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冬临之时 > 第十一章:尾声

第十一章:尾声


  在黑衣人阿大催促马丁离开的时候,马丁看着有些慵懒的坐在空无一物,唯有两张椅子的大厅之中的王远哲,忽然觉得他和自己是那么相像,都是同样的孤独,内心极度渴求着某些能让他们去渴求的东西,马丁知道,或许正是因为如此,对面那个人才会找上他吧。
  “我有个计划,已经在我脑海里构思过很多次了,只是因为我能力不足一直不能够实施,不知您能稍微花几分钟听我描述一下吗?我不想等之后,只想现在,我需要您的全部支持。”马丁一咬牙,躲开阿大的身影,大声叫道。
  阿大目光瞬间冷冽了下来,他十分深刻的了解胆敢打扰那位大人的下场,但是他并没有阻止马丁,因为没必要阻止个死人。王远哲耷拉的眼皮又缓缓上移,望着马丁像是冒着火的双眼,或多或少能理解,那是抓住机会便死也不肯放手的火热,宁愿粉身碎骨也要抓住机会的火热,所以他将手上平板递给身后另一名黑衣人,然后冲着马丁沙哑的说道:“可以。”
  马丁得到确认之后面露喜色,稍微整理下思绪,说道:“谢谢!首先联邦总统属于选举制度,要想当上联邦总统,自然需要全联邦公民半数人以上的支持率,而想要获得更多的选票,则必须做出实绩来证明自己,我的设想是这样的,比文凭我比不过别人,比经验我也没那些议员高,比背后势力,我想目前来说应该不比他们差了。”
  阿大站在马丁身后心想,整个联邦估计都没几个势力能和你比了,甚至从某些方面来说,他们是整个联邦阴暗面的王,比总统权力还要大。
  “所以我只需要提出一个能让全联邦人民都认可的议题,和他们生活息息相关的事情,让他们有共鸣感。”马丁说到十分激动,下意识的向前走去,想靠近王远哲,其身后的阿大眼中锋芒一闪,刚想有所动作却被王远哲轻飘飘的一个眼神扫过,便立刻身体直立,不再有所动作。
  马丁走上前去,手脚齐动,私是在他面前已经有了一张蓝图,正在描绘给他人,他从来没有如此做过,因为只有疯子才会这样,但是现在不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不同,只是觉得现在不说,可能一辈子都说不出口,现在说了,至少他为曾经的理想,或者说复仇努力过。
  “我想说的是,联邦必须管控灵能者。”马丁声音铿锵有力,但是忽然感觉有些不自然,面前这个看上去身体有些羸弱的男人身后侍从都是灵能者,那他本人呢?
  阿大微微一愣,虽说灵能者相对普通人的比例是十分之少的,但是光从数量上来说绝对不算少数,难不成要给全永恒星数千万甚至上亿灵能者全部戴个狗项圈?
  马丁站在王远哲身前不过一米,没有说话也没有再上前,静静等待着身前人的回应,要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但他没有像往常一样低下头颅,低三下四的和人说话的模样,而是昂着头,将要当上联邦总统的人又如何能低着头和人说话。
  王远哲右手轻轻敲着椅子的扶手,一把普通的电脑椅,看上去躺在上面敲键盘肯定很舒服。
  “说下去。”王远哲停止敲扶手的动作。
  得到回复的马丁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咽了口口水继续说道:“灵能者犯罪几率之大是由来已久的,只是一直得不到好的解决办法,事实上也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但总要有人提出来并且去践行,你做的越久,威望越高,权力也就越大,一旦成功实施,那么我作为参议员任期内所取得的成就便不是其他候选人可以比拟的,我所能获得的支持率也会远高于他们。”
  “只是。”马丁顿了顿,自嘲一笑,“可能忽然之间我就没命了吧,一旦迈出这步,便是和全世界的灵能者为敌,谁没事愿意被人管着,肯定会有源源不断的人找上门来杀我。”
  “即便如此,你也愿意?”王远哲问道。
  “我有的选吗?”马丁反问道。
  “我找上你的时候,你就没的选,只是这是你今天第二次让我惊讶了。”王远哲露出微笑,“我说过,不管什么方法,你要的一切资源我都可以给到,只要你能当上联邦总统!”
  “那我现在就有了第一个要求。”马丁同样露出微笑,“今天晚上我要在奥利塔的餐厅吃饭。”
  王远哲微微一愣,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忍不住笑了两声:“阿大,阿二,以后不用跟着我了,马丁-斯内克是你们以后的新主人。”
  其身后的阿二微微低头,示意清楚了,阿大则面色复杂的看着马丁的背影,不管是马丁还是他们的命运都不过是那个坐在王座上的男人一句话的事情,是的,王座上,那个男人就是高坐在王座上的王。
  “怎么,前脚让我先来铜锈镇,你后脚就跟着来了。”白发霍曼接过罗德手中熟睡的婴儿,“感觉像是着了你小子的道。”
  一间不大的小屋,可能实际面积也才不过一百来,两百不到平方米的面积,便是霍曼来到铜锈镇给自己准备的一个落脚的地方,也是准备终老一生的归宿。
  花的不多,才八十余万铁币,核算下来也才三万左右通用金币,当然这也只是相对来说,一年能赚到一万通用金币的永恒星人便算是社会中中高端人士了,所幸对于猎魔人来说,能活到终老,累积下来的积蓄也是不容小觑的,真的要算的话,可能买下十分之一个小镇也没什么问题。
  罗德将婴儿给到霍曼后,便觉得身上重担轻了不少,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随手拿起桌上杯子便狠狠灌了两口,然后一口喷了出来:“这什么破酒,这也太涩了。”
  “青梅汁,本来想弄些青梅酒的,被你一口喝没了一桶。”霍曼说道,这次的他,比上次罗德看见时更加苍老了,所有头发都白了,脸上皱纹也深了不少,或许真的就像他所说,还能再活个几年,就真的是几年了。
  “不打算解释解释吗?”霍曼把婴儿轻轻放在床上,转头望向罗德。
  “给老霍曼你悲惨的晚年生活带些乐趣。”罗德没好气的说道。
  “那我还得谢谢你了。”霍曼面无表情,“那罗德大爷,你还有啥事嘛,没啥事的话可以滚了,我还得整理一下家里,屋子里空空荡荡的可不符合我们猎魔人生活的标准”
  罗德一愣,旋即明白了意思,觉得口里一阵发干,只是到嘴的话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谢了,霍曼大哥。”
  “年轻人那点破事我还不知道?”霍曼嗤笑道,“你们碰到的都是老子玩剩下的,我可没空和你们这些小伙子扯那么多七七八八,总不又是那什么悲情故事,就别我讲了,我不想听。”
  罗德忍不住笑道:“怎么感觉啥事在霍曼大哥你嘴里都能变味了。”
  “因为碰的多了。”霍曼同样没什么好气,“把小的丢给老的,大的出门闯荡,你们这一辈人也没什么长进。”
  “因为霍曼大哥只有一个。”罗德站起身,准备离开,忽然回过头,“需要给抚养费吗?”
  霍曼微微一笑,抬起的右手掌心发出噼里啪啦的电芒声:“滚。”
  “好嘞。”罗德应了一声,最后看了一眼床上的婴儿,只是被被子包裹的很严实,看不见脸,罗德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准备离开。
  望着罗德的背影,霍曼叫道:“年轻人,别死在老人后头。”
  罗德背对着霍曼挥了挥手,或许下次再见便是不再见了:“他叫言明,语言的言,明天的明,是他父母生前给他取的。”
  无主之地,76城势力范围中的最大一座城市格西西里,一个穿着白色礼服,打扮的很是整齐的黑发青年男人,望着电视里化为一片火海的诺斯瓦尔德,整个人都呆愣在原地,手上戒指盒被他死死摁着,整个盒子都有些变形,但他却浑然不知,只是呆呆的看着那片火海,似乎想要看见什么,但是因为搭载摄影师的飞机离的较远,画质并不是很清晰,所以无论他想看什么也看不到。。
  不到一天,十个小时的时间,诺斯瓦尔德便沦陷了,被圣域大军直接碾压而过,许多人都还没反应过来,战斗便已经过去了,或许对大多数人来说,这也就不过像看电影一样,感觉很刺激,但对于亲身经历的人来说,这就是一生的梦魇,整个诺斯瓦尔德都被摧毁殆尽,大多数人在第一波炮弹轰炸时便死亡了,整个诺斯瓦尔德除了极少数人,无论是平民还是贵族,都无法幸免于难,只因敌人名为圣域,信仰主神之人。
  青年男人死死注视着屏幕里的大火,大火在屏幕里燃烧着,也在他的眼睛里燃烧着,他眼里的世界都在燃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