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王尊大陆之砥砺前行 > 第五章 春海

第五章 春海


  打败了强敌之后,醒过来的波罗也将事情通知了四大天王,十分钟后,四大天王相继赶到,并立刻给展堂进行了治疗,好在展堂的身体外伤已经几乎自愈,但是内伤却十分严重,众人一阵忙活,这才让展堂恢复了意识。
  “展堂,怎么样,还好吧?”火龙王问道。
  “嗯,还好,至少死不掉。”
  “下次再出这种事就赶紧通知我们,我们也好及时出手来帮你。”
  “我以为敌人不会太强,再说,也没空出时间来通知你们,下次我会注意的,与其说这个......”展堂看向一边,“敌人的首领的尸体去哪了?”
  “尸体?”火龙王看向展堂看的方向,除了地面上的一个坑和插在坑里的一把断刀之外,并没有什么尸体。
  “不知道啊,我们来的时候就没有看到什么尸体。”
  “先不说他被直接贯穿了胸口,从那么高的地方直接摔下来也是必死无疑的,况且我都确认了他的尸体,他绝对死了没有错,为什么尸体会消失呢?”展堂十分疑惑。
  “也许是为了防止身份暴露,所以被他幸存没死的手下把尸体带走了。”火龙王说道。
  “不可能,那样的话他绝对会把我杀死的,而且除了被我点住穴的那个人以外所有的敌人应该都已经死了,我点穴点的很重,那个人不应该自己解开穴道的,话说回来,那个人怎么样了,可以从他嘴里把情报挖出来。”展堂说道。
  “很可惜,那个人已经死了,是咬舌自尽。”乱臣突然出现说道,“我已经检查了上面黑衣人的尸体,确实全部死亡,其中一人为咬舌自尽,这些杀手都是专业杀手,宁肯自尽也不会留下情报,至于他们是怎样回收他们首领的尸体的,我也没有什么思路。”
  “你们或许看不出来,但是我可是很清楚,你们看这个。”一旁的克洛将手里一块血淋淋的东西拿给众人看。
  “这是什么?”火龙王看着克洛手里的东西很是嫌弃。
  “这是我从其中一个黑衣人身上削下来的一块皮肤,上面的这个纹身图案,你们知道是什么吗?”克洛问道。
  “这个,莫不是克洛你以前跟我说过的那个?”中曼看了一会说道。
  “没错,这个是杀手组织‘血杀’的标志,这些全部都是血杀手下的杀手。”克洛说道。
  “职业杀手组织?我记得他们的首领说他是来杀陆飞的,他为什么要杀陆飞呢?”展堂说道。
  “杀手组织,拿钱办事,血杀为什么杀陆飞理由很简单,问题是,是谁雇佣血杀来杀陆飞。”乱臣摸着下巴说道。
  “但是血杀是一个很古老的杀手组织了,好像是因为血杀在第二次大陆战争期间遭到了围剿,自那之后就很少听说血杀的事情,为什么血杀突然重现人间呢?”中曼说道。
  “恐怕只要知道了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这一切的谜题就都会浮出水面了。”克洛说道。
  “现在只能等陆飞回来了,而且血杀在天泽扑了个空,很可能就会在全世界追杀陆飞,陆飞现在身处危险,单单一个杀手首领实力已经这么强,血杀里面有多少这么厉害的杀手还是未知数。”展堂用手捂着嘴巴,很是担忧,“总之现在全体戒备,天泽现在十分危急,各位都要做好准备,很有可能敌人还会来进攻,在陆飞回来之前我们必须做好应对。”
  “是!”
  天泽做好了应对敌人进攻的准备,而在世界上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僧侣拖着重伤的身体,单膝跪在地上,而在他面前的高台上,坐着一个看似很是年轻,却格外肥胖的人,脸上留着散乱的胡渣,旁边放满了大鱼大肉,而胖子的脸上也布满了油腻。
  “泷!你这废物,不过是刺杀一个小国的国王!你居然这点事都办不好,不仅自己搞得这么狼狈,还损失了好几个血杀的杀手,你要怎么负责!”胖子愤怒地训斥着僧侣,也就是他口中的泷。
  “万分抱歉,提督阁下,这份罪责,我会完全承担下来的。”泷低着头,卑微地说道。
  “承担?用你的命承担可好?!”说罢,胖子举起手枪,对准了泷的脑袋。
  “别发那么大火,提督大人,我早说过,天泽国王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况且这次泷遇到的还只是天泽王手下的二把手而已,泷的实力你比我清楚,这足可见天泽是一块硬骨头,泷也是尽了全力,这次就饶了他,让他将功补过吧。”
  “话是这样说,但是不报仇,我......”胖子看着下面的泷,想了想,放下了手枪,“这次是团长大人给你求情,我就饶了你,下次绝不轻饶!”
  “多谢提督,多谢团长。”说罢,泷拖着身体踉跄地离开了。
  “团长,泷可是血杀最厉害的杀手了,他都不行,你看这......”
  胖子对着身旁的团长说道,只见那团长身着一袭紫色浴衣,上面满是精美的樱花和蔷薇的图案,腰间挂着一把黑色杖刀,一头紫色中长发,刘海刚好挡住左眼,而左眼则被眼罩和绷带缠住,手里还握着一把二胡,正盘着腿坐在座位上,十分放荡不羁。
  “这样啊,那就交给我吧,刚好护法大人也想往天泽扩展势力,就让我和护法大人帮提督你解决这块心病吧。”
  “哦,那就拜托团长大人了,事成之后一定有重谢!”胖子举起酒杯,刚想对团长敬酒,团长却直接站起身,离开了。
  “在下不胜酒力,就先行离开了,三天之内,保证给提督一个惊喜。”
  “是!是!”胖子笑得脸上绽开了花,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团长走出大厅,门外,一个穿着黑色长风衣,头上戴着风衣兜帽,坦胸露乳,胸前缠着皮带的白发大汉正在外面等候。
  “终于能离那死胖子远点了,我现在看见他就烦。”团长说道。
  “再坚持一段时间,等到时机成熟就直接除掉他,反正已经有新的合适人选了不是么?”大汉说道,并递给了团长一瓶酒。
  “也是,等一下就让那家伙跟我一起去天泽,让他历练历练,他不是一直想见他哥吗。”团长一边说,一边仰头干掉了手上的酒。
  “是不是太早了点?”大汉问道。
  “不早了,死胖子给我们创造的大好机会,可不能浪费了,而且我也有想见的人在天泽,更关键的是,这是我好不容易和右护法那家伙有了意见相同的时候,绝对要把握住。”团长说道。
  “好,那我这就去准备!”大汉说道。
  “七年了,终于又要见面了。”
  团长低着头说道,同时,一艘从这里出发的船上,一个人擦拭着自己的佩刀,说来奇怪,此人的佩刀刀身是完全的黑色,看不出一点光泽,突然间,那人咳嗽起来,用手帕一擦,居然咳出了血。
  “看来我快到时辰了呢,团长大人。”
  鬼港上,锐奥已经帮陆飞找好了船,虽然是一艘小船,但是船上各种器件十分齐全,从鬼港开回天泽只需要不到一天的时间,锐奥将船在出港口停好,接着便返回酒馆,但是一路上,锐奥明显感受到了鬼港似乎发生了什么异变。
  “怎么回事,街上的人怎么变少了?平时这里都是骂声冲天的,现在怎么一看都没有几个人了,剩下的还留在街上的人也都是看起来人心惶惶的样子,难道有什么大人物来鬼港了吗?”
  锐奥有些不放心,便没有直接回到酒馆,而是开始调查了起来,在绕了几圈之后,锐奥找到了异变的根源。
  “他们怎么会来这里?!”
  锐奥所说的他们,指的是这世界上最大的海盗组织,“春海”,凡是海盗,没有不知道春海的名号的,他们势力极其庞大,同时还拥有着巨大的军事力量,攻击其他国家的港口简直是家常便饭,直接攻打海军舰队也是常有的事,就连其他海盗同行遇见他们都得绕道走,不然就有杀身之祸,只要他们愿意,轻轻松松灭掉一个小型国家简直易如反掌,一般来说,春海的海盗是不屑于来鬼港这种下级海盗才会来的港口,毕竟全世界到处都有春海的专用港口,那是只有在海盗里最高级的海盗才能去的顶级海盗港口,这次春海来到鬼港,鬼港的海盗就像见了瘟神一样唯恐避之不及,这才导致一向吵吵闹闹的鬼港突然间安静了下来。
  春海在街上走时,其他人只能乖乖地给他们让路,躲得远远地看,看着春海的海盗在街上趾高气昂,锐奥也躲在人群之中,只见领头的春海海盗身着绿色长袍,只有左手有宽大的袖子,右手则戴着金色的金属环,脖子上围着很长的红色围脖,腰间挂着一把刀,留着一头灰色背头,脸上还戴着一副方形眼镜,首领走到一个路边摊,手里拿着一张画像,因为距离太远,锐奥没有看清画像上的人是谁,只能看出首领是在向路边摊的人问话
  “春海来这准没好事!你说他们没事来这干什么?”
  “听说是来抓人的。”
  “赶紧把人抓走然后离开这吧,我连气都不敢喘。”
  几个海盗躲在角落里窃窃私语,几个人的谈话被一旁的锐奥听见,这可惊出了锐奥一身冷汗。
  “难不成春海是来抓......”
  锐奥不敢多想,赶紧转身走小路离开,而首领的目光突然转向锐奥这边,看到了锐奥离开的背影。
  “那个人是......”首领想了一下,接着对路边摊的人说,“你真的没见过这个人?”
  “真的没有。”那人拼命地摇头。
  “算了,反正我已经找到我要找的人了。”首领收起画像,转身说道,只见他将手放在了腰间的刀上,正在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时,首领却又放下了手。
  “我们走!”。
  首领一声令下,海盗们都跟着首领离开了,正在在场众人都松了一口气时,刚才被问话的人的头却直接碎成两半,化为一片血雾。
  “看你们躲到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