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球场杀机 > 第一百三十三章.化身为水 十三

第一百三十三章.化身为水 十三

第一百三十三章化身为水十三)
  
  有一阙《菩萨蛮》单道石乾锋的烦恼,词云
  
  人生何事风尘急,青丝已换星星集。
  
  夜月九霄中,俗尘全是空。
  
  有人名利锁,有人寻真我。
  
  情字忒烦人,时时需费神。
  
  这是非常难忘的一夜,没有耿郑虹,胡潜等其他朋友的打扰,石乾锋和曲蕊就这么聊啊聊。或者本就是故意的,只是又何必真去在意呢?
  
  没有进一步的的关系,可是石乾锋还是觉得曲蕊这女人好像天生和自己是有缘的。她总在自己生命每一个重要的关口出现,直接或间接改变着他生命的轨迹。以前自己从来没有察觉,可是现在他清醒了。他想这个女人或许会在他以后的生命中扮演重要的角色。是爱情吗,石乾锋自己也不敢肯定,他只能确定自己是有那么几分喜欢她的。
  
  至于她的心意,石乾锋不敢聊起,也再没有时间聊起。
  
  聚散总是匆匆。两个人才找到一些默契,就到了分别的时刻。
  
  石乾锋有些难舍地道“你以后可以常来啊,你是老板谁还管着你!”
  
  曲蕊笑道“算了,老板也只是小老板,这种高消费还是留给有钱人吧!”
  
  石乾锋夸张地道“你还不是有钱人,谁是!”曲蕊笑道“你不就是!”石乾锋赶紧道“那行,就让我这有钱人请你这不是有钱人的有钱人怎么样?”
  
  曲蕊笑得弯腰道“好吧,我要是有空的话,一定过来宰你!”
  
  石乾锋有些严肃地道“一言为定,说话算话,我还等着好好谢你呢!”
  
  曲蕊奇道“谢我,谢我什么,你不是都”石乾锋一时说漏嘴,赶紧原话道“谢你在我失落的时候给我鼓励啊,让我重新振作”曲蕊笑道“嗨,这也叫事!”石乾锋急道“这还不叫事,这几乎是再生之德!”见曲蕊淡淡地笑着,石乾锋忽然发现这样的曲蕊真是耐看,很有几分古典美的味道。石乾锋脱口而出道“我都差点想以身相许了!”
  
  曲蕊一怔,随即笑道“那你可许不过来,咱们这么多人!”石乾锋一时语塞,呆呆地不知怎么开口。
  
  曲蕊已经伸出手道“好了,你的心意我我会给大家转达,你好好比赛吧!”石乾锋只得道“好的。”看着就要转身离开的曲蕊,石乾锋忍不住道“要是要是来游玩,或者看球的话一定找我。”
  
  曲蕊远远摆手道“一定,还等着你这有钱人请客的呀!”
  
  整整一天,石乾锋还走不出曲蕊离开后的失落。他一直在想自己不愿给别人带来不幸,可偏偏怎么会有那么强烈招惹曲蕊的呢?
  
  难道真是爱情降临了?
  
  是也不是,都不由石乾锋多想,摆在他面前的是一条独木桥,只有往前冲才能保住自己,也保住在乎的人。
  
  接下来是杯赛,世界冠军第二联赛的关键场次。由于上一轮输球,鹰扬社已经失去了夺小组头名的主动权,和排名第三的拉斯堡蛮牛队也仅仅是一分的领先优势,因此这一轮直接对话,对于小组赛形势极为关键。
  
  保险起见,石乾锋还是派出了所有主力,前场攻击组合换了一个人,把戈麦斯换上,换下了上一场打满全场的科伦。中场若昂金也没有出场,而是换上了杜姆。后防线基本没有变动,还是经典的四后卫组合,佩斯科,斯劳特金,贝尼加以及科里。
  
  鹰扬社的对手拉斯堡蛮牛实力不容小觑,是东欧强队k国联赛的冠军,在本小组也是势头强劲,大有后来居上的意思。
  
  拉斯堡蛮牛的打法还是传统的东欧球队踢法,出色的身体。力量优势,结合目前比较流行的技术优势,以及小范围配合优势。虽然还不能融会贯通,可是在打法上也算是十分鲜明,在国内几乎是一骑绝尘。这是他们对鹰扬社最大的优势,想超密集的赛程,还有强劲的对手,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赛前分析中,石乾锋也得知,对手的对这场比赛进行了提前两轮的布置,像队中的主力前锋9号拉斯卡拉特,以及中场10号大将莫特鲁斯科都以轻伤原因连休两场。让人惊叹的是,就是这样他们还是在国内联赛连胜两场,目前以10分优势遥遥领先联赛。
  
  此外,还有一个不利因素,便是客场作战。
  
  众所周知,欧洲有十大魔鬼主场,不巧的拉斯堡蛮牛便是其中之一。这个主场以盛大的声势和漫天的烟火,硝烟闻名于世。
  
  球迷兴奋起来,投掷各种烟雾弹,投掷各种垃圾都是寻常,那种由此产生巨大的压迫感和对球员的威慑力才是最关键。试想,现代社会谁会为了赢球冒失去生命的危险。
  
  对比鲜明,或者有些讽刺的是,这个国家的球迷还以“文明”著称,跟国恰恰是最鲜明的对比。
  
  世界足联和欧洲足联屡禁不止的原因之一便是球迷们算是十分地守规矩,球场内的事情就留在球场内,球场外很少闹事。这一点和国是最好的对比。
  
  石乾锋欣赏这一点,可是对这样的魔鬼主场也是心有余悸,他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石乾锋把目光投向约翰森和劳云尘。
  
  只见他两人一个低头沉思,一个愣愣发呆,似乎在记忆深处不断搜寻。
  
  石乾锋先找沉思不已的劳云尘,道“劳指导,我记得你那会到拉斯堡踢过球的吧!”劳云尘苦笑道“打过一场比赛”
  
  石乾锋笑道“给大伙分享分享经验吧!”
  
  劳云尘看了看石乾锋,又扫了一眼一脸期待的球员们,迟疑着道“要是可以,我绝不想走进那个球场一步。”
  
  这,如何是好。
  
  本想是要给球员解压的,怎么还变成“威胁”了呢?
  
  不过脑子一转,石乾锋也释然,他本来就是喜欢这样开诚布公的吗,让球员早做好心理准备不也正好。于是他笑道“来不及了,你已经去过了,总还得谈谈感想!”
  
  沉吟着,劳云尘道“怎么说呢,到那里比赛,你不要想着眼前只有一个对手,你要想着你的对手是10万人,是跟十万个球迷在对抗!”
  
  对啊,10万,10万球迷的球场啊,世界上有几个,欧洲才几个,就是鹰扬社这样的豪门球队的球场也都才6万多人,可想而知这个民族对足球的狂热到了多么疯狂的地步。
  
  石乾锋赶紧笑道“这倒是不错的经历,10万人啊,伙计们,你们谁在这样的球场踢过。”只有一人,莱恩·云齐。
  
  石乾锋对莱恩·云齐道“你也说说吧,那么多人面前踢球,什么感受?”
  
  莱恩·云齐想了想“没什么感受,我就是踢球,然后然后我们赢了!”话说完,一堂哄笑。标准的莱恩·云齐式的回答。
  
  石乾锋笑道“算了,为难你了。”转头又对着他道“希望这次你也是,专注比赛吧三分带回主场。”莱恩·云齐点点头,算是答应。
  
  石乾锋又对约翰森道“你呢,我记得你应该也是在那比赛过的!”
  
  约翰森还沉浸在记忆中,半晌才道“那是好久以前了,我都有些记不清了!”
  
  石乾锋道“说说吧,让他们有个准备。”约翰森苦笑摇头道“比不得的,那时候可比现在乱得多,我记得那会很多人,他们那里的人,还是带着枪的。我们比赛前一天还听说球迷打架,有人开了枪”
  
  尼尔急道“现在会不会还有”
  
  这个问题该是所有球员关心的,都目不转睛地盯着约翰森。约翰森摇摇头道“应该不会了,现在资讯那么发达那你们自己看吧,好像吗没多少这方面的新闻。”
  
  一个声音大大笑道“没错,妞倒是非常火辣的。”说话的是加斯蓬。
  
  杜姆笑道“我也听说了,又火辣又便宜,嘿嘿!”
  
  石乾锋心中暗恨,这些家伙,看来赛前研究对手研究到女人身上去了。
  
  绝不能让这种歪风邪气抬头,石乾锋心中想着,嘴上严肃地道“拿下比赛之前,你们什么也不用想,没有女人,没有红酒,什么也没有!”
  
  球员们急道“教练”
  
  石乾锋道“看我也没用,咱们这场比赛可输不起,还是好好琢磨对手吧!”
  
  不给球员们开口的机会,石乾锋又对约翰森道“具体有什么经验可以借鉴的吗?”
  
  有些让人失望的,约翰森还是摇摇头,道“那会我还是替补,基本上就没有上过场!”石乾锋手一摊道“得”
  
  刚开口,约翰森又赶紧道“不过其他球员的想法或许你们可以听听!”
  
  石乾锋道“快说,这种具体的感受最重要,球员们可以打个底!”
  
  约翰森露出一丝痛苦的颜色,道“我记得他们谁谁谁说的我也记不清了”石乾锋急道“谁管那个,你就说,他们都说了什么!”
  
  约翰森记得
  
  有的人说了,他整场比赛都以为是外面敲锣打鼓,他一刻也没办法集中比赛。
  
  有的人说了,他捡个球,都能听到十几个球迷用不同的方式威胁他的生命安全。
  
  有的人说了,他去罚个角球,天上随时会掉东西,他一直战战兢兢,不清楚这一回掉下的是打火机,下一次会是什么,会不会是炸弹?
  
  有的人说了,烟花一片一片,浓烟一片一片,他不想追球,他只想逃离赛场
  
  有一阙《鹧鸪天》单道石乾锋对往事的追缅,对离别的惆怅。词云
  
  愁来不觉已秋深,一轮孤月照空林。风催时序留霜露,雁去长天无覆音。
  
  云漠漠,草喑喑,少年一梦不堪寻。喧天潮涨波浪白,卷起炎江万里心。
  
  附注:昨天一章的《摊破浣溪沙》词想想有些颓,该改以下,才更加符合男主的心路历程。为不引起编辑的误会,不在原文改,在此说明一下。
  
  还是前面说过的,人生和写作一样,你停下或者放缓脚步有些事或者会做得好很多,可是现实就是鞭子,逼着你跑啊跳啊。话不多说,其实就是最后一句,两个字。如词:
  
  三十光阴似电驰,东西零落忘伤悲。风雨横狂飞碎影,我为谁?
  
  仗剑天涯年少梦,读书为用一生痴。心到枯时须有泪,润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