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神探悍妻之老婆大人上上签 > 0524 ,开启了凶手新的爽点 三

0524 ,开启了凶手新的爽点 三

看书网..LA,最快更新神探悍妻之老婆大人上上签最新章节!
  
  一提到这个话题,苏青便一脸非常无奈,非常无语的神色。
  
  语气不爽,甚至还带着几分愤闷:“我妈非得说,身为女人,必须要上班才行,不管钱多还是钱少,总也得赚钱才行!”
  
  “可是她根本就不去想,我男朋友那么有钱,而且我男朋友家里只有他这么一个孩子,将来他爸的一切还不都是我男朋友的。”
  
  “而且最关键的是,我男朋友对我特别好,好得不得了,而且我能感觉到他是真的挺爱我的,他已经在市里给我买了好几套房子,房子都是落在我一个人名下的,外地还有一套海景房呢。”
  
  “其实啊,我每个月就算是吃房租,也比我现在的工资高,可是我妈死活就是不行,唉,我男朋友可是说了,我妈是个短识的老太太,可是再怎么短识那也是我妈啊,所以她的话,我就算是再怎么不愿意也还是得听的!”
  
  “唉,之前,我和我男朋友天天都能见到面的,可是现在我和我男朋友却只能是隔一天才能见上一面。”
  
  说着苏青还像模像样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那模样真的挺自恋的:“唉,如果不是我长着这么一副好脸蛋,我还真的是挺担心我男朋友会移情别恋的呢!”
  
  “不过对于这事儿我倒是还有点儿自信的,那些打我男朋友主意的人,没有一个人的脸能及得上我的。”
  
  “而我男朋友可是爱惨了我的这张脸呢,不过我也得和我妈好好地商量一下,可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明明我又不差钱,干嘛非得要来受这份累呢。”
  
  老板娘三个人,倒是没有想到,这位美女宿管这一开口,居然就滔滔不绝了,听听,先是说了她妈短识,然后又开始夸她的男朋友有多好,有多喜欢她,还有多有钱。
  
  就算是水煮肉片端上来了,也愣是没有挡住她的这张嘴,不过再往后面说,她说的主要的就是她的那位英俊多金的男朋友了。
  
  而且三个人也都注意到了,在她说起她男朋友的时候,那双眼睛可是亮晶晶的,一副正在向人显摆自己最心爱的东西的模样。
  
  不过仔细想想,也是啊,现在年轻的女孩子们,年轻还有脸蛋就是本钱,如果可以傍上一个大款,不要说这位美女宿管的男朋友可是年轻,英俊又多金,就算是好多大了好多岁的老男人,又有多少人是来者不拒的呢!
  
  所以人家想要显摆也是应该的。
  
  苏青终于吃饱了,当下用餐巾纸擦了擦嘴,意犹未尽地站了起来。
  
  “好了,学生们马上下课了,我得回去了,三位再见了!”
  
  三个人齐齐地点了点头,然后便看着苏青走出了店门,老板娘笑着道:“这位美女宿管看来挺喜欢她男朋友的?”
  
  文具店老板冷哼了一声:“哼,不过就是一个爱慕虚容的女人罢了!”
  
  老丁道:“这啊就叫做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对于这话,老板娘可是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的赞同,当下她一拍手点头道:“没错,就是这个理儿,想要过上好日子,如果真的凭着自己一个人打拼的话,不说得有多累了,那可是也有的熬呢,但是对于女人来说,结婚就是一次人生的转折!”
  
  “而且你看看那些女明星,最后不都是嫁入豪门了吗,就算是不嫁进豪门,也没有谁是愿意嫁进寒门的吧!”
  
  文具店老板哼了哼,没有再说话,不过看他脸上的神色却是很明显的不以为然。“
  
  ……
  
  第二天很快就到来了,一大早八点正的时候,一辆黑色的限量版悍马车便停到了职业技术学校的大门口。
  
  一身白色西装的俊美的男人,推门走了下来,怀里抱着一大束火红的玫瑰花。
  
  车子霸气威猛,吸引人的眼球。
  
  玫瑰艳红如火,很吸引人的眼球。
  
  男人俊美风流,非常吸引人的眼球。
  
  网吧的收银小妹刚刚完全交接班,拿着抹布出来擦玻璃,一看到这车,这花,这人,当下一双眼珠子羡慕得都要掉出来的。
  
  而很快的,一抹艳红色的人影也飞快地自学校里走了出来,正是那位美女宿管。
  
  苏青也没有想到,萧季冰这个家伙倒是还真的挺会演戏的,而且这演得跟真的似的,居然还送了她一束红玫瑰,红色的玫瑰花代表什么,相信大家全都知道。
  
  苏青是真的很吃惊。
  
  萧季冰的脸上尽是温润的笑,主动迎上了她,将手里的红玫瑰递给她:“怎么样,喜欢吗?”
  
  苏青接过红玫瑰,笑得眉眼弯弯:“喜欢,非常喜欢,特别是你送我的,简直喜欢死我了!”
  
  说着便主动抱了抱男人,顺便送了香吻一个。
  
  这一切的一切都落进了一双阴冷的眼里,那双眼冷冰冰的,寒气四溢。
  
  不过很快的,苏青便与萧季冰两个人驾车而去了。
  
  车里自然就不用再继续演戏了,不过这一次苏青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没有法子,她是真的很舍不得放下这束红玫瑰。
  
  如果不是怕打击到萧季冰,她真的很想要调侃一句,这简直就是铁树开花嘛!
  
  不过,这么一大束红玫瑰倒是当真让她很是爱不释手呢。
  
  萧季冰一边开着车,一边自然也有在留意着苏青这边的,自然也是看得出来,苏青是真的很喜欢自己送的这束花呢。
  
  所以看来,自己应该趁着这段假扮情侣的机会,多送她几束花才好呢。
  
  不过苏青倒是很快便收敛了心神,然后直接打开了话题。
  
  “对了,昨天的验尸情况怎么样?”
  
  萧季冰立刻也正色了起来。
  
  “我将张小娟尸体上的伤口和之前那几具尸体身上的伤口进行了比对,现在可以确定了,这些都是同一凶器造成的,所以应该可以确定了,凶手是同一个人!”
  
  苏青眯了眯眼睛,唇角勾起来的是一抹魅惑的弧度:“今天晚上我想我们应该是可以钓到鱼了!”
  
  萧季冰的眼皮子立刻就是一跳:“你是不是又做什么了?”
  
  苏青的一双笑眼对上了萧季冰的眸:“怎么,你果然是很担心我呢!”
  
  萧季冰的脸一黑,这个女人从来就不能好好地说话。
  
  但是他,自家人还是挺清楚自家事儿的,他是真的真的很担心苏青呢。
  
  但是他更清楚,自己却不能这么直接说出来,于是微抿了抿唇,萧季冰道:“我对特案组里每一个人都是挺关心的!”
  
  苏青挑眉,有些好笑,低头深嗅了一口自己怀里的火红玫瑰。
  
  “那么这也是一种关心的方式了吧,所以你也给咱们特案组的每一个人各送上一束红玫瑰啊?”
  
  萧季冰:“……”
  
  这个女人,这是摆明了得了便宜还卖乖。
  
  不过,他还有正事儿没有来得及说呢。
  
  当下他索性也就不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缠了。
  
  “哦,对了,我用石膏做出了那石头地面下的模型,经过比对,张小娟头上的钝击伤就是由石头造成的,可是我们在现场的时候并没有发现这块应该染着血的石头!”
  
  苏青一扯嘴角:“所以这块石头应该是凶手带走了。”
  
  萧季冰点了点头,不过却又看了苏青一眼:“所以,对于这案子你怎么想的?”
  
  苏青笑了笑:“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张小娟在逃命过程中鞋跟断了,所以她才抓住了石头砸了凶手一下子,但是凶手却没有什么大事儿,不过张小娟的这一举动却也激起了凶手的凶性,所以凶手在对待张小娟的时候,手法才更显凶残!”
  
  说到这里,苏青看着萧季冰挑了挑眉:“怎么样,觉得我分析得是不是还可以算得上是合情又合理呢?”
  
  萧季冰笑了笑:“非常合情,非常合理,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张小娟身上的伤,除了颈部的划开伤,还有头部的钝击伤外,其他的伤都是在张小娟死后造成的!”
  
  苏青想了想:“他应该是怕张小娟的喊叫会招来人,所以才会如此做的!”
  
  萧季冰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又迅速地补充了一句:“而且张小娟并没有受到任何的侵害,很明显这也应该是凶手担心会有人来,毕竟那条路虽然夜晚人少,但是却也不是没有人的,比如说张小娟就是其中一个,所以……”
  
  苏青却是皱了皱眉:“可是就凭着他片下张小娟身上的那么多的皮肉,便说明他有把握夜晚的时候那条路上应该不会有人经过!”
  
  萧季冰眨巴了几下眼睛,也迅速地想明白了这当中的关键,于是他点了点头:“嗯,倒是我之前想错了,不过如果这样的话,那么便说明他觉得这种用刀片下皮肉的感觉会更爽……”
  
  一句话说到了这里,萧季冰和苏青两个人眼底里迅速地都是一震,两个人同时都想到了非常可怕的一点。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说,张小娟的死,开创了凶手杀人的新的爽点。
  
  所以只怕接下来,再有死者出现的话,那么死法都会与张小娟差不多了,甚至会比张小娟更惨。
  
  苏青一紧手里的玫瑰花:“所以,我们一定要尽快抓到这个王八蛋,不能再有受害者出现了。”
  
  萧季冰点了点头。
  
  ……
  
  夜色沉沉。
  
  今天的夜晚,天上新月如钩。
  
  不过只是那么一弯小小的月,地上倒是也不见什么月光。
  
  还差几分钟十一点的时候,一辆出租车停在职业技术学校的路口处,车门推开,苏青走了下来。
  
  她的一张俏脸,红扑扑的,眼神在车灯下也显得水汪汪雾蒙蒙的,踩着高跟鞋的脚,每一下落地,明显的也是有些不稳。
  
  她就是这样脚步不稳地走着各种的S形,身上还散发着挺浓的酒气,看得出来,这位可是真的没少喝呢。
  
  当她走到那四家店附近的时候,窗帘的一角被人掀开了,阴冷的眼透过玻璃窗的这一角,狠狠地注视着她。
  
  而看着她那明显的醉态,阴冷的嘴角愉快的勾了起来。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苏青摇摇晃晃地终于走到了职业技术学校的大门外,抬手摇晃着大门:“门卫大叔,开门了,我回来了,今天可是给你整了一条好烟呢!”
  
  只是往天一听到她声音就会出来的门卫大叔,今天居然没有出来。
  
  苏青打了一个呵欠,最后终于是有些气愤地在大门上踢了一脚。
  
  “妈的,不开就不开,姑奶奶知道还有一个地方能进去的!”
  
  说着便又继续踩着高跟鞋,摇摇晃晃地去绕大墙了。
  
  而在她的身后,一道黑色的影子也迅速跟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