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 > 第一〇五章 夺

第一〇五章 夺

一直等到日落西山,沈明都没有等到翎州县祝衙门送来的公。
  
  这让他下意识地松了口气。
  
  如果是上午郡里下了公申斥,下午县里就递上来公,说我们有所猎获,这就是十足十的打脸了关键是郡里拿来申斥县里的根脚与底气,只是一只九的鼠妖而已,而县里的猎获,却是一只七的野猪王!
  
  这种强烈的反差,会让这种被下属打脸、撅翻的感觉,越发凸显无论沈明,还是司社柳维的担心,正来自于此。
  
  但如果县里不那么着急把公送上来,甚至如果他们够聪明的话,把猎杀妖怪的日期主动向后迁延几日,那就变成了在接到郡里的督促之后,县祝衙门上下奋发作为,主动出击,最终大大斩获!
  
  这样一来,就是郡县两级面上有光了!
  
  尤其是沈明作为郡祝,一个领导有方的好评,是少不了的!
  
  当然,那样一来,也就事实上说明了郡里的申斥和督促,都是很好的,是作用巨大的,而且也同时在事实上证明县祝衙门那帮人,是很需要郡里去申斥和督促的说白了,确立了郡里对自己的领导作用,也算是心甘情愿被训了。
  
  但郡县两级官方修行者之间,又的确不睦。
  
  所谓官方修行者,肯定也算是大唐国官场的一部分,但这个组织和体系的特殊性,又明显不同于寻常的官僚和官衙机构,所以那一套你好我好、捧上司臭脚的官场法则,其实并不完全通行于官方修行者体系内部。
  
  下属做事反击、甚至打上司的脸,在这个体系内并不罕见。
  
  只要前提是好的,还是那句话,是一心为了公事出发,那么,只要你把事情做成了,上司就算被打脸,一般也没办法拿你怎么样。
  
  当然,你不听话,要打上司脸,结果还失败了,那结果也是可想而知。
  
  但问题是,现在翎州县祝衙门那边手握一只七猪妖的妖尸,就等于是把打脸的利器给攥在手里了,要打脸,已经是随时可以出手了呀!
  
  所以在收到小道消息之后,沈明和柳维等人,才会如此的担心。
  
  不过好在,提心吊胆地等了大半天之后,他们没有等来翎州县祝衙门的公傍晚下值时分,柳维又到后堂禀告此时,他清楚地看到郡祝沈明露出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
  
  当然,匆匆一瞥,他就赶紧垂下头去了。
  
  此时只听沈明缓缓道:“如此甚好!”
  
  于是柳维脸上便露出笑容来,附和道:“看来高安平还是很晓事的嘛!”
  
  这话说完,听那边沈明“嗯”了一声,他等了片刻,没等到下,不由得就又抬起头来,却见沈明脸上并无触动,不由心里叹了口气,心想自家这位郡祝,是真的起步太高,不谙规则啊!也或者有可能是……太骄傲了?
  
  不过这个时候,他还是不得不主动道:“只是……郡祝,刚才在前头坐着,职下左思右量,一直在想这件事。一只七的妖怪呀,按说呢……他们一个县祝衙门,如果报上去那么大的一桩功绩,怕是反而要惹上头疑心的!”
  
  说到这里,他再次抬头看上去,却见沈明竟是正在看着自己,但脸上却分明仍是没有丝毫的触动,反而一脸沉静地看着自己,道:“那……依鼎新你看呢?”
  
  这下子柳维顿时明白了!
  
  自家这位郡祝可并不是像自己方才想的那样,根本不明白一只七妖尸意味着什么,而身为官方修行者在本地最大的大佬,他又可以居中运作什么,事实上,他怕是早就想明白了,只是……他在等自己说出来!
  
  说白了,还是骄傲使然。
  
  于是他想了想,道:“但如果这只七的猪妖,是县里提供了重要情报,为之付出了重大牺牲,最终,在郡祝您的带领下,郡县两级通力合作,互相配合,这才一举将其击杀的话……就合理多了。”
  
  沈明闻言沉吟许久,但柳维却不敢抬头。
  
  最终,过了好大一会儿,沈明忽然叹了口气,道:“这种事情,我为上司,怎么好下去抢下面衙门的功劳呢?”
  
  顿了顿,他道:“再说了,上午刚把申斥的公送过去,若如此行,岂不等于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么?”
  
  柳维闻言也是迟疑,但想了想,他还是道:“那高安平没有今日就把公送过来,可见他虽然平日里刚硬,却也并非不晓事之人。此事虽说有抢功之嫌,但毕竟也算是郡祝您在回护于他们,是郡县两便的好事!至于颜面……郡祝,那是一只七的猪妖啊!这份功劳……可是不小!”
  
  沈明闻言咳嗽一声,却又再次沉吟下来。
  
  此时柳维心中透亮:对于这只七猪妖,郡祝沈明也是极为眼馋的,但他性子素来高傲,不管是出于不想送上门去被县里打脸,还是出于不想做这种往下伸手的丢人之事,总之就是,他其实一直都在纠结!
  
  柳维自己也纠结虽说郡县两级不睦,是大趋势,既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也不是在自己,或者在沈明这位郡祝手里导致的,但最近几年,直接与县祝衙门高靖等人那边,发生龃龉最多的,就是自己了!
  
  说打脸,其实自己脸上挨的,可能是最重的那一巴掌!
  
  但没办法,形式比人强啊!
  
  那可是一只七的猪妖!是一份连郡祝沈明都会为之心动的大大的功劳!
  
  而只要能把这件事的主体变成“郡县两级通力合作”,那么自己作为郡祝沈明最得力也最亲近的下属,就一定有机会进去分润一部分功劳!
  
  这对于此后的考评、升迁,乃至于晋升最为关键的第六阶,得到上面的认可、拿到晋升的丹药,都是极为重要的积累!
  
  等了好一阵子,见郡祝沈明一直不说话,他不由得抬头看上去。
  
  眼神有些热切。
  
  注意到他的目光,沈明也看过来,片刻后,他缓缓地道:“那明天……试着去县里那边接触一下,也无不可。只是,要注意分寸!”
  
  顿了顿,他又道:“如你方才所说,这是郡里在回护他们,而不是在求着他们!……本官的意思,你可明白?”
  
  岂止是明白!这简直是正中了柳维的下怀!
  
  他也不愿意主动向县里高靖等人低头的!
  
  于是,他当即道:“职下明白!回头职下就遣人过去,东西可以多给,交换嘛!但咱们毕竟是郡里,总不好对他们县里低声下气的!这个职下晓得!”
  
  沈明闻言点了点头,道:“可!”
  
  …………
  
  第二天上午,郡祝衙门果然就派了人到县祝衙门来。
  
  来的也不是外人,却是高靖、杜仪,甚至连周昂都颇有好感的吴甫吴玉良。
  
  此前在“王果案”的时候,他就曾负责代表郡祝衙门下来,一起参与了对王果的扑杀,事后明明王果已经被擒,但高靖却当场一剑砍了他的脑袋,吴甫也是颇多回护,最终圆满地把那件事处理过去了。
  
  他算是郡祝衙门那边跟县祝衙门这边关系比较融洽的几个人之一了。
  
  他来县祝衙门,找的人是杜仪。
  
  他要谈的事情,并不出乎意外,但最终派了他来谈,却还是让杜仪有些意外。
  
  不过杜仪还是认真地听他把郡里的意思说完了。
  
  但听明白了郡里的意思之后,就算是他杜仪,也是不由得怒火填胸。
  
  …………
  
  “沈郡祝的首功,也不是不能接受,他不是首功,也就谈不上郡县两级合作了,而且要击杀一只七妖怪,除非咱们认真地解释子修的实力,甚至有可能的话,要么上头来人调查,要么就还得让他跑一趟长安太祝寺,否则的话,也只有把功劳让给他,才是最合适,也最符合情理的!但是……”
  
  “但是排在第二等的功劳,却只给咱们县里一个名额,就太过分了?一共四个人,倒要填三个他们的人进去!这简直欺人太甚!”
  
  县祝衙门,二堂。
  
  在座者县祝高靖,主事杜仪,以及最直接的当事者周昂。
  
  此刻杜仪忿声怒陈,高靖也听得满脸怒火。
  
  周昂更是面沉如水。
  
  郡里的意思很明白,这只七猪妖的果子太大,你们县祝衙门就干脆让出来,有功人员的名额,也留几个给你们,但主要的功劳,必须是郡里的。
  
  当然,郡里也没那么霸道,除了功劳之外,实际的利益,比如奖励下来的银子呀之类的,这些物质的东西,都可以全给县里。
  
  除此之外,县里还想要什么东西,郡里的意思是也大可以列个表,大家坐下来慢慢谈一谈,能满足的,尽量满足。
  
  这就等于是拿功劳换东西。
  
  本来呢,昨天高靖拿了主意之后,杜仪把可能会出现的情况,也都细细地跟周昂解释过了,甚至包括其他人在内,大家也都已经明白。
  
  这件事情,不管是考虑给郡里留些颜面,免得以后县里会承受太大压力,还是单纯因为这份功劳实在太大,总之就是,把县里的功劳让一部分出去,也是大家都能接受的事情。
  
  但交易归交易,东西毕竟是在县祝衙门手里,得是县里愿意拿多少出来交易就拿多少出来,而不是郡里象征性地给“留一点”!
  
  因此,当郡里的条件开出来,无论高靖还是杜仪,都是心中大怒。
  
  杜仪把对方的条件一一说过,高靖扭头看了周昂一眼,见他沉默不语,便低头想了想,沉声道:“只把吴甫派过来,也实在是太过藐视我等了?”
  
  “这样,子羽啊,你回去告诉吴玉良,就说公都已经写好了,实在是不便修改了。如果他们非得要谈,就让……柳司社来县里找我谈!”
  
  杜仪闻言一愣,当即道:“这样……是不是有些……太硬了?”
  
  高靖未及答话,周昂却忽然开口道:“硬?我觉得已经很客气了!”
  
  杜仪想了想,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好!我这就去告诉吴玉良。”
  
  ***
  
  总算是比昨天稍微早了一点,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