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跛子求爱,王爷别逃 > 第九十八章地狱中的慕容冢

第九十八章地狱中的慕容冢

谷风见势上前抱拳道,“回王爷,司徒先生确实年迈,对于王爷的要求可能有些不能胜任,只是司徒先生留在王府主要还是为了照顾阿柒姑娘方便一些,如果阿柒姑娘身上的伤已经痊愈,我会送司徒先生回庄里。”
  
  慕容冢努力控制住内心的怒火放下书说,“阿柒?一个整天疯疯癫癫不守规矩的人为何要劳烦王府和庄里的人,本王看她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你过几天就送司徒先生回庄里。”
  
  虎谷风惊讶的看着慕容冢,不敢相信那个把‘小七’整天挂在嘴边的人,会如此冷漠的从口中说出这样的话,面前这个人绝对不是他所认识的慕容冢。
  
  虎谷风冒着多说一句就会惹怒慕容冢的危险坚持道,“可是王爷已经答应阿柒姑娘,将纸鸢的母亲接来王府医治,如果司徒先生回去那纸鸢母亲是不是就不用接出来了?”
  
  慕容冢眉头紧锁,不悦的站起身瞪着虎谷风,似乎是对一个办事不利,毫无主见的属下的不耐烦,“一个将死的老妇算了,那就让司徒先生留在王府,一旦那名老妇死了,就立马送司徒先生回庄里。”
  
  虎谷风领命带着司徒神医出了书房,曼珠忙迎上前说,“还好纸鸢没在这里,她要是听见了不得伤心死啊。”
  
  谷风道,“你应该庆幸阿柒不在这里,曾经王妃嘴里的词语出现在王爷口中,王妃要是还在的话,那阿柒就没有活路了,原来喜欢和讨厌真的是一念之间的事情,待遇更是天差地别。”
  
  后面赶来的曼陀和梅将军看到司徒神医时,立马明白什么意思,问道,“可查出王爷生什么病了吗?”
  
  司徒神医愁眉不展摇摇头,众人来到司徒神医房间,虎谷风对曼陀说,“你还是在王爷那里守着吧,万一王爷找你”
  
  谷风后面的话没说出来,但大家都明白,毕竟现在的慕容冢不是以前的慕容冢了,发起火来可能六亲不认,连能压制他的阿柒都成了疯疯癫癫不守规矩的人更何况他们。
  
  曼陀走了,梅若君一脸不安道,“王爷现在的性情和之前大变,如果不是中毒还能是什么呢?难道睡一觉也可以改变人的性情吗?”
  
  司徒神医翻阅着典籍,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真是怪事,阿柒身上自带退烧药,王爷如今又莫名性情大变”
  
  曼珠难过道,“您是没看见王爷看阿柒的神情,好像之前所有的爱都没了,一下子全部消失了,就像看一个陌生人。阿柒性情大变是因为失忆,可王爷又没有失忆怎么也性情大变呢?”
  
  曼珠一句话点醒司徒神医,司徒神医立刻起身在自己的书架上翻找,良久才从一推陈旧的页面不全的书中抽出一本书,仔细查阅。
  
  梅若君问,“这是什么书?看文字不像是大燕国的字?”
  
  楚风道,“这是我从北境南国带回来的,当时北境南国大败,王爷统率北境南国一切防务,司徒神医让我给他带些医书回来,我就顺便找了些。”
  
  梅若君点点头。
  
  司徒神医突然一拍大腿,一脸痛心疾首的说,“迷情草。”
  
  众人齐问,“什么?”
  
  司徒神医道,“移性,忘情,乃北境南国失传已久的医术。”
  
  谷风醒悟道,“那必定是沐殷的手段。”
  
  梅若君道,“他的目的是什么呢?”
  
  司徒神医,“控制。移性忘情,可以改变原来的喜好,性情。至于能改变多大就不清楚了。”
  
  谷风道,“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想控制王爷似乎不太可能,王爷之前因为阿柒将他黑暗的一面压下去了,现在没有了阿柒的牵绊,估计就剩下腹黑了。从他离宫到进府,几乎所有人都被他无视了,沐殷这不是给自己找了一个更难对付的敌人吗?”
  
  梅若君问,“那可有办法化解?”
  
  司徒神医摇摇头,“没有任何办法化解,恐怕就是找到制出此毒之人也做不出解药。”
  
  梅若君失望道,“那怎么办?就看着王爷变成另外一个人?五年前,那场政变,勤王手持御赐宝剑,查抄萧府,看着数百人人头落下,血流成河,因萧府而起的一系列清洗,几乎全部由勤王亲手执行,看着那些拥护自己的人全部死在自己的剑下,何等的绝望。
  
  至此之后,勤王一代贤王变成了一代嗜血魔王,战场上的血腥并没有唤醒他的心神,杀敌,杀降,几乎是无所不用其极,手段残忍,让敌人闻风丧胆,如遇顽敌,他更是凶残。唯独在带着楚风时才会稍微控制一下,那些年的慕容冢几乎是活在地狱中的。
  
  我很早就知道勤王的大名,刚认识他时他就和现在一样冷漠,不爱说话,做事果断,因为同是军旅之人,对自己甚是严格,但也不至于不近人情。可自从阿柒出现后,他就完全变了一个人,那个一板一眼做事的慕容冢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会笑,会妥协,会动容,会为了一个女人放弃天下的情种,虽然我知道这样的慕容冢和我没任何关系,可我宁愿他爱着阿柒,因为我知道他是开心的,我不想他再变回曾经的慕容冢,活在地狱中的慕容冢,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永远活在地下。”
  
  谷风静静听着梅若君的话,那些熟悉的画面扑面而来,“是啊,那几年的王爷可怕到没人敢亲近,就是打了胜仗也很难得到百姓的喜爱,虽然如此无情,可我知道他心里一直记挂着一个人,那就是阿柒。
  
  但那时我们都以为他只是对萧丞相的遗孤有所亏欠,让我们全力保护,可直到阿柒溺水救活,阴差阳错来到王府时,在他和阿柒的相处中,他才慢慢变了,成了一个有感情,有温度的人。我想每当他看见阿柒时肯定会在心里感叹活着真好吧,因为从他看阿柒的眼神中可以看到他有多开心。”
  
  曼珠默默流着泪,小声啜泣道,“可是王爷如今对阿柒的嫌恶那么明显,我担心阿柒会受不了,她努力活着就是为了王爷,外表已经伤痕累累,如果连心里都受伤的话,让她怎么办?”
  
  司徒神医道,“要不,这次我走的时候把阿柒带走算了。”
  
  曼珠阻止道,“不可,谁都不能带走阿柒,她是我们”
  
  曼珠说道一半看到梅若君时声音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