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正武之路 > 第五章 贵人?

第五章 贵人?


  雾气宛如脱缰的野马迅速汇集到了王子陵倒下的方向,胡一阳和那个老人此时脚下的速度也是飞快的往这团雾气接近着。
  那个老头也在试图掌握着这团雾气,这是他很纳闷的事,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事。即便再早上个几十年,他同样可以说这是不可能出现的事情。可眼前的景象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仿佛有着什么东西跟他抢着这团雾气,而且他还无法与这股吸力抗衡。
  空气此时没有了之前的凝实,暗流在两人之间不断的划过。
  “快看”罗雲的一声惊呼引起了两人的注意。
  只见倒在地上的王子陵,此刻的身体被一层淡白色的流光包裹,缓缓的飘了起来,空中的那些黑色雾气不断冲向着这些白色雾气。此时的王子陵身上如同一个黑洞般疯狂的吞噬着这些向他涌来的黑气。
  “小贝勒,这他妈的是你做的?”胡一阳此时的脸此时黑的不能再黑,此刻的罗雲望向胡一阳,也不禁心提了起来,她从没看过胡一阳表情有过这般,即便胡一阳的嘴巴一直没有绕过任何人。
  “我看你他娘的是不是智商活到狗肚子里了,这明显是那小子自己吸的。”被胡一阳称作小贝勒的那个老头此时也吹鼻子瞪眼睛的望着胡一阳,毫不示弱。
  胡一阳心里也有点疑惑,这里的雾气虽然有大半都被自己过渡给师妹吸收了,但那些仅剩下的那些黑色雾气才是真正会出问题的,胡一阳过渡的时候也是将那些雾气重新的筛选了一番,那些最恐怖霸道的能量则是被他留在外面。
  那些能量大半是由师妹的黑红雾气转化而来的,若是硬吸收的话,能量的恐怖即便是地仙也得交代在这。何况王子陵这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呢。
  可出乎在场三人以外的是,此刻的王子陵半毛事都没有。那些吸进去的黑色雾气,被王子陵身上的白色雾气包裹的外皮不断地过滤着,一些不纯粹的地方此时竟被这层白色的滤网给弄了出来。
  等着空气中这些雾气被过滤干净后,一团有拇指盖大的“碎土”飘洒而下。
  此时的三人望着眼前的场景无比的精彩,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就在他们还在纳闷的时候,只听“嘭”的一声,吸收完能量的王子陵此刻重重的摔在地上。
  三人望着摔在地上的王子陵,脸着地,却没有动弹。可当一阵呼噜声传出来的时候,胡一阳此刻的脸上肌肉不禁抽搐了一下。
  “这”小贝勒此刻也对之前被他漠视的青年有了一些兴趣。
  可就当他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此刻,之前罗雲禁锢的空间传出了一丝丝的破碎之声,声音不断扩大。
  “看来,该走了。”小贝勒暗叹了一声。
  罗雲望着之前被她雾化进入女孩,手伸进了怀中取出了一个玉佩,走向了小女孩为她带了上去。
  “妮妮,姐姐走了,这个玉佩给你,她可以弥补姐姐雾化在你身上的这些日子的损伤。”
  “你父亲的那些事,之后姐姐我会帮你解决,你要开开心心的过着每一天。”
  “你也别担心被送进孤儿院”
  “........”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
  直至周围的空间禁锢破碎,小贝勒和罗雲穿过了空间壁障离开了,胡一阳扛着呼呼大睡的王子陵也走了。
  谁在老槐树下的小女孩父母发现了这边的状况飞奔似的往这边跑,到了跟前女人拼了命喊着小女孩的名字叫她醒来,两行泪水不断的往下流,不断的晃着小女孩的肩膀。
  男人也转头似乎在寻找之前那个撒了一地咖啡豆的男孩,可他发现这里哪有男孩啊,连洒在地上的咖啡豆也没了。
  此刻男子也有点慌了神,是不是冲撞了什么。
  “妈妈,我在哪里?”被母亲摇醒的小女孩望了望周围,又看了看自己的母亲。
  “妈妈,我好想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可怕的姐姐,可这个可怕的姐姐又变得好漂亮。”
  “妈妈你是不是打算将妮妮送进孤儿院啊?”
  小女孩突然的一段话,让此刻的女人慌了神,连同站在树旁寻找王子陵的男人也愣了一下,手里的烟头也不知何时掉到了地上。
  “妈妈,梦里那个姐姐还说妮妮不会进去,她说她会帮爸爸的。”
  男人呆愣在当场,此刻的他正想说些什么,就在这时,一阵电话铃声打了进来。
  电话里传来的信息,让男人此刻有些失神,不断的扭头望向了自己的女孩。
  这是遇见“贵人”了?
  .......
  此刻的另一个地方,一名头发花白的老人穿着一袭黑衣眉头紧锁的矗立在悬崖边,一身白衣的青年弯腰手持弟子礼仪面向老人。
  “掌门,罗雲师姐的那份心结已解,正与小贝勒一同回来。”
  当听到青年这番话的时候,老人紧锁的眉头不断舒缓而下,长呼了一口气。
  “解开了,看来那位小王爷没少在罗雲那丫头身上下功夫,不过,如此甚好,不会再有生灵被涂炭了。”
  “胡一阳那家伙还呆在那个孩子旁边吗?”
  谈到胡一阳,老掌门原本舒缓的脸色此刻又仿佛回到听到罗雲康复之前。
  “是的掌门,不过最后令罗雲师姐最后康复的正是胡师兄。他以身为炉将那些魔气逼出,重新转换成了真元之气”
  听到这里,老人此刻的愁容完全消散,连嘴角都有些上扬的趋势。
  “只不过.......“
  青年仿佛有点犹豫,
  “只不过什么?”
  “那些真元之气并未全被罗雲师姐吸收,最后那些霸道还未完全消磨戾气的真元被那个孩子给吸收了。”
  当青年自己完全说出此刻内心的想法的时候,不禁长出一口气,因为在他的心中,只当这是错误的情报,他活到现在,也从未见过这等状况。
  “是那孩子就不要大惊小怪了,我们度量的标准只处于人之间的常识中徘徊,这一点你无需担忧,还有关于那孩子的所有事情,不得向任何讲述。违者,天刑论处。”
  当老人说道惩罚时,周边悬崖的温度和威压,一瞬间让青年感到刺骨和刺激即将被碾压成粉末的错觉,当然这只是一瞬间的时候,下一瞬周围就恢复正常了。
  “好了,你可以下去了。”
  “是,掌..掌门”
  青年此刻有点哆嗦,但还是十分尊敬的行礼,之后才离开。
  在青年走后,老者望着天际,眼神洞穿了虚空。
  “一阳,一百多年了,为师并未怪你什么,为何不回来看一下为师。此刻,雲儿心结也解,该回来看看了。”
  叹息的呢喃回荡之前洞穿的虚空,此刻若是有第三个人在这里,人们会发现,此刻的天空有着两个星星,一颗骄阳如火,一颗水婉如月。。
  此刻扛着王子凌回家的胡一阳,此刻心头巨震,两行泪水留了下来
  “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