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重生修仙在都市 > 第五百八十二章 最重要的人

第五百八十二章 最重要的人

    唰!
  
      在渡劫境那人的掌力推送之下,三足金乌,振翅飞出,瞬间带着背上的唐易跟落花音,从那洞口钻出。
  
      “鸟哥我终于出来啦!”
  
      眼前景色,瞬间豁然开朗,三足金乌不由高兴的欢呼一声。
  
      “唐易!”
  
      与此同时,落花音却是一脸紧张,看着自己怀里,已经身受重伤的唐易。
  
      虽然渡劫境那人,在看出唐易所使出的《岁月杀》,是来自冥武仙帝,似乎也是因此,最终手下留情。
  
      不过渡劫境,可是比唐易的元婴境,足足跨出了两大境界,即便只是轻轻一掌,威力也是巨大的,唐易能够没死,已经算是对方足够手下留情了!
  
      “我……我没事!”
  
      唐易嘴角含血,看着落花音,那一脸担心的模样,当即微微一笑,安慰道:“我还死不了!”
  
      哗!
  
      不过就在三足金乌,驮着唐易跟落花音,出来之后,忽然听到脑后,传来一阵巨大刺耳的破风声。
  
      三足金乌,当即回头一看,却是一下子,给吓得悚然一惊:“我靠,哪里来的,这么大一只虫子,吓死鸟哥我了!”
  
      “蠊相公!”
  
      唐易当即也是注意到,显出真身,追击而来的蠊相公。
  
      看着身后,那数千丈长,振翅追来的蠊相公,唐易赶紧挣扎着,从落花音的怀里,站了起来,紧握手中的武魂之剑,以及冥武刀。
  
      “哼!”
  
      看到唐易他们,从星河虫皇的脑海之中,居然跑了出来,蠊相公当即冷哼一声:“臭小子,你居然没死,算你走运!”
  
      “不过这一次,我不会放过你们的,若是不能把你们的小命留下,那么虫皇大人,恐怕就会拿我的性命来抵债了!”
  
      唰!
  
      话音未落,蠊相公当即振翅一挥,迅速朝着唐易他们追了上来。
  
      嗖!
  
      与此同时,唐易却是强打精神,手中武魂之剑,以及冥武刀,同时费力,朝着蠊相公猛的一挥!
  
      唰!唰!
  
      顿时,一道惊天剑气,一记岁月如风,直接朝着蠊相公,那长达数千丈的身躯,斩了过去。
  
      “不自量力!”
  
      蠊相公一脸不屑,身下伸出几只触手,轻轻一弹,瞬间便将惊天剑气破去。
  
      与此同时,蠊相公翅膀微微一阵,狂暴的劲风,顿时便将岁月如风破去。
  
      唰!
  
      余劲未消,瞬间便是轰在了唐易的身上。
  
      “噗!”
  
      此刻,早已身受重伤的唐易,根本已经无力抵挡,顿时喷出一口鲜血,浑身一软,只感到一阵阵无力感。
  
      “唐易!”
  
      就在这时,唐易只感到,自己落入一个温暖、而又熟悉的怀抱里,回头一看,只见落花音,正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
  
      “你……你不要死!”
  
      落花音不知为何,看着唐易那一脸惨白、憔悴的模样,顿时心疼不已。
  
      “咳咳!”
  
      唐易微微一笑道:“人,总归会死的,即便是强如仙帝,也不过千万年的寿元罢了!”
  
      “更何况,真的算起来,其实我早该死了!”
  
      眼看身后,蠊相公越追越近,三足金乌,虽然在极力向前飞去,奈何它先前也是消耗过多,如今只不过勉强恢复到巅峰状态而已,难以摆脱身后的蠊相公。
  
      没有了唐易的阻碍,恐怕用不了多久,他们都将成为蠊相公的盘中餐。
  
      唐易淡淡一笑道:“只不过,上天给了我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只可惜,我虽然弥补了一些前世的遗憾,但是有些遗憾,我还是没能弥补!”
  
      “最为可惜的,我还没有,见对我一生,影响最大的那个人一面,没有跟她说一生谢谢!”
  
      “如果没有她,恐怕我在很久很久之前,就应该死了!”
  
      “只可惜,看样子,恐怕再也没有机会了!”
  
      唐易说话间,只感到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已经近乎于,要陷入昏迷之中。
  
      不过在此之前,唐易还是扭头,看向身后的落花音,勉强一笑道:“不过在临死之前,还好我认识了你!”
  
      “真的,你真的很像她,特别是性格,还有行事作风!”
  
      “如……如果,如果你是一个女人的话,那么我一定会以为你就是她!”
  
      唐易说着,只感到眼前的视线,越来越模糊,眼前的落花音,似乎就跟他时时刻刻,无法忘记的那个人,重合到了一起。
  
      “好……好可惜,好可惜,临死之前,我没能再见她一面!”
  
      话音未落,唐易顿时脑袋一歪,昏死在落花音的怀里。
  
      与此同时,仅仅抱着唐易的落花音,却是显得十分的茫然。
  
      “如果我是女的,我就是那个,足以影响你一生的人吗?”
  
      “可是为何,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
  
      落花音看着怀里,昏迷不醒的唐易,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情感。
  
      “可是为何,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却是为何,感到你跟我十分的熟悉,十分的亲近?”
  
      “似乎,这天地之间,你是唯一一个,值得我信任的人!”
  
      落花音看着唐易的脸,口气却是微微变得有些吃醋道:“至于你口中的她,她又是谁?为何你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念念不忘的还是她?”
  
      “她对你,就真的那么重要吗?”
  
      落花音就这么看着,看着怀里的唐易,眼神之中,闪过一抹抹复杂的神色,似是疑惑、似是兴奋、似是悲悯、似是嫉妒。
  
      这一刻,连落花音,都不知道,向来对男人无感的自己,为何会这个才刚刚认识不久的男人,居然会一下子,涌现出如此多的、复杂的情感。
  
      甚至眼看身后,那庞大身躯的蠊相公,已经越追越近,巨大的血盆大口,已经张开,就要吞噬掉他们的时候,落花音也是不管不顾,只是静静的看着,看着怀里的唐易。
  
      “乖乖的,给我去死吧!”
  
      与此同时,追上三足金乌的蠊相公,顿时怒吼一声,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将三足金乌,已经它后背上的唐易跟落花音,一起吞到肚子里。
  
      “滚!”
  
      然而,眼看他们就要落入蠊相公的口中之时,三足金乌,忽然感到后背之上,一股强劲的气势升起。
  
      “这……”三足金乌回头一看,瞬间悚然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