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穿书之每天醒来师尊都在崩人设 > 第四十一章 丢失的娘

第四十一章 丢失的娘


  玄臻的琴弦直接刺穿了那棵蓝楹花树的树干,将欲要逃走的蓝楹花树给钉在原地,那树怪怪叫一声无数蓝楹花花瓣散落一地,随即更有无数树根穿破泥土拔地而起。
  “快!这是那树怪的本体,将其降服这树怪就再也跑不掉了!”玄臻加大了手中的力道,身体在院子里幻化为无数残影,用琴弦将那树怪死死的绑在原地。
  之前他们怎样攻击,砍断多少根须藤蔓,那树形妖怪都可以轻易逃跑,是因为那树怪借助这楹花镇漫山遍野同样品类的楹花树练成无数分身,分身受伤甚至死亡,只需要弃掉就好了。
  但现在这棵蓝楹花是它的本体,本体受伤甚至死亡,这树怪就彻底死亡了。
  陆远几人后知后觉的拿起剑冲了上来,顿时数十条树根藤蔓随之抽向他们,同时,周围的黑雾滚滚翻涌而来,使得四周模糊一片。
  “修砚,砍这些树根!”
  林修砚点点头明白自己该做什么,在树根藤蔓中穿梭不止,犹如绞肉机般开始一剑剑斩断这些东西,瞬间,数十条手臂粗的藤蔓被拦腰斩断,那断节藤蔓似是哆嗦了一下,“嗖”的一下缩回了泥土里。
  牵住琴弦绑住树怪本体的玄臻,运转体内的灵力加大手中的力道,往后退去无数步,这棵需要四五个人合抱的蓝楹花树,就这么被玄臻连根拔起。
  没有了泥土,树怪躺在地上挣扎两翻便平息了下去,周身的生命气息也低到了极点。
  终究还只是一棵刚成精的树怪,还无法脱离树本身的特性,一离开赖以生存的泥土,便再无丝毫还手之力。
  玄臻这才收回琴弦,将琴弦化为原来长短,系回鹤唳琴上,又将鹤唳背在身后。
  虽说本命法器和修士修为甚至性命相连,可以直接收回丹田之中,但玄臻觉得还是随身带着鹤唳比较好,遇到突发情况能及时用鹤唳反击。
  看来,还是需要一把刀,或者是剑之类随身携带的武器才好......
  渐渐,空气中的黑雾散去,那棵蓝楹花树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而蓝楹花原本生长的位置,露出一个巨大的地洞。
  在哪黑黢黢潮湿阴冷的地洞中,横七竖八的躺着二十多名女子的尸体,这些女子皆身着嫁服,身体上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尸斑,甚至有些尸体已经腐烂生蛆了,赫然是那失踪的新娘子。
  看着这幅场景,苏青安和柳子业脸色都是一白,浑身都是恶寒之意,差点没吐出来。
  林修砚上前找了一具还算新鲜的尸体检查了一下,拍了拍手站起身来,面无表情的开口道,“饿死的。”
  玄臻,“饿死的?”
  林修砚继续道,“没错,这些新娘子被掳到洞中时还活着,但洞中却连水都没有,正常人几天不吃不喝早该不行了,更何况,她们最早的已经被掳走半年了,这么久没有进食喝水根本就受不了,就这么活活饿死了。”
  陆远叹了一口气:“丢失女儿的人家都还在盼望着女儿可以平安回来,可如今等来的却是女儿的尸体。”
  这些新娘子无一不是正值花季的少女,可如今却死的如此凄惨,真是作孽。
  苏青安心底一阵悲悯,强忍着恶心上前去看了看那洞中的新娘子,她们尸斑布满全身,死相极为凄惨,真是让人不忍直视。
  突然了,苏青安眼前一亮,手伸到一新娘子的鼻子前激动开口道,“玄臻真君,还有一个活着!”
  众人闻言立马跳进那洞穴,将唯一活着的新娘子抬出了出去,喂了一些水,新娘子快要落下的呼吸平稳了不少。
  这个新娘子,真是几天前玄臻和林修砚在哪家路边客栈,看到的正出嫁那位。
  玄臻,“先去镇上叫些人过来搬尸体吧,顺便通知一下新娘子们的家人过来认领。”
  “嗯。”
  镇中的人听闻寻到了新娘子,纷纷到了钟家残破的大院之中,那几位新娘子的父母家人也都急匆匆的赶过来,看到自己女儿的尸体瞬间哭到一片。
  “小翠啊,是娘对不起你啊,是娘贪图陈家的钱财才把你害成这个样子······”
  “玉儿啊......都是那个杀千刀的陈平害的你,他不得好死,天打五雷轰啊!我可怜的玉儿啊······”
  好端端的姑娘就这么死于非命,镇中的其他人一阵唏嘘可惜。
  唯一活下来新娘子的父母,抱在一起痛哭流涕,眼中却全是喜悦,其他人纷纷在感谢玄臻几人后,便忙活着搬尸体举办葬礼去了。
  一个时辰后,季家院子里,只剩下玄臻几人。
  陆远疑惑开口,“玄臻前辈,你是怎么知道这蓝楹花树有问题的?”
  玄臻一阵轻咳,“猜的。”
  实际上玄臻真是猜出来的,楹花镇的蓝楹花突然一夜全部都死了,只剩下一棵,而且那怪物还是树形模样......所以,玄臻便说了一些话试试激这棵蓝楹花树,看看有没有什么动静,会不会露出马脚。
  其实,他现在都还没有想明白,这棵蓝楹花树和钟子衿是什么关系,这蓝楹花树又为何要劫走新娘子......
  “师尊!”
  远远的,玄臻听见林修砚在叫他,几人踏进篱笆奔向林修砚所在的地方,便看见地上多了一具沾染着泥土的骨架。
  指了指那洞穴的旁边,林修砚开口道,“刚才从蓝楹花树下不远处的土里发现的。”
  众人沉默了一会儿,便低头观察起这具骨架。
  这似乎是一具成年男子的骨架,上面还有残余有衣料碎片,骨架上没有任何腐肉残余,死的时间绝对超过两年以上。但骨架看着还算新鲜,骨头上的土沁颜色很浅,应该死了还没几年,而且就骨架的骨龄来看,应该是一个年轻人......
  答案已经很明显了,只不过还需要确认一下。
  “师尊是否练过神入曲?”林修砚看向玄臻。
  虽然他可以对活人用搜魂,死人用回溯,来探查这个人身上的记忆,但这搜魂和回溯都是邪术,这个时候实在不方便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