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晏无好晏 > 第一章 可怜的老父亲

第一章 可怜的老父亲


  被三个熊孩子惦记着的可怜的老父亲现在正在老宅被自家父亲埋怨。
  “所以他们三个就连放寒假也不回家,就这样离家出走了?!”
  “是的,爸。”
  项家老爷爷本来心心念念可以看到三个心肝宝贝,结果他儿子就带了这么个消息给他?这是什么熊儿子!
  不就一套茶具,一幅画和一柄桃木剑么,至于把他们吓成那样,还闹离家出走。一定是熊儿子平时对三个孩子过于严厉才导致发生一点小事他们就被吓跑了的!
  “现在人找到了吗?”他老了,不想听这些有的没的,就关心三个乖孙的下落。
  “还没找着,他们仨的鬼主意有多少,爸还你不知道么。”
  项父皱眉,他和妻子言纳结婚多年一直聚少离多,三个孩子小时候不是放在项家老宅就是放在外祖那边,后来上了初中就直接寄宿学校,他们为人父母却甚少陪伴他们长大。
  他这个做爸爸的,虽然爱着自己的孩子,却对他们知之微末,就连他们最好朋友是谁,平时喜欢吃什么玩什么都不知道,实在太遗憾了。
  “你和你那个老婆,实在过不下去就别过,一天到晚就知道吵架,难怪孩子们都不爱回家了!”
  项爷爷实在没啥好气对自己这个儿子,乖孙都被吓跑了,他怎么不跑?还有脸来见他!
  “爸,我也不想跟言纳吵架,已经是尽量避开她了。这不是今年小玥要高考了,明年双胞胎也要高考……”
  项父无奈被自己的父亲责怪,这三个孩子明明是自己捅了娄子才跑了的,怎么还怪到他们夫妻吵架的事情上来,他都很久没见到自己的老婆了,现在人在伦敦还是旧金山来着?
  “嗯,也是,你们都感情不合这么多年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老爷子寻思了一下,“我听你妈说你老婆好像是明晚的飞机从米兰回来,你亲自去机场接人。”
  “我去干啥?”项父没好气地回嘴,“她自己有手有脚,有秘书有助理,还会迷路不成!”
  项爷爷恨铁不成钢,“接回来就直接去你岳父那里,问问三个孩子平日里喜欢的地方,把孩子们找回来吧!”
  他老人家还想过个团圆年呢,这熊玩意儿真是不能让人省心。
  “小琰、珩珩,把身上现金都拿出来,我们拼一拼看看。”项玥看着两个一模一样的弟弟有些头疼,现在他们要怎么办呢?
  “我身上只有这些了。”她项玥掏空了整个钱包,只拿出九百多块钱。
  “现在谁还用现金呐。”白衣少年项琰平日里都是用手机微信支付宝付账的,身上只搜罗出一百多块钱。
  “小琰琰,你还真是……”项玥细数数,加起来才一千多块钱,现在放寒假酒店都开始涨价,才这些钱够他们住几天呢。
  “现在晓得要头疼了,刚刚离家出走时候的勇气呢?”黑衣少年项珩取出自己鼓鼓囊囊的钱包,数了数里面的钱全数交到姐姐手上。
  “一共五千四百七十块八角。”
  ???
  “珩珩,你身上怎么带了那么多现金啊?”
  不应该啊,这样科技发达的时代居然还有人身上带一千以上现金的,实属罕见。
  “零钱是给他买零食用的,”项珩手一指双胞胎哥哥,“其他的……”他顿住了。
  “其他的,是干什么的呢?你怎么不说啦?”
  “莫非是……姐姐你上次说想新年祈福时候捐功德。”项琰的表情很是精彩,项珩还真是心思细腻啊。
  他们家常去的寺庙岁月悠久,是一家十分古朴素雅的百年老庙了,像捐功德这样子的大善事也都是用现金的。
  “珩珩,还是你有先见之明哦,我们快找一家酒店先安顿吧。”
  三姐弟找到一家干净舒适的星级酒店登记住下。算算日子,妈妈应该就要回来了。妈妈一向护短,才不会管他们闯了什么祸呢,谁敢欺负他们,一律怼回去不留余地。
  “是清尊的气息?”
  清尊,是您回来了吗?可是,您究竟在哪里?为何不来找我呢?
  骆冰瑶!刘芗月!若不是你,少主又怎会受轮回和封印百年之罪!这旧账,等少主回来了我们再慢慢算!
  毕竟是亲姐弟,他们现在手头又不宽裕,开一间房也合乎情理。不过这年头早恋的孩子越来越多,年纪也日趋下降,三个少年同住一间难免要被人评头论足一番,这不说着说着就传到了他们小老板的耳朵里。
  “哦,是哪个房间,调个走廊监控来看看啊!”
  小老板你可真八卦啊,助理和监控室员工的心情。
  “哎呀,把声音调大点啊。”赵裕撇撇嘴,这年头八卦和谁不爱啊,最好再来点惊爆的狗血剧来着。
  “姐、项小琰,你们都先别进去。”项珩打了个哈欠,一手一个把他们拎出来,自己则晃悠着进了房间检查了一遍,口中还念念有词,“嗯,没有针孔,还算是良心商家。”
  ……
  接下来监控室就看到黑衣少年抬头瞄了一眼走廊的监控,做了一个打枪的手势后把另外两个人牵进去了。
  “他,他,他……这什么意思?!给我把房间里的监控调出来!!”气死他了,这家伙明摆着是在挑衅啊。
  “小老板,里面没装摄像头的,在房间里装摄像头是违法的。”一个员工面露难色,“而且要是被大老板知道了……”
  “刚刚那人管那个女孩子叫姐,小老板,应该没什么八卦了。”助理对这个整天不做正事的小老板也甚是头疼。
  “哦,那算了,今天的事情你们要保密啊!千万不能让我大哥知道了!”可不敢让大哥知道他公器私用,居然利用监控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什么事情不能让我知道。”来人的模样与赵裕有几分相似,五官轮廓却更为生硬,仿佛是天然雕饰的玉石那般纯天然的完美,就连说话的声音也是冷冷清清,没有一丝人气。。
  “大哥!”
  “大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