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抽个美女打江山 > 第九百五十九章 喜好 新

第九百五十九章 喜好 新

周少瑜前脚刚回并州,该封晋王的圣旨就已经抵达,对此周少瑜也是哭笑不得,他哪里还看不出这就是高玉瑶的小性子,居然还让自己年内搞定幽州?
  
  哈,开什么玩笑,别说没那实力了,就是有也不会去打好不好。
  
  无论换谁来看,周少瑜这么点兵力都是不够的,没道理朝廷三十多万大军按兵不动,他小胳膊小腿独自去送死吧。
  
  毕竟再次增兵的突厥又到了近二十万的兵力,若是真打起来,便是李秀宁,也不敢保证说自己绝对能胜。
  
  所以打打策应赚点好处还是可以,但是打主力正面硬钢?那还是算了,换高玉瑶来吧,反正她兵力最多。
  
  不过从这件事上也不难看出,周少瑜预计以后‘小麻烦’估计会不少,哪天兴致一起,说不得就给他弄点小手段膈应人。
  
  摇摇头,却是不再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然而周少瑜又哪里晓得,高玉瑶的确有膈应他的意思,也算是有个地方耍一耍无处可耍的小性子。但还有便是,以此做遮掩,暗地里再去做些什么,总归周少瑜是不会想到的。
  
  或许那几日高玉瑶的确享受了几把小女人的感觉,至多便是斗斗嘴玩儿,从未真做过什么强压的事。但说到底,除却没有登上那个金光灿灿的位置,身为太后的高玉瑶乃是真真的万人之上。
  
  而高玉瑶绝对是有足够野心的,不然的话,安安心心做个普通太后不就好,干嘛废那么大力气争权夺利。
  
  换言之,高玉瑶从不缺乏她霸道的一面。
  
  如今得偿所愿掌控权柄,时间又不算短,多少都已经习惯了以她为中心听命于她掌控所有。
  
  但偏偏,周少瑜这里不行。
  
  虽说只有短短七天,但高玉瑶的确感觉还不赖,愈发理解那些个位高权重的女子为什么会养男宠,但反过来,越是喜欢那般感觉,就越是不满意。
  
  因为掌控不了周少瑜!
  
  是以,若是单从这一点上来讲,反到是增加了高玉瑶重新一统天下的想法,周少瑜的底气不就是身后有不小的实力么?既然如此,那就打掉,到时候伸手一招,肯定很好玩。
  
  数日后,镇南大将军孙守仁秘密进入历城。高玉瑶开出的条件再简单不过,话语也十分直白。那就是现在这位小皇帝那是别想了,高玉瑶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他成长起来的,毕竟她还年轻,有的是时间活。
  
  但也表示迟早会死的那一天,大梁也需要继续传承下去,小皇帝不行,不代表他下一代不行,可从孙家挑选女童迎娶为后,将来所诞之子可立为太子……
  
  孙守仁历来忠于皇家,先前对朝廷的态度不明,也是因为高玉瑶愈发势大,闹不好就是下一位女帝,如今得了承诺,还是双赢,孙守仁自无不可。
  
  诚然,小皇帝现在年纪还小,现在立后为时过早,但那是正常情况下,而眼下,用立后的方式拉拢镇南大将军府,不是很正常的手段么?没有人会对此反对。
  
  或许孙守仁自身没有适龄的女儿,但孙家那么大,族人不少,总不会缺一个合适的女童。不管是谁的孩子,他孙守仁过继过来便是,至于有没有感情,那很重要么?
  
  古代重人情,但更重规矩。
  
  一旦过继,哪怕心里头仍旧向着亲生父母,但表面上,你就要以过继后的父母为主,这便是规矩,是礼法,不然有的是人唾骂申讨。
  
  皇帝立后,哪怕小皇帝有名无实,但只要坐在这个位置上,就不是随随便便能立的,私下定下此事,真正大婚,至少也有等到来年,这还是加快速度的结果,毕竟又不是皇帝老大不小却后位仍旧空悬,人家还小着呢。而这段时间内,此时也会暂且向外界隐瞒。
  
  高玉瑶却是不在意时间拖得太长,现在又不会去动别的势力,只要拉拢住孙守仁令其不再犹豫不决,以荆州的独特位置,有的是办法给己方势力添堵,尤其是潭州!
  
  待在并州的周少瑜并没有打探到孙守仁的消息,只是知晓高玉瑶似是在做一些练兵手段。
  
  准确应当说,并非是练兵,还是锻炼她自身。
  
  亲征两次,高玉瑶积攒的领军经验并不算太多,第二次对决火凤甚至刚刚赶到便直接开打。
  
  军队这个东西,人数越多就越不好掌控布置。莫看历史上动不动几十万大军出征看起来很热血,但背后却绝不是那么简单,但凡能够带领数十万大军的将领,哪怕他再不出名,胜记再少,那也绝非寻常之辈。
  
  若是一军不过两万甚至更少,没得说,基本上无需分兵,这就是一个整体,想怎么带就怎么带。
  
  人数到了五万,基本仍旧还是整体,到了十万,难度开始增加,这个人数还全部集结一块未免太过浪费,需要分开谋划,哪怕是大决战,除非地方人数太少,不然很可能战场都不在一块。
  
  而高玉瑶现在带的是三十五万大军!
  
  这么多人没可能驻扎在一起的道理,举个例子,刘备为报吴夺荆州、关羽被杀之仇,起兵七十万讨吴,结果却被陆逊一把大火,直接火烧七百里连营。
  
  七百里是万万没有可能的,无论如何也没有连营到七百里的夸张程度,而且即便为真,那可是七百里啊!后面的人都是猪嘛?不知道跑的嘛?就一直站在营里等着烧死?没可能的嘛。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还是在于这七百里。起兵七十万,相隔距离却这么远,充分证明一堆大兵没可能带一块的。
  
  人数少,打的是局部,人数多,打的是全盘操控。
  
  高玉瑶的兵力分兵数处安营扎寨防备突厥,这还只是防备,若是转守为攻,如何下令,如何调度,如何看准时机,这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为何说一将成名万骨枯?因为任何一个合格的将领,那都是从尸海里走出来的,不仅仅是敌人的,还有己方的。因为没有谁会百分百的胜率,谁都会有落败,有失误,然后一步一步成长起来。
  
  高玉瑶还有自知之明,亲征归亲征,但实际能力断没有到达真正掌控调度全军的地步,眼下突厥警惕,不敢请举妄动,高玉瑶就没事模拟战事调个兵,进一步熟悉领军的概念。
  
  军队么,能自己直接掌控,那还是自己掌控为好。
  
  经过分析,今年怕是很难有大规模的战事。
  
  以突厥近二十万的兵力,其实完全不用怵高玉瑶的三十五万,毕竟突厥的战力摆那,还都是骑军。而大梁的军队基本以步卒为主不说,战力其实也并不高,有许多就是未经历过战事的新军。
  
  但架不住西边有周少瑜,南边有火凤,冒然选择一方开战,很可能就引起连锁反应,若是到时候三面迎敌,突厥没可能应付的过来,而且现在突厥的青壮人口当真已经是非常吃紧,哪怕再惧怕阿史那忽沁,也断没可能再随他胡来。
  
  是以在并州待没多久,周少瑜便偷摸摸的跑回潭州,离开这么久,总归要回来看一看才好,估计到时候少不得再来次穿越,而且还要带上不少妹子一起,算是休假团聚。
  
  潭州和诚徽州自然是稳稳当当,作为基本盘的存在,李清照等人都无比用心,到了今日,虽说潭州仍旧有不少不满的声音,但完全已经不成气候,是以如今的重心便是发展黔州的新地盘。
  
  不过这方面早就有了经验,当初从诚徽州出来逐步占领潭州,那才是真的忙,一切都需要思考积累,小心翼翼。不像如今,凡是都有一定的规章行程套路,基本出不来大漏子。
  
  相比起以前,现在算是相当闲了,时不时就能‘偷得半日’清闲。
  
  就比如周少瑜赶回来的时候,李清照就难得的闲下来,这也罢了,居然还拉着她的贴身侍女春蝉在赌酒喝!
  
  这如何不叫人大跌眼镜?我的媳妇怎么是酱紫的了?
  
  只见李清照双拳紧握放在身前,表情似笑非笑,春蝉面色绯红身型些许摇摆显然已经喝了不少,为难片刻,猜了一个双。李清照摊开手,手中的棋子果然是双数。
  
  春蝉顿时如释重负,李清照不以为意,一盏小酒下肚,颇有几分豪气的道:“来来,换我来猜了。”
  
  自家主子有令,咱小丫鬟人轻言微有啥法子,带李清照转身之后,将几颗棋子放在手中握好。
  
  “唔,我猜……三黑二白,可对否?”李清照肯定道,天知道她哪来的自信这么个猜法。
  
  春蝉傻了,若是单双,一盏小酒即可,可这么个猜法,天哟,看着李清照倒下的五盏酒,顿时都快哭了,撅着嘴微醺道:“不来了不来了,再喝婢子就真醉啦,少夫人,就饶了婢子吧。”
  
  “那怎么行,愿赌服输才是,你且喝了再言其他,嗝……”李清照得意的摇晃脑袋,最终捂着小嘴还打了个酒嗝。
  
  刚要继续催促,就见门口多了一个人影,定睛一瞧,李清照乐了,自语道:“莫非我当真醉了?都能看见幻影了。”
  
  “婢子见过少爷。”春蝉扭头一瞧,赶紧起身行礼。
  
  周少瑜还未做出回应,却见李清照伸出手指指了指春蝉,道:“你个小滑头,你家少爷尚在并州,怎会出现在这里,莫不是趁我看见幻影,借机逃酒不成?”
  
  一时间周少瑜也是哭笑不得,合着李清照看似正常,原来真醉啦?却也新鲜。
  
  以前就觉得李清照哪里都好,唯独感觉缺少点什么,现在才突然想起,原本历史上的李清照有两大爱好,一为酒,二为赌!此外就是喜欢秀恩爱!原本还以为是自己的出现,才使得李清照没有染上这爱好,不曾想,原来是私下里隐瞒了呀。得亏咱这回没通知直接就跑回来了,不然未必能看见这一幕。
  
  嗯,不老实,要惩罚,妥妥的,必须的!
  
  上前伸手一拉,在拉起李清照的同时周少瑜也一屁股坐下,然后径直将李清照搂在怀中,一挑这妹子的下巴,笑道:“居然背着自家男人偷酒吃,还真是不乖呐。”
  
  “咦?咦……?”先是疑惑,而后惊讶!李清照酒醒大半,怯怯道:“周郎怎么突然回来了?”
  
  “不这样哪里会看见自家夫人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呢?”周少瑜乐了,递了一杯给李清照,自己也拿起一杯碰了碰,一口喝下,这才继续道:“不过喝归喝,别太过伤了身子便好,话说,你什么时候好上这口了?”
  
  见周少瑜丝毫不在意,李清照放心了,抿了一小口,眨眨眼,小声道:“十四。”
  
  噗……合着十四岁就开始喝酒玩儿啦?等等,那个年岁,岂不是在他们两走在一起之前就已经喜欢上喝酒了!
  
  “可以啊,藏的还挺深!”周少瑜一瞪眼,两人不是没有一起小酌过,可李清照也不像这般好酒嘛。
  
  “嘿嘿嘿。”李清照吐了吐小舌,颇为调皮的嘿嘿一笑。
  
  周少瑜心中顿时为之一暖,想起当初那个活泼开朗可爱的少女,如今李清照可是很少再会表现出这一面了。抛开年岁成长不谈,毕竟是大妇嘛,总要做个表率,得稳重才行,也怪不得会拉着自己贴身侍女偷偷喝,而不是去找别的姐妹,估摸着也是怕坏了形象。
  
  “为夫陪你喝可好?这些年辛苦你了。”周少瑜柔声道。
  
  “自家夫君的事,又怎能说是辛苦?不过么,妾身要周郎喂予我喝。”李清照摇摇头,随后语气很是腻歪的道。
  
  受不了受不了,果然以后没事还是让李清照喝点小酒好了,这模样多好玩。
  
  “好好好,喂你喂你。”周少瑜挺开心,拿起酒杯就要凑了过去。
  
  哪想李清照抿着嘴就是不张开,一双美目眨呀眨呀就是不说话。
  
  周少瑜也跟着眨了好几下,随即明悟,瞅了瞅站在身边不远的春蝉,然后一口将酒喝进嘴里,这才对着李清照的小嘴喂了过去。
  
  春蝉面色微红,一扭头,当做没看见,不过自家主子和少爷关系亲密,总归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