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王尊大陆之砥砺前行 > 第十章 黑夜破碎

第十章 黑夜破碎


  电光火石之间,陆飞与攻本攻已然对砍了几十个回合,在旁边观战的杰克和众海盗简直目不暇接,不说他们的眼睛根本跟不上两人互换的招式,恐怕只要他们稍微靠近一点就会瞬间被剑气肢解,在他们眼中已经几乎看不到两人的身影,只有刀剑碰撞产生的火星和卷起的烟尘,随着两人战斗越发激烈,烟尘越发浓密,最后两人都已经完全被烟尘吞没。
  “你真的觉得那个陆飞能敌得过攻本攻大人?”一个海盗对着身旁的杰克说道。
  “怎么?”杰克看向那个海盗。
  “攻本攻大人一直追求纯粹的强大,黑鲛让他找到了捷径,所以他才如此热衷于此,他不断地用黑鲛杀戮,通过增强黑鲛变相地增强自己,完全地将整个身体交给了黑鲛,现在的攻本攻大人实力已经远超他之前的实力,说是已经强上了几倍也不为过,再说攻本攻已经和陆飞战斗过一次,黑鲛已经记住了陆飞的力量并凌驾于其上,无论如何,仅凭陆飞的力量,他是不可能打败现在的攻本攻大人......”
  话音刚落,一团黑影从烟尘里被扔出来,掉在众人身旁,众人一同看向黑影,等着看被攻本攻打飞出来的陆飞会是怎样的一幅惨状,可是当烟尘散去,众人都瞪大了眼睛,被扔出来的不是陆飞,而是攻本攻,只见攻本攻坐在地上,背靠墙壁,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看到这幅场景,众人甚至忘了从攻本攻身边逃开,因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众人看向一边还未散去的烟尘,之间烟尘渐渐散去,陆飞一手用刀撑地,一手紧紧地捂着自己的胸口,同样在喘着粗气,但是,陆飞是站着的。
  “怎么可能......居然能和持有黑鲛的攻本攻大人不相上下,不,准确来说还是在攻本攻之上吗?”海盗简直不能想象,那个他们唯恐避之不及的攻本攻,现在居然被陆飞压制了。
  “到今天为止,攻本攻大人已经用黑鲛与无数人战斗过,斩杀了无数人,实力已经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就算因为攻本攻大人的身体原因无法发挥出全力,但是也不可能被陆飞区区血肉之躯所压制,难道说这个男人,成长速度比黑鲛还要快吗?!”
  还不等众人思考,攻本攻已然站了起来,众人的思绪瞬间被打断,只剩下对攻本攻的恐惧,然而攻本攻完全没有理会众人,而是直接挥刀,怒吼着扑向了陆飞,而陆飞也立刻站直了身体,迎接着攻本攻新一轮的凶猛攻击,之间攻本攻挥舞着黑鲛砍向陆飞,陆飞将刀竖起,挡住了这一刀,但还是被黑鲛巨大的力度逼的后退数米之远,攻本攻没有让陆飞跟自己拉开距离,立刻追杀了上去,但是陆飞没有任何躲避的意思,而是直接迎上了攻本攻的攻击,只见攻本攻又是一刀砍下,这次陆飞没有硬抗,而是一个跳跃跳到半空中,躲过了攻本攻这一刀,接着陆飞从半空中一刀砍下,攻本攻立刻抬起刀挡住了陆飞这一击,陆飞跳到攻本攻身后,落地之后没有丝毫的迟疑,转身一刀砍向攻本攻,而攻本攻也同时挥刀,两把刀撞在一起,巨大的力量将两人弹开,但两人连一丝的停顿都没有,又立刻再次激战在一起,双方的刀砍在一起,攻本攻的力量稍大一筹,一刀将陆飞推了出去,在陆飞的脸上留下了一道刀口,而陆飞完全不服输,回手又给了攻本攻一刀,也砍在攻本攻脸上,鲜血流下的同时,一直戴着的眼镜也被斩断,掉在地上,两人互不相让,刀也越来越快,甚至出现了幻影,只见攻本攻卯足了劲,一刀横扫,陆飞居然不见了踪影,定睛一看,陆飞竟正蹲在,攻本攻指向半空的黑鲛之上,之间陆飞黑着脸,一刀刺穿了攻本攻的右臂。
  “我不能输,一路走到这里,付出了这么多,怎么可以,在这里停止?!!!!”
  陆飞落到地上,摆好架势,准备应对攻本攻接下来的攻击,然而被陆飞一刀刺穿了胳膊的攻本攻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那些被割断的触手里流出来鲜血,而攻本攻也死死按住被陆飞刺中的部位,很是痛苦,正在这时,攻本攻突然暴起,全身各处都涌出了大量的触手,直扑向陆飞,陆飞一时难以应对,竟被无数的触手死死缠住,这些触手使陆飞动弹不得,只能任凭攻本攻甩来甩去,一旁的杰克见状,再也坐不住,拔出王者之剑冲了上去,一剑刺进攻本攻的身体,此时的攻本攻由于黑鲛产生了异变,身体竟然变大了很多,杰克握着王者之剑挂在攻本攻身上竟然都丝毫不能影响到攻本攻的动作,之间攻本攻一把将陆飞狠狠地摔在地上,右手举起黑鲛,眼看就要手起刀落,陆飞挣扎着想把手从触手里拔出来,开始触手缠得太紧,根本一下都动不了,而杰克现在也是骑虎难下,根本空不出手来帮助陆飞,千钧一发之际,旁边响起几声枪响,而攻本攻也随着枪声被子弹射了个踉跄,陆飞和杰克看向一旁,之间刚才的海盗们举着手枪,对准了攻本攻。
  “大人,快清醒过来吧!现在的你可不是原来那个让我们敬佩的你了!”
  “你们在干什么?!会死的!”杰克叫道。
  “相比较现在的你,我们只认可原来那个跟我们同甘共苦的攻本攻!为了让那个攻本攻回来,我们要彻底将黑鲛,从你身上剔除!”
  众海盗一起开枪,然而对现在的攻本攻,子弹已经完全不是威胁,打在身上根本造不成任何伤害,但是不知是攻本攻还是黑鲛被搞乱了兴致,一刀下去,一道无比凌厉的剑气直朝众人而去,瞬间便将众人打得七零八落,但是海盗们马上又重新站了起来。
  “就算最后攻本攻大人会死,我也要让他作为我们的师团长而死,而不是现在这样的怪物而死!”
  海盗们继续着射击,这也导致了他们受到了攻本攻的追杀,陆飞被攻本攻扔到一边,已经失去了意识,杰克冲到陆飞身边,用力地摇晃着陆飞。
  “陆飞,快醒醒啊!”
  突然,陆飞睁开了眼睛,杰克见状,赶紧把王者之剑往陆飞手里塞,但是陆飞完全不顾杰克船长,一把将其推开,手里握着锐奥给他的刀,直冲向还在追杀海盗的攻本攻,一刀将其砍飞出去。
  “竟然只一刀,就把那个怪物......”杰克见陆飞的攻击如此犀利,感叹道。
  “既然有这么多愿意跟随你到最后的伙伴,却还是选择放弃他们变成怪物,甚至最后还亲手杀死他们并以此为乐,你这样的家伙根本不配拥有伙伴,也不配活着!说什么追求最强,这样的人才是最弱的吧!”
  陆飞剑指攻本攻说道,而攻本攻已经完全失去意识,变成了一只真正的野兽,艰难地爬起来后,又立刻直扑向陆飞,陆飞摆好架势,双目坚定,一道寒光闪过,陆飞手中的刀断成了两节,而攻本攻的黑鲛则碎成了碎片。
  “最后是这个结果吗......”那一瞬间,攻本攻的人生在攻本攻面前闪过,他失意被人追杀而不得不加入春海,而春海接纳了他,让他有了归宿,在那之后,攻本攻一直很好地对待自己的手下,就像他最开始在春海被对待的那样。
  随着黑鲛粉碎,攻本攻全身的触手也随之脱落,他本人也趴在地上不再动弹,而陆飞也一下跪倒在地。
  “不用王者之力战斗,果然很艰难。”
  “陆飞,你没事吧!”杰克赶上来问道。
  “没事,接下来,我还有很多事要问他呢!”
  陆飞站起身,将趴下的攻本攻翻了过来,此时的攻本攻恢复了意识,但是也已经是处于濒死的状态。
  “看来失去了黑鲛,你也就会死,是吧。”陆飞问道。
  “黑鲛已经几乎完全侵蚀了我的身体,我的肉体都是靠黑鲛支撑的,黑鲛被破坏,我自然是必死无疑。”
  “我并不同情你,但是在你死之前,你得告诉我,你和高山,到底是什么关系?”
  “原来你还记着这事啊,也对,毕竟你说过一定要我亲口告诉你,既然这样,如果是高山的话,一定可以改变这个春海的。”
  “你什么意思?”
  “春海的现任首领,也就是下令杀死你的葛胖,他正一步一步地毁掉春海,我不想这个让我有了归宿的春海毁在他手里,可是我又不够强,根本无法撼动葛胖背后的强大势力,所以我投靠高山,用黑鲛使自己变强,这样,我才能保护春海。”
  “看来高山就是那个武装组织的首领了,他居然和春海合作了。”
  陆飞若有所思,正在这时,幸存的海盗们围了上来。
  “攻本攻大人,你恢复意识了吗?”
  “对不起,杀死了这么多同伴,我活着无法面对你们,死了也没有脸面去见那些死在我刀下的伙伴啊。”
  “不,我们都知道,你也是为了我们,让我们得以栖身的春海,才献身于黑鲛的。”
  “难道说?攻本攻,你......”
  那一刻,陆飞似乎明白了什么,也是在那一刻,攻本攻停止了呼吸,陆飞不再蔑视眼前的死者,相反,他却突然对他肃然起敬。。
  “我认可你了,攻本攻,你是真正珍惜伙伴的领袖。”
  陆飞看着攻本攻以及围着他痛哭的海盗,感到自己心里总有一种别样的感觉,正在这时,锐奥开着船出现在了半空中,杰克见状,赶紧拉着陆飞上了锐奥的船,三人趁乱离开了鬼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