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前世今生我的女王殿下 > 第二十二章:变化

第二十二章:变化


  面露纠结神色的院长大人出现在雷哲面前又恢复成了成熟稳重的模样,看着少年平静的银紫色眸子到嘴边的问话就拐了个圈:“爱格伯特少爷您没事吧,要不要给您做个全身检查?”
  “没事,不用了,谢谢!”雷哲边答边起身,走到院长旁边停下开口询问:“我能看一下之前昏倒和刚刚的视频吗?”
  等倾颜从昏迷状态完全醒来已经是几天后的事情了,不适的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身体,盯着眼前浅绿色的屋顶愣了愣然后眨眨眼睛,接着之前的情景如走马观花似的出现在脑海里,现在是在医院?还不等她松口气接着就想到昏倒后会引起那一系列麻烦事,最要紧的就是屋内那些家具电器怎么解释,至于她怎么会昏倒这个问题她已经鸵鸟似的不听不管不问了,稍微想一想还是感觉有点难为情,天哪让她再昏迷一段时间吧,等这个话题成为过去式再出现,护士和医生的出现拯救了她有些鸵鸟的思想。
  看着护士们动作迅速敏捷的换药、拔管外加推来许多检查设备,经过简单的身体检查后主治医生们过来视察,头发花白一脸和善的内科医生笑眯眯开口:“女娃娃,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倾颜眨眨眼睛慢慢开口:“还有些头晕”,声音不高有些嘶哑,开口说话发现喉咙还有些刺痛。
  “那没事,头晕是你这段时间思虑过重,有些贫血气血两虚,多养养就可以改善,除了头晕还有哪些不适?比如胸闷什么的?”
  倾颜垂眸仔细感受后轻轻摇摇头:“其它都很好”。
  “行,那就没有问题了,不过你最近要多休息,少吃一些生冷的食物,多注意保暖,没事多吃多喝红枣阿胶……你再住几天院,等完全康复再出院,过两天做一个详细的身体检查”,尽职尽责的医生多交代一些注意事项,然后心满意足的拿着数据走了,终于醒了他们也都松了口气。
  等病房重新寂静下来倾颜才有空打量一下自己的身体,有些震惊的抬起自己没有输液的左手翻来覆去观察,怎么回事?这瘦的像鸡爪似的手和竹竿似的胳膊是自己的?自己昏迷了多久?不可能昏迷几年吧?扭头四处寻找在旁边的桌子上看到了自己的手环,查看后发现离昏迷也才过去七八天的时间,放松下来有些疑惑不解,难道自己真的思虑过重?可没啊,除了刚开始关心则乱有点担心小白兔,可后来自己想开了,因为这段时间她发现伊万对美娜还处在朦胧的好感当中,等好感发酵成熟离爱还需要三五年时间,甚至更远,这还要算上两人这几年一直在一起。说句不好听的,那女孩最多一年就没了,等伊万长大谁知道是什么光景,也有可能早把这个小丫头给忘了,所以那个美娜.爱格伯特自己尽最大努力去救,能救活算自己赚了,救不活也没什么。
  除了这个其余的更算不上是大事了,学分自己会努力去赚,这个学校还有许多能赚学分的地方,要不那些做化学实验的一不小心炸一些器材屋子什么的,更不要说那些搞建筑、力学等等经常破坏东西,由于能赚学分,这个学校的生活和学生性格都不死板,每天都有大量学分被扣,当然每个人也都为学分贡献自己的爱与热情。
  成绩自己努力努力也不是不可完成的任务,难道是这些事情加在一起,而自己这段时间又没有好好休息的原因?算了,倾颜安慰自己,想太多也是思虑过重,为自己的身体着想还是放轻松吧,想开的某人简单的打量一下病房,就将视线移向旁边的窗户。
  慢慢坐起来直起身子扭头看去,窗外阳光明媚,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两边开满了银白色的银藤花,在阳光照射下花瓣上折射出肉眼可见一个个短短的小型彩虹,放眼过去,银白色花瓣上仿佛被施了魔法,那么绚丽多姿引人震撼。有些不适的眨眨被晃花眼的眸子,随即转移目光看向地面上人工挖掘的小型池塘,深深浅浅的池内游过一群漂亮的礼服孔雀鱼,后半身为纯色的尾鳍上没有多余的斑点和花纹,看上去给人感觉素雅大方,如同穿晚礼的美人一样雍容华贵,这群孔雀鱼有黑色、红色、蓝色和深蓝色等等,倾颜视线随着一条天空蓝的孔雀鱼移动,看它时而活泼游到其它鱼群里乱扭一番,时而钻钻假山群内的空隙,怡然自得不知疲倦的游动着。
  “光是这群鱼和这些银藤都是花精力饲养,怪不得那些花树扣了我那么多学分”,倾颜嘟嘟嘴巴平心而论,轻轻叹口气也不再看了。
  慢慢躺好视线又转到自己鸡爪似的手指上一阵感叹,可真瘦啊!之前的自己身高一六八,体重一零八,增一分则胖减一分则瘦,而现在?摸摸自己的脸颊,恐怕风大点自己都能被刮跑吧!
  脑袋又开始晕晕乎乎了,索性闭上眼睛继续睡觉,半清醒半迷糊中老觉得有个地方很奇怪,昏沉中又将之前看到的东西回想一遍,没发觉哪个地方很奇怪,可意识中的自己坚持有不对的地方,一直不肯陷入深睡眠中,于是她只好一遍又一遍回放自己醒来看到的一切,每一个细节,每个人的眼神动作,液体滴在输液管内形成浅浅的涟漪,阳光下草地上的小草叶脉上小小的水滴宛如钻石,水池内颜色各异的孔雀鱼吐出一个个小气泡,晃晃悠悠往上浮出水面“噗”的一声破裂了。
  倾颜猛的睁开眼睛坐起身体,神色凝重的看向楼底下水池内,孔雀鱼依旧欢快的游来游去,长长的鱼鳍划过水面荡起层层波澜。倾颜微微眯起双眸抿着唇,太清晰了,之前她觉得有些地方很奇怪,但又一时半会没发现,现在才弄明白,她的眼睛!准确来说她的视力突然增强到了让人恐怖的境界,之前正迷糊时不管观看什么都有些昏沉,让她忽视了一些基本常识,现在她住在三楼,视力再好也断然不可能观察到楼下一米多深水池底内的情况,可她现在偏偏看到了,好像蹲在池边又拿了一个放大镜观察似的清楚,十米之内她视线扫过的地方近在眼前,她能清楚的说出楼下银藤花树底下小草的叶脉是纵向还是横向,草尖是朝南还是朝北,草叶上是否有灰尘,远处五十米外小石子路上走来一位抱着资料的年轻小护士,随着她逐渐走近清楚的看到字迹由模糊直至清晰。
  不自觉的用手捂着眼睛,这太可怕了,昏迷了七八天,一觉醒来发现视觉突破了人类极限,朝不可预知的方向奔去,她不觉得这是好事,也不喜欢事情脱离自己的掌控,之前昏倒是一件,这又是一件,这两件事有什么关联吗?放下手指垂眸思索。
  倾颜也没想太长时间,也不知道是不是心情上下浮动太大,这会头晕的更严重了,眼睛也有些酸涩,刚闭上眼睛就昏睡过去。。
  再次醒来时还没睁眼就听到耳边传来男生清冷俄语读诗声:“Там,гдеестьсвет,естьтьма,мечтьIпохожи……”[有光的地方就存在黑暗,而梦想……]
  “伊万”倾颜睁眼看着沐浴在橘黄色落日中好像漫画中的少年轻轻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