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电影剧情穿梭戒指 > 第九百九十一章 斗练场

第九百九十一章 斗练场

“公子”小莲不敢置信的望着陈子昂,这还是她以前认识的那个嚣张跋扈的陈家公子吗?
  “好了,你背过身去”陈子昂开口道。
  小莲听令转身,陈子昂从木桶中站了起来,擦干身体后拿起新衣服穿上。
  “少爷,老爷让你去一趟斗练场”门外传来一个年迈的声音。
  “知道了陈管家”陈子昂将最后一件外衣穿上后,便径直往屋外走去,留下了一脸错愕的小莲。
  “好像,现在的公子完全和以前变了一个人似的”小莲心中想道。
  斗练场,陈家弟子们修炼斗气的地方。
  陈毅穿着一件单薄的练功服站在冷风中,运起斗气轻轻一举就一手将那重达三百斤的石墩举了起来,那轻松的样子和常人举起三斤重的东西差不多。
  他又将石墩放到了地上,猛地伸出右掌,此刻他的手掌离石墩大概还有半米的距离,惊奇的是那石墩竟直接炸裂开来,碎的四分五裂。
  陈毅擦了擦汗,望向门口处的陈子昂“枫儿,你觉得我这一掌怎么样?”
  “爹的掌心离石墩还有半米的距离,却能够用斗气隔空将力打到石墩上,想必爹的霸空掌已经修炼的炉火纯青了”陈子昂评价道。
  斗技分为:天、地、玄、黄四个等级,而每个等级又分为高级、中级、低级三个等级,这霸空掌便是一门玄阶低级斗技,也是陈家立足乌坦城的根本。
  陈毅暗自点头道“说的不错,不过你如果用心修炼斗气,将来也一定可以像我一样!”
  陈子昂对于这门斗技还是非常看好并且一定要学习的,毕竟能隔一定距离利用巧劲打出伤害,如果遇到对自己底细不清楚的敌人,这一招一定能够出奇制胜。
  “枫儿,武者修行的路上千难万阻,只有克服重重的困难流尽无数汗水方能得到境界上的提升,我最后问你一遍,你确定你要修炼斗气吗?”陈毅盯着陈子昂的眼神问道。
  陈子昂坚定的吐出三个字“我确定!”
  “好,那从今天起我就教你修炼斗气,但是既然你已经决定了就不能半途而废,如果偷懒的话就罚你一年没有月钱”陈毅从未见过陈枫如此坚定的眼神,所以也坚定了要刻苦训练他的信心。
  “不要说一年的月钱,如果我偷懒爹罚我十年的月钱我也绝无怨言”
  月钱相当于工资,对于陈子昂这样的陈家公子来说就相当于零花钱,如果对于以前的陈枫来说断了月钱简直比要了命还难受。
  陈毅随即开始教陈子昂怎样修炼斗气,由于他从未修炼过斗气,所以第一步是要将其体内的斗气本源引诱出来,就像是要诱导一颗雏苗从地里长出来一样,只有雏苗成功的钻出地面,才能有成为参天大树的希望。
  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陈毅都在训练陈子昂,家族的事情都交给了自己的弟弟去处理,专心盯住自己的儿子,以防他偷懒。
  “最后再跑五圈,中间不能休息”
  陈子昂此刻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的汗衫跑着,全身都憋得通红,汗水更是不停歇的流落。
  由于被系统夺了仙力,此刻陈子昂和普通人无其他两样,再加上林枫这具身体常年迷醉于酒色已经被掏空的差不多了,能够完成那么多力量、耐力、速度的训练,他完全是凭借那不服输的信念在支撑着。
  陈毅在一旁看的触目惊心,这还是以前那个自己让他做一点事情就喊累的儿子吗?
  终于,围绕着练功场跑完了五圈,陈子昂已经站都快站不稳了。
  “不要歇息,现在按照我说的,感知你体内的那一缕斗气,然后将它引诱出来”陈毅开口说道。
  陈子昂闭上了眼睛,由于疲惫感他对于自己身体的感知格外的敏感,仿佛能够感觉到每一块肉在流汗,心脏在强有力的跳动。
  陈毅在心中默默的祈祷,自己的儿子一定要属于那种能够修炼斗气的人,即使天赋差一点也没事。
  在这个世上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修炼斗气的,有一些人天生就不能修炼斗气,注定一辈子当不了武者。
  陈子昂为了感知的更清晰,闭上了眼睛缓缓的探知自己的内心,犹如一个瞎子在大海中淘沙一般。
  时间过去了十分钟,陈子昂还没有感知到斗气,陈毅的内心有一些沮丧,但还是笑着鼓励道“没事,毕竟不是所有的武者都能够一次感应到斗气的存在,爹当初也是足足用了三天的时间才感应到斗气,又用了四天的时间将其引导出来,你今天已经做的很不错了”
  话音刚落,陈子昂的身上就闪现出一抹淡淡的金光。
  陈子昂猛地睁开了眼睛,嘴角露出了笑容“爹,我找到那一缕斗气了!”
  “什......什么?!”陈毅有些不敢相信,但是作为大斗师他非常确切的感受到了陈子昂体内的那股力量——斗气!
  陈子昂试着运用了一下斗气,斗气的能量体系感觉和仙力差不多,不过似乎比仙力更加霸道和刚猛一些,而仙力则更加的缥缈,怪不得一个称之为“斗”气,一个是“仙”力。
  “呵呵,呵呵”陈毅激动的抱住了陈子昂傻笑个不停,他已经十几年没那么开心过了。
  一个从来没有修炼过斗气的人,仅用半天的时间就完成了摸索斗气到发掘出自身的斗气,这是何等天才的一件事情!
  “爹,我快喘不过气来了”陈子昂想要推开陈毅,但是自己的力量和他比起来还是太逊色了,只好无奈的说道。
  “哦哦”陈毅这才后知后觉的松开陈子昂,但脸上仍然洋溢着挥之不去的笑容。
  陈子昂松了一口气,同时也为自身发掘出斗气而松了一口气,幸好自己不是那种修炼不了斗气的体制,不然自己被系统也坑的太惨了。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陈毅嘴巴砸吧个不停,笑得合不拢嘴,突然他又想到了什么,环顾四周看不到其他人,因为这是陈毅专用的个人斗练场,其他族人用的都在另一边。
  “怎么了?”陈子昂发现父亲的神色变得特别谨慎,和之前的反差太大了。
  陈毅将双手搭在陈子昂的肩膀上,严肃的说道“枫儿,今天的事情不能向任何人提起,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