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球场杀机 > 第一百三十二章.化身为水 十二

第一百三十二章.化身为水 十二

第一百三十二章化身为水十二)
  
  有一阙《摊破浣溪沙》单道久别重逢,面对从前的自己,石乾锋颇多感慨。词云:
  
  三十光阴似电驰,东西零落忘伤悲。风雨横狂飞碎影,我为谁?
  
  仗剑天涯年少梦,读书为用一生痴。心到枯时空有泪,恨相思。
  
  终于还是想起来。
  
  石乾锋苦笑着对曲蕊道“我记得我还欠你一个道歉!”
  
  曲蕊却茫然地看着他道“什么道歉?”
  
  石乾锋说起了那盒饭。曲蕊的脸一下子便红了,道“我那那也是随便做的,肯定不好吃,你倒掉了还好,否则同学们该笑话我了!”
  
  石乾锋郑重起身,道“无论如何,还是对不起!”说着当真微微鞠了一躬。
  
  曲蕊有些手足无措地道“别大庭广众的,别让人笑话!”
  
  石乾锋笑道“这里的人什么没见过,他们才不在乎。”看着有些释怀的曲蕊,石乾锋又微笑道“再说,要是一个迟来的道歉都精选挑选时间地点那会有什么诚意可言!”
  
  曲蕊微微笑道“你倒还和以前一样我行我素的!”
  
  石乾锋苦笑道“也不全是,就是最近更懂得珍惜罢了!”曲蕊笑道“好,那我也要珍惜你这道歉!”
  
  石乾锋玩笑道“是因为等得太久了吗?”
  
  曲蕊一愣,随即掩嘴大笑,拼命点着头道“是,是,你说的很是。”石乾锋也夸张地道“那我也放心了,我也很久没给什么人道歉了,总算遇到知音。”
  
  曲蕊笑得十分开心,半晌才渐渐收起笑容道“其实我也没怎么放在心上,你不用那么一直放在心上”
  
  石乾锋道“才没有,要不是这次遇见你们”话出口便十分后悔,这话说得好像前面的道歉一点诚意都没有了。
  
  谁知曲蕊一点没有介意,反而十分理解似地道“我想也是。”看石乾锋脸色有点不自在,又道“我想那会你该是晕晕忽忽的,干了什么,说了什么都完全不记得了吧!”
  
  石乾锋苦笑道“你可真善解人意。”
  
  曲蕊道“那也不完全是。”接着噗嗤一声笑出来道“其实是因为我也喝醉过,所以”石乾锋赶紧道“是,那滋味实在不好受。”
  
  曲蕊道“你后来也没怎么喝吧,我看聚会时候你都喝得很少。”石乾锋道“有两年喝得特别多,都是应酬,后来看开了些,反正也就那样,爱喝不喝!”
  
  曲蕊笑道“我就说你还是你,没怎么变嘛!”
  
  石乾锋有些感慨,道“你说这是好还是不好,是不是挺不成熟的!”
  
  曲蕊愣住,随即道“为什么要成熟?”
  
  这问题倒真让石乾锋吃惊,他看过许多相似的观点都在书里或者鸡汤段子里,还从没从一个女生口中听到过这样的话。
  
  只听曲蕊又道“谁也没有规定,人就要按照别人书里写的什么成长,成熟,苍老,按部就班地活着。”
  
  石乾锋苦笑道“比起来,我这都不算什么,你才是真正洒脱!”
  
  曲蕊笑容也有几分苦涩,道“那或者也是慢慢地活明白了呗!”
  
  石乾锋一怔,玩笑地道“曲小姐听着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曲蕊呆了一呆,随即苦笑道“都这么一把年纪,要说没有故事说出来谁信!”
  
  石乾锋脱口而出道“我信!”
  
  曲蕊有些意外,道“你信?”石乾锋坦然道“比起来,我才觉得你是几乎没怎么变的样子!”曲蕊却有些黯然,道“那是你没怎么了解过我”
  
  这话很通透。
  
  人生应该都是这样,每个人都把对方看做一张平面的画,岂不知每个人却都是三维的四维的立体地活着。
  
  石乾锋有些不好意思地道“这些年,是跟大家疏远太多了”
  
  曲蕊安慰他道“都一样,谁不是忙忙碌碌,也不用谁跟谁说抱歉。”
  
  话到这里,两个人又开始沉默。
  
  石乾锋被优美的音乐吸引,而曲蕊静静地喝着红酒。
  
  石乾锋没话找话,道“要不要问问他们多久过来!”曲蕊笑道“好啊!”说着便拿出手机拨通电话。
  
  谁知耿郑虹几人却说跟球迷打成一片,已经喝上了,要石乾锋和曲蕊不用管他们。
  
  石乾锋这才发觉,耿郑虹或者是有意的。那石乾锋也没什么好客气,更没有了起初时候的别扭。
  
  他笑道“那正好给了我一个弥补的机会!”曲蕊道“弥补什么!”石乾锋微笑道“弥补那一顿饭啊!”曲蕊一拍脑门道“嗨,你说那干什么!”
  
  石乾锋笑道“你可以不在意,我不能不在乎。”把菜单递给曲蕊,又微笑道“再说机会难得,再见面又不知何年何月,务必给我这个机会!”
  
  石乾锋最后是非常郑重的,曲蕊也收起了笑容,道“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石乾锋笑道“不用客气,要不把他们的份都吃了吧!”曲蕊笑道“要吃也是你吃,我可没有那么大的肚量。”
  
  石乾锋笑道“你这还没肚量,这么多年都不记仇”曲蕊瞪了他一眼道“你怎么还说这个!”
  
  石乾锋举起酒杯,一口干了杯中的酒,道“我失言,我自罚一杯。”
  
  曲蕊赶紧道“别啊,咱们两个人就不要那么一本正经了!”
  
  石乾锋故意板起脸道“别,我还是严肃点好,我这个人一疯起来那是无法无天的!”曲蕊笑道“这倒是可以想象。”
  
  石乾锋忍不住道“你呢,我看你挺安静的,是不太放开,还是跟原来一样那么文文静静的!”
  
  曲蕊歪着脸,有些俏皮地道“你猜!”
  
  石乾锋心中又猛跳一下道“我猜我想你还是跟原来一样吧!”
  
  曲蕊笑了,笑得十分舒畅,道“这你就错了,其实我私底下也很疯的!”石乾锋惊道“这倒真没看出来!”
  
  曲蕊自嘲地道“隐藏得够深的吧!”
  
  石乾锋可不好接这话,只得听曲蕊又道“还是方才说的,有些事情你看透之后便不会那么在乎形式了”
  
  石乾锋心中一动,这话可真触动他的心弦。
  
  只听曲蕊接着道“人世一场,无非生老病死,你想,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多活几十岁,甚至百十岁都不是问题,那为什么还给自己套那么多箍箍咒咒呢,你说是吧!”
  
  石乾锋正细细体味着她的话,一时分神,曲蕊在他手上拍了一下,道“发什么楞呢,是不是想说这女人可真离经叛道!”
  
  石乾锋赶紧道“不不不,你的话对我触动很大的,我正想我的事情”话出口赶紧收住,果然曲蕊脸一板,道“那我有没有妨碍石教练想自己的事情呢!”
  
  幸好石乾锋应变够快,此时话说开一些,也少一些顾忌,他大笑道“不不,正要听曲小姐给我上课呢!”
  
  曲蕊脸一红,道“你就取笑我吧,我这点能耐哪”
  
  石乾锋赶紧道“不,我是真心的,你的话还真给我很多触动。”见曲蕊一脸莫名其妙,又笑道“再说,我可记得曲小姐的脑袋那就是小图书馆,看的书可比谁都多!”
  
  曲蕊笑道“我都不好意思了,那算什么,都是闲书”石乾锋笑道“书就是书,没有谁说闲书就没有好文笔或者好道理的道理”
  
  曲蕊笑道“你这绕口令似的”石乾锋笑道“我是说,什么书读成什么样,悟出什么道理全看读书的人,有时候跟作者都没什么关系!”
  
  曲蕊点点头道“你这话倒有些意思!”石乾锋道“不是我的话有意思,本来就是这样。”见曲蕊微微摇头,又道“你没看一位作者在网上吐槽吗,他的文章被用在高考阅读理解,结果自己做了一遍没得几分”
  
  曲蕊惊道“真的假的?”石乾锋笑道“自然是真的,作者自己也说了,那道题的有些答案他写文章的时候想都没有想过。”
  
  曲蕊沉思着忽然道“所以说,你还是不用谢我!”石乾锋愣住道“又是什么道理。”曲蕊笑道“你自己不是说了,说着无心,听着有意!”
  
  石乾锋怔了怔,忽然笑道“有道理,不过还是要谢谢你。”曲蕊也不再坚持,道“可以说说你烦恼什么事吗?”
  
  石乾锋叹口气道“还不是眼下球队的事,还有我”后面的话却实在不知怎么开口。
  
  曲蕊道“我也是好奇,说到底隔行如隔山,我其实也帮不上你什么忙!”石乾锋笑道“这样就很好,你不是刚刚给了我一些很好的触动吗?”
  
  曲蕊到底有些不好意思道“其实你读的书也没比我少,我记得好多书的借书卡上还要你的名字呢!”
  
  石乾锋笑道“真没想到我们原来交集那么多呢,真是真是相识恨晚啊!”说着一脸遗憾的样子。
  
  曲蕊眼睛在他的脸上打转,似乎想看清楚他是玩笑还是当真,口中又道“怎么会晚,你真当自己七老八十了吗?”
  
  石乾锋忽然想到什么,失笑道“对啊,我记得咱们见面最多的地方是学校外边那家勤勤书屋还有市书店”
  
  曲蕊瞪了他一眼道“还说呢,见面好像跟不认识一样,要么点个头,要么低着头就走!”石乾锋,摸着后脑勺,大是不好意思,道“有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有一阙《点绛唇》单道石乾锋在人生,爱情面前徘徊不定,踟蹰不前。词云
  
  前路茫茫,枝头又是斜阳照。一声孤啸,泪尽不成调。
  
  化世寓身,宁做蓑翁钓。沙鸥笑正当年少,江海鲸波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