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不灭元神 > 第53章 好好活着

第53章 好好活着

<!--style="display:none;"-->
  看来还易苍山占上风心头微动垂首应命:没疑意
  过荣耀堂热血第骑士荣誉和职务依然得抗着范弼却开声道:只过学艺成之前无须京都述职但十年后可自行选择继续留圣山修行抑或下山辅助皇上
  心头再动听起来似乎两大强者真去喝茶聊天得出如此折中结论?或者真斗分高下抑或易苍山稍胜筹但并明显?
  可问题目前来看注定要成为悬念易苍山和范弼两人开口谁都知道他们之间冲突到底何种方式解决又何种结果导致现各退步局面
  过没去深究对于他来已经非常好结局他目就去泽派学习十年已经足够让他掌握更多关于玄修者修行知识和经验或者那时候他应该已经优秀玄修者
  至于十年之后心头微动或许天下都已经乱那时候荣耀堂还没如今荣耀犹未可知
  而年轻帝皇狮对结果显然特别满意:国师就完?
  范弼皮笑肉笑之际易苍山道:为弥补皇上十年遗憾泽派原本点名家另外男儿就留京都入荣耀堂吧
  少秋?狮细眉扬他今年才十八岁对于年轻武者年龄上偏向他心底原本两都想要加上子昂那样低龄组三甲都进入荣耀堂对于刚成立荣耀堂来非常积极作用
  易苍山点头:没错那好苗子而且子昂本就荣耀堂定下泽派次就抢就当让些人陪皇上好好玩玩但中龄组除琴四强里其他三都泽派点皇上必须同意
  迎着易苍山那容忤逆眼神狮忍住地看眼范弼和琴可前者脸上挂着淡淡笑后者则脸无奈狮时候第次意识到他帝皇并真能达到为所欲为地步
  种感觉让狮极其爽当下拂袖道:那就样吧朕累回宫
  小子硬气啊早知如此就要跳出来嘛试探无须用种方式啊心里头微微感叹狮还太嫩他靠山无疑就范弼如果范弼扛住压力他自然只能撤
  狮礼貌无疑让易苍山表情些悦但他却忍下来:琉璃和二长老就继续辛苦下除刚点到四人外另外选出十二人然后回山吧
  掌门莫琉璃和钱博昌齐声应着前者恭敬装出来她虽然易苍山妻子某些时候可以易苍山上面可公开场合她样只泽派弟子而已
  每届泽派只会玄武大会选十六人当然会泽派择徒唯来源事实上些弟子过泽派每十年择徒数量十分之过毫无疑问次无疑比较高效率择徒
  而且资质无疑让易苍山非常喜欢走之前还没忘看眼:家小子机会给自己要把握泽派会需要废物
  没应话只将脑袋点得更低他其实喜欢别人用种高高上语气跟他话好像恩赐什么东西给他样
  可明白该要低头时候把头低下来没什么可以
  易苍山没再多什么脚下紫光闪烁人已经飞驰上天转眼间已经消失见元修者就单单五行飞遁之法就足够让人惊奇和艳羡
  下要离开没人什么意见即便琴只过找分红利借口跟着他走出段距离
  红利自然指琴、雷、尚和里四人合伙博彩赌局中琴当初承诺给两成分红让颇为诧异既然七千瓶谷元丹就单单跟他关博彩赌局上几庄家就赚三万多瓶谷元丹
  过只可惜么好收成雷却没命使用知道琴他们三人耿直耿直会会送给震?
  当然需要操心问题
  然后原本以为会马上离开琴却么段话:其实泽派能给们荣耀堂样能给而泽派给们荣耀堂却能给
  很荣幸长公主此刻还会对样话轻捏鼻尖:可结果能左右么?
  琴愕然然后感慨道:时候得真像十七岁人
  轻轻笑:所以还活着而且还想直活下去
  活到什么地步呢?琴秀眉轻扬:突然很想知道什么梦想
  歪着脖子想好会却应道:实想出什么大志向想来想去最大志向还就活着做点自己想做事
  好敷衍琴蹙眉:老什么活着活着事要活着还难么?难道现谁会威胁生命安全?
  轻捏鼻尖:月阴晴圆缺人旦夕祸福所以没什么志向只觉得能好好活着就算错何况还要能做点自己想做事就算活着意义
  月阴晴圆缺人旦夕祸福琴微微呢喃:些很道理话都跟谁学?还活着意义呢起来老气横秋那想做什么事?入泽派?
  要那些意义话都自会相信笑道:至于想做事入入泽派都没太多关系其实就学习下感兴趣东西比如炼器和音律比如玄通和元始;然后跟亲人兄弟朋友们起没太多忧虑地活下去活长久些
  噢听么似乎还错琴没又再敷衍:其实话回来以前父皇还时候想过要去泽派还想过隐瞒自己公主身份那么那应该能体会到样生活可惜
  没再话他突然发现再刁蛮女人感性起来会让人记起女人总水做
  琴眼中多几分哀伤知道祭奠她英年早逝父皇还祭奠她儿时梦想:可惜现狮还年轻就要接管么大国家作为他姐义务帮帮他梦想其实就希望些事情要发生得太快给们点时间
  听太懂长公主想什么知道该装傻时候又要装傻:过想长公主么聪明厉害皇上颇志向只要多些韧性和耐心管理国家话下
  啊么想琴目光熠熠地看着:绝对可安邦治国人才无言师兄
  那可要谢谢无言评价可比孔老夫子评价还更高笑道:应该值得骄傲
  可以骄傲下过看们臭气相投他跟样年少老成人三十多岁却把自己搞得跟八九十岁老头样琴道:可他看人眼光却很准所以即便要先去圣山但真心希望十年后能来京都那时候狮肯定更称职帝皇
  就没跟师父他们本来拒绝过原因?双目微眯他突然发现女人骨子里倒还真几分让人钦佩担待
  琴微微笑少几分高高上尊荣多几分平和让她美丽多几分温婉没正面回答就那样笑然后离开耐人寻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