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上位 > 第 7 章
这两天余清越精神状态有点不对劲,工作上也出了不少错。
  
  舒佳把她统计出错的成绩单改好后,拍拍她肩膀,“小余,我看你精神不大好,要不要请假去医院检查?”
  
  余清越摇摇头,挤出笑容,“谢谢舒佳姐,我没事。”
  
  “是想男朋友了吧?”陈情抬起头,调.笑道,“小余的男朋友都出国好久了啊。”
  
  余清越心情低落,听同事提起“男朋友”这三个字,眼眶又酸又胀。手机震了下,她拿起来看一眼,脸色立即发白。
  
  手忙脚乱的收拾了一通桌面,余清越慌乱道,“我先走了。”
  
  办公室里剩下的三个人面面相觑。何建推了推眼镜框,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原来小余的男朋友还没回来?我这几天都见到有豪车过来接她呢,小余会不会换男友了?还是……”
  
  他故意停顿了下,喟叹道:“现在的年轻小女孩啊,仗着有点姿.色,就是容易被骗走弯路。”
  
  陈情被他的话震住,满脸八卦,“豪车?可是小余不可能换男友啊!”
  
  舒佳轻瞥了何建一眼,笑了笑没说话。
  
  ……
  
  余清越站在校门口,神情恍惚。她试了几次,都没办法和韩奕提分手。
  
  脊背紧绷,她站得挺直。一定还有其他办法的,她要好好想一想,怎样才能彻底摆脱谢琛。
  
  远远的,一辆银灰色的跑车朝着她开了过来。车子停下后,谢琛摘下墨镜,“上车。”
  
  车上。
  
  余清越转头看着外面飞快后退的风景,心情抑郁。
  
  “我带你去见几个朋友。”谢琛仿佛看不见她难过的脸色。
  
  红绿灯时,他递过去一个袋子,“等会换上。”
  
  余清越低头看了一眼,入眼是鲜红的颜色,显眼而招摇。
  
  是条背部镂空的裙子。
  
  “我不喜欢红色,”余清越咬了下唇,“你先送我回家吧,我穿自己的裙子。”
  
  谢琛想起余清越平时穿的衣服,说:“你那些衣服都丢了,以后穿我给你买的。”
  
  余清越现在是他的女人,她用的一切就应该是最好的。那些廉价的东西,他的女人怎么能用。
  
  听出他语气里的嫌弃,余清越拿着袋子的手紧了紧,捏出一道痕迹。
  
  到了地方,谢琛停车熄火。他下车,把墨镜丢在车内。余清越跟在他后面,低着头不说话。
  
  走了几步,撞到了人,她下意识就道歉,“对不起,撞到你了。
  
  说完才反应过来她撞到的人是谁。
  
  “想什么这么出神?”谢琛转过身,伸手把她带入怀里。
  
  余清越不自在抬手,隔开两人的距离,“没想什么。”
  
  谢琛捏住她手腕,弯下腰,手上用力直接把她整个人抱了起来。
  
  “怎么这么瘦?”谢琛单手抱着她,还掂了几下,看着她涨得通红的脸,抬头就亲了几口,“身.子也软得跟没骨头似的。”
  
  他喜欢和余清越肌.肤相贴。她长得瘦瘦小小的,除了一开始爱说些让人烦躁的话,这两天都异常乖巧听话。
  
  谢琛抬手,想触碰她的脸,却被余清越避开了。
  
  她小声说:“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谢琛没有放她下来的打算,“我就想抱你。”
  
  手上轻轻捏了几下,他把余清越的脸转过来对着他,“你说说,怎么你身上就这么软?”
  
  余清越被他问得敢怒不敢言,只呆呆的说:“我,我不知道。”
  
  抱着她到了自己专属的更衣室,谢琛把人放在屋子中间的高椅上,双手撑在椅子上,弯下腰紧盯着她。
  
  看她一副傻乎乎的样子,谢琛倾身亲了几下她的脸,目光落在她红润的唇上。
  
  “宝贝,”谢琛嗓音低哑,“你亲下我。”
  
  他说话时,些微滚.烫的呼吸喷在她脸上。余清越脸发热,羞得摇头,“你别这样。”
  
  “我他.妈怎样了?”谢琛不让她乱动,“我现在是你男人,还不能亲你抱你?”
  
  余清越最讨厌他爆.粗.口,可是这个男人言语中却时常夹带着很不文明的字眼。
  
  “怎么又不说话了?”
  
  只要她不提别的男人,随便说点什么,他都爱听。
  
  “又在生闷气?”谢琛没忍住啄了几下她的唇。
  
  余清越浑身僵着,不敢动,不敢拒绝他的亲吻。这个男人的性情变化反复无常,有时候她无意间说两句话,都能让他一脸暴.戾。
  
  谢琛亲了几下,声音微.喘的说:“操,真生气了?”
  
  “我没有生气。”余清越不想听他爆.粗,软软的回了一句。
  
  “没生气为什么不说话?”谢琛把袋子里的裙子拿出来。
  
  余清越鼓起勇气说:“那,那我不喜欢你说粗.口,你以后能不能别说了?”
  
  至少在她面前不要说了。
  
  谢琛把手上的裙子散开,听了她的话,瞥她一眼,“啧,真想管到老子头上?”
  
  他确实对余清越感兴趣,娶她回家过一辈子也能接受。但是不代表他会像那些没用的男人一样,被个软绵绵的女人管这管那。
  
  把袋子丢在一边,谢琛说:“你以后要听我的话,不要试图干涉我的生活,我不喜欢被人管着。”
  
  “哦。”余清越无精打采的应了一句。
  
  她才不想管他。
  
  “把衣服换上。”谢琛把裙子丢到她手上。
  
  余清越拿着裙子进小浴室,把门关上。柔软亲肤的布料,让她知道这裙子肯定不便宜。
  
  盯着后面一大片的镂空设计,余清越极慢的把裙子换上,打开门出去。
  
  谢琛换上了短袖,手臂上的纹身让他看着就给人不好惹的感觉。他正嚼着口香糖,低头按着手机。
  
  听到开门声,他抬头看了过去。
  
  女人身形原本就纤瘦,穿上这裙子,让她看着愈发娇小惹人疼,鲜红的颜色衬得她肤色更加白皙。
  
  她平时穿衣风格显得身材扁平,现在换了裙子,看着还是挺有料的。
  
  谢琛目光往后移,她后背露在外面的一大片肌.肤,白得有点刺眼。
  
  余清越没穿过这么露的衣服,一脸无措的看着谢琛:“能不能给我一件披肩?”
  
  她真的不喜欢穿这种裙子。
  
  谢琛走过去抱住她,手放在她背部,目光灼.人,扫了一眼,轻笑道:“真好看。”
  
  他想亲手把裙子撕.碎。
  
  背部被男人触碰的地方,升起股颤栗,让余清越感到不安。
  
  谢琛随手拿了件自己的黑色长袖衬衫帮她穿上。
  
  他的衣服对于余清越来说过于宽松,衬衫穿在她身上,松松垮垮的,下摆遮到了大.腿上。
  
  看她被自己的衣服包裹着,谢琛有种变.态的满足感,恨不得让她全身上下都打上自己的标签。
  
  余清越一声不吭的跟在他身边,被他搂着腰带出去。
  
  走到外面,她隐约中听到汽车引擎的声音,和一群人的尖叫。
  
  余清越悄悄打量起这里。
  
  “谢哥,你怎么才来?”
  
  “谢哥居然带了女人。”
  
  “谢哥,你搂着的是谁家的小妹妹?”
  
  ……
  
  调.侃和不怀好意的声音直往余清越耳朵里钻。她看了一眼,这些人说话的语气和眉眼中的神色,都让她很不舒服。
  
  仿佛她是一件可以随意玩.弄的物件。
  
  谢琛低头吻了吻她,说:“余清越,老子以后的媳妇。”
  
  他的话一出,不少人脸色就变了,声音响亮的喊“嫂子”。
  
  随便玩玩的女人,和以后娶回家的老婆,他们分得很清楚。无论是自己以后的妻子,还是朋友的妻子,他们都会给予尊重。
  
  只不过这个女人一看就不是他们圈子里的人,谢琛以后会不会娶她,还真说不准。
  
  想到这些,还是有人表面上态度笑呵呵,心里看不起余清越。
  
  “谢哥,玩一轮?”有人把衣服和头盔丢给谢琛。
  
  这里是一个赛车跑道,这群无所事事的二代,平时就喜欢聚在一起瞎玩。
  
  虽然比在国外低调了不少,但挺多刺激的东西,他们还是敢玩。
  
  谢琛提着头盔,看向余清越,“你乖乖在这等我。”
  
  他指着旁边的女人,说:“那群女人谁敢惹你不高兴,别傻乎乎的和她们讲道理,直接上手打。”
  
  余清越脸一红,“我知道了。”
  
  她才不傻!又不是谁都像他一样,粗.俗不堪,整天想着打架骂人。
  
  谢琛转身离开时,余清越偷偷瞪了他几眼,才低着头找了个地方休息。
  
  她本就不是自来熟的性子,现在对着这些陌生的女人,根本就没想过和她们交流。
  
  可她是跟着谢琛来的,她不招惹其他人,自有人找上门。
  
  “你是怎么勾.搭上谢哥的?”一个穿着小吊带的短发女人笑嘻嘻的坐在她旁边。
  
  付欣打量着余清越,似乎是在估摸着什么,“厉害啊,看你文文静静的,怎么迷得谢哥开口说要娶你的?是不是在床.上让他神魂颠倒了?”
  
  余清越想不到一个小姑娘,居然和谢琛一样,开口就说这种事。
  
  她脸涨得通红,“你不要在公共场和说这种话,很不好的。”
  
  付欣神情呆了呆,看着对面女人白.嫩的脸上满是红晕,哈哈笑了起来:“谢哥居然喜欢这种调.调?”
  
  笑过之后,她看余清越的眼神有点同情。这样的性格,谢琛真的娶了她还好,万一只是一时新鲜,玩玩就扔,以后两人分手,这姑娘会被白蔓玩死吧。
  
  余清越不懂她笑什么,只觉得谢琛认识的人和他一样,随便把那种事挂在嘴边,还一脸无所谓的询问陌生人。
  
  真是太没礼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