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怪诞世界里的道祖 > 第九十五章 你专心念经,都是幻觉

第九十五章 你专心念经,都是幻觉


  “砰!轰隆!”
  一声声爆炸围绕张童展开,偶尔还能看到陈歌伸出另一双手捏碎怪谲。
  太乙救苦经简直就是一盏怪谲吸引灯,是黑暗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源源不断的怪谲一只接着一只席卷这小小的地方。
  “哈哈,哈哈哈!”陈歌已经快乐疯了,怪谲啊,琳琅满目的怪谲啊,都是弱小的怪谲,爆出了满地的资源。
  读经的张童疑惑抬起头,掌门在笑什么,怎么这么吵?
  “啪!”陈歌把她脑袋按下去:“专心读书,别管那些纷纷扰扰,那些都是幻觉。”
  幻觉?
  张童觉得不对劲,掌门大人分明笑得很大声啊。
  她继续诵读,然后刺耳的笑声再一次响起。
  轰隆声不绝于耳,让她十分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
  “都是幻觉,可千万不要分心,前功尽弃!”
  陈歌适时警告她,手里是更加疯狂的暴力输出。
  一遍诵完之后,张童按照陈歌的要求诵读第二遍,直到这里再也没有怪谲了之后他才收手。
  收获不菲,这一趟来对了,没想到太乙救苦经颂念居然能够如同往生经一般吸引怪谲,这真的是一个大发现。
  而且太乙救苦经并没有吸引太过强大的怪谲,陈歌刷怪刷得手软,掉落的材料更是满满一大包。
  “掌门大人,你背后怎么背着个大包裹?”
  张童疑惑,陈歌不是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吗,他哪里有时间去拿包裹?
  “吃的,都是吃的。”
  陈歌嘿嘿笑着脸上的表情却抑制不住的欣喜。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沈浪教授新弟子,而陈歌则一刻不停的开始修炼。
  除了双手之外,他还化出一只阴神右脚,全力爆发之下甚至一脚踩死过煞级。
  “走,张童,我们出去修炼。”
  ……
  几个小时后,陈歌满载而归,又是三天时间过去。
  他的阴神右脚也化出来了。
  其中因为沈浪等人兑换了五雷符,他的阴神大成,除了脑袋之外全部都能蜕体而出。
  刷怪的安定日子总是短暂的。
  第七天,魏长明找上了他眼神憔悴,整个人半只脚踏进了透支死亡的边缘。
  “陈歌,我们需要你。”
  魏部长坐下来慢慢说,不要浪费了我的蓝色小药丸。
  他把后者引进车内,这个男人已经有好几天没刮胡子了,黑眼圈大得跟熊猫一般。
  “寄生虫,怪物,出现了。”
  魏长明神色痛苦:“青城市已经开始收拢我们柳安市的第一批难民,但是我们这最后一批被排除在外。”
  “因为寄生虫?”陈歌想到那怎么都杀不死的玩意儿。
  魏长明点头:“没错,那些从尸体上重新爬出来的恶心东西,让青城市一方害怕了。”
  “我们最后一批现在由原本约摸二十万人到现在还剩下九万人,陈歌,你知道这代表了什么吗?”
  “代表那玩意儿至少都有十万之数。”
  魏长明打了个寒颤:“它们已经出现在人群里了,寻着我们的气味一直追踪,一旦形成了规模,别说我们,青城市都要跟着搬迁。”
  搬迁一个市就已经劳师动众惊动了整个大启国,连着两个市搬迁,怕是会造成全国乃至全球的恐慌。
  虽然官方尽力在压消息,可总有小道消息穿了出去,毕竟纸是包不住火的。
  “所以?”陈歌看着魏长明:“你突然找我我,是要干什么?”
  “帮忙!”
  魏长明眼神带着祈求:“你的功法我们已经派人修炼研究,效果显著,现在大启国许多地方已经开始实习,并且取得显著的效果。”
  “我……不,是我们,也是柳安市的幸存者想请求你帮忙。”
  魏长明抓住陈歌的手:“以前我想着慢慢来,但现在时间不允许了。
  陈歌,太清掌门!请你把你知道的那东西,那种让张童,让沈浪,让赵大磊变得不同的功法传给大家!”
  他浑身颤抖:“我们去不了青城市了,只有让他们变强才能在这条死亡路上活下去。”
  这个憔悴的男人希望陈歌能够把功法传下去,救一救大家。
  平心而论,陈歌对于这件事是完全同意的,如果没有限制,他早就在网络上传遍了功法了。
  但是,他得考虑得更多。
  一旦有些人知道了功法的价值,那等待他的绝对不是好处。
  而是绝杀,是死亡。
  陈歌本想阴神全部出体,正式踏入炼气化神境之后才开始大范围收徒,授予他们修炼的方法。
  但是现在情况特殊,他盯着眼前这个男人,魏长明,他太正直,太无私了。
  不用否认,魏长明一切利益以群众为本,他的功法一定会被后者传到大启国高层。
  没有例外,也没有侥幸。
  他拿出功法,就代表了将面对那些或明或暗的阴谋。
  “陈歌,帮帮忙吧。”魏长明的姿态从未放得如此之低。
  “你能答应我,不把我的功法传出去吗?”
  陈歌直视他的眼睛,这双眼睛已经布满了血丝。
  魏长明眼睛闪烁,他撒了一个谎。一个谁都看得出来的谎言,他不太会掩饰自己。
  “我不传出去,大家也都不会传出去。”
  “唉……”
  陈歌叹息一声,“魏部长,你和上面说一下吧,先兑现一下我的条件。”
  魏部长面色一白,他看向陈歌:“你猜到了?”
  “你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帮助大家的机会。”
  陈歌直接了当的说道:“你简直就是个英雄,一个电影里面的人物你太正直,太敬业了,如果不是这样,你的人头已经被我给拧到了臭水沟里。”
  魏长明尴尬的笑了笑他也觉得这样做太对不起陈歌。
  他的目光看向车外。
  陈歌心中一动,不露声色道:“车外的朋友,进来吧。”
  “鬼河的儿子,你果然很令人意外,不同凡响。”
  一道声音忽然在车内响起,接着陈歌旁边出现一个全身笼罩着斗篷的人。
  这人的四肢看不到,但他的脸却是个少年,说话的也正是他。
  陈歌面色:变了变,他没有察觉到这个少年是如何出现的。
  并且,这个少年出现了之后车内的气味就变得腐朽,古旧,让人的心里不由自主生出一股绝望的情绪来。
  他打量眼前的世界,竟然感觉到一股深深的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