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神探悍妻之老婆大人上上签 > 0523 ,有人额头受伤了 二

0523 ,有人额头受伤了 二

看书网..LA,最快更新神探悍妻之老婆大人上上签最新章节!
  
  特案组的人一个个也都很认真地听着,甚至就连李长发连同他带来的两个警员也同样听得十分认真。
  
  这个分析简直太有道理了。
  
  不过苏青的话显然没有说完,当下她的声音微顿了一下,然后便又继续往下说道。
  
  “但是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问题便来了,如果这个女人真的是村子里的人,她怎么会不知道最近不能穿红衣服,特别是红裙子的事儿呢?”
  
  孙晨立刻便开口了:“说不定她胆子大呢,或者她自以为自己也和我们头儿一样有着相当强悍的身手呢,一个人便可以轻松地放倒凶手呢,但是却没有想到,最后被放倒的人居然会是她自己……”
  
  苏青连想要白孙晨一眼的心思都没有了。
  
  丫的,这货果然是应该多吃几副猪脑子。
  
  这脑子如果再不好好地往上补补的话,那么绝对是低于大家平均智商的。
  
  李长发和那两个警员,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三个人也都是一脸懵逼,话说现在他们三个人的脑子里居然是、一片空白,完全没有思路,更不知道应该往哪方面去想。
  
  萧季冰想了想。
  
  “她应该是不知道!”
  
  李杰不太赞同:“那个村子那么小,只怕谁家两口子就是吵个架,也会全村皆知了,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这么大的事儿呢?”
  
  萧季冰看向苏青:“所以她是这个村子里的人,但是却并不呆在村子里,我想她应该是在外面的打拼的年轻人,应该是最近才回到家里的,所以不知道这么大的事儿倒也不是什么问题。”
  
  大家再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齐齐地感觉到,咦,这个可以有。
  
  苏青直接打了一记响指:“不错,这些等到我们查明尸源就知道了。”
  
  说着,苏青看向李杰和马维忠:“你们也拍一下她手机里的这几张照片,去那个村里问问,如果她真的是村里的人,应该全都认识的!”
  
  孙晨和吴凡对视了一眼,居然又剩下他们两个了。
  
  李杰和马维忠两个人很快便往村子里快步走去了。
  
  李杰和马维忠两个人去得快,回来得也同样很快,一看两个人脸上的表示,便知道了,他们已经查清楚了死者的身份了。
  
  “头儿,死者名叫张小娟,一直在魔都打工的,她从小没有爸,只有一个妈,她妈这几天要动手术,所以张小娟才回来,哦,应该是昨天上午到的,村里有人下午的时候见过她,说了两句话,张小娟下了飞机就先去医院了,和她妈吃了中午饭才回来休息的。”
  
  所以一切果然如萧季冰刚才推断所说的一般。
  
  所以这个张小娟倒是真的不知道,最近最好不要穿红裙子。
  
  雷动和金铃两个人很快也回来了。
  
  “头儿,那个小饭馆里的老板娘说了,这个女人就是昨天晚上从九点多开始吃饭,一直吃到了晚上十一点半了还不肯走,最后还是她好说歹说,还免了她的饭钱,这才将这位姑奶奶送出来。”
  
  雷动接着补充:“昨天晚上,他们四家店的人,都在小饭馆里聚着呢,这也是他们四家的习惯了,所以当时网吧的收银小妹,还有小超市的老丁头,文具店的男人,大家都在,也都看到了受害者,不过大家走得全都比受害者要早。”
  
  “而等受害者终于离开的时候,她看了,除网吧,文具店还有小超市早就关灯了,人也应该休息了~!”
  
  苏青点了点头:“行,那你们就先回去吧,萧法医验完尸将情况和我说一下!”
  
  萧季冰有些疑惑:“你不一起回局里?”
  
  苏青点头,已经直接向着职业技术学校的方向走去了:“我今天还要上班呢,咱们明天早上见!”
  
  李长发看着苏青那潇潇洒洒离开的背影,嘴角可是抽了又抽。
  
  他果然是和现在的年轻人有着很大的代沟呢,这位苏组长应该也很清楚这案子现在绝对已经可以称得上是大案要案了,可是,可是……
  
  你看看她那副散漫不经的模样,简直太让人生气了。
  
  完全就没有想要赶紧破案的紧迫感嘛。
  
  甚至他还看到了这位苏组长居然还能笑得出来呢!
  
  如果不是因为有上一次的被怼经历,只怕这位李所长又要好好地发表一下自己的不满了。
  
  不过想啊想啊的,李长发就算是想破头,也想不出来这位苏大组长的破案思路到底是什么?
  
  李长发本来还想要忍着的,可是这忍啊忍啊的却也没有忍住。
  
  于是他还是开口了。
  
  “呵呵,那个苏组长这怎么不和你们一起回局里啊,难道你们都不开案情分析会吗?”
  
  孙晨白了李所长一眼:“我们头现在就是在忙着破案啊!”
  
  那眼神分明就是一副看白痴的眼神。
  
  当下李所长的嘴角一抽。
  
  李所长看了看特案组的其他人,于是到底还是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吞回去了。
  
  他突然间发现,这位苏大法医这特么的妥妥的就是一个神人啊,她到底给老包还有特案组的这些人吃了什么迷魂汤啊。
  
  明明是不管怎么看,都是消极怠工的行为,可是这些人居然没有半点的意见。
  
  现在李长发竟然有些忍不住地想,是不是以前特案组破的那些案子,其实都是别人破的,而苏青才是那个占工的。
  
  唔,听说市局刑警队的队长祁震庭似乎好像对苏青挺有意思的,莫不是祁震庭干的?
  
  不得不说,现在的李长发这颗脑子里可是思路飞啊飞,一下子不但想多了,而且还想出两百里地外去了。
  
  再说苏青回到了自己在职业技术学校的宿舍里,飞快地换回了一套红色的休闲服,脚上也蹬上了一双白色的运动鞋,脸上也很细致地画了妆。
  
  虽然这妆不浓,可是一眼看过来,除非是那种特别熟的人外,像是那种见过一两面的人,绝对不会认得出来这就是之前那位特案组的苏大组长呢。
  
  中午,苏青直接一步三摇地去了校外的小饭馆里。
  
  她来得比较早,学生还没有下课呢,所以现在店里倒是没有什么人,老板娘一看到苏青走了进来,先是一怔,但是老板娘的脑子转得倒是挺快的,立刻便想到了什么。
  
  “那个美女,你就是最近这校园网里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位宿管吧?”
  
  苏青点了点头,面上恰到好处地露出了一点好奇:“老板娘真的是长了一双慧眼呢,我第一次来你店里,你居然就猜到了!”
  
  老板娘一笑:“最近这些天,这些学生们过来吃饭,说的话题差不多全都是你,都说你是盛世美颜,本来我还以为这是那些学生们的夸大呢,可是现在再看看,那些学生们哪里有夸大了,完全就是事实嘛。”
  
  苏青笑了,姿态美好:“老板娘您真会说话,怪不得那些学生们都不喜欢去食堂吃饭,都愿意来你家吃饭呢。”
  
  老板娘也乐了:“主要吧还是我家饭做得好吃。”
  
  说着老板娘指了指墙上的菜谱:“美女你看看,你想吃什么?正好那些学生们下课还有一会儿呢,你现在点儿,我让后面赶紧做,要不等到学生们来了,可就有的等了!”
  
  苏青扫了一眼菜单:“水煮肉片,一碗米饭!”
  
  水煮肉片可不便宜,老板娘一听到这个菜,当下眉开眼笑的:“好的,你先等一会儿,我去后面说一声!”
  
  于是老板娘乐颠颠地去了后厨。
  
  而她刚离开,门外便又有两个人走了进来。
  
  苏青转视角看过去,这两个人她可不陌生,一个人正是文具店的男老板,一个正是小超市的丁大叔。
  
  丁大叔依就是穿着一双拖鞋,一只脚还是包得很严实。
  
  不过文具店的男老板的额头上却是带着一圈雪白的绷带。
  
  两个男人一进来,很明显也没有想到,这个点儿在这小饭馆里便已经有人了,当下两个人的目光也都立刻在苏青的身上定格了。
  
  四只眸子同时一闪。
  
  老丁头性格外向,不管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反正他都能和人家说上几句的,于是老丁头便立刻问了一句:“咦,美女啊,你是不是就是最近这些学生说的美女宿管啊?”
  
  苏青也自然也看到了两个男人,当下她微微一笑:“是的。”
  
  老丁挺自来熟儿的,当下便主动拉着文具店的老板两个人来到了苏青的对面,也不用征求苏青的意见,老丁便先拉开了一张椅子自己坐到了里面,这才又看着苏青问道:“那个,美女不介意吧?”
  
  苏青看了看旁边的空座,不过还是摇了摇头:“哦,不介意!”
  
  听到苏青如此说,文具店的老板这才坐了下来。
  
  苏青的目光在文具店老板的额头上看了一眼,然后挺好奇地开口了:“这头是怎么伤到的?”
  
  文具店的老板并不是一个喜欢说话的人,就算是这问他话的人是一个大美女,他也没有开口回答的意思。
  
  不过老丁却是立刻帮他进行了回答:“哦,他啊,昨天晚上喝多了,进门的时候,一脑袋撞到货架上了,然后就把脑袋撞破了!~”
  
  苏青点了点头,一脸的恍然:“哦,这样啊!”
  
  三个人正说着呢,老板娘也从后面过来了,一看到老丁两个人都在呢,便立刻又是一阵爽利的笑:“就知道你们两个现在会过来,我已经让后面把你们两个人的午饭做上了。”
  
  说着,居然也直接拉开了苏青身边的椅子坐了下来。
  
  “怎么样,是不是没有想到这位美女宿管居然会长得这么漂亮!”
  
  老丁很实在地点了点头:“是啊,没有想到,完全没有想到!”
  
  文具店的老板没有说话,只是又看了苏青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老板娘的问题还挺多的:“对了,美女,听说你的男朋友是一个富二代?”
  
  苏青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是啊,而且还是他先追的我呢!”
  
  虽然事实是她一直在追萧季冰,可是直到现在也没有将人追到手呢,不过现在不是演戏吗,所以怎么夸张怎么来呗。
  
  这浓浓的炫耀语气就算是一个聋子也听得出来。
  
  不过想想也是,那毕竟可是富二代呢,家里指不定有多少钱呢?
  
  苏青这个时候又开口了:“他家的公司现在已经做到国外去了,唉,他每天的零花钱,是我做十年宿管也挣不到的。”
  
  老板娘好奇了:“他难道舍不得给你花钱吗?”
  
  苏青抿唇一笑,笑容里全都是得意:“当然很舍得了,本来他也不让我过来上班,可是我妈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