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上位 > 第 3 章
韩奕送余清越回她租住的地方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
  
  余清越一直低着头,情绪很低落。
  
  车子停在公寓楼下。韩奕帮余清越解开安全带,视线从她还肿着的唇上扫过,脸色沉了几分。
  
  “清越。”他抬手轻轻揉了几下余清越的头发,“对不起,今晚没有好好陪你。”
  
  余清越抬眸,见韩奕眼神里的愧疚,她敛起其他心思,摇摇头,“是我不好,耽误了你的工作。”
  
  “怎么会?”韩奕轻笑,“公司找到了新的投资。等忙完这段时间,我会抽出更多时间陪你。”
  
  “不要,”余清越红着脸,小声强调,“现在是你创业的关键时期,工作最重要。”
  
  见他还想说话,余清越情急之下立即转移了话题:“韩奕,你今晚留下来陪我吧。”
  
  她语气急切,刚说完白皙的脸庞就红了,结巴的补充:“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就是想和你在一起。”
  
  深夜邀请自己的男朋友留下,其中的暗示不言而喻,即使她完全没有那方面的想法。
  
  “别的意思,是什么意思?”韩奕轻笑,语气带着揶揄。
  
  男人低低的笑声直钻入她耳朵里,余清越不自在的侧过脸,“你明明知道的。”
  
  她姣好的侧脸上,染着层薄薄的绯红,脖颈处的肌肤白皙,和初遇时一样,看一眼就让他的目光再也移不开。
  
  此刻狭小的空间里,似乎都沾染着女人的气息。韩奕心跳加快,他的女孩,一如既往的让人沉迷。
  
  怕吓到她,韩奕努力压着心底升起的欲.望,微微闭了闭眼。
  
  晚上的京市人流依然很大。余清越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停好车的韩奕便过来了。
  
  回到余清越的住处,韩奕轻车熟路的进厨房,挽起衣袖口,给她煮开水。
  
  喝了半杯暖暖的白开水,余清越郁闷的心情变好,刚才在游轮上遇到的神.经.病男人,被她抛在了脑后。
  
  两人洗漱完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
  
  余清越穿着严严实实的睡衣睡裤,说:“晚安。”
  
  这次韩奕却没有离开。他躺到床上,侧身看着余清越,“我不走。”
  
  两人在一起两年,却从没有越界。余清越家里管得严,她本人也固执的认为,有些事只有婚后才能做。
  
  韩奕不是圣人,身为一个正常的男人,他不可能对自己漂亮的女朋友没有半点想法。只不过他爱余清越,所以尊重她,不愿意违背她的意愿,把她哄上.床。
  
  “放心,我不会做其他事。”韩奕保证。
  
  余清越脸红红的看了他一眼,关了灯,快速在他身边躺下,盖好被子。
  
  房间陷入黑暗,余清越清楚的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被人从后背搂住时,她身体有瞬间的僵硬。
  
  “清越,”韩奕附在她耳边,轻声安抚道:“我只想好好抱抱你。”
  
  他声音里是显而易见的疲惫。
  
  余清越听出来了,身心慢慢放松,转过去面对着他,“我知道。”
  
  两人在一起两年,韩奕从不会逼迫她做不喜欢的事。
  
  韩奕收紧手臂,把她搂入怀里,似是许下了承诺般:“清越,今天的事以后都不会再发生。”
  
  他知道她在游轮上被人欺负了,却不敢细问。因为那些人,没有一个是他惹得起的。
  
  这件事都是他考虑得不够周到。还没有足够的实力,却急着想带她融入那个圈子。
  
  余清越不大明白他的意思,轻声问:“你说什么?”
  
  “再给我两年的时间,”韩奕敛起眼中的冷意,抵着她的额头,“清越,再给我两年,等公司走上正轨,我们就结婚。”
  
  他会给她一个最好的未来。
  
  余清越咬了咬唇,脸上发热,“嗯”了声,轻吻了下他的唇,把脸埋入他怀里。
  
  ……
  
  虽然是难得的周末,韩奕依然没有空闲时间陪余清越。她安静的在韩奕身边,除了备课,更多时间是看着他发呆。
  
  她并不喜欢京市,这里的生活节奏太快,商业气息极浓。她向往的是老家悠闲安宁,充满生活气的生活。
  
  可是韩奕的梦想在京市,她愿意为了他,努力留在京市,和他在一起。
  
  “好,北哥你放心,我会亲自去处理。”
  
  挂了电话,韩奕双手激颤得发抖。好不容易压抑住心里的喜悦,他推开阳台的门,走到余清越面前,把她抱起来,“清越,我要离开一段时间,今天就走。”
  
  “离开?”余清越眉眼间闪过慌乱,“你要去哪?什么时候回来?”
  
  “去国外,至少要一个月。”韩奕语气温柔,“清越,我会尽快完成工作回国。这次出差后,我就有个小假期陪你。”
  
  再不情愿,余清越也不会耽误他的工作。
  
  “那我帮你收拾行李。”余清越认真仔细的帮他收拾衣服,把他经常用的东西整理好,齐齐整整的放入行李箱。
  
  机场里。
  
  周围人来人往,有点吵。看了眼登机时间,韩奕搂着余清越,“我会尽快赶回来。”
  
  “你要注意休息,要好好吃饭,不能总是熬夜。”余清越看着他,“不能勾.搭别的女人。”
  
  “好,”韩奕克制的吻了吻她的脸颊,晃了下手腕上戴着的黑色小皮筋,笑着说,“我会时刻提醒自己,我是有家室的人。”
  
  余清越轻瞪了他一眼,心里涌上股甜蜜。
  
  直到韩奕的背影消失不见,余清越脸上的笑容才消失,满脸低落。
  
  才刚刚分开,她就开始想他了。
  
  飞机上,韩奕坐下不久,旁边的位置也坐了人。
  
  鼻尖萦绕着淡淡的香水味,闻着很舒服。他侧了下身体,抬头看向旁边的人,神情怔住。
  
  身旁的女人是白家大小姐白菁菁,京市上流富豪圈没有人不认识她。
  
  “韩先生?”白菁菁一脸惊讶,出口的声音婉约动听。
  
  这是一张漂亮到极致的脸,一言一行,都能吸引别人的目光。果不其然,已经有不少乘客看向她。
  
  短暂的失神后,韩奕朝着女人点头,“白小姐,好巧。”
  
  *
  
  学校的工作量对于余清越来说并不重。她是高一的语文老师,没有做班主任,平时还是很清闲的。
  
  她教的是实验班,除了一两个让人头疼的学生,班上的语文成绩在整个年级都是名列前茅。
  
  余清越拿着上个星期课堂小测试的成绩单排名,眉头紧皱。她看向坐在办公室的小沙发上,正低头玩手机的学生谢安安。
  
  十五岁的少女,及耳的短发被染成绿色,身上没有一点属于中学生的青春蓬勃。
  
  余清越对这个学生最无奈。其他科任的老师私底下偷偷讨论过,谢安安是京市谢家的人,家.族企业白富美,以后的前途大着呢,学校没人敢管她。
  
  余清越的性格本质上很执拗,既然做了老师,谢安安是她的学生,她做不到像其他人一样,对谢安安这个“问题学生”不闻不问。
  
  “安安,为什么试卷只做了一半?”余清越耐着性子问。
  
  谢安安斜瞟了她一眼,“不会做呗。”
  
  “安安。”余清越语气强硬了不少,“有同学反映你考试时,睡了半堂课的时间。”
  
  正好打完了一局游戏,谢安安烦躁道:“余老师,你就和其他老师一样就行了,别管我啊。”
  
  少女眉眼嚣张,个性的绿色短发,莫名让余清越想起那晚在游轮上,同样行事嚣张的纹身男人。
  
  只是愣了几秒,余清越就回过神,开口训道:“安安,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学习,考上好的大学,不然你以后怎么办?”
  
  “能怎么办,回家继承家业呗。”谢安安怂怂肩,抬手拨了下额头上的碎发,“老师你知道的啊,我家里有矿,你真的不用担心我以后的生活。”
  
  余清越被她的话堵了一下,“谢安安,你再这样,下次我直接通知你的家长过来。”
  
  这招对谢安安还是很管用的,只是除了余清越,没人敢这样威胁她。
  
  谢安安哼了声,不情不愿的开口:“我知道了。”
  
  余清越松了口气,语气温软:“你回去把这张试卷再做一遍,还有我给你布置的作业,周五一起交给我。”
  
  谢安安沉着脸,很不耐烦的离开了。
  
  刚从外边回到办公室的何建,躲开了迎面过来的谢安安。他手里拿着保温杯,戴着的金丝边眼镜反着光,意味不明的说:“小余,你啊就是太年轻了,谢安安这种出身,不是我们能管的。”
  
  余清越笑着说了句,“她是我的学生,我有责任教好她。”
  
  何建摇摇头,经过她身边时,手垂下,似是无意般摸了下她的手。
  
  余清越猛的把手缩了回来,看向何建,见他神色从容淡定,心里憋闷。这种事以前也发生过不少,每次她和何建单独在一起,他总是会不小心的碰到她。
  
  下课的铃声响起,余清越在心里告诫自己以后要离何建远点。
  
  她把桌面整理干净,拿上东西离开。
  
  韩奕已经出国一个星期了,他们只视频过两次,其他时候都是在微信上联系。
  
  走到校园外,余清越习惯性的拿出手机看了看,脸色失落。他真的很忙,今天一直没有和她联系。
  
  余清越不大高兴,她把手机放入包包里,抬头随意看了一眼,目光定在一辆豪车上。
  
  劳斯莱斯幻影。她对车不了解,但是韩奕在大学时,就在她面前念叨过各种车。面前深灰色车身的豪车,是韩奕一直很喜欢的豪车款式。
  
  余清越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直到有人喊她的名字。
  
  “余清越。”
  
  陌生低沉的男人声音,隐约中有点熟悉。
  
  余清越这才注意到,有人倚靠在车身上,她的视线落在了男人身上。
  
  板寸头,陌生却英俊的面孔,黑色的耳钉微闪,上身穿着黑色无袖上衣,左边手臂上一大片图腾纹身。
  
  是那个讨厌的男人。
  
  余清越几乎立即想起他强势的吻。她心里升起淡淡的厌恶,转过脸就想走。
  
  可惜男人比她更快一步。
  
  谢琛几步走到她面前,抬起手把车钥匙丢了过去,余清越下意识就伸手把东西接住。
  
  “喜欢这车?”谢琛云淡风轻的说,“做我的情.人,送给你。”
  
  余清越直接把钥匙丢了回去,话都不和他说。
  
  “别走啊,”谢琛见她一声不吭的离开,挡在她前面,“我上次说的事你还没给我明确答复。”
  
  在他看来,余清越不可能拒绝他。外地来的小女生,总是急于在京市立足。现在矜持的迟迟不答应,不是想和他玩些小把戏,就是他给的好处不够。
  
  余清越后退两步,“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所以呢?”谢琛吊儿郎当的笑了声,“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余清越瞪大双眼。
  
  “还是说,你不想做情.人,想做我的正牌女友?”谢琛看着她瞪眼呆愣的模样,微弯着腰说:“做正牌女友也不是不行,我们今晚试试,你表现好了我就答应。”
  
  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迫不及待的想上一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