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铭一花 > 一百六十九10

一百六十九10


  曹铭花环顾大队部,看看在做的人,又扫一眼院外开阔地的人,今天她说的话,对他们来说都是平生未见,那就让他们消化消化吧,不然会消化不良的。她把外面的事物组合安置在曹家庄,哪怕是之前曹家庄最富裕的时候,都没有这些,也不能怪族人想象不到。
  基本上安排妥当,曹铭花起身去小学,她要去找那个四方桌。她人已走出大队部,屋里的众人才想起来说一声:“桃妞,你走了。”
  曹铭花边走边反思,她是不是太急迫了,把在外面的事物统统一起安置在曹家庄?可不这样,她哪里有时间等着曹家庄慢慢的发展起来?现在已经八月初,马上就中旬,可能等不到开学的九月份,她就要跟着刘志钢他们走。
  现在不争分夺秒的把她的设计,全部勾画出来蓝图,那等她再回来,曹家庄肯定是杂乱无章,她的心血就会付之一炬。哎,不管了,趁现在把所有的能抢来的都堆在一起,曹家庄的人总不会把这些都糟蹋了,无非是忙碌无序一些。
  再说,她还抢来一批人呢,这些人也会帮着族人,把曹家庄整理井然有序的。知识不是白学的,更何况这些人还是实战出来的,哪个都有领导千军万马的本事,一个小小的曹家庄,他们都守不住吗?
  曹铭花顿感轻松,肩膀上的疼痛似乎也轻了很多,脚步轻快的又直奔下曹而去。
  “姐……姐……”
  曹铭花听到身后出来喊叫声,可不知道是不是喊她,习惯性的停下来转身看。
  二牛呼哧呼哧的跑过来,嘴里还喊着:“姐……”
  两辈子曹铭花和二牛都没有亲近过,不解的问:“有事?”
  二牛比曹铭花小两岁,曹家子嗣单薄,一位媳妇也就一个娃,大伯和大伯娘这么多年也就二牛这一个孩子。曹铭花不禁怀疑,是不是她家的遗传有问题?曹爷爷是弟兄两个一个妹妹,曹爷爷的孩子也只有大伯和曹爸两个孩子,大伯又是只有两个孩子,曹家的遗传不会真的有问题吧?
  二牛怯懦的低声说:“姐,我想当兵。”
  曹铭花上下打量二牛的身高,“十六才可以当兵。”
  二牛鼓足勇气,“我要当文艺兵。”
  “扑哧”一声,曹铭花被二牛逗笑,曹家人什么时候有文艺细胞,她怎么不知道?“你会什么?”
  “我会吹口琴。”
  曹铭花差点被二牛噎死。“你现在上几年级?”
  “初二,开学上初三。我不想上学了,我爹非让我上学,我想像我大哥一样当兵。我大哥说了,文艺兵七八岁的都有去当兵的。我已经十四了,我练了一年多的口琴,我可以去当文艺兵。”
  曹铭花不再笑二牛,思索二牛上辈子的两位女儿都是大学生,那他的智商应该不低,只是条件不允许才没有机会读书,这样的话,还是让他继续上学比较好。
  拿定主意,曹铭花微翘嘴角,忍住奸诈,对二牛说:“可以。过几天就开学了,你先回去去收拾收拾。等着跟着你爹一起去长潭找大牛,让大牛先给你安排一个学校,之后,等到当兵的季节,你再去当兵,不然现在部队也不收啊。”
  二牛憨厚笑的眼睛都没有了,本来曹家人都是单眼皮,这会更是一条缝了。“我知道了姐,我这就回去跟我爹说。”
  二牛冲曹铭花鞠躬致谢转身离开,曹铭花奸诈的大声笑出来。“哈哈,哈哈……”等到二牛到长潭,发现他上的中学根本就不能出校门,再后悔也没用了。胆敢自己跑回来,被抓回去的后果……呵呵,如果三年后他还想吹口琴就能当文艺兵,就让他报考艺术类院校吧。不管二牛的大学能不能读完,至少已经是大学生了。
  曹铭花突然很想吹口哨,上辈子她周围很多人都会吹口哨,可她不会。她只会笨拙的捏着下颚向嘴内吸,而不是像别人那样,仅仅依靠口型往外吹。她就说嘛,她家人从曹爷爷那一辈就没有艺术细胞,二牛还幻想当文艺兵,嘿嘿……
  提起爷爷,曹铭花想起来爷爷有位妹妹,好像是奶奶去世的时候,那位姑奶奶的孩子还来奔丧。上辈子她离开曹家庄后,曹家庄的人不再认为她是曹家人,所以她也没有和这位姑奶奶家人有什么联系。不过,大牛和二牛好像和他们有来往,大牛的女儿还经常去他们家走亲戚。好似这位姑奶奶那时也是在梁城居住。
  哎,不管了,上辈子这位姑奶奶都没有把她当成曹家人,她还说什么?她爹没了,就因为她是女孩,又跟着母亲改嫁,曹家长辈都不再认她。呵呵,曹铭花心头一股凄凉感觉,这辈子她杀回来,从心里就没有把这些亲戚看的有多重要。如果不是大伯大伯娘为她出头那一遭,她还是会冷冷地对待他们。
  曹铭花感觉她就是薄情之人,上辈子薄情的对待两位女儿,这辈子薄情的对待亲戚,还有……刘志钢。她明明知道刘志钢是真心对她好,可为什么就是提不起来心劲,真心回馈刘志钢的真心呢?
  上辈子曹铭花可不是这样对待老李的。她不惜牺牲三位孩子,也要和老李硬生活在一起,如果不是老李把她折腾的没有活路了,她说什么都不会弃他而去。最好老李喝酒喝死,她还为他办了一个风光的葬礼,还哄孩子们说:“这是为你们好,怕人对说你们的闲话。”
  这种骗人的鬼话大女儿嗤之以鼻,驳斥她不知道多少次,说到最后连她自己都骗不下去了,她就是对老李无条件无原则的好,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三个孩子。
  “上辈子怎么会这么自私自利?”曹铭花伸伸脖子,摇头看太阳,眼前立马旋黑,赶紧闭上眼睛。
  “桃妞,你站在着干啥?这样会晒坏眼睛的。”
  一声颤微微的声音响起,曹铭花没防备吓一跳,这声音有点阴森,让她大夏天有种进冰窖的感觉。她顺声音望去,一位年近花甲的男性老者,被小孩子扶着站在树荫下,正用浑浊的眼神看她。
  曹铭花礼貌的回答:“没事,晒晒更健康。”
  老者直奔主题,“傻妞,赶紧来树荫下凉快吧。我正说去找你呢,没想到你从俺家门口过。”
  曹铭花站在太阳下并未动,淡淡的问道:“请问您是哪一位?我离开村里很久了,不太知道村里的辈分了。”
  老者也没有向前走的意思,继续站在树荫下,颤微微的说:“傻妞,我是恁二爷爷,恁爷爷是我大哥,你连我都不认识了?哎,看来我真的老了,都被小辈嫌弃了。”
  老者的话让曹铭花反感,她都回村这么久了,这位二爷爷,也就是曹爷爷的弟弟,都没有去看看她……好像不对俄,应该是她看望这位二爷爷才对,哎,不管了。她站在不想和这位亲戚说话。
  “那个……二爷爷,不好意思啊,我没有把您认出来,对不起,我离开村里时间太长了,忘了我爷爷还有亲戚。那个……二爷爷,我还有事,改天我专门来拜访您哈。”。
  说完,不等对方有什么反应,逃一样冲小学而去。
  身后出来二爷爷的喊叫声:“哎……哎,别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