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谁说了都不算 > 第二章 卫寿说

第二章 卫寿说


  不知道为什么,卫寿觉得虽然弟弟卫朔与自己年纪相差不大,可是自己总也和他找不到可以持续时间长一点的话题。他并不觉得弟弟幼稚,相反,弟弟卫朔很成熟,一种令卫寿感到隐秘的不安的成熟。
  卫朔常常责备自己,他说,哥哥你为什么要忌惮卫伋,他不值得你尊敬。卫寿不解,同父异母的哥哥卫伋,贵为太子,虽然年龄都可以当自己的父亲了,但总是那么慈祥的对待自己,自己难道就不能尊敬他一点吗。卫寿也知道弟弟的意思,父亲越来越疏远太子卫伋,意在立自己。所以从某个角度来说,卫伋是自己和弟弟的仇人,而不是哥哥。可是,哥哥的概念还更令自己感到心安一些吧。
  在背地里说别人坏话,这也许才是卫寿和卫朔总是走不到一块儿的原因吧。卫朔常与侍从谈论官员们的丑闻八卦,谣言轶事。卫寿说,你不能这样,会伤害别人的名誉的。弟弟只是笑,眼神却抑制不住嚣张的光芒。卫寿想,也许得经历点什么,他才会收敛点吧。他想到了楚国的公子莫敖,一个活生生的被骄傲害了性命的例子。
  卫寿更担心的是,父亲渐渐疏远太子,会不会破坏自己与卫伋的关系。卫伋太温顺了,但卫寿知道他只是不愿意表现自己黑暗一些的情绪罢了。一个因乱伦而来到世上的人,一个即将过门的妻子被身为天子的父亲看重了纳为小妾的人,一个被举国人民指指点点的作为谈资的人,除了表现得温顺,还能怎样呢?在太子卫伋身上,卫寿看到的几乎全是不幸与落寞,这个作为自己哥哥的人,背负着太多东西。好在,哥哥卫伋的温顺与儒雅,使得民众们的议论势头渐渐熄灭,滋生出卫寿期待的尊敬起来。这也是卫寿爱戴太子卫伋的原因,也是得知父亲决议要废掉他立自己为太子后同情他的原因。
  卫伋来的时候形色枯糜,本身就瘦的他,此刻像极了一尊干尸。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太子卫伋教会了自己饮酒,以后便常有了这样的对酌。于月光下,把酒相言,谈国事,谈私情,也谈男儿抱负。但却从来默契的不提及各自的身世。但那晚太子卫伋却说:
  你和卫朔性格相反,所以他会恨你的。
  卫寿想,难道卫朔最近在说太子卫伋坏话的事被他知道了吗。可是,太子卫伋也不该挑拨自己与弟弟啊。卫寿说:
  卫朔为人过于骄傲,我会好好教导他的。
  太子卫伋摇了摇头说:
  我的意思是,他会伤害你的。
  看来太子是在为父亲疏远自己的事怨恨卫寿,卫寿不觉为他感到难过。卫寿想,不该这么说卫朔吧,虽然是事实,毕竟他还小啊。卫寿说:
  父亲要立我的事,实在不是我个人的意愿,我会拒绝的。
  一个天子之位,换来两个兄弟的仇视的话,似乎并不值得啊。但,为什么鲁桓公会杀掉自己的哥哥。从前的州吁,会杀掉自己的侄子。想到鲁桓公,卫寿就觉得十分讽刺,他们之间有太多的相似点了。难道,自己也将成为下一个鲁桓公,而哥哥卫伋,成为自己刀下的隐公吗?自己做不到吧。
  太子卫伋没喝完杯中的酒便离开了,他说:你是我的弟弟对吗。他像是在问卫寿,可他没等卫寿回答就离开了。卫寿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竟看着卫伋萧瑟的背影流出两行泪来。因为这是太子卫伋以前常对他说的话。他淘气了,父亲想要惩罚他,卫伋求情说全是自己的错。他生病了,卫伋在他的房间里坐立不安的伺候他……太多这样的场景,每次卫寿揉着眼泪说谢谢卫伋哥哥,卫伋都会摸着他的头笑着说,你是我弟弟啊。此刻卫伋一个消瘦的背影唤起了那些温馨的像是假象一般的场景在自己的脑海里浮现。
  还是不要说哥哥的坏话吧!卫寿耐心的劝导卫朔。不料,这引发了弟弟卫朔全所未有的愤怒。卫朔虽然为人嚣张拔拓,但却十分尊敬自己。所以卫寿被发火的卫朔吓住了,卫朔还说:
  你不要口口声声的哥哥长哥哥短的。你才是我哥哥,他不是,他也不是你哥哥。只有你这种有妇人之仁的人才会被他的假仁假义迷惑。你真以为他像看上去那样温顺爱人吗?你以为他不恨我们吗?你也知道,母亲本来是要嫁给他的,所以父亲不但抢了他的女人,现在还要立你为太子。你好好想想怎么除掉他吧,否则痛苦的是你和我!我会杀了他的!
  卫寿很害怕,他并不是害怕太子卫伋,也不是害怕卫朔。他害怕的是自己,他怕自己在这样的氛围下变成了一个未知的,自己讨厌的自己。也许是生在王室害了自己吧。他想,如果自己是个衣衫褴褛的老百姓,会很幸福吧。可那些老百姓,为什么又会不满足呢。
  母亲,卫朔他最近很令人担心。母亲那么宠爱弟弟,也许母亲的话会让卫朔容易改变一些吧。可他看到母亲立即就哭了,曾经倾国倾城的美人,一瞬间就梨花带雨了,他听到母亲说:我是后嫁到卫国的苦命人,本来是太子的妃子,奈何君主看上了我。我生下你们兄弟两,太子卫伋怀恨在心,私下说本是他的孩子。他仗着自己是太子,欺负我们。你不能怪你弟弟,也不能被别人挑拨离间了啊。
  母亲说得那么动情,泪水也流得那么恰到好处。卫寿终于相信了,终于相信一切都是假的了。他决定了,要拼命保护他真正应该保护的人。
  母亲接着说:不过现在一切都好了,你们的父亲深明大义,决定派太子出访齐国,赐他牛尾白旗,让边境上的强盗白旗为号,见而诛之。母亲说完如释重负,破涕为笑。那么美丽而令卫寿感到残忍。
  立我为太子就行了,为什么一定要赶尽杀绝呢。卫寿想试试母亲的真正态度。
  你太傻了,看看那些有妇人之仁的人们,因为一时的不忍造就了什么样的下场。这也是你父亲的意思,你不用担心,我会帮你把路铺好的。
  我应该说谢谢吗?卫寿想,难道太子卫伋和自己生来就注定要相互杀戮吗。卫寿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问出了这么一句大不赦的话来:
  您爱过卫伋吗?
  母亲笑了,卫伋第一次觉的母亲的笑很虚伪。也觉得似乎弟弟说别人坏话的毛病似乎是遗传。他想不通的是,为什么能这么残酷啊。本来偕老白头的两个人,一定要相互杀罚吗。
  母亲说:卫伋死了,一切才会有意义吧。
  鲁桓公杀哥哥隐公时,是由衷的高兴的吧。那样草草的埋葬隐公,非礼的同时,是心虚还是残忍呢。卫寿要成为桓公了,卫伋将因他被杀。卫寿说,我应该高兴的啊。
  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对酌,太子卫伋就要出发去齐国了。
  哥哥,是您教会我喝酒的啊。可是,你却没教会我怎么喝醉呢。
  君子饮酒,点到为止。醉必失态,非礼也。
  都什么时候了,太子卫伋还在教育自己,是真糊涂吗。卫寿说:
  我们醉一次吧,就一次。说着,眼泪流进了酒杯里。
  卫伋没说话,一次次的到满酒喝下,酒流过他细长的脖子,流到的那个胸腔到底是热的还是冷的呢?
  这是父亲的计谋,边境上的强盗一旦看到白旗就会杀你。卫寿没忍住说了出来,如释重负。可是太子卫伋没有惶恐,而是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难道,卫伋是在怀疑自己吗?他说:
  如果这是父亲的命令,就更不能违背了。
  为什么要加“如果”呢,为什么一直信任自己的人,在这个时候却迟疑了。卫寿不争气的又流泪了,他说:你快跑吧,跑到其他国家去吧,等父亲百年归天后再回来吧。
  卫伋又笑了,凄惨的笑着。他说,我哪儿都不去,我就去齐国。父命难为啊,你是将来的继承人,要以德为政啊。
  卫伋为什么会这么傻,明明可以跑的,一定要死在自己父亲手里才算完整吗。不,不能这样。可是,又能怎样呢。
  还是多喝点酒吧,醉了,也许会不这么难过了。卫伋建议道。
  最后还是卫伋先醉了,这也是卫寿预先的计谋,灌醉他。如果自己亲手杀了他,会不会温柔一些,总好过边境上那些蛮夷的强盗吧。
  他看着卫伋细长的脖子,心想,一刀下去,就什么都结束了吧,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卫寿决定了,他拿起了白旗。他说,因为你是我哥哥啊。
  写在后面:近看过了太多的春秋时的君臣相伐,亲子互杀,感觉好些东西都黑暗了起来。所以昨天看到这个卫国卫寿这一义举时,不觉感动得鸡皮疙瘩都起了。史实的确如此,卫寿盗了卫伋的白旗,替他受死了。遗憾的是,醒来的卫伋后悔莫及,赶到边境时,强人已然杀害了卫寿。卫伋大吼,你们杀错人了!!我才是太子啊!!于是,他也被杀了。很显然,这让卫寿的举动似乎变得无意义了起来。在回寝室的路上我想好了故事的大概,突然又想到似乎以前读过这个故事,一查,居然是小和尚写的《卫伋说》,写得很好,遗憾的是,我觉得卫寿才是主角。不才,写下本文,史料来源:《左传》,《史记.卫康叔世家》《卫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