久了,我们该干点老夫老妻的事了,为女儿生个弟弟吧。”说着就开始自动收起银甲了。
  “不行,我真还有事,我要走了!”秋殇想挣扎起来,却被压住了。
  “有啥事,晚点再去办也不迟吧?这次你还是在下面。”阿岚看着他如是说。
  “不,这次我要在上面。”
  “那可由不得你,亲爱的秋。”
  于是乎,满室春光无人可见。
  ……………………………………………………………………我是无情的分割线………………………………
  事后,穿衣完毕的秋一脸正经的看着阿岚,似是自言自语:“你不知道我那次亲自出面,拦下了华烨和几个护卫男天渣,才让凯莎完整无缺的带着天启王凉冰走了。”
  阿岚知道知识宝库里的记载,睡在床上,枕着他的大腿伸出手摸着脸颊问:“所以你那次后也被抓了,当凯莎女王们带领女天使推翻天宫秩序后,救出你时已经不成人样了,身上伤痕累累断手断脚翅膀也被折断了一只,疼吗?”
  “疼也是身上的疼,她们后来都治愈好了我,翅膀也被用自身细胞重新培养塑造出来。可是我心上的疼一直好不了,我恨天渣恨华烨,也有点恨凯莎女王。”
  天使岚有点不解,微微侧头看着他,问:“为什么?凯莎女王没有做错过什么吧?干嘛要恨她?”
  他叹了一口气,道:“凯莎女王固然推行了正义秩序在已知宇宙,可是她为什么放过了华烨?明明抓住了他,还是要放了他。这种人执行正义审判一点也不过分。”
  阿岚想了想,翻过知识宝库的记载,说:“凯莎女王之所以放过他,是因为她们不是天渣,没有这么绝情嗜杀,所以给一些天渣流放了,下一次碰见人人都有资格审判他们。”
  “虽然我遵从正义秩序,但我后面伤好后,没有选择留在梅洛天庭,只是向她们提出个要求,要了个星体计算机给自己,我一个人去全宇宙追杀所有的天渣。”
  岚闭上了眼睛,嘟起小嘴,意味显而易见。可是良久,也没体验到那个熟悉触感,直到听见“咔擦”一声。
  她睁开眼睛发现秋,在拿起地球上的手机玩意拍照,声音显然是手机发出来的。
  “哈哈hiahiahia,就是这个表情,看来我很有当地球上的那个职业摄影师天分。这个图片抓拍得太好了,回头发给女儿看看,让她知道老妈居然这么可爱!”
  她懒得起身去抢过来,直接入侵设备,自动删了照片。嘴角勾起,一丝微笑展现给他看。“我已经删了照片,看你还怎么发给女儿,毁灭我严母的形象!”
  “可是我一早就保存在暗位面了,你删了无用功。女儿还是会看见的,等这次地球之旅结束,我要去梅洛天庭看看女儿了。”
  他似乎已经看见了那一天女儿向他奔跑过来的身影,可是他不知道在地球上是他余生最后一次的旅行。
  天使岚有点气急败坏,直接起身拿起枕头拍他,嘴里振振有词:“叫你不亲我!叫你拍我丑照!混蛋(;≥皿≤)!”
  他头发被弄乱了,披头撒发像个女鬼,虽然头发是金色的女鬼不多见。。
  许久,岚停下打闹,认真的看着秋,一字一句的道:“秋,遇上你是我此生无悔的,最值得珍惜的宝贝!女儿是小宝贝,不许你丢下我和女儿提前一个人走了!”
  “谁知道呢?我们的生命都是共同的,选择死亡也该是共同的抉择。任何一人抛下一个人离开,是无法饶恕的。但我不知道未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