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鸿意江湖 > 第三十七章行动

第三十七章行动


  鸿飞上托下按进行收气,接着将司徒空平卧在石床上,朝着密室外面走去。
  可是当鸿飞走到那个墙壁处,嗯.....书架关上之后在里面看就是个墙壁,看着那个严密到没有一丝缝隙的“门”时,鸿飞方才想到,自己似乎还不知道出去的机关在哪里啊,体内混元功运转,鸿飞准备用内力去震碎这个“门”。
  可是转念一想,这密室是城主费力打造的,自己要是将它打碎了岂不是还要城主重新建造的吗?光看那个圆珠鸿飞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必定宝贵无比,于是鸿飞只好无奈的在密室里大声吆喝着:“大队长!大队长!”可是这密室似乎不光不透光,而且就连声音都一点儿也传不出去。
  鸿飞苦笑一声:“没办法了,城主你可不要怪我。”说着,看了一眼身后躺在石床上的司徒空,转身将浑身内力运转于双手“啪!”一掌拍在这石壁之上,可是。。。。
  “啊!呼呼~”鸿飞一掌不仅没有对这石壁造成一丁点儿伤害反而疼的鸿飞哇哇大叫,密室中回荡着的回声似乎是密室在嘲笑鸿飞。
  就在鸿飞疼的捂着手掌上跳下窜时,“咔咔”那扇“门”开了,鸿飞惊诧不已,暗道:“不会那机关就在脚底下,然后我跺了几下脚踩中了吧?”
  还在外面前后渡步的那守备队大队长显得格外焦急,他似乎忘记了告诉鸿飞该如何出来,本想打开密室的门看看里面的情况,可是又担心打扰到鸿飞,所以一直在等待着。
  此刻见鸿飞出来了,那守备队大队长暗道:“果真是高人!”
  守备队大队长看着鸿飞刚要说话,便见鸿飞手掌通红通红,互相摩擦着,疑惑的问道:“英雄,你的手。。。”
  还未等那守备队大队长说完,鸿飞便急忙的摆了摆手,道:“并无大碍,城主大人已经好些了,我还有要事要办,先走一步了!”说完,鸿飞便急忙的踏步而出。
  也不能怪鸿飞不跟那守备队大队长说,毕竟总不能说鸿飞被困密室出不来了,本想破墙而出的,但没想那石墙竟如此坚硬,鸿飞一掌不仅没有对那墙造成一点儿伤害,反倒将自己伤了。
  那守备队大队长虽还有些疑惑,但是身为司徒空最信任的手下,还是司徒空的安全位居第一的。
  看着鸿飞出了书房,便走进密室,见司徒空平躺在密室中,呼吸均匀,脸色红润,这守备队大队长能看出司徒空的伤想必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不多时就能转醒了。
  虽说这里是城主府的最深处,相对较隐秘,但是对于忠诚无比的守备队大队长来说,不允许出现一丝危险,因此那守备队大队长便一直待在司徒空身旁,守着司徒空。
  “呼~”“这里就是敌军营地了吗?”鸿飞自出城主府之后,就发现天色已晚,来不及多想一路赶到千钧城城墙上方,却不想黑压压的漠国军队,已经位于千钧城外一里处,这千钧城共提前设立三道关口,这一里外就是第三道关口,也就是说前两道已经被漠国军队突破了,看着这最后一道关口也是岌岌可危,天亮想必就会被突破过去,鸿飞也是焦急的思考对策,鸿飞便想到之前那个来刺杀司徒空的刺客,自己为何不去敌方军营中去刺杀敌方将领呐?想到这,鸿飞便出了千钧城借着皎洁的月光往敌军营地奔去。
  还在敌军营地内潜藏的鸿飞,运转混元功向周围覆盖而去,暗道:“这漠国想必是觉得一个小小的千钧城用不了太多高手,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派了一个宗师高手啊!”鸿飞自语道。自从上次在小巷中鸿飞便发现自己可以感觉出来周围一些高手的人数、和具体内力的深浅,就连对自己有无恶意都可以感知出来。
  其实鸿飞不知道的是,他能察觉到这些全部都是得益于太华真人传授于鸿飞的混元功,这混元功不仅能给予练功者深厚的内力,还可探查敌方的一些基本信息,这是任何武功所不能的,在生死决战时很重要,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接着,鸿飞偷偷的绕过巡逻士兵,准备向探知中内力波动较弱的营帐潜入进去。
  “哈哈!明日那千钧城就是我们的了!”漠国营帐之中,一名将军坐在桌前,手里还端着一碗酒,大笑道。说完,这将军便端起手中的碗“咕嘟~咕嘟~”的喝了进去。
  与这名将军同坐的看样子也是一名将军,这将军闻言,也是“哈哈”大笑道:“哈哈,杜将军说的没错,想我漠国尽皆沙漠,他奕龙国在很久以前还是我们漠国的附属小国,那时的我们随便一个将军就能肆意玩弄他们的国主,可现在,凭什么他奕龙国却可占有如此肥沃的女人,来,杜将军,干!”这名将军说着给先前那名将军重新倒上酒,并举起手中的酒杯,对着那“杜将军”一拱手,一饮而尽!
  “哈哈,好,王将军,来,干!为了漠国!”那“杜将军”也举起酒杯对着那“王将军”说道。
  “嗝~”“嗝~”两位将军此时已经酩酊大醉,那位王将军晃晃悠悠的起身,站立不稳的他抱拳对着那杜将军说道:“杜将军,今日已经很晚了,就不多多叨扰了,末将暂且回帐里了!”
  那杜将军也晃晃悠悠的起身抱拳,说道:“既然这样,那本将军就不便挽留了,王将军快快请回吧。”
  说完,那杜将军便目视着王将军一步一步的走出营帐。
  “嗯?人呐?”
  “你是什么人?”
  “啊~~”
  眼见王将军走出营帐,那杜将军也要转身之际,便听见帐外那刚出营帐的王将军似乎遇到了什么事情,还未待那杜将军有所反应,便见先前那已经走出营帐的王将军“啊”的一声就倒飞了进来。
  跌倒在那杜将军身前,那杜将军定情一看,这刚刚才同他喝完酒的王将军现在已然昏死了过去。
  接着,那杜将军便顺着那王将军跌倒进来的方向看去,便见那营帐的帐布随之掀开,走进一个黑影,已然喝的醉醺醺的杜将军看那道人影已是模糊不清,但借着帐内有些昏暗的烛光还是能隐约看出来者一袭黑衣,黑色面巾还有头巾,浑身上下裸露在外的只有眼睛。
  见来人如此装扮,那杜将军顿感不妙,盯着眼前那个黑衣人质问道:“你是什么人?”
  黑衣人正是鸿飞,他先偷偷将营帐周围巡逻将士个个打晕,找来一根长绳子,将他们一个个捆绑起来且用粮草埋住身体使他们不会被发现,且粮草透气度良好,人在里面不会被憋死。
  那杜将军见鸿飞也不说话,只是慢慢的向他走来,他也不管鸿飞有何目的了,抡起拳头就朝着鸿飞冲去,这杜将军顶多算是个一流高手,不要说现在已经醉熏熏了,就算没喝醉,也不会是鸿飞的对手。
  因此,面对那杜将军逐渐逼近的身形,鸿飞只是淡淡的飞出一脚,那杜将军便“啊”的一声跌倒在地。
  那杜将军见不是对手,慌忙的想要起身,但鸿飞那一脚力道属实太重,使他只能踌躇着后退,这还是这杜将军比那王将军内力稍深厚一些,不然这杜将军想必此刻也如王将军这般昏死了过去。
  “来人啊,来人啊!”那杜将军一边看着鸿飞踌躇着后退一边大喊着。
  虽然鸿飞将巡逻将士都打晕捆绑起来了,但是以防万一,鸿飞还是奔上前去,一记手刀击打在那杜将军的脖颈处,那本还在叫喊着的杜将军双眼一翻,昏死了过去。
  接着,鸿飞不知从何处拿出一根绳子,将二人捆绑道一起,塞入床下。如若不是迫不得已,鸿飞也不想杀人。不过鸿飞倒不担心那两人醒来之后运转内力挣脱绳子,只因鸿飞刚刚那一脚已将二人的经脉封锁住,想要解开,就只能靠高手从体外解,要想自己冲脉,只有学会冲脉之术。
  先不说二人会不会冲脉之术,就算会,那也不是一会儿半会儿就能解开的,就这杜王二位将军这内力,解一夜也未必解得开鸿飞的封脉。。
  接着,鸿飞又偷袭了几个营帐均是悄无声息。
  此刻,刚刚从一个营帐中走出的鸿飞,望着在最中间的那座最高的营帐,鸿飞眼神犀利,因为他知道这座营帐中的才是真正的高手,这敌军中唯一的一个宗师级高手,他这次行动的最大的目标便是这位军中武功最高者,先前鸿飞虽收拾掉了大半的敌军将领,但是对这敌军还是没有太多的损害,但若是将这武功最高者也收拾掉,那么这对于漠国整个军队是一个将是沉重的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