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八章 屠龙者

第八章 屠龙者

好家伙,苏昼这家伙说的,到了神木世界,都由他来请客,原来是这个意思!
  
  一旁的邵启明不禁揉了揉太阳穴他就说苏昼也没这个世界的金钱,怎么请客,原来是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要吃这个世界的熟人大户了啊。反正因为他而请的客,四舍五入,就相当于他请客了,这大概就是苏昼的逻辑。
  
  不愧是苏昼!
  
  当然,最令他关注,却并非是这一点,而是整个‘神木世界’本身。
  
  “有意思,这个世界,非常有趣。”
  
  如此想到,坐在椅子上,邵启明不禁若有所思地启动自己的代理终端,开始在其中纪录信息:“这是一个和地球科技路线完全不一样,以真气为主要动力源的‘真气路线’。”
  
  “这一路线的基础,便是全民武者,整个社会最基础的动力源,就是民众本身,一个人的修为,就决定了他日常生活的水准就好比之前真气代步机,高等的真气代步机,速度越快,消耗的灵气就越多,也更受人欢迎。同理,我也察觉了,这个世界的居民楼内,居然没有电线这种东西,这证明,即便是真气铸炉可以发电,但却也没有大规模发电机这种造物,绝大部分人,都是通过以自己的灵气转换电流,用来日用。”
  
  “当然,那只是片面的见闻,单单是从我现在所在的这个大型飞空要塞来看,就足以判断出,神木世界的技术完全可以大规模利用灵脉,或许他们在关键的灵脉地区就建设有相关的灵气储蓄站……”
  
  不管怎么说,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技术路线,都是一笔巨大的财富,邵启明很清楚,倘若能拿到相关的技术信息回到地球,都不用谈自己能够赚到的公民积分,单单是给正国带来的技术优势,绝对是飞跃性的。
  
  “而且,这一切,都是阿昼造就的正是因为他的存在,所以这个世道才会如此。”
  
  如此想到,邵启明看向仍在聊侃的苏昼和周不易,他也露出笑意:“或许,这就是他真正想要对我炫耀的东西这一整个民众安居乐业,太平无比的世界。”
  
  “他想要对我证明,他可以办得到这样的事情无论是异世界还是地球。”
  
  而此时,苏昼差不多已经和周不易交流到了最后。
  
  “大致情况,我都了解了。”
  
  认真地点了点头,苏昼若有所思:“威烈宗师的确年纪很大,在战胜魔朝后的不久,就因为丧失生存的动力,寿尽而终。大宗匠也是如此,在开发出了第二代真气铸炉后,就心满意足的去世了。”
  
  “像是方慧武僧,则是留在了新大陆,数十年前就不明生死,估计已经圆寂,而柳夕照女士,则是在和中亚地区的独立分子战斗时,重伤十余年后去世的。”
  
  周不易和柳夕照,早就在百年之前就已经结婚,孕有一子二女,如今也算是开枝散叶,只是毕竟一百多年,哪怕是自己的直系血脉,关系也淡了,当初让周不易倾注心力心血的那些孩子,有的专注政务,不修武道,有的上了战场,作为表率,阵亡在异地他乡……直到周不易自己从联盟主席的位置上退下,做了降魔局的局长后,他的后裔才能过上正常的生活。
  
  “有些时候,当真觉得长生也是一种痛苦,与凡世牵扯越深,这痛苦就越是强烈所以,直至如今,我也一直在推广全民武道,不让武者和普通人的隔阂越来越重,即便代价就是如今武者犯罪愈演愈烈,哪怕是降魔局都有点人手不够用的感觉。”
  
  谈到身边之人的生离死别,周不易的感触,远比苏昼要强烈的太多,毕竟他们当初相处的时间太短,虽然印象深刻,但并没有沉淀出太过深沉的感情而周不易和那些人,可是并肩作战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
  
  缅思了一会,周不易看向苏昼,他略微皱眉:“你看上去,似乎并不怎么难过,难道是记不太得那些人了?”
  
  但很快,他自己就释然:“也对,毕竟一百多年过去了,我们只需要记住你一个人,而你却未必能记住所有人。强求你和我一样对他们印象深刻,反而是一种不公平。”
  
  “不,我记得所有人。”
  
  对此,苏昼垂下眼帘,他甚至笑了一声:“只是,难道要我摆出难过的表情吗?是了,我的确为他们的去世而难过,但是,我更愿意为他们创造的这个平和的世界而开心。”
  
  “我觉得,有些时候,对于那些达成了梦想的前人来说,擅自为他们的死而悲伤,而不是赞叹他们的梦想成真,为他们的理想实现而喜悦,反而是一种不尊重。”
  
  “……嗯,师父也说,百家联盟已成,他死而无憾,决不允许我们在他的葬礼上奏悲乐,要放凯旋曲……他的遗言,我记得很清楚,他们的遗言,我都记得……”
  
  老人的特征,就是容易回忆,即便是有了比当年更加年轻的容貌,可周不易也的确是一位老人了。他沉浸在昔日的回忆中:“只是,最后活下来的我,略微有点遗憾……归根结底,他们看不见,我所能看见的这个太平的世界。”
  
  回忆的最后,周不易抬起头,看向苏昼,他微微一笑,似乎很是欣慰:“好在,苏少侠你还活着,那我们这一切努力的成果,至少还有第二位见证者了。”
  
  “那么,有什么需要我帮助吗。我这个人擅长的事情不多,但是说起降妖除魔,扫黑除恶,那可是我的专业领域。”
  
  苏昼平静的询问道,他双目中有灵光闪动,凝视着眼前的男人:“你大可全部都告诉我,既然我已经来了,那自然就不介意出手恶人这东西,是杀不腻的。”
  
  办公室内,沉默了片刻,然后,周不易便缓缓摇头:“没有。”
  
  他缓缓说道,语气坚定:“天正联盟的潜在问题虽大,但现在还很稳定……而且,我们能解决的事情,又何须你来出手?这世间已经没有魔朝和魔帝了。”
  
  “……是吗。”
  
  苏昼又沉默了一会。
  
  过了一会,他才继续道:“周不易,拜托你一件事。”
  
  “什么事?”男人有些疑惑,甚至有些警觉。
  
  “和我合照一张。”
  
  神木世界并没有发展出照相机技术,因为他们有水晶留影和镜面存像,不过合照这种词汇,顾名思义,周不易还是很快就理解了过来,他摸了摸并没有胡子的下巴,笑道:“这有何难?有什么需要拜托的?”
  
  听见周不易的回答,苏昼便转过头,他看了一会邵启明,然后道:“启明,帮我和他合照一张!”
  
  “……怎么回事,怎么到了异世界,还有这种只有我不行的感觉……难道阿昼你带我来就是为了给其他人拍合照的?”
  
  嘴巴里念叨着这样的话,邵启明虽然抱怨,但动作还是很快他抬起自己的手腕,上面的代理个人终端摄像头便对准了已经站在一齐的苏昼和周不易。
  
  咔嚓,照片照完,两人笑着站在办公桌前,一位英姿勃发,一位威严俊朗。
  
  “差不多该准备走了,我这个局长说来忙碌,实际上很是清闲,无休假工作了这么多年,也是时候给自己放假几天……”
  
  然后,就在周不易准备叫人准备飞空艇,带苏昼和邵启明看看这个世道的时候,苏昼却伸出手,拦住了对方。
  
  “苏少侠,你这是……”
  
  微微一愣,对于苏昼的举动,周不易有些不解。
  
  而青年沉默地眯起眼睛,凝视着对方,青紫色的龙瞳中,有黑白二色的火光正在燃烧,让男人怔然。
  
  但一切仿佛只是一次小幻觉,那怔然的感觉一闪而逝,然后便不复存在。罪业的火焰一闪即逝,并没有点燃任何东西。
  
  “我讲一个简单的小故事。”
  
  将黑白二色的火光收回,苏昼神色好看了一点,但他的语气仍然有些冷淡:“在山间,有一条恶龙,它剥削山民,吞噬生命,所为恶之大,全世界的勇者都前去讨伐。”
  
  “当然,恶龙的强大,岂是一般勇者能对抗的?绝大部分勇者都成为了恶龙的腹中之食,他们的武器财宝也都成为了恶龙的财产,一时之间,恶龙甚至像是要统治整个世界。”
  
  “但最后,还是有最强大的,可以与恶龙抗衡的勇者出现了,他最后斩杀了恶龙,平定了乱世,成为了最后的屠龙者,以及……”
  
  长出了龙鳞。
  
  周不易并不愚蠢,听到这里,他已经听出了这句话最后未说出的意思。
  
  究竟是什么时候,你开始改变了?周不易?苏昼虽然没有将这句话说出来,但谁都能明白他的意思。
  
  对此,男人先是皱眉,然后退后几步,叹了口气。
  
  “苏少侠,你的意思,我都懂,没必要这么委婉的暗示。”
  
  一瞬间,整个办公室,都被两位统领阶的强者的气势充斥,如果不是坐在椅子上,邵启明甚至被突如其来的灵压碰撞所迫,要倒退几步。但哪怕是坐在椅子上,他也微微皱起眉头,感觉有点不适。
  
  而周不易的语气变得平静起来:“所以呢,你究竟想要说什么,苏昼?”
  
  “没什么所以,而我想要说的,也非常简单。”
  
  分出一点力量,将邵启明护住,苏昼将双手负在身后,赫然是没有半点战斗的准备和想法,他不顾一旁邵启明暗示的手势,直接了当的说道:“我只有一个问题周不易,你是什么时候开始专修木系内力,还以此成就天罡武神之境的。”
  
  一时间,整个办公室都陷入彻底的寂静。
  
  可很快,伴随着笑声,寂静便被打破。
  
  “什么时候?自然是察觉这个世界的所有灵气,都已经被神木侵染,整个天地都即将化作天木之地时。”
  
  轻笑一声,周不易也是负手,没摆出战斗的姿态。
  
  即便如今,整个办公室的气氛都变得无比凝重,可他仍然不急不缓:“早就在其他大宗师无论如何,都无法突破先天之上的境界,以至于被暗伤拖累,内脏都没办法转换完成,痛苦死去之时,我就发现,这世间倘若不修木系内力,就再无可能更进一步,更别说继续修持天罡之境了。”
  
  被三大宗师看好,百家钦定的继承人,认为天赋足以在灵气衰微的年代,也可以修成先天境界的天才,原本预定手持灭度之刃,用以抗衡先天魔帝的武者,周不易的目光,悠长的仿佛能够看透整个世界:“神木虽然被你封印,但天地异变已生,既然木气已经为主,我不过是顺应世道轮转的变化。”
  
  “可你修的是神木之气。”
  
  站在周不易的对面,苏昼的目光扫过周不易的全身,他淡淡道:“这东西,国师身上有,魔帝身上有,可除此之外,哪怕是最强的魔将,身上也没有那是专属于神木的力量。你是怎么得到他的?”
  
  “……看出来了吗。”
  
  对此,周不易也没有打算隐瞒,他笑了笑,而这一次笑容,比起之前似乎带着些许忧虑的笑容,显得更加真诚:“我就说,倘若是你,绝对不可能看不出来。”
  
  “当我一开始得知你重归世间的消息时,我就想,果然,你出现了,正如同你当初说的那样……一百多年,你从未出现过,所有人都认为你恐怕不会再归人间,可果然,一旦动用神木之力,你就会回来。”
  
  其实只是巧合。但是苏昼却没心思开这种玩笑了,一直以来,都在沉默,等待着周不易主动坦白的他,只能长叹一口气:“说实话,周不易,修行神木之力并不是什么犯忌讳的事情,实际上,你也看得出来,我身侧的这位朋友也是修行这一系的,我身上也有。”
  
  “但是,你为什么要瞒着我呢?你难道觉得,我会因为你使用蟠榕不死树的力量,就话都不说,直接出手将你斩杀吗?不至于吧,单单看你也有天罡武神之境的修为,就证明你绝不至于只有这点胆气。”
  
  对于苏昼的询问,周不易只是眯起眼睛,一言不发。
  
  苏昼耐心地等待了许久,还是没能等到解释,随后,他才摇摇头:“罢了。说实话,周不易,其实从最开始,启明就一直在用秘法和我联系,要我不要那么早暴露,而是合理虚伪与蛇,看看你究竟是吃了什么药,而底牌究竟是什么,搞清楚你真正的目的和动机。”
  
  “但我想了想,觉得还是算了,毕竟我在这个世界也不会呆太久,而我个人也喜欢有话直说,直接询问。这样,可以节约我约莫几天十几天的探查时间。”
  
  苏昼从不废话,有话直说,有事就问,遇到剧情点就直接摊牌,不做任何拖延。
  
  先干事,再寒暄。
  
  苏昼很聪明,学学苏昼。
  
  面对苏昼没有半点委婉,直接掀牌的质问,周不易缄默了片刻,然后便无奈地笑了一声:“果然,苏少侠,你从未变过。”
  
  “热爱美食,嫉恶如仇,热心助人,豪迈直接……反倒是我变了,一百多年的时间,我和最初那个青涩的我,已经变的不像是一个人了。”
  
  “至于为什么转修木气,又利用神木之力……还需要问为什么吗。”
  
  如此说道,周不易将负在身后的手抬起,展现给苏昼。
  
  那是一支干净修长,如同玉塑的手,单单是注视,就能体会到其中无比庞大的生命力,以及近乎于不坏的坚固本质。那是任何血肉之躯,任何人类都极难,甚至可以说是不可能修成的体质。
  
  “我想要不死。”
  
  收回手,他再次负手于身后,男人没有任何情绪波动,近乎毫无感情的,平静道:“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