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外界闹闹哄哄的实行救援之时,马果果和那道身影互相缠抱着坠下崖底,别看两人从恁高的悬崖上掉下来,又在杂草石砾中翻滚摩擦,却是一点事也没有,反而越抱越紧,跟着便滚入崖底一条暗河,看到这,您也猜到了那道黑影就是乱入了的唐峰。刚一入水,两人的周身一阵烟雾缭绕,将水流隔绝在外,而那烟雾逐渐凝练,渐渐形成一个大茧将两人包裹在其中。大茧随波逐流,将两人送入了一个地下溶洞,暗河流到溶洞内形成幽潭,大茧漂浮在幽潭之上随着水势飘飘荡荡。溶洞不深,只是洞口杂草丛生,堪堪将洞口遮盖住,使搜救的人员一时难以发现。时间缓缓过去,茧内的两人都起了变化,只见马果果胖胖的身体上散发出丝丝白气钻进唐峰血肉模糊的体内,而唐峰身体上那些狰狞可怖的伤痕则在肉眼可见下慢慢的收敛恢复。就这样一天一夜过去了,外面日上三竿,搜救的部队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看来一时三刻还搜不到这里。而在此刻,马果果没有醒来,唐峰却缓缓的恢复了知觉,黑漆漆的却能感觉到怀里的温软,于是唐峰在自喜大难不死之后想要引动神识查探,可刚一引动便头痛欲裂,几欲晕厥。不由的闷哼一声,心头一阵抽搐。暗缓心神,突的感觉到从怀中的温软中散发出阵阵精纯灵气,钻入自己的身体中滋养着自己神魂,恢复着自己的肉身,唐峰仔细的感受,只觉得那道道灵气虽少,却精纯无比,唐峰心头一动,想起了一个上古传闻,不由的有点懵圈“不是吧,此等机缘竟让我碰上了!”
  据传,在与仙界相邻的灵界,有一些通天大能,在渡过了无尽岁月之后,寿元将尽之时,进阶无望,便将自身灵气结晶,神魂虚化,合成一枚魂晶,没入虚空,在茫茫时间和空间的星途中寻找机缘获得重生,而经历了重生的灵界大能据说只有两位,灵界现任的两位扛把子,两位灵界至尊!而余下的不是迷失在时间的河流之中就是在空间交错中身陨泯灭。可偏偏还有一种情况,那就是机缘巧合之下,魂晶融入肉身,而那具肉身必须要先天之躯,元阴未泄,灵根天成,而且那晶魂的神识早已磨灭。这才能将魂晶内的灵力纳入体内,然后慢慢吸纳融练。待将魂晶完全炼化,便可肉身成圣,神魂合道。到时不要说那将唐峰搞得鸡毛鸭血的加料劫雷,就是再变态一些,别说一只眼,就是十眼齐至,也就是挠挠痒的事儿。可眼下这个女孩,虽魂晶纳体,但她却没有行功炼化,只是让它自行发出灵气滋养肉身,马果果肉体凡胎,在十八岁之前和魂晶相安无事,因为马果果尚未出生之时,身为先天,魂晶和她合而为一,为她洗毛伐髓,通灵开智,而马果果出生之后,外界灵气稀薄至极,而马果果又不会行功吐纳炼化魂晶,致使魂晶灵力慢慢注入肉体,日积月累之下,在马果果十八岁生日时灵力炼体,也就是灌的有些猛了,虚不受补,所以马果果看起来胖胖的好像快要炸了似的,但你要是仔细观察,便会发现马果果的胖肉晶莹如玉,精致细腻,连汗毛孔都看不到,这就是灵力入肉之像。如任其慢慢发展,没有什么意外的话,马果果的肉身在魂晶的滋润下,数十年百病不生,也不会衰老,只是这体型在魂力的注灌下会一直保持,这时的马果果就好像是一枚超级人形灵丹,如碰到识货懂修炼之人,与之双修亦或将其炼化吸纳,将会马上立地飞升,脱离轮回之苦,不在五行之内。成就仙界至尊只是时日而已。。
  唐峰脑中此时思绪万千,忍住咬一口怀中之人试试口感的冲动,在吸收了一阵子灵气之后,感觉舒缓不少,便试着牵动元神,屡次之后无奈的放弃,气海之中空寂虚无,传进去的灵气好像没入了无底洞,唐峰只能将九月瀚宇功缓缓运行,在周身环绕的灵气不停输入下倒是慢慢的运行开来,这下唐峰不由的大喜过望,不过功法虽能运转,但唐峰体内筋脉大部分断裂,唐峰只能一点一点的修补打通,每修复一处,唐峰便吐出一口浊气,头顶汗如雨下,咬着牙坚持坚持再坚持,坚持就是俩小时,噢,不是,是坚持了三天。这三天,唐峰是硬生生运用无上耐力,将筋脉打通十分之一二,事毕,唐峰的眼泪哗哗的,只想仰天长啸,发泄一下胸中抑郁,马果果这三天没有醒转,倒不是受伤所致,只是在唐峰稍稍能控制了一丝丝灵力时,就将一缕灵力打入马果果体内,使她暂时沉睡,不虞打扰。当洞外有人声遥遥传出时,唐峰肉身也恢复的七七八八,虽神识不能外放,但内视却也能施展运行了。就是元神还联系不上,沉寂在气海虚无之中,只能暂时搁下,识海中的万仞也是没有动静,神识内视只能看到万仞静静地漂浮在识海之中,时有雷电迸射。将识海照亮,而识海之中百分之九十的区域都雾蒙蒙的,令唐峰无奈至极。又试着掐诀引动银月,可一阵阵撕裂感让唐峰心神震荡,心神一动和银月器灵沟通,一股心灵交融的感觉让唐峰差点喜极而泣“月呀,你这是咋啦,哥哥都成这样了,你也不帮帮我,哥哥平时待你不薄,你就好意思看哥哥受损吗,你于心何忍,你良心何在!你咋不说话呢,是不是无颜面对哥哥了吧!”唐峰又开始逗比了,也许是受不了唐峰的言语,唐峰脑中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停,停,哥,大哥,您老歇歇好呗,我要不是为你封印劫雷,我能虚弱成这样?”经过一番交流,唐峰也大概了解了现在的状况,识海受损,万仞被封,元神匿入气海漩涡之内状况不明,而气海就像无底洞似的将马果果身体内散发出的灵气狂吸猛收,不过这些个灵气对于马果果来说只是九牛一毛,银月化九纳雷又吸收了唐峰先前神识化龙喷出的神魂力才堪堪将劫雷压制,神识在这几天灵气的温养下除了内视也就是能离体尺许,屁用不管,唯一的好消息就是体内劫雷印记消失了,自己也不知道撞了哪门子大运。自我探查一番过后,唐峰也是一阵阵唏嘘的同时也感慨自己的幸运,这时已有人声在附近传进洞内,唐峰虽舍不得怀中的马果果,再有三四天就能让自己吸收的灵力自行运转了。气海丹田或可在马果果的帮助下恢复一二,到那时就可联通元神,以元神之力轻轻松松的就可在不伤害马果果的情况下将其身内的灵力吸纳修补神魂,滋养识海不出百年就可恢复实力,或将更进一层。唐峰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在仙界也是凶命赫赫,可偏偏唐峰一直恪守本心,有自己的底线,他知道如果现在强行将其女采补炼化或是生食活吞会让自己迅速恢复,但他就是做不到,当年他为炼制万仞,在仙界墟外屠戮无尽仙魔鬼妖,可死在唐峰手下的都有取死之道,虽说在仙界杀人夺宝,屠门灭宗的情况时有发生,但唐峰愣是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灭其满门”做到了淋漓尽致。现在的自己除了肉身稍强外,其余的和凡人差不多。但万余年的仙界历练使他知道现在不是恢复的时候,忍着心中巨大的诱惑力,将九月瀚宇功在体内运行了一个周天,勉强运转神识,以额触额,将一缕神识烙印打入马果果脑中,然后大手一挥破开大茧,身子一翻,悄悄没入水中。而包裹住马果果的大茧在唐峰随手一挥之下,轻飘飘的飞向洞口,刚刚落地,便有几束亮光照进洞来落在茧上,而马果果也适时醒转坐了起来,“救命啊”只听的一声女高音在洞内飙起,那动静堪比晴天霹雳。一时洞外的人员纷纷向暗洞涌进来。
  唐峰一没入水中,便气息内转,意守丹田缓缓沉底,待身形坐定,神识立刻和银月器灵沟通了起来,得知银月器灵只是分身乏术而没有受损之下不由的心怀大畅。默默运转玄功,丝丝缕缕的灵气从潭底涌入丹田,唐峰一边运功法一边用神识扫探身周,这一查探令唐峰膛目结舌,这里的天地元气稀薄至极,对自己根本无济于事,可偏偏在地下却有着缕缕灵力散出,虽然较马果果身上的灵力差了许多,但也能令唐峰暂时能够恢复些许,无暇多想,唐峰将一部分灵力纳入气海填补虚空,另一半用神识牵引随玄功在筋脉中运转,虽伴随着阵阵巨痛,但唐峰也只有牙关紧咬,默默承受。就这样时间一天天过去,唐峰的伤势慢慢的恢复着,直到十天头上,他感觉身下的灵力减弱了不少,于是唐峰将玄功一收,神识缓缓放出感叹这里是什么情况?元气这么稀薄,这身伤得恢复到什么时候。想念仙界的洞府,想念那茧只中女子,忽的一道念头闪现心头,四周元气稀薄,可这身下的元气却是比之浓郁不知多少,看来需要探查一番。心动随之行动身形一动,向那散发灵力的潭水深处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