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梦路长 > 第二章 梦还在继续

第二章 梦还在继续


  城门口。此时已经聚集了上万的民众和三千特意安排的士兵。他们都在等待那个人的归来。虽然其中有防备他人接囚的。但也不妨碍他们对帝国神话般少年的崇敬。
  远远的便看见一只重装骑兵踏着烟尘而来,掠飞附近许多的鸟雀。而后便是轻装骑兵。从两翼扩散开来。最后才是轻装步兵和虎噬军押解的东都罗的囚车。在这空旷地带上。轻骑兵就显出了优势。后发先至。在重装骑兵之前到达城门。
  “轰”近两天的轻骑兵同时停下。落下的马蹄不禁连大地都为之震动。紧接着重装骑兵也到达城门外,一拉缰绳。两千重骑兵整齐划一的动作又掀起了更加巨大的震动。
  最后面的轻装步兵行进的很缓慢,但却井然有序,步履稳健。随着那轻装骑兵愈走愈近。一辆钢铁囚车出现在人们的眼前。漆红了的巨型钢铁囚车由16匹马拉着。囚车高二米约四米见方。竖直排列着四十余根铁柱。而囚车上下用整块钢板焊接。如此牢固的囚车。即便是在重骑兵的冲击下也不可能遭到破坏。
  囚车之中,一根根漆黑的锁链束缚着白衣少年。白衣少年面上挂着微笑。负手于背,平视前方。深邃漆黑的眼眸中,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白衣少年的双脚之上。通过一根铁链连接着一个铁球。背部及腰之上,有细小但极其坚韧的铁链缠绕。如此的重负,少年神情没有一丝的变化。身躯也不曾有一丝的颤抖。近半个月来,他就是这样过来的。
  本来对于罗所面临的处境。女子是有所想象的,但却没有想到是如此的不堪入目。那可是昔日帝国的功臣,帝国的军神。而今,不仅沦为阶下之囚,还要忍受如此不公平的待遇。叫人心中如何不心酸。女子很坚强,但看到这里她忍不住掩住口鼻。泪水停不住的流了下来。
  她知道罗到底受了多少苦?人们只知道罗是战无不胜的将军。但又有谁知道罗为此付出了多少辛苦和心血呢?唯独她明白,寒冬夏日青灯早卷,如此的付出才有回报。可如今,回报也来的太重了些吧。
  不消片刻,囚车便接近城门。所有骑兵皆跳下马来单膝跪地让出一条道路,而此时虎噬军也停了下来,唯独剩下16匹马拉走的囚车缓缓醒城门口驶去。“嗒嗒”的马蹄声每走一步便扣动人们一次心弦。
  女子也停止了哭泣,看着负手而立始终面带着微笑地罗。“往日,你用羽翼来保护我。今天就让我来为你做一件事吧。”女子轻声说道。随后她登上城楼望台。素手高举过顶,握拳于胸口,对着城门口囚车突然单膝跪了下来。
  “恭迎罗将军归来,军魂不倒,军神常在。”
  女子的举动就像在平静的水面投入巨石一般。似乎是为了回应女子的号召,抑或是心中对于罗的崇敬,那城中三千禁卫军皆站直了身体,长枪负于背喊道:“恭迎罗将军回京”。打心底里,喊出了他们对罗的崇敬。
  禁卫军的呼声刚过,那万余的群众呼声也响应了起来。城中,几乎所有人都在这一刻。走出了房门望向城门口的方向。
  “恭迎罗将军回京,军魂不倒,军神长在。”
  车中的罗平视着前方,但听到这呼声迅速抬起头。露出一张菱角分明,清秀而又坚毅的脸庞。一眼便望见的城楼之上那三年不见的女子。此时那女子已经站直了身体。望向囚车中的罗。两人的视线就这样在空中交汇,久久不能分开。
  三年不见。女子愈发出落得水灵。但是一如当初的执着。温柔而又坚定不移的眼神,诉说了三年的相思之苦,离别之恨。
  而此刻,在罗的眼中。只剩下那城楼望台上,那一席身影。白色的绣裙在风中轻柔的拂动,腰间紫色的丝带,撩动着美人齐腰的秀发。头前依旧别着罗亲手制作的廉价的木簪。以花为容,以月为姿,以风为神是对眼前女子最好的形容。她便是翡翠帝国太师的女儿,是帝国的第一美女,更是凤军的领袖。名曰——灵馨,如风般灵动,亦如百花馨香。
  再也无法保持从容。罗微笑了一下,他高举起自己的右手,示意人们安静下来。也在他举起手的那一刻,声音都消失了,只剩下马蹄踏动和铁链相碰的声音。
  “灵馨,三年了,我如约回来了。”
  没有过多的话语,无法用任何语言去表达现在的心情。三年来的离别之思,三年如约归来的欣喜。或者有如此情形下见面的无奈。三年前豪言壮语,三年后必将王者归来。一切都成了虚幻。如此种种,怎可能用语言来表达呢。
  皇宫中。应天倚栏望着京城城门口发生的一切。它轻轻地闭上了眼睛,谁也无法明白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皇宫的某个角落的。许峰望着对面蒙面敌人的撤离。轻抚肩头的伤口,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罗将军,小姐。吾的任务完成了。”
  皇宫内院之中。一袭淡紫色的私裙从窗口飘出,在风中拂动。“你还是那么倔?不过放心吧,就算是为了灵馨。我也不会让你出事儿的。而且,你还欠我一个承诺。”女子的声音不大,却显得那么灵动和掷地有声。如果东都罗在这里,他会发现在这儿也有着一颗牵挂着他的心。可惜他不在,就只有孤单的紫色丝带随风拂动,诉说着丝丝心语,向着天边无奈的叹息。
  此时,城门外的罗嘴角又挂起了他招牌式的微笑。虽然此时的他是阶下之囚,苍鹰搏兔,尚需全力,怕的是兔临死前的反扑。虎落平阳,谅犬也不敢欺负。想到这,罗的傲气也被重新激发。似乎是感受到了罗的转变。那十六匹骏马也仿佛受到了影响一般,不约而同停下了脚步。
  罗双臂一震抖得铁链哗哗作响。迅速转过身冲着后方跟进的一小队虎噬军喊到“周将军,拜托了,给我半个时辰。”。
  虽然是商量的口吻。但却拥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没有半分的犹豫。听到罗的喊声,那一小队虎噬军中立即有一金甲骑跃出。不消片刻便来到囚车面前。
  “罗将军,辛苦了”虽然金甲将军周明也算是朝廷的中流砥柱,堂堂虎噬军的首领。但对于眼前这个已是阶下之囚且年龄比他还小的罗心中无法提起一丝的傲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