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王尊大陆之砥砺前行 > 第三章 再遇强敌

第三章 再遇强敌


  “啊......怎么睡着了?”
  展堂从睡梦里惊醒过来,不是因为别的,就是猛然想到自己还有事没办完,于是便突然醒了过来,展堂本想着把剩下的一点事搞定就睡觉的,但是却总是感觉有些不对,就像心里压着一块石头一样,展堂本想着可能是自己最近压力太大导致的,可是心里却一直有些毛躁,于是展堂便闭上眼睛,仔细地感知了一下周围,结果却一下感觉到在周围有十几个陌生人。
  “怎么回事?大半夜是谁来了,而且这里进来人了怎么没人通知我?难道是潜入进来的?”
  展堂瞬间清醒了过来,心里也紧张了起来。
  “既然是潜入进来的,那问题就大了,先不说他们的目的是什么,首先能确定他们肯定不是坐电梯上来的,那在避开了所有的警卫的眼线的情况下能上到顶层来,这些潜入者的本事不小,总之可以确定的是,来者不善啊。”
  展堂没有声张,他拿起电话,打到了留香的办公室,留香已经睡下,接起展堂的电话时还迷迷糊糊的。
  “展堂,怎么了,大晚上的有什么事不能明天说吗?”
  “留香,能听到吗?你先不要说话,仔细听我说,不管我说什么,你都别激动。”展堂冷静地说,留香一听展堂如此严肃,也立刻清醒了过来。
  “展堂,你说。”
  “现在有十几个人潜入进了顶层,而且来者不善。”
  “啊......那我们怎么办?”留香虽然震惊,但是还是尽力保持冷静。
  “把波罗和小国叫醒,现在应该只能靠咱们几个了,应该能收拾了他们了,等一下你们就这样......”
  展堂把计划告诉了留香,留香听后赶紧把波罗和小国叫了起来。
  “什么!?有敌人潜入进来了?!”波罗听留香这么说,吓得叫了出来。
  “小点声!”
  小国一把捂住波罗的嘴,但是黑衣人已然察觉到了骚动,朝着留香的办公室靠拢,很明显,他们在走廊里找什么却始终没有找到,波罗这一嗓子把他们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听着,展堂跟我说要我们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然后他从后面包抄,我们......”话没说完,留香似乎听到了脚步声逐渐靠近了,“等一下,你俩别动。”
  留香拔出剑,走到门口,才刚刚把耳朵贴在门上,只看到门把手一阵转动,留香不再多考虑,一只手抓住门把手,一只手握住剑一剑直接将门贯穿,接着将剑拔出,剑上沾满了血,还有血从被刺穿的缝隙中流出来,留香抓紧门把手,一把将门推开,一个黑衣人胸口冒着血向后倒下,而在倒下的黑衣人后面,另一个黑衣人举起刀朝着留香一刀砍下,留香横着举剑,挡住了这一刀。
  “这力量......”
  黑衣人的力量超乎留香的想象,一刀下去,竟然直接让留香失去平衡躺倒在了地上,黑衣人的力道没有丝毫减弱,不仅如此,黑衣人右手拿着刀死死压住留香,左手则伸到后背,从背上拔出了一把短刀。
  “糟了!”
  留香此时被压制住,完全无法防御,眼看黑衣人就要一刀刺下,随着一声枪响,黑衣人的脑门被开了一个洞,整个趴在了留香身上,小国用手枪对准了门口,而后面的黑衣人也做好了准备,就在冲到门口的一瞬间,一个黑衣人将手中的刀飞出,同时小国也扣下了扳机,几乎是同时,小国的手枪被飞刀打掉,而黑衣人也中枪倒地,然而黑衣人有着人数优势,另一个黑衣人看准小国手枪被打掉的瞬间,杀了进来,眼看留香小命不保,波罗抄起双刀冲了上来,黑衣人实力不凡,居然轻松接住了波罗的双刀,两人僵持着,而留香刚刚从尸体下面爬出,眼看又有两个黑衣人扑上来,关键时刻,展堂及时杀出一刀将其中一个黑衣人刺穿,同时反握住刀柄,用刀柄直接击中了另一个黑衣人的胸口,自从展堂两年前失去了右臂,为了弥补这断臂带来的战斗力降低,展堂便一直随身佩刀,并学会了使用刀柄点穴,黑衣人被展堂点中穴道,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已经有一个活捉的了,剩下的全部杀掉也无所谓了!”
  旁边的黑衣人见状,有一刻不停地冲了上去,虽然展堂失去了一条胳膊,但是靠着刀法和脚法的灵活运用,硬是和几个黑衣人战了一个五五开,甚至还占了上风,狭窄的走廊里,展堂三下五除二便将几个黑衣人悉数打倒在地,而压住波罗的黑衣人也被爬起的留香一刀斩杀,正在留香觉得已经胜券在握时,一个不一样的敌人突然杀出,和另外几个黑衣人不同,脸上戴着修罗面罩,身上没有穿其他黑衣人的夜行衣,而是一身黑白相间的僧人服,脖子上还挂着大串的白色念珠,手中还握着一柄顶端为带有尖刃的圆弧状的禅杖,整个一个僧侣的造型,尤其是此人身上散发着其他黑衣人所没有的强大气场。
  “这个人不一般!”
  留香心中默念,只见僧侣将禅杖在头上转了几圈便挥向展堂,留香举起刀挡住禅杖,却没想到此人的力量十分巨大,一瞬间竟让留香的手一阵麻痹。
  “这力量,要比其他黑衣人强太多!”
  为了防止再被打倒,留香在接刀之后立刻向后跳开,定睛一看,刚才那一下甚至让自己的双手都被震出了血,正当留香想着该如何对付眼前的敌人时,小国的声音从留香背后传出。
  “留香,趴下!”
  留香果断趴下,小国的枪口正对那个僧侣,只听一阵枪响,小国将手枪里所有的子弹射向了僧侣,可是僧侣也同样听到了小国的声音,就像知道小国会用手枪射击一样,僧侣在留香趴下的一瞬间从手中扔出了什么,这些东西打掉了小国的子弹,并精准命中了小国,小国瞬间感到全身失力,就像被展堂点了穴道一样的感觉,身体失去了知觉,倒在了地上,仔细一看,打中自己的居然是飞针。
  “用这种东西竟然可以把子弹打掉吗?这家伙的腕力得是有多强?!”
  飞针击中了小国的胸口和四肢,封住了小国全身的穴道,眼看攻击不成功,波罗果断冲了上去,而僧侣则直接用一只手握住禅杖,轻松接住了波罗的双刀。
  “这家伙,看破了我的动作吗?”
  还不等波罗反应,波罗便只感到一阵冲击波从禅杖传到了自己的双刀上,又传到了手上,下一秒,波罗整个人朝后飞了出去,双手鲜血直流,口中也吐出了血。
  “这是怎么回事?”
  波罗虽然疑惑,但是还是支撑不住失去了意识,而这一切也被正在跟剩下的黑衣人战斗的展堂看在眼里。
  “不会错,这招是陆飞以前跟我说过的,王用过的招式,内力的直接使用!”
  留香见波罗也倒下,便只能冲上去,一刀砍下,僧侣轻轻松松用禅杖挡住了留香的刀,留香没有让刀与禅杖长时间接触,立刻与僧侣拉开了距离,但是僧侣没有放过留香,立刻挥舞着禅杖展开了追击,只见僧侣将禅杖使得神出鬼没,留香在速度上便完全无法与之匹敌,还没过几招,留香的刀便被打落一旁,而僧侣趁势用禅杖的尾部正中留香的胸口,将留香打飞数米,留香倒在地上,嘴里不住地流出鲜血。
  “这样一来就只剩......”
  僧侣默念道,一回头,展堂已经解决了所有的黑衣人,挥着刀,迎头朝着僧侣砍下,僧侣早有准备,回身挡住展堂的攻击,展堂见刀无法砍中敌人,便抬腿试图用脚来踢,但是僧侣就像看穿了展堂的动作一样,提前抬脚踢在了展堂踢出的脚上,硬是把展堂的腿踢了回去。
  “这家伙......”
  这一脚让展堂一下失去了平衡,眼看展堂就要向后倒下,僧侣挥起禅杖,朝着展堂的头挥去,展堂见状干脆直接朝后面倒下,用手里的刀支撑住身体,仰过身体躲过了僧侣这一击,接着展堂使出浑身力气,站直身体,挥刀砍向僧侣,然而僧侣完全不慌,只是伸出手正对着展堂的刀,一瞬间,展堂只感到一股冲击波从僧侣的掌心击出,直接便将展堂的刀打落在地。
  “没有错,就是这招,他是......”
  正当展堂惊讶时,僧侣另一只手已然握紧禅杖,直插向展堂。
  “受死。”
  就在禅杖要刺中展堂之时,展堂却凭空消失,仿佛从空气中蒸发一样。
  “这就是自然内力的时空间吗,算是长见识了。”
  僧侣冷冷地说道,接着头也不回,直接用禅杖的尾部直刺向自己头顶,而展堂正从那里发起攻击,试图用点穴控住僧侣。
  “糟了!”
  禅杖与展堂的手指针锋相对,一瞬间,一股急剧,尖锐的剧痛从展堂的指尖直传到全身,展堂的食指中指直接骨折,僧侣微微一笑,双手抓住禅杖的头部,转了个身,一棒砸在展堂脸上,将展堂直接打飞出去。
  “这家伙知道我没有右手,所以故意调转方向从右边攻击我!”
  展堂倒在地上,吐了两口鲜血,正当展堂用自然内力治疗自己的手指时,几发飞针飞来扎在了展堂的胳膊,腿还有胸口上。
  “可恶,动不了了!”。
  展堂心中想着,不仅是身体,就连内力也无法凝聚,身上的伤也无法治疗,展堂的脑海中飞快地想着应对方法,而僧侣直接冲上来,开始了对展堂的补刀,先是用禅杖将展堂铲到半空中,接着对准展堂的胸口一掌拍下,鲜血立刻从展堂口中喷出,这还没完,僧侣一把抓住展堂的脸,将展堂提在半空,接着一记冲击波直接贯穿展堂的脑袋。
  “这下你将确实地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