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封神之我要当昏君 > 264.比箕纸
箕子以为纣王被社稷至宝所震惊,连忙提醒道:“陛下,陛下,这是朝中大臣们的奏……奏疏啊!”
  
  子受合上纸折子,要你解释,我特么会连纸都认不出来?
  
  不过当务之急,是找到下黑手的人,把刀没收了。
  
  子受佯装不知,道:“这书写奏疏的材料倒是新奇,是何物?”
  
  箕子赶紧回答:“此物为纸!”
  
  “纸?”
  
  箕子点头:“是,陛下,此物,是最近才被发明出来的社稷至宝,可替代竹简、锦帛书写,而且成本低廉,制造方便”
  
  “好了。”子受打断箕子的话。
  
  箕子却不依,继续道:“陛下,莫要不信,这铜盘之中,真的有上百份奏疏。”
  
  他还以为纣王不相信,再度解释着。
  
  子受面无表情:“朕知道了,那么这纸,是何人所造?。”
  
  “是”箕子想到比干的叮嘱,咬牙道:“是臣所造。”
  
  子受狠狠瞪了箕子一眼,连你这老小子也刺我?得想办法把你处理了,不然你下一步是不是还得搞个印刷术出来?
  
  箕子却是被瞪的有些心虚,莫非陛下识破纸并非自己所造?
  
  群臣见此,纷纷道:“陛下,因为纸的造价低廉,工艺简单,市面上已有不少人仿制,甚至已经紧急放出了一批,现在竹简的价格大跌!”
  
  “未来,恐怕还要继续跌!”
  
  “如此一来,人人都能买得起纸,人人都能书写,甚至识字、学习!”
  
  “彭家的商队一大早就带着几车纸离城买卖了,说是要让这社稷至宝惠及天下!”
  
  “这下,不仅便于处理朝政,就连那些平民百姓,也能够变为人才!”
  
  “再加上陛下一直从平民之中提拔官员,坚持唯才是举,天下英才尽入朝歌啊!”
  
  “陛下圣明,臣等始终不忘初心,绝不会拘泥旧俗沿用竹简,必将纸这一新物推广天下!”
  
  子受瞬间脸色煞白,纸的优劣他比谁都清楚,还要你们火上浇油?
  
  纸的出现意味着从古到今,文字和知识,将会在这个时代实现大跨步。
  
  四大发明之中,纸是真正改变世界的产物。
  
  他下意识地在想着弥补之策,但怎么都想不出来。
  
  严打禁止?
  
  不行啊,刚才也不知道哪个说的,纸都已经流传在市面上,甚至贵族商队都已经带着出城买卖了。
  
  这东西和煤炭一样,造价低,工艺简单,一旦面世,止都止不住。
  
  估计也就问世了几天,就已经造成如此激烈反响。
  
  虽然颁布法令严禁制造必然怨声载道,但根本没有好理由,法令一下,闻仲就提着鞭子赶回来了。
  
  即使子受冒着挨鞭子的风险,强行颁布法令,甚至后来取消法令,也能因为朝令夕改而赚取昏庸值,但王位多半不稳了。
  
  王位坐不稳,还没撑到结算期就嗝屁了,现在还不是非常时刻,上个月还赚了两百多点,不需要饮鸩止渴。
  
  只要细水长流,像上个结算期一样,一次赚个几百点慢慢来就好,迟早能原地飞升打穿天道。
  
  推广?
  
  更不行了,白痴都知道纸的好处,私下推广可能还不会让纸张迅速替代竹简,这个结算期内影响不会太大,有可能做出其他昏庸事弥补一番。
  
  但朝廷一旦发话,恐怕纸张就直接满天飞了。
  
  子受简直无语,像什么高技术的玻璃啊、火药啊之类的,还能想办法堵着,纸是真没辙。
  
  此时竟是如此束手无策,这个问题根本就是无解的!
  
  子受平复心情,道:“王叔,这纸既然是你所发明,便赐名箕纸。”
  
  得想办法撇清干系,人们因为纸而感恩戴德,只能感激发明者,不能感激君王,哪怕少几个人感激,也是好的。
  
  赐名就不错,大家都知道蔡伦纸,知道蔡伦改进了纸,可知道蔡伦时期的君王是谁吗?
  
  箕子惶恐:“臣臣欲在陛下赐名之上加一个字。”
  
  “何字?”
  
  “比。”
  
  “比箕纸?”
  
  “正是比箕纸。”
  
  比箕纸?你咋不叫比基尼呢?
  
  不过也好,这名字能警醒自己。
  
  毕竟抓住刺客了,比箕纸,谐音匕箕子。
  
  看看,刺客不仅自爆,连凶器都交代了。
  
  费仲出列,一脸献媚道:“陛下圣明啊!”
  
  “陛下令伯夷修路,又依托烽火台修建驿站,这驿站现在却是派上用场了!”
  
  “有了纸,各地奏章运输便利,消息畅通,身在朝歌,天下之事尽在掌中!”
  
  “陛下,现在已经可以遣人扩建驿站,彻底连通朝歌与各地,再无鞭长莫及之地!”
  
  子受感觉自己有点缺氧。
  
  驿站
  
  这是他几年前的想法。
  
  当时在伯夷开始修路时,就顺嘴提过,毕竟路都是沿着烽火台修的,在修路的时候,烽火台还能充当居住的营地。
  
  当时还有很多人反对,就算修路后能让人通过驿站传递消息,但竹简运输不便,成本太高,并不适合大规模开设驿站。
  
  子受打着一手好算盘,建完驿站,招完令使,正好以竹简不方便运输,经费不足为由裁撤,从失业者手上赚些昏庸值。
  
  现在好,路修好了,驿站还没正式投入使用,纸就已经出来了。
  
  不太对啊,这背刺还带预判的?
  
  子受开始怀疑人生。
  
  今天是结算期后的第一次上朝啊!
  
  美好的昏君生活才刚刚开始!
  
  他万万没想到,新的一年,新的挨刀,第一次上朝就身受重伤。
  
  费仲还在尽心尽力当着馋臣,吹着彩虹屁,尤浑仍旧一如既往的应和着。
  
  然而子受猛地砸了个核桃,一句马屁也听不进去。
  
  他很费解,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轰!”
  
  就在子受还在掏空心思想办法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个巨声。
  
  有寺人匆匆忙忙进入殿中,连滚带爬:“陛下不好了!陛下不好了!”
  
  子受面上一喜,莫非
  
  “朕好着呢,乱说话,来人把他叉下去。”
  
  说着,便起身往宫外走去。
  
  群臣也亦步亦趋跟在后面。
  
  刚才那是什么声音?平地惊雷?
  
  莫非是陛下先前的不敬天神被天神知道,特意谴责?
  
  距离摘星楼宴饮都几个月了,天神这反应还真慢,不过闻太师正好不在朝中,倒是有些麻烦
  
  子受放眼望去,城外有火光。
  
  火光之处正是西园。
  
  莫非是吕岳和袁洪打起来了?!
  
  求推荐票,求月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