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翠兰从厨房出来看到唐峰一付傻乎乎的表情不禁莞尔一笑,坐在唐峰对面,感觉着唐峰身边周遭的空气异常清新,令人向往,不觉定定的望着唐峰的眼睛,感受着那星眸中的璀璨,渐渐得迷失在里面,不能自己。唐峰也看着她,看到了李翠兰眼中的迷恋,无奈的摸了摸鼻子。问道:“兰儿,你们这附近卖草药最大的地方你可知道?”可李翠兰却是好像没有听到,只是痴痴的看着他。唐峰有些郁闷,明白这和自己的实力大损有关系,灵力运转间,周身溢散出的灵力力场会令身边的一切没有修炼过的生物对自己心生向往进而产生依恋,尤其是自己的双眼,因为九月瀚宇功法的特殊性质,在不用灵力封印的时候,那绝对会令异性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可现在没有多余的灵力封印双眼中的星海,只能尽量的收敛,减少与人对视,可偏偏昨晚被李翠兰撞了个正着,但唐峰觉得这倒不是什么坏事。美人倾心不也是一件妙事吗!遂放开心绪,一切随缘。美妙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两人说说笑笑间时间已是到了早上七点左右。李妈王玉花打着哈气从二楼另一边走下了楼。看到唐峰和女儿相谈甚欢,眼中的忌惮之意也少了不少。唐峰刚从李翠兰处得知了在镇上有一家老字号百年药店,欲前去看看有没有可以令自己恢复的草原,虽说这个世界的灵力及其稀薄,但如果有合适的草药也可循序渐进的恢复筋脉和肉身。虽然炼丹术不是自己的强项,但历经万年的修炼和争战,丹药是不可缺的资源之一。在岁月的累积下,也炼制了无数的仙丹妙药。尤其是在师傅逝去之后,自己更是在失去了唯一的亲人和依仗,在宗门逼自己交出九月瀚宇功法的时候,竟无一人执言,最后惊险万分的只身遁走。迫入南荒,觅地藏匿,偶得机遇,将功法修至大成,虽也曾想到过要回宗门雪耻,但最后一番考量之后,想想自己怎么也是师傅的道统传人,回去了也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又不能真的将自己的宗门灭了,遂打消了念头。从此以后仙界多了个散仙唐跑跑,也就是后来的唐疯子。
  孤身一人转战仙界,为炼万仞在墟外屠戮万里,灭门屠城。尔后万仞成,惹出觊觎万仞的数位仙界老祖进行争抢,无果后,唐峰更是手持万仞单身砸上门去,令参与进来的众仙门吃尽苦头,最后在天帝的说和下赔偿了唐峰海量的仙药仙晶才偃旗息鼓,踏月而去。真是:事了拂身去,深藏功与名。而就是这连年争战中,需要的修炼丹药和恢复的伤药可不是用仙石法宝兑换就可以满足的,唐峰本就天资聪慧,神识强大,又从南荒古域偶得上古丹经,经年累月摸索之下,慢慢的唐峰的炼丹炼药水准也是逐步提升。虽不是什么圣手宗师,也是在仙界炼药师中占了一席之地。唐峰所以想到去找一些草药,万一有惊喜呢。那和自己一同坠入潭水的女子,潭下元丹,都表明这个世界不是表面的这么简单。想到这,唐峰用神识感应了一下自己打出的神识烙印,虽稍微有些模糊,但也能指引出烙印的大致方位。这时李母王玉花也走了过来,和唐峰打了个招呼,拉起李翠兰走到一边小声的嘱咐了几句,告诉她李父已回镇上了,昨晚的事情都已处理妥善,没有牵扯出唐峰,让她陪着唐峰就可以了。声音虽小,可唐峰那耳朵是贼啦灵,母女俩的话是一句没落下,全听入耳中,不由点了点头,昨晚的事虽说对于自己来说,要解决还真没有什么困难,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尽早的恢复才是当前首要。这时楼梯间传来了提提踏踏的下楼声,李翠兰的哥哥李大兴一脸没有睡醒的样子,摸着肚子打着哈欠问道:“小兰,早点好了没有,我饿死了。”然后他就看到了唐峰,然后他双眼圆睜,然后他嘴巴大张,然后他惊骇欲绝,然后他转头想跑,然后他被唐峰一句话给吓得跑下楼梯。“你要是跑打折你腿。过来。”唐峰笑着对李大兴说了一声。。
  李大兴忐忑不安的来到唐峰面前,语气带着哭腔“神仙大爷,您老召唤小的有什么事?小的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绝对是您让我往东,小的不敢往西。您让我打狗,小的不敢捉鸡!”说完把那胸脯拍的蓬蓬的,神情坚定,双眼炯炯,好像谁和他争他就和谁急似的,一付大无畏的精神模样。那劲头看的李翠兰母女对视摇头苦笑,平时这孩子挺正常的啊,怎么现在成了逗比一个了呢!看着李大兴耍宝似的无产阶级斗士般的模样,唐峰纳闷自己有那么可怕吗?看看把一个好好的孩子给吓成什么样了。拍拍李大兴的肩膀,和声说道:“不用害怕,我叫你过来只是想让你开车带我去镇上最大的药房,可以吗?”“可以可以,完全没有问题。”李大兴说完跑到柜台里面拿了车钥匙,对唐峰说了一声就出门发动汽车了。唐峰又看向李翠兰,问道:“一起吧。”李翠兰闻言连连点头,红着脸看了李母一眼,然后低着头,像个小媳妇儿似的走到唐峰身后。而李母则叹了口气,深深地看了唐峰一眼说:“对她好些。”唐峰对着李母点了点头,“会的。”语气平淡但很坚定。回头对着李翠兰道:“走吧。”遂带着李翠兰出的门外,上了李大兴停置在门口处的普桑。李母望着唐峰和女儿的背影,眼中一片复杂之色。最后只是叹了口气,心情纷乱的进了吧台给李广财打电话去了。再说唐峰他们一路无话,不时就到了镇上最大的百年药房,老远就见到一栋三层小楼,建筑仿古,待到近前是门庭若市,看来生意是不错。门头挂一牌匾,店名《仙草堂》。门左右挂着一幅对联,上联曰:但愿世上无疾苦下联曰:宁可架上药蒙尘。唐峰看罢暗自点了点头。
  在竹竿男的记忆中,满大街的药房都是在门口贴着:今日会员兑积分,买十赠五,消费满58送20个鸡蛋。而在自己的那个世界,从凡间到仙界也没有见过哪个开药房的敢明目张胆挂出这样的东西,要是真有,怕不是被猪油蒙了心。恐怕很快就会被众人把店铺都强拆焚毁,化为灰烬。还都没地申理去。挥去脑中的胡思乱想,径直的走了进去。来到柜台前,鼻中闻到阵阵药香,不经心的用鼻子嗅了嗅,心中突一动,不相信似的急忙又运行灵力布满到整个鼻腔,仔细的分辨着空气中散发出的药香,片刻,心下大喜,足足有十余味药都对自己有用。虽然灵力稀薄,可要是炼制一些低级的药散药膏对现在的自己还是可以的。看来,在这个世界里恢复还是有希望的,不是那么虚无缥缈。于是唐峰上前和柜台前的店员交涉购买的草药,虽药名和唐峰报出的有些出入,但在店员拿出药册,和彩图上的对比之下不一会儿,除了百年以上的人参和黄精差了些年份没有买到,余下的草药足足买了五六个大塑料包,一包足有十来斤。结账时唐峰口袋里面的钱差很多,唐峰一个眼神,李大兴垂头丧气肉疼的刷了卡。而李翠兰在旁边幸灾乐祸的嘻嘻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老哥,平时让他给自己买个汉堡或是冰激凌都是推三阻四的,抠搜的,和女朋友上街还要和自己借钱,今儿个可是大出血了。李大兴愤恨的瞪了自己妹妹一眼,撇了撇嘴,哼哼道:“哼,坑哥啊!我是你亲哥!”李翠兰娇声道:“是!亲哥。可你又不是给我买的,要不,你和他说理去?”说完指了指唐峰。李大兴一阵头大,绿着脸回到车上生闷气去了。唐峰将几大包草药放进车里,挤一挤还能坐人,于是三人在商量了一下没有别的物品可买之后,开车回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