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重生修仙在都市 > 第六十八章 血光之灾

第六十八章 血光之灾


  金颜最终还是答应了白龙王的请求,原因也很简单,因为白龙王的条件实在是太诱人了!
  不只是先前答应好的修罗草,白龙王为了让金颜答应为他护法,甚至许诺可以准许金颜获得一些巫族血脉,让她带回去研究。
  无论是修罗草,还是巫族血脉,对于金颜的诱惑都是巨大的,因为这事关金家的存在以及崛起,所以金颜必然会答应下来。
  商定好之后,白龙王这才命令苗人龙去将剩下的那些人请来,不过对于这些人,白龙王说的只是一些基本信息。
  无非就是自己无意间发现了一座上古墓地,不过防御惊人,所以才请大家来帮忙,事成之后,定然不会忘了大家的好处等等。
  至于像古巫尸体、巫族血脉等关键性秘密,白龙王则是闭口不谈,毕竟这些都跟他自己的性命相关,自然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待到所有事宜商议完毕,已经天黑,苗人龙安排好十余辆越野吉普,准备趁着天黑穿越边境,进入缅北。
  这十余辆吉普,有的只坐一人,有的挤了三四个人,共用一车的都是相互信任的,毕竟这些人全部身穿黑袍、头戴面具,便是为了避免暴露自己的身份,毕竟他们都是白龙王从四面八方网罗而来的,互相之间还是防范一些为好。
  然而就在唐易跟金颜正准备上车的时候,忽然被人叫了下来。
  “小兄弟,我看你印堂发黑,老夫为你卜了一卦,算出你今日有血光之灾!”
  说话的也是一袭黑袍加身,看不出身材样貌,不过听说话的声音口气,应该是个岁数不小的老头。
  “哦?”唐易听这老头说自己有血光之灾,顿时微微一笑道:“想不到大师居然还会算卦?”
  “那是!老夫道号青阳子,来自龙虎山,那里可是天师道的祖庭所在,易经八卦,老夫无不精通!”只听青阳子洋洋自得道:“老夫念你年龄不大,却遭此大灾,一时心软,才向你泄露了天机,你若想躲过此灾,只需不离老夫左右,老夫就算拼了这条老命不要,也会保你逢凶化吉!”
  青阳子的确是来自龙虎山,虽然天师道也算是道教的一支,但是却不以易经八卦为主,青阳子也根本不会替人看相算命,之所以这么说,无非是白天里看出唐易身手不凡,若是有他在自己身边,那么会少了不少麻烦。
  青阳子看唐易年纪不大,以为他会被自己三言两语就给忽悠住,只要自己跟在唐易身边,要是遇到了什么打打杀杀的麻烦事,唐易自然会出手,也就无需他老人家麻烦了。
  “呵呵!”
  然而唐易又岂是那么容易被忽悠的,顿时笑着道:“既然大师如此厉害,不如为自己卜上一卦!”
  只见唐易将双手捏的嘎吱发响,虎视眈眈的盯着青阳子:“看看您老人家今日是否也有血光之灾,也免得咱们两人在一起,灾上加灾!”
  看唐易这架势,青阳子就知道这小子虽然岁数不大,可是绝不是轻易能被忽悠的主,若是青阳子说自己没有血光之灾,唐易必定上前把他暴揍一顿,说他算得不准。
  若是说有,唐易必定以免得灾上加灾的借口,拒绝青阳子的要求,不过看唐易那副摩拳擦掌的架势,保不准会一时兴起,让青阳子真的犯一回血光之灾。
  “哼!”青阳子倒也不愧是老油条,见唐易不被忽悠,顿时冷哼一声道:“好一个不知好歹的小子,老夫好心好意救你,你既然不领情,那老夫也多说无益,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似乎深怕唐易会动手,青阳子也顾不得充什么高人风范,赶紧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看着青阳子那急匆匆溜之大吉的滑稽样子,唐易只得摇头一笑,上了吉普车。
  这黑市就设在离边境几公里的位置,唐易上车之后,司机顿时启动,紧接着一脚油门,车速立马飙升,短短不到一分钟的工夫,就穿过了边境,离开华夏的领土,来到了缅北地区。
  东南亚与华夏不同,他们的信仰很单纯,自古以来便信奉佛教,刚一进入缅北地区,唐易便发现了大大小小的各种佛庙佛寺,佛像也是极多,而且看样子,香火也是极为旺盛,足见当地人对于佛教的信仰之深。
  不过甸缅这些东南亚国家的经济比不上华夏,道路基建什么的更是远远比不上,大多数都是些土路,开在上面坑坑洼洼的,实在影响行驶的舒适性,速度也提不上来。
  以至于等到唐易他们到达目的地时,天已经开始发白,唐易刚一下车,就感到一股奇异的能量。
  “法阵!”
  前世身为法阵的行家,唐易对于这种能量的波动,再熟悉不过了!
  唐易立马带着金颜顺着这股能量波动而去,两人走了大约不到一千米,便遥遥看见一堆人正聚在一起,商量着什么。
  唐易还未靠近,便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胡说八道,老夫可是堂堂龙虎山弟子,岂会不懂得破阵之法!”却真是先前那个青阳子,只是不知道你老小子,什么时候反而领先了唐易一步,率先到达了目的地。
  “哼!咱们都被困住了,你居然还有心思说废话!”只听另一个声音响起,不屑道:“何况天师一道,我茅山胜过你龙虎山不知道多少倍,你若有能耐,便把这座法阵破掉,否则哪里凉快哪里待着去!”
  “好!你茅山区区野狐禅,居然也敢嘲笑我龙虎山,老夫今天便让你们见识见识,天师道正宗的厉害!”
  恼羞成怒的青阳子,也顾不得隐藏身份,黑袍一脱,顿时露出一身道袍来,一手拿着一个罗盘,一手掐起法决,嘴中念念有词,小心翼翼的一步步向外走去。
  青阳子显得极为谨慎,每走一步,都先用脚尖试探一下,就仿佛地下埋有地雷一般。
  然而远处的唐易,看到他这幅模样,顿时摇了摇头,对身边的金颜说道:“这老小子要糟!”
  话音未落,顿时只听轰的一声,一道红光自青阳子的脚下升起,直接将他撩飞出十几米远。
  青阳子被摔得七荤八素,眼冒金星,额头更是被撞破,鲜血直流。
  就在这时,青阳子忽然听到远远传来唐易的笑声:“哈哈哈!看样子,今日真正有血光之灾的,却是大师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