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梦路长 > 第四章 梦醒

第四章 梦醒


  其实,就在静怡公主出现的那一刻,罗就已经发现了。三年的沙场征战岂会没有一点警觉之心。但是……
  最难消就是美人恩呐。
  黑幕如夜,弯月如钩,月光如水水如天。淡淡月光笼罩着一副挺拔的身躯,这里是北城天牢,没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之感,却凭空出现了让白天黑夜随之舞动的熊心壮志。命运的罗盘不可捉摸,天地做棋盘,众生做棋子。“那我也要为将为帅,谁说帅不可离地,看我如何在这人生棋盘上横冲直撞,破除这规则。虽千万人,吾已往矣。”
  三年前的雄心壮志似乎又回到了罗的身上。可是,从远处钟楼上传来的不应该属于这个时代的钟声,让罗明白了,梦,其实已经到了尽头。梦该醒了,值得欣慰的是,梦虽然不能在继续,但是在梦醒之前,见到了想见的人。梦该很长,可总有醒的一天。现在,放下一切,梦该醒了,只是,仍然有些不甘心。至于到底为什么不甘心,唯有梦里有答案,可是,梦不管如何梦与苦,终究是梦。
  闭上眼睛,等到在睁开眼时。早已经换了天地,身体下躺着的是不知名的黏黏的液体,眼前的环境瞬间唤回了东都罗的所有记忆。
  他,东都罗,东都家族的少主,一个月前自己选择出门历练,并且阴差阳错的进入到了这个被称之为人间地狱的地方。小心翼翼,东躲西藏,艰难的渡过了这一个月。这一个月,让他明白的什么叫人间地狱。在这里,没有阳光可以穿过头上的黑幕,没有植物可以在这里长久存活,更没有人会在你落难时帮你一把。在这个地方,你所要面对的不仅仅是食物和水的缺乏,还要面对无限放大的人的欲望,更有未知的神秘的怪物。对于踏足这里的人,那个守门人只有两句忠告:“一,离开这里;二,别相信任何人,包括你自己。”
  可是,不管他如何的费尽心机,却总有一个黑影利用一个梦在不断地纠缠着他。抱着赌一把的心态,为了解决问题,他为自己选了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后,就进入了梦里。梦很长很长,就像一个老套的故事一样,一开始他就取代了一个已死之人的身体,而那个人也刚好跟他同名同姓。而且还是朝廷命官的儿子,虽然比他这个东都家族少主差了那么一点,可是也还行。作为一个公子哥还明白自己是在做梦,他也就没有什么忌惮。要说鱼肉百姓,欺压乡邻,这不是他的性格,他也仅仅是寄情山水,爱好写写画画。虽然被梦里的便宜老爹骂了不少,可那也改变不了他。
  于是,在某个去金凤池写生的下午,就遇见了一个穿着朴素但极其漂亮的姑娘,要说有多漂亮,大概跟他妹妹差不多。要问他妹妹东都妍有多漂亮,反正差不多龙玲儿长大也那么漂亮,要问龙玲儿是谁,那当然是他东都家少主的未婚妻,一个扎着双马尾,流着鼻涕,脸颊有点稍胖,口里嚷着:我未来的丈夫必定是顶天立地的男人的小丫头。
  书归正传,东都罗在梦中遇见的这个穿着朴素的姑娘竟然上前对他的画作进行评价,而且只给了一个乙中的评价。这就让罗有些生气,一个小姑娘家家的知道个什么,不过小姑娘后面一番见解倒是让罗有些服气。不过心服口不服,后来就打赌画画,白赚了一个照顾衣食起居的丫头。
  可惜作为一个少爷的好日子并不长,就在他十六岁生日后不久,梦中的便宜老爹,竟然因为贪污入狱,而且还在狱中畏罪自杀。直到进去他父亲的灵堂时,他才感觉到这梦好真实,尽然连眼泪都是热的。在被发配边疆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可以从这个毫无意义的梦里醒过来了,可是还有许多东西他放不下,梦里的东西。
  就这样,浑浑噩噩的渡过了一年边军生活,甚至朝中太师为他父亲平反,也很难让他内心有波动,父亲都死了,平反难道可以让死人复生?他只想活着,看看他所关心的人。
  直到有一天,太师将他叫进书房,告诉他,他身边的明月丫鬟是皇帝最关爱也是最信任的静怡公主。告诉他,如果他达不到他父亲生前的地位,就将灵馨送到吠天帝国以保和平。他才明白,即便是在梦里,有的东西不去努力,也无法得到改变。在这个梦中,让他关心的东西不多,唯有那个傻傻的跟他现实中未婚妻一模一样的灵馨和那个自以为瞒住了所有人,两边为难的明为丫鬟,实为朋友的静怡公主。
  所以,即便是梦,也要为了自己所在乎的人拼一把。三年不停征战,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个有着治世之能,却喜欢寄情山水的盈航帝国的南宫秋韵和一群出生入死的兄弟。至于敌人,除了最后利用静怡公主假死计划的漏洞,趁火打劫的明月帝国太子,其余皆乌合之众。
  虽然知道是阴谋,害怕在自己身边四年多的丫鬟受到哪怕一点伤害,不得不放弃一处小镇。却被朝中人当做借口,削去军权,押解进京。
  所幸,三年的积累,有了让他演一出大戏的资本。可是,当钟声响起,他突然记得这是梦境的能量不足的信号,前几次都是在钟声响起的时候梦境就破碎了。
  “是不是心有不甘,但是梦就是梦,无论在美好,即便在困难。到最后也不过是一堆回忆,甚至醒过来后,就完全忘记了自己的梦。”在他身边的黑暗中突然传出这样的声音,似乎知道罗此时此刻在想些什么。
  “你到底是谁,你利用这个梦境到底有什么目的,你又是如何靠近到我身边的,我自信自己找的这个地方足够隐秘。”
  “确实,谁也想不到一个以食腐为生的蠕虫竟然有胃,而且胃里还有一个大活人躺着。那如果我说我就是这条蠕虫呢,你的所有行动都是在我的引导下进行的呢?”
  听到黑暗中的话,罗没办法识别声音传来的方位。试探性的坐起身来,让自己冷静下来,这毕竟是黑影纠缠自己一个月以来第一次出声。。
  “你的目的”罗直接了当的问道。
  “收徒”对方也直接了当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