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中城佳侣 > 第三章:红颜怒水

第三章:红颜怒水


  随着一声震喝,大路东面,五匹骏马急驰而来。
  少女正得意之时,忽听有人喝止,顿时暴跳起来,怒道:“谁?”。扭头望时,只见最前面的骏马上端坐一位锦衣少年,边行边喊喝令她住手。
  锦衣少年约十七八岁,眉清目秀,正是英姿勃发的束发年轮。
  来到少女的身边,锦衣少年拉鞍下马,把骏马和马鞭交给身后仆人,抬眼看了一下少女。
  少女杏目圆睁,不客气的道:“刚才是你喊住手的吗?”
  锦衣少年稍一作揖,缓声道:“正是区区在下,姑娘为何这般暴躁?你如此殴打别人,自然是于情、于理、于法、于度所不容、更会伤人、伤心、伤神、伤身!岂不是大大的不对吗?”,说着便要拉开少女。
  少女忽的站起身来,手提柔鞭,阻住了锦衣少年。怒道:“你这人太无聊,说话啰里啰嗦不谈,还爱多管闲事,你是不是没挨过揍?”
  “姑娘,你身上戾气这么重、杀气这么浓?可不是一件好事,我劝你赶紧多读古圣先贤的精华之作,或者多浏览佛经,用以静心养性,否则你这样下去,早晚会给你家里人带来巨大的麻烦!”。锦衣少年好心相劝,满脸真诚之色溢于言表,显然是真心想拯救眼前的这位豆蔻少女。
  少女却是不屑于顾,斥道:“你这个书呆子,给我死一边去!”
  锦衣少年身后的四位仆人一直没有言语,因为少年不允许他跟别人聊天的时候插嘴,但是看见眼前的这个姑娘说话极其不敬,气的龇牙咧嘴,粗拳紧握。
  少女一眼瞥见四人的神情,顿时笑了起来。
  “主人啰里吧嗦,仆人神情似畜。你们是想打架啊?”粉拳一扬,怒道:“不服的话,拳脚见高低!”说着,抓起地上的壮汉,轻抬右脚,噗的一声踢向壮汉。
  那壮汉身躯魁梧,却似风筝一样,被少女一脚踢得数丈之外远,正落在两名随从的中间。刚好压住一位随从的手臂,疼的那名随从哎呀一声,似乎手臂已是压断。
  四名仆人眼见这位妙龄少女功夫非同一般,不禁暗暗吃惊,一时之间都不敢上前。
  锦衣少年不禁的摇了摇头,暗暗忖道:“这姑娘天生的火爆脾气,恐怕自己今日无法化解她的愤怒。此等丫头如果不能狠狠地教训一番,恐怕日后惹事极大。”想到这里,缓缓的抽出了腰间佩剑。
  “孔圣剑!”倒地的壮汉惊愕道!
  孔圣之剑,渊源极深,乃中城孔家至上宝物,孔家先辈们用此剑降妖除魔、行侠好义,多年来为家族赢得无限荣耀,少年从小深受父母的疼爱,一直遵循师父教诲,为人处世更是宅心仁厚,不会主动惹出祸端。从十二岁起,得蒙父亲赏赐佩剑,这些年来,依仗自己的圣贤之书的熏陶,化解了不少的事端,一直未曾需要拔剑育人,但是今天这位少女太过刁蛮任性,更是恣意妄为,如果不能让她知错就改,那也对不住自己这么多年的饱读诗书、潜心练剑的至高追求了!
  想到这里,锦衣少年用剑一指少女,道:“圣人云:知错就改,我问你改是不改?”
  少女气的大怒道:“狂妄小徒,敢说本姑娘错了,今天非打的你面目全改不可!”说着就要举鞭迎战。阿夏连忙拉住她,低语道:“小姐,这就是孔家大公子孔卓!”少女一怔,举目细观,果然便是在元宵灯会的一面之缘的那娘娘腔孔家少爷孔卓!
  当下,更是怒气冲头,讥笑道:“原来真是你这个娘娘腔!本姑娘最瞧不起这样的男人,真是冤家路窄,今天就把你这个娘娘腔给扳过来!”
  “孔卓少爷,揍死这不知好歹的丫头!”那壮汉得知面前乃是大名鼎鼎的孔家少爷,心底陡然升起了胆量,两名随从刚才被打的浑身酸痛,此刻也跟着一阵齐呼:“揍她,揍她丫的!”。
  孔卓微微一笑,道:“姑娘,我念你是女流之辈,姑且再问你一次,你知错改不改?”
  少女大怒道:“混蛋,少啰嗦,纳命来!”
  当下不顾一切,举鞭便上,柔鞭在空中拧成无数鞭花,漫天飞舞,煞是好看。
  众人听得清脆鞭响,不禁举目望去,但见空中鞭花似开似闭,时进时退,宛如一阵祥云,聚合半刻,分开须臾,不觉然间意识开始模糊,头脑愈发变幻。
  孔卓大惊道:“这是摄魂鞭!”
  摄魂鞭乃是数百年前流传的绝技,是当年中州大陆上最妖娆的女魔王阿姬的独门功夫,相传当年阿姬大战“人兽王”龙虎雄狮的时候采用的致命一招。龙虎雄狮不惧世间一切刀剑叉戟,唯独受不住摄魂鞭的强大力量,一战落败,逃亡北州极寒之地,至今不敢返回中州大陆。未曾想今日在小小的青桥镇,便遇到了最邪魅的上乘武功,孔卓一阵诧异,便缓缓地收起了手中的孔圣剑!
  “姑娘,你是谁的门下?为何会摄魂鞭的妖术?”,孔卓漠然不解道。
  少女一阵冷笑,喝道:“少废话,你以为你用孔圣剑,我就怕你不成?纳命来!”说完,一抖空中的柔鞭,便似一条游动的蛇一样径直往孔卓飞去。
  孔卓抬起剑柄,听得啪的一声巨响,闪光四射,一条锐利的彩色光焰直冲云霄。
  孔圣剑极强的正义之力与邪魅的柔鞭摄魂之魄不期而遇,这一触碰产生的力道让周围树枝刚吐的新叶瞬间变为乌黄之色。
  孔卓手中的孔圣剑震得虎口发麻,即欲落地,要不是孔圣剑乃好生之力和正义之势的至刚至阳浇筑打造,恐怕是早已被摄魂柔鞭卷成了一块废铁。
  少女嘿嘿冷笑,道:“我看今天是你知错就改还是我改?大言不惭的混蛋!”
  孔卓此刻已然收起孔圣剑,疑道:“姑娘到底师承哪位高人?”
  少女冷笑道:“娘娘腔,我凭啥告诉你?”
  孔卓知道眼前的这位少女功夫异常之高,自己恐怕远非对手,不如从长计议,当下一抱拳,道:“这位姑娘,今天咱们就此别过,来日有缘再会!”
  少女心里怒气未曾发泄出去,岂会让孔卓这么离开,当下一抬柔鞭,喝道:“你赶紧说三遍,我错了。我就饶了你,自然让你离开,倘若不说,今天你们五个就躺在这里,一个也不能离开!”
  孔卓心里暗暗生悔,自己怎么招惹这个丫头,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好,正在迟疑之刻,身后的四位仆人齐声道:“少爷,我们一起上,与这个妖女拼了!”
  四人从未受此之气,个个义愤填膺,更何况面前的这个丫头逼迫他们的少爷,这是他们宁死不能接受的。
  孔卓微一摆手,止住了众人。对少女拱手道:“今日孔某身有要事,要不然咱们约个时间再战吧。”
  少女咯咯一笑,道:“不道歉想走,找借口离开,这些招数对本姑娘通通不好用,你还是乖乖地知错认罚,不然就休怪本姑娘不给你这个娘娘腔面子!”
  孔卓虽是酷爱诗书礼仪,但却也是热血年纪,对面这位姑娘接二连三出言不逊,着实让他接受不了,当下心里一阵大怒,无论如何都不能压住,当下心中一狠,当啷一声,孔圣剑再度出鞘,剑光犀利,日光相映,朗声道:“姑娘出招吧!”。
  少女冷笑一声,道:“这番举动倒也有几分男人气概,不然可把孔家的颜面丢尽!”
  孔卓与少女二度交手,深知对方功力不浅,当下不敢怠慢,自是全力迎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