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怪诞世界里的道祖 > 第六十二章 爷爷?

第六十二章 爷爷?


  陈歌并不认识这个人。
  他映像里的爷爷是一个慈眉善目,微胖的老年人。
  基本可以排除这个人跟他有关系。
  陈歌晃了晃脑袋,自己可真是小心过头了,随便一个人都会以为是自己该小心的“爷爷”。
  他再次看了眼那头发还花白的老人。
  咦,老人不见了?
  他讶然,走得这么快的吗?
  “你在找谁啊?”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一声询问,陈歌豁然转头!
  头发还花白的老人就出现在了他身边。
  无声无息,一点察觉都没有,这对他现在的境界来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你是谁?”
  陈歌警惕询问,这个老人,不一般。
  “我?”老人淡笑:“我是你爷爷。”
  “我爷爷?”
  陈歌心里咯噔一声,才看到魏长明的短信叫自己小心,这爷爷就蹦出来了?
  太快了吧,你又不是曹操。
  不过,这个人他好像在哪里看过,一丝古怪浮现出现。
  “抱歉,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孙子,不信你可以查我户口本。”
  他直接转身,进入道观关上了大门。
  “嗖!”
  陈歌如同风一般掠过修炼的沈浪几人,冲入房间。
  沈浪等人:掌门又在搞什么?
  此时的掌门在关上门的瞬间搬出一张桌子,打开案台,上面供奉着太清道德天尊的牌位。
  牌位是玉质的,下面还有一顶玉质的香炉,几根香火在袅袅生烟。
  陈歌翻出桃木剑,还有用这个世界古玩市场淘来的一些老钱编成的七星剑,拿出毛笔画符。
  那老人可能是无害的,陈歌正好试验一下准备许久的东西。
  “砰砰砰。”
  门外传来敲门声,老人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孙子,你在干什么?”
  声音空洞而又古板,还带着一股死意。
  陈歌心里没底,加快了画符的速度。
  仔细一看,这分明是一张请神符。
  陈歌嘴里念念有词:天苍苍,地苍苍,众神在何方?弟子陈歌家住柳安市太清观,今以三根清香……
  赦朱砂咒,摄赦墨咒,赦水咒,一套流程下来,陈歌心中有底。
  他不清楚自己能否请神下来,毕竟这不是地球。
  但是,一定会请来某种东西,这从他胸中法力滚滚而出就能看得出来。
  下一刻,陈歌抬头,室内三尺高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无面虚影。
  这就很玄幻了,请神请出来一个什么都看不清楚的神?
  无面虚影一动不动,门外敲门声依旧,陈歌发现自己好像与虚影有了那么一点联系。
  这感觉就像是,他自己一样。
  对,就是自己!他愈发确定了,那虚影身体轮廓和他大致相同。
  陈歌还尝试性让无面人动了一下,结果那无面人真的动了。
  什么情况?请神还能把自己请出来?
  “砰砰砰。”
  门外,敲门声依旧,整个道观空空荡荡的,沈浪等人不在这边修炼。
  老人没有丝毫的不耐烦,机械的说道:“陈歌,我是你爷爷,开门啊。”
  “啪嗒。”门打开了。
  老人微怔,面前这个无面人影是什么?
  无面人影伸出了手,狠狠抓在老人手上。
  “你是什么?我孙子呢?”老人豁然暴起,一拳打向无面人影的脑袋。
  无面人影脑袋分开又聚合,然后抬手,一尊虚幻小玉鼎飞起,狠狠对着老人砸下。
  这无面人影真的就是陈歌一般,连武器都一模一样。
  老人一看小鼎,面色大惊,顿时被打倒,“哎哟!”
  他扶着腰:“哎哟,我的天呐,孙子要杀他亲爷爷了!”
  这老不死的,一直想占陈歌的便宜。
  陈歌举起鼎,准备再砸下来。
  “停!”
  老人举起手:“等等,我知道你是陈歌,对不对,咱们有话好好说。”
  虚影鼎落下。
  “哎哟!”
  老人又叫了一声,但是身子却是铁打的硬,没有受到伤害。
  “好了,好了,我说,我不是你爷爷,我是孙云鹏爷爷,这次来找你是有事相求!”
  “早这么说不就得了嘛。”陈歌从一侧卫生间走出来,瞥了眼供奉案台,那里的香烧完了。
  虚影也跟着一起消散。
  看来,请神的时间就是一炷香的时间吗?
  “你小子才二十岁吧,叫我一声爷爷你还嫌亏?”
  老人揉着后腰:“不叫就算了还打人,打哪儿不好,还打老头子我的肾,打肾就算了还不扶我起来,不扶我起来,还……”
  “打住!”
  陈歌喝停他,这老头子怕不是个话痨吧。
  “你来是求什么事?”
  老头子脸色转变,嘿嘿巴结起来:“这个嘛,那天晚上我通过我孙儿都看到了,你很厉害啊,没变成驭鬼者或者鬼就能掌握一种神奇的能力。”
  “所以,我估计是不可能了,希望你能够接受我孙子,让他跟在你身边,做一个弟子……”
  孙云鹏吗?想不到他爷爷居然这么厉害。
  陈歌脸上堆起笑容:“想要入学我太清派啊,早说嘛,入学费一千万,交钱就能进。”
  “一……一千……万?”老人有点被吓到了,他结结巴巴:“能不能少点啊,我短时间凑不出那么多。”
  凑不出那么多?
  陈歌肯定是不信的,这老人很特殊,绝对是一个强大的驭鬼者。
  一个驭鬼者凑不了多少钱,开玩笑吧。
  “唉,看来要卖些东西了。”他背影迟暮,看起来更加苍老了。
  陈歌嘴角勾起,难怪,难怪说有点眼熟,这老头子和孙云鹏之间的确很像,一家子基因强大。
  他看了眼案台,刚才召唤出来的虚影也不强,而且还只召唤出来了他,实力差不多只有自己的十分之一。
  不然,老头子那身板,他一鼎能直接砸成几大块。
  他再一次出了道观,查看那些乞讨的学生们有没有复习。
  然而就在此时,又有个人从远处走来。
  陈歌一看,这不是熟人吗?
  “大哥,让一让。”
  “姐姐,脚收一下。”
  “小妹妹,来,吃糖,让哥哥过去。”
  远处一个青年狼狈走来跌跌撞撞,从乞丐窝里面传来。
  青年额头有汗水,盯着不远处的道观,恍若天埑。
  他只是来表达一下感谢,咋就这么费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