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 > 第一〇三章 善!

第一〇三章 善!

上午,陆进依然自己一个人去了县祝衙门。
  
  他可不像自己的家主周昂,可以一天里只上半天班,而且就这半天班,他不来也没人说什么,别说上官不问了,就连同僚们也都不以为意。
  
  更有甚者,他就这么弄,中秋节的福利依然是整个衙门的第二档。
  
  只稍稍略次于县祝高靖一人而已。
  
  但那是因为他的重要性,和对整个衙门的贡献,丝毫都不会因为他的缺班而受到影响单说贡献,自他入职县祝衙门以来,甚至是超越了其他所有人的。有好几个月,整个县祝衙门的功绩其实都是他自己占大头,甚至是独占!
  
  而且他还特别愿意分润自己的功劳给所有同事!
  
  这种情况下,别说他过去基本上都是每天中午准时来衙门了,就算他一直不来,同僚们也只有念他的好的份儿,谁也不会有什么不满。
  
  对于这些,陆进作为门人,只是满满的骄傲,一个作为周氏门下之人的骄傲,却一点都不羡慕那是能羡慕得来的吗?
  
  那妖怪是好找啊,还是好杀啊?
  
  谁都知道就在此刻,就在翎州城里,就必有妖怪,不可能一只都没有,有能耐你去找出来呀!
  
  再说了,就算是那只八的熊妖得了失心疯了,自己跑到县祝衙门里了,剑给你,你上呀,你能靠自己杀死它吗?
  
  这根本就是羡慕不来的!
  
  所以,陆进只是做好自己该做的那一份。
  
  他作为官方修行者中的新进者,一来的确正在兴头上,对衙门里的各种事务都极为好奇、极为上心,二来对自己现在的身份、前途,得来倍觉感恩,极为珍惜,三来他性子里就带着一份憨厚诚恳,做事情唯恐不够用心用力,也唯恐对不住家主的这一番提携与拉扯,丢了他的人。
  
  所以迟到早退之类,在他而言是绝无可能的。
  
  就算不用留在衙门里值夜了,他每天也总是早早到,迟迟走,不拘上司处高靖杜仪等,有什么吩咐,他一定尽心竭力,就是其他的官方修行者同僚们,谁有什么事情要他搭把手,他也从不推拒,简直随叫随到,做事尽心尽力。
  
  今天也是这样。
  
  他来到县祝衙门的时候,门才刚打开,他也不善言辞,路过门口的时候,几个过去作为同僚,现在地位已经比他低了一截的看门小校冲他点头哈腰地问好,他都是亲热而又客气地憨笑着回应,等到了公事房,同僚们还一个都没来,他就一个人默默地挑开炉子,坐上水,然后开始打扫。
  
  这些活儿,其实不必他来做。
  
  县祝衙门有钱,仆役也不少,光是定点就在这座跨院里服侍的仆役,就足有五个人,洒扫庭除烧水倒茶的事情,都尽有仆役在呢。
  
  但是,一来他从小被陆春生用棍子打着长起来的,早就习惯了手脚不闲,既然来了,就下意识地找活儿干。
  
  二来他总觉得,自己现在虽然也有资格在这官方修行者们的公事房里拥有一席之地了,但那都是来自家主的提携。
  
  事实上自己不但身无寸功,而且还大字不识,真的是并不够资格跟家主的那些同僚们并列是的,虽然卫慈啊冯善啊方骏啊他们,并不会因为自己是出自周昂的门下,又是新进之人,而对自己有丝毫的瞧不上,但直到现在,他也始终都觉得,自己是真的不够资格他们并列的。
  
  他觉得,那些人都是家主的同僚或许高不了一级,但高半级总是有的。
  
  所以呀,既然自己地位最低,做一些仆役该做的事情,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
  
  过了不大会儿,陈翻果然就第二个来了。
  
  他来了正好看到陆进的房间大扫除收尾,便不由笑道:“老陆你真是……我觉得我每天都已经尽量早来了,还是落在你屁股后头!”
  
  在县祝衙门的官方修行者而言,他俩进来的时间不差前后,不但都是杜仪带出来、一脚跨进修行者门槛的,而且还都跟周昂关系密切,陈翻对周昂言必称大兄、毕恭毕敬,陆进则干脆是周昂的门人。所以,他俩其实是最能找到平等感觉的,平常时候,也算是最为投契。
  
  然而陈翻是读书人出身,识解字,颇有谈吐,但陆进却不善言辞。
  
  他闻言也只是直起身来,憨憨地一笑,道:“我习惯早起了!在家也闲不住,吃过饭就来了。”
  
  陈翻笑笑,问:“大兄可回家了?”
  
  陆进点头,说:“他说他下午过来。”
  
  陈翻颌首,见他还在忙活,反正知道劝说也没用,就干脆也伸手帮忙。如此两人把屋子扫了一遍,仆役们才陆续吃过早饭来了,见两位官老爷在干活,赶紧把东西接过来,往屋子里稍稍地撒一点水,又把那些书案逐一擦擦抹抹。
  
  却好水烧开的工夫,其他人也就陆续的来了。
  
  于是陆进和陈翻开始忙着给大家倒水、冲茶,有人随口问一句周昂可回家了,陆进依然是那样子的回答,说他下午过来,于是大家也就不再追问。
  
  虽然周昂过去这段时间,每天下午必会过来,昨天偶尔缺勤,也没提前给个说法,是会叫同事们多少有些诧异的,却也无人在意。
  
  一来大家不觉得他会遇到什么凶险,二来也不会有人介意他的缺勤。
  
  很快,屋子里就坐满了人。
  
  仆役们收拾完了,退下去了。
  
  于是大家就又开启了闲扯模式此前大家开会,高靖采纳大家的建议,做主定下了各种方略,又是城内加紧布控,又是城外多多巡走等等,大家都认真地去做了,但什么都弄了一遍,依然没有收获,无奈之下,大家还是只好撤回来,坐在在公事房里喝茶、闲聊、推牌九,等着案子自己出现,或者线人处的消息。
  
  刘瑞来的偏晚。
  
  一进屋他就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说:“刚才来的路上,碰到郡里那边一个认识的,好生得意对我说,‘这个月你们县祝衙门那边,怕是要打空票了?’,真是气死我也!”
  
  所谓“打空票”,大家都明白,就是每个月的照例汇报的公上,实在是没什么可写的,只能自己检讨意思就是本月的工作业绩是零。
  
  这当然是一种嘲讽!
  
  不过县祝衙门跟郡祝衙门向来不怎么和睦,彼此争功、抢案子抢到快要开打的场面,也早就不是一次两次了,对于来自那边的嘲讽,只要不是被人当面说到自己脸上,就已经有了很强的耐受力了。
  
  所以刘瑞这么说,屋子里的官方修行者们虽然也气愤,却更多的还是无奈,方骏就叹了口气,带着些不屑地说:“那帮鸟人,你别搭理他们,过去几个月,咱们衙门哪个月不是郡中翘楚?也就这个月打空票而已!他们又能好到哪里去?”
  
  但卫慈闻言却皱着眉头,道:“不大对!此前也没听说郡里有什么斩获呀!按说大家要都是两手空空的话,他做什么来嘲讽你?”
  
  他这话一说,大家都是一愣,旋即都明白过来了。
  
  刘瑞更是一拍大腿,当即便道:“可说是呢!回来这一路,我先是气不忿,想着想着,就逐渐咂摸出来,估计昨天他们郡里有所斩获?”
  
  离得近的,此时不免交换个眼神儿,彼此眼中都有些无奈加颓唐。
  
  刘瑞自不可能编这方面的瞎话,所以,这个分析几乎是必中的了方骏大约是最后一个明白过来的,无奈地皱着眉头,自嘲,“那完了!最迟不超过明天,郡里必然会下公申斥了!这帮鸟人,每个来由都得找机会敲打咱们,何况如今这个情况?”
  
  于是大家要么哀叹,要么无语。
  
  陆进此刻坐在属于自己的最门口的地方,只是听着大家的对话,却并未参与进去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这等场面也可以算是这公事房内的常态了。
  
  一来郡县两级衙门不睦,彼此都有别苗头的心态在,偏偏郡里官大一级,只要占了上风就动辄公申斥。
  
  二来最近半年以来,县祝衙门几乎每个月的成绩都是优等中的优等,大家的心气儿都高高地提起来了,容不得不如人。
  
  三来最近一段时间,衙门里又是陈翻陆进等人新进,又是刘瑞升了第八阶,而且方骏方伯驹也已经有了晋升的契机,目前只缺一份功绩来换取丹药,也刺激得大家都是干劲十足。
  
  但偏偏这个时候,想尽了办法去找,却无奈一个妖怪都找不到,找不到妖怪,自然就拿不到功劳屡挫之下,大家不免丧气。
  
  果然,过了没多久,二堂那边就传来消息,郡祝衙门来人了。
  
  当然是下公来申斥来了!
  
  公自然拗口,但意思其实特别简单这八月份都快过去了,你们的成绩单呢?你看看我们,昨天颇有斩获,拿下了一只八的鼠妖!你们翎州县有十位官方修行者,一天天的都在干嘛!空食禄米不干事啊!要你们何用!
  
  既然是公,还是对整个县祝衙门的申斥,县祝衙门接了公之后,当然要走流程,来对全体的官方修行者宣读一遍。
  
  照例还是杜仪来干这份差事。
  
  公读罢,大家都气得不行。
  
  对此,杜仪自然也是无奈,因此读罢之后,等大家发泄几句,他还是只得安抚,道:“也就是这一个月嘛,没事的,咱们下个月多多用心就是了。郡里毕竟是上司,此时有功在手,来封公申斥一番,也属情理之中,都不必在意!”
  
  大家虽然无奈,也只得凛然尊奉。
  
  就在这个时候,杜仪要走,却又忽然想起来什么来似的,站下脚步,看向自始至终低头沉默的陆进,问:“阿进,子修兄昨日没来,你昨晚回家,可曾见他?”
  
  陆进闻言不敢坐着答话,下意识地站起身来,摇头,道:“我家主人是今天早上回的家!”
  
  杜仪愣了一下,旋即眼前一亮,“早上回来的?”
  
  陆进点头,“早上。”
  
  杜仪又问:“他昨天何时出的门?”
  
  陆进想想,道:“早上吃过早饭!”
  
  杜仪的眼睛越发亮了起来,问:“这么说,他走了一天一夜?”
  
  陆进点头,“一天一夜。”
  
  杜仪又问:“他回来可曾说自己做什么去了?”
  
  陆进道:“他说是……公务。”
  
  “啪”的一声,是那边卫慈忽然拍案而起,旋即哈哈大笑。
  
  “妙哉!妙哉!真不愧是子修啊!”他笑着说。
  
  此时杜仪也已经笑了起来,冲陆进点点头,然后才对屋子里反应各个不一的众人道:“子义知我,亦颇知子修!”
  
  这个时候,大家陆续都明白过来了,一个个或目瞪口呆,或满脸欣喜。
  
  “不会?”
  
  “大抵应是如此!”
  
  “阿进,你家主人回家时,表情如何?他可曾说了什么?”
  
  “呃……表情……表情……轻松?他只是问了问昨日衙门里的情况,我一边说他一边点头,别的倒是没说什么。我临来之前,我家主人告诉我,他下午来!”
  
  “脸上带笑否?”
  
  “呃……带笑。”
  
  “神态轻松?”
  
  “呃……轻松。”
  
  “只说下午来?”
  
  “呃……是。”
  
  “善!”
  
  “善!”
  
  “美哉!”
  
  “每到事急,子修必然出手!”
  
  “确是如此!”
  
  “呃……诸位为何如此抵定?我大兄虽则厉害,但是,他也不一定是去猎妖了?诸位如何能凭陆兄只言片语就……”
  
  “哎!阿翻你有所不知!有所不知了!”
  
  “哈哈哈!老子要升第八阶啦!哈哈哈哈哈!”
  
  “子修是个严谨之人,行事必循法度,从不误事!岂有连个假都不请,就忽然不来的道理?以他的能为,整一日夜方回,定无空手之理!”
  
  “哈哈哈,你不用解释啊子义,等下午子修兄来了,彼辈自知!”
  
  …………
  
  一室欢腾,众皆欣欣然。
  
  杜仪亦拊掌,一脸赞叹,待众人议论稍定,他道:“噫!我现在就回去写份草稿去,等子修兄下午一来,稍加改正,就可以报送郡里了!”
  
  顿了顿,他道:“务求令长官们今天就能看见!”
  
  众人闻言皆大笑称善!
  
  ***
  
  周一,求几张推荐票压压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