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战国千年之女帝天下 > 第72章:大佬王猛

第72章:大佬王猛

姬青只感觉自己浑身的气血都开始翻涌了起来,这药效比自己想象当中的还要猛烈啊!
  
  难怪苏烈当时那样提醒自己了,磕药虽可以进步一时,但也不要形成依赖感。
  
  但……为了能够完成一年之内进入学宫的任务,他必须得拼一回!
  
  “气血之力比平时活跃了三倍之多,好……趁现在多来一点!”姬青趁着药效持续的这段时间,就在这漫漫长夜里开始了修炼。
  
  不同于以往的石沉大海,由于全身的气血都被这爆血补益丹给调动了起来,姬青感觉自己现在的状态非常之好。
  
  一刻钟后,姬青回过神来,几个月没有反应的地锁,在这爆血补益丹的加持下竟然出现了一丝裂痕。
  
  “药效……只能够维持一刻钟吗?好像太快了点,我都没摸出什么门道来就结束了……”姬青挠了挠头。
  
  按照这个速度,一颗丹药出现一丝裂痕,这里有足足五十颗,应该能够让自己摸清大概了。
  
  果然……九黎之资的修炼方式就是疯狂氪金啊,还真是简单明了得很。
  
  “不过……这药估计也不能多吃了,万一吃出毛病来可怎么办?”姬青想了想,虽然他现在暂时还摸不清这其中的门道,也不知道这丹药吃多了会不会伤身体,但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姬青具现出自己的地锁,随后便发现了那道裂痕,看来这丹药的效果确实很够劲啊。
  
  “这一时半会儿的,估计自己也睡不着了……还是再试着修炼看看好了。”姬青好容易靠着丹药有了一点进展,他又怎么可能会放过这种机会呢?
  
  现在没时间让他循序渐进了,他必须在剩下的时间里寻求突破的契机才行。
  
  既然一颗丹药就能出现一丝裂痕,那这剩下的49颗……
  
  他忽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这一次,吃两颗看看。”这次,他直接抓起两颗爆血补益丹往嘴里扔。
  
  “呜哇!这……啊啊啊啊啊!”
  
  姬青的额头手臂上青筋迸起,体内的气血正在疯狂地运转着。
  
  另外就是痛,感觉身体内就像在被各种各样的兵器在敲打一般。
  
  一刻多钟后。
  
  “呼……呼呼,测试出来了,一次服下两颗,虽然药效不能完全叠加,最多只能增加到四倍气血,但这次……持续时间增加到了二十五分钟左右……咳咳。”
  
  但地锁突破的进展,是肉眼可见的,这让姬青欣喜若狂。
  
  “嘶……好痛啊,好像全身经脉里就像在被刀子割一样。”
  
  姬青感觉自己现在必须得休息一下了,这药很明显还有点副作用,气血过于活跃之后,一股疲劳感也接踵而来……
  
  此时,凌府当中正在开会。
  
  作为现今凌府代理女主人的单瑛这段时间总算是体会到了当家的辛苦,一方面得照顾好所有人,一方面还得尽可能多地帮助自己这个家去谋取利益,要不是身边还有一帮子人在帮着她处理,估计她已经要病倒了。
  
  话说回来,夫君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这么多奇人异士的,一个个都跟天上掉下来的一样,尤其是那个叫王猛的,虽然一开始跟个叫花子一样,但这家伙的才能真是可怕,他略施小计之后,凌府便在役学镇立下了根基。
  
  这就是凌皓这三个月以来抽卡最大的收获了,王猛,人如其名,是真的猛得雅痞。
  
  王猛(325年—375年),字景略,东晋北海郡剧县(今山东潍坊寿光东南)人,后移家魏郡。十六国时期着名的政治家、军事家,在前秦官至丞相、大将军。
  
  王猛出身贫寒,隐居山中,博学好读兵书,善于谋略和用兵。后与苻坚一见如故,论废兴大事,异常契合。苻坚即位,任中书侍郎,曾在一年中五次擢升,官至丞相、中书监、尚书令,封清河郡侯,成为苻坚主要的谋臣。王猛在前秦任职十八年,综合儒法,选拔廉明。在政治上,抵制氐、羌权贵,整肃吏治,强化中央集权。在京城一带坚持执法行事,数旬间诛不法贵戚豪强二十余人,百官震肃。在军事上,前秦建元六年(370年)统兵消灭前燕,都督关东六州军事,为统一北方作出重大贡献。在经济上,劝课农桑,开放山泽,兴修水利,改进耕作,以致田畴开辟,仓库充实。他执政期间,“关陇清晏,百姓丰乐”,北方一度曾经呈现出繁盛景象。
  
  建元十一年(375年)六月去世,终年51岁,谥号“武”。王猛临终犹以前秦内部各族豪酋势力为忧,以东晋为正朔所在,劝苻坚勿进攻东晋,但未被采纳,因而有淝水之败。王猛辅佐苻坚扫平群雄,统一北方,被称作“功盖诸葛第一人”。
  
  朱敬则就曾经评价王猛:“如萧何之镇静关中,寇恂之安辑河内,葛亮相蜀,张昭辅吴,茂宏之经理琅琊,景略之弼谐永固,刘穆之众务必举,扬遵彦百度惟贞,苏绰共济艰难,高颎同经草昧,虽功有大小,运或长短,咸推股肱之林。悉为忠烈之士。若乃威以静国,谋以动邻。提鼓出师,三军贾勇;置兵境上,千里无尘。内外兼材,惟孔明、景略也。”
  
  司马光也对王猛刮骨相看,评价他:“昔周得微子而革商命,秦得由余而霸西戎,吴国得伍员而克强楚国,汉得陈平而诛项籍,魏得许攸而破袁绍;彼敌国之材臣,来为己用,进取之良资也。王猛知慕容垂之心久而难信,独为不念燕尚未灭,垂以材高功盛,无罪见疑,穷困归秦,未有异心,遽以猜忌杀人,是助燕为无道而塞来者之门也,如何其可哉!故秦王坚礼之以收燕望,亲之以尽燕情,宠之以倾燕众,信之以结燕心,未为过矣。猛何汲汲于杀垂,乃为市井鬻卖之行,有如嫉其宠而谗之者,岂雅德君子所宜为哉!”
  
  这是位真正的无双国士,苻坚因他而雄据北方,王猛成就了苻坚天王之名,苻坚也成就了王猛威名赫赫。
  
  不过王猛虽有国士之才,一开始的形象却是不怎么样的,直到东晋桓温的到来,催生了“扪虱而谈”这个小故事。
  
  《晋书·王猛传》记载:“桓温入关,猛被褐而诣之,一面谈当世之事,扪虱而言,旁若无人……
  
  几乎所有大才都有这样那样的异常表现和行为举止,其实不过是为了抬高自己的身价罢了,而桓温与王猛之间的交流究竟谈了些什么……后世已然不得而知,但从结果上来看,也正是这次交涉,让王猛对东晋彻底失望,转而投靠了前秦,为前秦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纵观王猛一生所作所为,完全就是前秦版的诸葛亮,只不过,王猛的领导不是刘禅那样的而已……
  
  苻坚也能称得上一代枭雄,可他成也王猛,败也王猛,王猛临终前就已经告诫过他,不要轻易进攻东晋,可苻坚这次没有听……
  
  于是,淝水之战,一举葬送好容易恢复北方大地秩序的前秦政权,最终只给后人留下了两个成语典故:草木皆兵、风声鹤唳。
  
  由此可见,王猛的才能和远见都是毋庸置疑的。
  
  因此,在抽到这位大佬以后,凌皓立即便把他奉若上宾,并且要求凌府的其他人都要对王猛尊重一点,在凌皓这样掏心掏肺的“礼遇”之下,王猛自然不会不给凌皓面子,很自然地成为了凌府的首席智囊,而王猛自然也没有让凌皓等人失望,小小的几个计策便让凌府如今高枕无忧了。
  
  王猛的计策包含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整顿役学镇的治安。
  
  役学镇之内除了寸土寸金以外,各国人士皆有,盗劫之事也频发,王猛便建议凌府趁机阐明法纪,惩恶扬善。大力打击役学者之歪风邪气,以法治罪。
  
  正巧,最近役学镇里就有盗取他人财物的事情发生,王猛便让单瑛派人将主犯抓起来鞭笞至死,公开将尸体曝光于所有役学者们面前,以戒恶人。
  
  在短短几天中,凌府便在王猛的指示下击杀了足足二十余人,役学镇的治安立即开始好转……
  
  这件事,终究也引起了洛邑学宫的注意,虽然洛邑学宫一直不管不顾役学者之间的恩怨情仇,但凌府初来乍到,居然敢直接把人打死,少不得还是要敲打一番的。
  
  于是,洛邑学宫就决定派一位学士前来探探底,这时候,王猛又果断出手,派燕南天将这名学士擒下,带回凌府,好吃好喝“招待”一番,随后将其押送回洛邑学宫。
  
  这样一来,洛邑学宫没有丢面子,凌府上下也没有被波及,双方第一轮较量至此结束。
  
  但,之前凌府杀人立威的事情,自然是不能就这么算了。
  
  单瑛便召集凌府所有食客,设晚宴款待众人,同时也想问问王猛的下一步行动准备如何做。
  
  这位年纪轻轻的王先生,算计起人来可真是太厉害了。
  
  怪不得夫君会把他奉若上宾,原来人家真的是有真才实学。
  
  “王先生接下来准备让我等如何去做?”单瑛问道。
  
  “夫人,在下已有计较,还请诸位静听。”王猛这时候也终于放下了筷子,砸吧砸吧嘴,王猛之所以决定留下来为凌府效力,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凌府的饭菜做得好,而且从来不会短斤缺两,不论何时何地,只要想吃,随时可以让所有人都吃饱吃好,这可以说让王猛非常佩服了。
  
  他以前隐居山林的时候,哪里吃过如此美味如此精致的食物啊,何况凌府对他如此客气,要是拒绝了岂不是不给人家面子?
  
  虽然不知道凌府是真敬重他还是做个样子,但人家的姿态确实放得很低了,王猛自然也是明白这一点的,所以,他选择留下来。
  
  众人对王猛还是很佩服的,一听说王猛有了新策略,都竖起耳朵来听。
  
  于是,王猛就提出了第二步,收拢洛邑周边因饥荒战乱而流离失所的流民们,把他们集中起来,替凌府修建计划书中所需要建设的各类商铺,以及种植谷物,发放奖励,努力发展凌府在洛邑的生产能力。
  
  于是凌府以重金粮食等收拢流民足足三万余人开凿洛邑伊水上游,凿山起堤,疏通沟渠,以灌溉东山之水田,又通过召还流民、徙民洛邑等途径增加了免费的农业劳动力,并注意节约开支、降低一部分食客的俸禄、减免部分租税,以此来减轻所有人的负担。
  
  除此之外,王猛还经常派食客们前去巡察东山各地之地理环境,看看有没有适合农耕之地,如果有,便安排人过去种植凌府特有的花椒,胡椒,菠菜这些作物,推广凌府的生产技术与专业工具,奖励所有努力种田的流民百姓们。
  
  于是,荒芜多年的东山地区重长五谷,空废多年的土地上盖起了一座座民居与商铺,王猛的计策如果做成了,那肯定就离凌皓计划书中的预想又跟进了一大步。
  
  但是,洛邑学宫自然是不可能对此坐视不理的,因为凌府这般所作所为,明显实在跟洛邑学宫“抢生意”,所以就有了第三步。
  
  这些被凌府整编出来的流民农户,可以在每季度耕种的收成之中保留四成左右的收成来保障自己一家的生活,剩下的六成收成则上交于凌府,由凌府与洛邑学宫对半分掉。
  
  由于王猛的这一系列操作,原本在洛邑周边闹得气势汹汹的流民们此刻基本生活有了保障,洛邑学宫自然也就跟着没了意见。
  
  之所以会有意见,还不是因为凌府给所有人传递了一个信号:自己想要吃独食,但不想给洛邑学宫吃,人家能没有意见吗?
  
  现在既然拿到了好处,也顺带解决了七国各地逃难而来聚集在洛邑周边的流民们,大家都得到了实际利益,自然就偃旗息鼓了。
  
  不得不说,这大佬就是大佬,三两下就给解决了凌府一大批人都没法解决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