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中城佳侣 > 第十二章:文武之德

第十二章:文武之德


  这一句轻轻地回答,却让孔卓大惊失色!
  他慢慢站起身来,手渐渐离开那个黑衣人。
  明月师太此刻余怒未消,便是一掌挥去,那名黑衣人顿时脖颈全断,气绝身亡。
  孔卓走到门外,依然喃喃自语道:“恐怖帮!”
  他怎么能不知道恐怖帮呢?
  恐怖帮主名叫孔布,是他父亲的二弟,他的二叔!二个月前的清明,二叔就来到了药铺。父亲热情地接待了二叔等人。当父亲和二叔两人坐在房间畅谈事情的时候,父亲让他回避,他并没走远,在门外却听到了父亲和二叔的争吵,二叔责问父亲借件物事,但是父亲却是断然拒绝,二叔开始苦苦哀求,但是到后来就摔门而去。
  孔布多年来一直在江湖上打打杀杀,名声不佳,父亲因为这事,还经常责备二叔,劝二叔洗手,不干刀口舔血的营生,跟他一起经营药铺,但是二叔从未同意,甚至还嘲笑大哥无能,叫嚣大丈夫不能在江湖上扬名立万,窝在乡村市井,甘当药农,实在是没有志向。
  那次二叔和父亲争吵之后,便没再回来过。父亲经常唉声叹气,担心二叔的安全,每次晚饭之后,他和父亲坐在院里聊天的时候,父亲就淳淳教诲孔卓要以习文为主,配以习武,而不能二者颠倒,他的理由是没有文德,哪有武德?
  孔卓自小受父亲的影响,本来就对武功不大感兴趣,所以爷俩交流的观点最后就会不谋而同,父亲总是满意的对孔卓说记住他的话,将来就一定能明白他的真正意图。
  孔卓何尝不明白父亲的含义?一个人如果有个高深的功夫,没有一个文化的底蕴作为铺垫,在遇到事情的时候盲目冲动,乱用武功,最终会害了自己。
  明月师太看见孔卓在门外沉思不语,便从房内找来一件衣服披给孔卓。孔卓望着祖母的苍老面容,忽然问道:“祖母,你说这个世上,到底是学文重要?还是学武重要?”
  孔卓是想通过祖母来证明自己的选择,并想听听祖母的见解。
  倒是满清,这时候抢着回道:“当然要学武了,没有武功,什么时候被人打死都不知道啦!”
  孔卓气的扭头怒道:“谁问你了?不学文化都知道打打杀杀的,你就是个事故!”
  满清大怒道:“我是你师姑,不是事故!”
  明月师太微微一笑,道:“你们两个就知道斗嘴,夜深人静,被这些贼人打扰,困意都没有了,我们一起来院子里坐坐吧!”
  满清和孔卓双双跟随明月师太,来到院里石桌处,在石凳上坐了下来。
  明月师太看了一眼孔卓,又回头瞧了一下满清,微笑道:“你们两个孩子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很多的事情,并不是独立存在。一恶升起,好人变坏;一善留下,坏人变好。这其中完全都在一念之间,纵然是再坏的恶人,恐怕对自己的亲人也能做到善意,但是我们不能因为他的这种改变,就认为他是一个好人,有些时候,好人可能也会陡然变坏,这都取决于内心的抉择。”
  孔卓微微一怔,道:“如果一个人连大哥都不放过,那么他到底还能算得上好人吗?”
  明月师太悠悠道:“如果连大哥都能杀死,这个人自然不能算是好人,但是如果他杀的大哥是穷凶极恶之人,那么他的行为又不能算是坏人!”
  孔卓接着问道:“如果一个晚辈,知道了他的叔叔是一个坏人,能不能亲手刃之?”
  满清抢道:“师父,什么是刃之!”
  还没等明月师太开口,孔卓便讥笑道:“满清,你这个丫头文德没有,丢不丢人?”
  满清一阵脸红,怒道:“我要你管,你搞什么之乎者也的,真是朽木古板!我呸!”
  孔卓气的扭过头去,喃喃之语道:“无知真可怕!”
  满清刚要伸手去抓孔卓,便被明月师太挡住,笑道:“清儿,刃之是杀死的意思!”
  满清吐了吐舌头,讥讽道:“孔卓,你会几个狗屁字句,就瞧不起人,是不是?”
  孔卓回头刚要开骂,便看到祖母拉过两人的手,放在一起笑道:“你们两个天天斗嘴,可真愁死我这我了!”
  孔卓一见祖母似乎生气,便道:“祖母!”
  满清也是一阵紧张,张口嗔道:“师父,我不会让你发愁!”
  明月师太笑了笑,道:“我知道你们两个都很孝顺,所以呢,你们两个以后要好好相处,不要让我生气!”
  两人互相狠狠地看着对方,但都不敢言语了。
  明月师太慢慢站起身来,呆怔了一会,便问道:“卓儿,如果一个人的叔叔是个恶人,那么杀他并不合适,应该要别人去杀!因为他毕竟是长辈!”停了一下,追问道:“你刚才所说的恐怖帮是何来头?”
  孔卓听到祖母问起这事,心中便迟疑不决,该不该告诉祖母恐怖帮的来历,正在发呆之时,只听见满清怒道:“孔卓,你听见了吗?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净惹你祖母老人家生气?”言语之中,便像是大人教育小孩,口中充满责问,脸上带着愠色。
  明月师太哈哈一笑,手捏满清的鼻头,骂道:“你这小鬼头!”
  满清一阵大喊,道:“师父,我疼点没关系!你不生气就好!”
  孔卓无处撒气,便对满清低声骂道:“马屁精、告状王!”
  明月师太听到这里,顿时笑出声来,叫道:“好了,好了,你们不要闹了!我可真受不了你们!”
  满清手一指孔卓,叫道:“你看,你把师父气的都不愿搭理你了!”
  孔卓张口欲骂,可是骂她什么呢?这个满清,自己可是真的招架不住。
  考虑了一阵,孔卓决定告诉祖母的来由,只听得他一字一句说道:“恐怖帮的帮主是父亲的弟弟,我的二叔!”
  明月师太顿时一疑,道:“你二叔?”
  “是的,二叔名讳孔布,是父亲的二弟!”孔卓道。
  明月师太惊道:“你父亲还有个弟弟?他为什么要派人杀害你父亲?”。
  孔卓一阵迷茫,他也不知道二叔为什么要派人杀了父亲,忽然想到二个月前兄弟俩吵架一事,便道:“二个月前,二叔来找父亲借东西,被父亲斥责一顿,然后离开了!会不会是因为这个事,才动了杀心?到底借什么?我不知道!”
  明月师太蓦然站起身来,斩钉截铁的说道:“孔圣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