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唐老二的悠闲生活 > 第一百九十五章 走市场

第一百九十五章 走市场


  老贺的亲身经历,让很多商贩都羡慕不已,很多抱着发一笔的商贩,纷纷想与唐浩一同前去看看,还有四名为了凑热闹的摊主,不惜顶着寒风一同前往。
  
  养猪场在唐浩的再三要求下,已经打扫的极为干净。
  
  答应唐浩收猪的摊主面对着一百多头猪,一脸的蒙圈。
  
  “唐老板,你这么多猪,不会是打算过年都卖出去吧。”摊主问道,在他的心中,自己过年撑死了能卖五六头猪就算不错的了。
  
  “赶上年根下,还不一定能不能够呢。”
  
  肉摊摊主嘴角微颤,他觉的唐浩这是在说大话,在没有销路的情况下,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唐浩给李桂兰了一个眼神,李桂兰上前讲解。
  
  “这是我们当地的猪,肉质肥瘦相间,还因为经常上山锻炼的原因,肉质比较紧实……”
  
  李桂兰的这套说辞,是李桂兰自己想的词,再找唐浩稍加润色的,对付小商小贩完全没有问题。
  
  摊主们被李桂兰说的云里雾里,有些词听不懂,但为了显得自己也很有文化的样子,还装作听懂的样子。
  
  摊主们最关心的问题不是猪肉的情况,猪肉他们从哪里都能低价买到,到了年根下,他们经常去村子里收猪,那样的猪是最低价的。他们最关心的是如何把销量提上去,如何赚钱才是关键。
  
  “唐老板,我信你的猪,可是你得让我们知道怎么把销量搞上去,我们总不能稀里糊涂的从你手里收猪吧。”
  
  唐浩道:“方法很简单,让顾客卖到放心猪肉,吃到放心猪肉。”
  
  摊主们面面相觑,纷纷表示听不懂。
  
  “说白了,就是让顾客知道自己买的猪肉是出自哪只猪的,猪的具体情况如何,从而让消费者放心,好比你是消费者,我跟你说我手上有猪肉,都是好猪肉,你是不是要怀疑一下?但是你们换一种方式想想,如果你们看到自己所要买的猪肉,这头猪生前活蹦乱跳的呢?”
  
  摊主们中一名偏中年人好像听懂了,举起手:“我知道,就像很多县里人,都会跑到农村买刚杀好的猪肉一样,他们吃着放心。”
  
  其他摊主恍然大悟:“昨个还有人担心我的猪肉是死猪肉,可是这个法子能行吗,县里不比村里,这招在村里还行,在县里不一定行得通。”
  
  唐浩没接话,只是提了自己的要求:“第一批猪肉,我可以自己来做实验,你们可以帮我打下手,就当年前赚点外快,我也看得出来,你们的摊子都有人帮着守着,赚外快的同时,也能看看我的法子管不管用。”
  
  摊主们又犹豫了,这次犹豫中眼神里带着欣喜,既不担风险,又能赚到钱,还是他们的老本行,这样的事算是好事。
  
  李桂兰不懂唐浩在搞什么事,不说要卖猪嘛,为什么又不卖了,虽然她不懂,但是她觉得唐老板既然这么做,一定有这么做的道理。
  
  “这还需要想嘛,又不用出钱,出点力,还能赚钱,不担风险,这样的美差事,上哪找去。”李桂兰说道。
  
  年轻的摊主爽快的答应:“如果你的法子行得通,那我明年的猪就跟你买了。”
  
  唐浩满意的点头:“行,这可要说话算数啊。”
  
  “男子汉,一个唾沫一个钉。”
  
  其他摊主同意:“没问题,就看你有什么法子了。”
  
  唐浩微笑着。
  
  唐建国此时跑到养猪场:“浩子,家里的饭菜都准备好了。”
  
  唐浩应声对摊主道:“既然来了,就在家里吃了饭菜再走,今天走不了的,可以在家住着,养猪场有电话,跟家里人说一声就行。”
  
  “不麻烦了,不麻烦了。”
  
  唐建国:“没啥麻烦的,家里都做好了饭菜,哥几个不去,家里人就白做了。”
  
  摊主们推脱不了,很不好意思的一同前去了唐浩的家里。
  
  唐浩家里清净,炕上烧的热乎乎的,屋子的炉子也热乎乎的,整个村子里,没有第二家比他家保暖措施做的再好的人家了,让人一进到家里,赶走了身上的冷气,脱掉了棉衣,穿着一件单衣就行,这样的住宿条件,比县区很多户的生活条件都要好。
  
  摊主们打量着唐浩的家里,一排排红漆柜子,柜子上摆放着暖壶水杯等器具,墙上挂着一面大镜子,镜子旁边像春联一辆挂着三面小镜子,每面镜子上都有花色图案,这是这个时代的产物,是当年最时髦的镜子。
  
  屋里挂历年画,既敞亮,有温暖。
  
  面对唐浩家的房子,摊主们由心的称赞。
  
  “唐老板,你家这设备还真不错,就生活情况,比我们家好太多了,就我住的那个楼,冬天冻死求了,买点煤,又死贵的,一个小炉子,就炉子周围暖和点,其他地方空气还是冷飕飕的。”
  
  与老贺走得近的摊主道:“老贺在城里买房子了,就在唐老板的房子楼上,人家俩是邻居。”
  
  摊主们:“呦,唐老板都在城里买房子了,为啥还在村里干营生,不是听说倒腾衣服挺赚钱的嘛。”
  
  唐浩给几人倒上酒:“城里营生有老贺他们,用不着我忙活,我这人也是闲不住的人,手里有点钱就爱嘚瑟,钻牛角尖,想干点啥,就非要往好了干。”
  
  “做事嘛,是该这样。”
  
  摊主们纷纷拿起筷子。
  
  唐浩夹起一筷子黄瓜拌豆片,将话题转移到几名摊主身上:“县里煤贵吗?”
  
  “贵,那真是烧不起,炉子也不暖和,窗户缝里还漏风,烧多少煤都白瞎了。”说道自己身上,摊主们话题就扯开了。
  
  “你那还算好的,我那还是租的小平房,烧煤更废,要不是有孩子,我就弄个电褥子凑合凑合。”
  
  “你到是真能凑合,孩子比大人还皮实呢,经不住冻的是大人。”
  
  唐浩道:“那倒是,小孩子大冬天下着雪都满大街的跑,咱大人懒,嫌外头冷,能暖着觉不出去冷着。”
  
  “呵呵,这话说的没毛病,要不是为了挣点钱,谁不愿意搁家围着炉子转悠。”
  
  话匣子一打开,彼此的关系就拉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