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晏无好晏 > 第二章 可疑的灵异份子登场了

第二章 可疑的灵异份子登场了


  被自家大哥抓住好生教训一通的赵裕心中十分郁闷,然后他就把一切都怪罪到了住在17楼的那三个少年身上,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想要捉弄他们一番。
  “叮咚!叮咚!”
  “是谁?”项琰哒哒哒地跑到门边问。
  “客房服务。”门外的赵裕道。
  “我们没叫客房服务。”项玥小声地说,项珩走到项琰身后,一脸警惕。
  “我们没叫客房服务,你是不是弄错了?”
  “加一套洗漱用具,你们不是入住了三位么。”
  他们定的是豪华双床房,一般酒店的用具确实准备的是两套,可他们有三个人呐。
  “可能是前台安排的吧。”项琰觉得姐姐和弟弟都是谨慎过了头,补一套洗漱用品没什么不对劲的啊。
  “开门放进来吧。”项珩拍拍哥哥的肩膀道。
  “哦。”
  “您好,洗漱用具和茶杯都已经补好了,如果还有什么需要请联系前台。”
  赵裕给他们浴室装了一个窃听器和小型烟雾弹,等着晚上装神弄鬼戏弄他们一番。至于酒店的声誉什么的,反正有大哥在嘛,没什么是他搞不定的,出了事再说吧。
  “姐,妈的飞机明晚十点落地,我们直接去机场接她吗?”项琰嘴里叼着最喜欢的白巧克力百奇棒扭头问自家姐姐。
  “爸爸可能也会去,到时候万一说爸妈又吵起来?”项玥看向另一个弟弟。
  “机场就不用去了,反正妈妈在虹旭路有一栋公寓,我们等她从外公那里回来之后再过去吧。”
  他们三个平时都住在寄宿学校,难得回家爸爸却对他们十分严厉,妈妈护短却一年到头都在世界各地飞,搞得现在哪里都不是他们的家。
  “你说的有道理,也差不多能撑道现金用完之前。”
  “姐,你的手镯是不是在发光啊?”项琰的巧克力棒吃完了想要再去找别的零食拆开来吃,结果碰巧看到这一幕。
  “啊?你是不是眼睛看花了,灯光折射吧。”项玥不以为意,她正在专心致志地查期末考试的成绩。
  “姐姐稳居年级前十。”项珩摘了颗车厘子给她,项玥看也不看就直接咬进嘴里。
  “记得吐核,别囫囵吞了。”
  “珩珩,你们的成绩出来了没有吖?”
  “我打算,开学了跟你一起参加模考,成绩理想的话可以直接参加高考了。”
  “什么?!你要和姐一起参加高考?那我肿么破?”
  项小琰一着急就开始卖萌,惹得姐姐和弟弟频频发笑,这口音实在是太犯规太有爱了。
  “我已经查过了,你期末考试的成绩还不错,平时基本功课也都很扎实,和姐姐一起参加高考应该没什么问题。”
  ……
  项珩早就考虑过了,所以之前他一直有拖着哥哥跟着姐姐一起参加自主招生考试,说是陪姐姐的,其实成绩也挺拿的出手。
  “可是你们的会考……”
  “这就是你为什么这学期非得拖着我一起把剩下几门也给考了的原因吧。”
  项小琰终于回过神来想明白了,感情这家伙是早有预谋的啊!
  “是啊,放姐姐一个人在外头上大学我是可不放心的。”
  他们姐弟三个感情好,一直都是同出同进的,姐姐虽然高他们一届,但说到底一直都是在一个学校的,也没分开过。
  “好了好了,你们的心意我心领了。”项玥一手一个弟弟搂着他们的肩膀,心里还是挺得瑟的。
  “姐你先去洗澡刷牙,洗好了项小琰去,我最后。要是我洗完出来看见你俩还没有睡觉,哼哼……”
  虽说项玥才是姐姐,但从小到大都是项珩对他们两个有操不完的心,事无巨细,把姐姐哥哥养成了一副随心所欲的样子。
  “啊!”惊叫声。
  “砰!”后脑撞在了玻璃门。
  “咚!”脊背撞到了扶手,传来玉器摔碎清脆的声响。
  项玥进入浴室才没几分钟就传来一阵闹腾。
  “姐姐?!”项琰直接从床上蹦哒起来往浴室冲。
  “等等。”项珩拦住了他,“姐姐,我们现在方便进来吗?”
  “还不快进来扶我!衣服还穿在身上呢……”
  项琰不可思议地看着弟弟,哇塞,这种时候还能想到这些弯弯绕绕的,项珩这波操作666啊。
  烟雾缭绕的浴室里听不见一点水的声音,项玥只是脱掉了外套,内里的一件也没少。
  饶是如此,少女的身材玲珑有致,曼妙的身姿依旧可以引发人无限的遐想。
  “姐,你发育的够好的啊!”项小琰口无遮拦,项珩拐了他一手肘,脱下自己的运动外套给她罩上。“姐姐衣服披上,我们先到外面去吧。”
  “珩珩,小琰,你们小心地上,镯子碎了,地上有……啊!有鬼!”
  ……
  “有鬼啊!!”
  淋浴房里一个古代男人的身影逐渐清晰起来,乌黑如墨的长发飘散浮在半空,那诡异的场面简直了。
  “姐姐,闭上眼睛,别看。”项珩一把把项玥拉到自己身后。
  项琰瘪瘪嘴,眼前的这个男人虽然只是一个虚无缥缈的幻影,没有实体,可身上却是一丝不挂,自家姐姐毕竟是个女生,想想看,裸男诶,多香艳的场面。
  “你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项珩的脑子转得快,一方面保护好自己的姐姐,一方面又要直面这个突如其来的怪物。
  ???
  室内怎么突然安静下来了,什么声音都没有?一直在隔壁房间玩偷听玩的不亦乐乎的赵裕突然什么都听不见了,从项玥的一声尖声惊叫开始窃听器就不运作了。
  赵裕打开1707的房门,偷偷趴在1705的门上偷听,结果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他一时不慎跌了进去,摔了个狗吃屎。
  “还真有人在偷听啊?”项小琰听弟弟的话把门给打开了,果不其然从外面摔进来一个人,要不是他闪的快就要被他扑倒了。
  “项小琰,把他拎到里面去,别吓到姐姐。还有你,我不管你是什么东西,赶紧出来,干嘛没事吓我姐姐。”
  虚影似乎听懂了,飘忽飘忽地就跟着项珩出去了,看得一旁的项琰和赵裕目瞪口呆。
  “先说说你是谁?浴室是什么情况?”项珩蹙眉,盯着这个趴在门上摔进来的可疑份子。
  ???
  “嗯?不应该从它先开始吗?”
  赵裕心中问号无限,怎么先问他了呢,不应该先一起研究眼前这个灵异份子吗?
  “你觉得它会讲话嘛……”项玥没好气地反驳道。
  “那你们不怕啊?”
  这有可能是鬼诶,他们居然不害怕么?
  “我怕啊。”项小琰插了一句嘴,他可是老老实实躲在弟弟身后吃零食呢。
  “正好路过,嘿嘿,路过。”
  开玩笑,以一敌三,他又不是傻,干嘛要说实话。
  “趴在门口偷听是哪门子‘正好路过’吖?看来你是不打算说实话了,没关系,打一顿就老实了。”项玥趴在一个弟弟的肩头,笑眯眯地对另外一个弟弟说,“小琰,打!”
  “好嘞!”项小琰回答地从善如流,因为期末复习,他已经很久没活动筋骨了。
  项琰的功夫可是三个人里面最好的,尤其是在近身搏斗方面,连格斗高手项爸爸都不是对手呢,在他们家估计也就仅次于他们那个热衷于做空中飞人的言纳妈妈了。
  不多时,赵裕败下阵来,气喘吁吁地告饶,说明自己的意图不过是想和他们开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谁知道会折腾出这么个东西来,真是见了鬼了。
  “不打不相识嘛,小姐姐,你看啊,你弟弟都把我打成这样了,我还被我家那个老古板大哥训了一顿,咱这页就此揭过吧。”赵裕指指虚影,“要不研究一下这东西?”
  他们就算是不害怕,难道还都不会好奇的吗?
  “嗯,算了,放过你了。”
  项玥想想也是,项琰下手有多狠她也是清楚的,教训教训就完事了,一看就是个就知道吃喝玩乐的二世祖,仗着家里有钱就瞎祸祸,也不用太过火了。。
  于是,就出现了项玥坐在床上,项珩站在她身边,项琰和赵裕靠在写字台前很认真地盯着虚影研究的一幕。
  这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