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木叶之夜光 > 开幕
木叶。
  
  三代愁眉苦脸的看着水门。
  
  “水门,你应该能看出来,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忍界之夜劫走宇智波一族之后没几天,整个忍界的气氛就开始变的越来越诡异了,十有,是准备对我们木叶动手了。”
  
  水门苦笑两声。
  
  “日斩大人,恐怕是的,我们需要提前对此做出应对才行。现在的木叶,太虚弱了,根本承受不住其他大忍村的联手围攻。”
  
  猿飞日斩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你说的我也知道,可问题就在于,怎么应对?这种强行压上来的大势,真是让我有点喘不上气。”
  
  水门沉默了一会,随后开口道。
  
  “日斩大人,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我已经准备好一切的应对方法了。”
  
  猿飞日斩抬起头来惊喜的看着水门。
  
  “什么方法?”
  
  水门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猿飞日斩愣了一会。
  
  “连我也不能告诉吗?”
  
  水门转头从身后的玻璃上,看向外面的木叶。
  
  “这是为了木叶,这个计划不能有失,哪怕是猿飞日斩大人,我也不想把这个计划轻易的告知您。”
  
  猿飞日斩眼神开始变的慎重起来。
  
  “你可要想好了,水门,这可不是在玩过家家。”
  
  水门转过头来。
  
  “当然,我已经想好了,我一定会将木叶从这次大难中拖出来的。”
  
  两人开始沉默,互相望着对方,不再说话。
  
  许久后。
  
  “好吧,我相信你,水门。”
  
  猿飞日斩深深的看了一眼水门,转身离去了。
  
  “我会的,日斩大人。”
  
  水门看着猿飞日斩离去的方向,说了一句话后就沉默了下去。
  
  许久后。
  
  一头白发的人走进了这间火影办公室。
  
  水门向来者点了点头,示意。
  
  “自来也老师,你来了。”
  
  自来也死死的盯着水门。
  
  “水门,这样真的好吗?”
  
  水门:“我认为只有那样才能拯救木叶。”
  
  自来也:“或许还有别的方法,只是你没找到而已。”
  
  水门:“木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找到其他方法,我们只能利用现存的力量,至于未来将会拥有的,我们现在是不给予考虑的。”
  
  自来也:“你可想好了。”
  
  水门:“自来也老师,我想的非常清楚,还请您赶快出发吧。”
  
  自来也:“我知道了。”
  
  简单的几句对话后,自来也就又退了出去,不知道去了哪里。
  
  两个月后。
  
  云隐村,正式向木叶宣战。
  
  岩隐村,正式向木叶宣战。
  
  于是,木叶这尊庞然大物快速的动了起来,不断的有忍者被派往前线。
  
  也在这一天,整个忍界的人都知道了——第四次忍界大战,开始了!!
  
  木叶。
  
  这一天,是阴天,天空飘起了小雨。
  
  奈良鹿久看着外面的小雨,掏出一支烟来,不慌不忙的点着。
  
  “开战了啊。我果然不出意外的被指派到前线了。不久后,就要走了,这应该是我这一年里,最后还能安心抽的烟吧。接下来的日子里,恐怕每天都要陷入忙碌状态了。”
  
  一个胖子出现在奈良家门口,对着奈良不停的招手。
  
  “喂!鹿久,你在干什么啊?赶快出发吧,前线正需要我们呢?”
  
  奈良鹿久一脸无奈的起身,捡起早就放在身边的一个包裹。
  
  “是丁座啊?我知道了,我这不是在等你们么。”
  
  随后,丁座身边又出现一个金发男子。
  
  “喂,鹿久,找借口的话,待会再说,快走吧。”
  
  奈良鹿久撇了撇嘴,三下五除二的穿起鞋子,随手提起包裹,急忙忙的冲出了家门。
  
  “亥一,我不是说了我知道了么,别催了啦。”
  
  之后,三个人就互相笑骂着,消失在了远方。
  
  日向家。
  
  日向日足端坐在家里,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许久后,这里走进来了一个人,正是日向日差,日向日足的弟弟,也是分家的家主。
  
  原着中,九尾之乱后,四代战死,云隐趁机打劫,逼死了日向日差。
  
  不过这一次,当初九尾之乱基本没对木叶造成什么人员伤亡,云隐自然也就没那个胆子来打劫日向家了,也因此,日向日差一直活到了现在,并没有死去。
  
  日向日差一进来,他还没开口,日向日足却率先开口道。
  
  “你想问我在想什么?我在想的很简单,就是,这一次战争,不知道又要死多少日向家的人。”
  
  两人对视着,沉默了一会。
  
  日向日差。:“大哥,你有没有想过,木叶可能挺不住了?”
  
  在最虚弱的时期面对两个大国,木叶的势微,已经很明显了。
  
  日向日足:“这里终究是木叶。”
  
  日向日差:“我觉得,我们应该先留下一些火苗。”
  
  两人再度沉默了下去。
  
  许久后。
  
  日向日足:“你认为木叶会输吗?”
  
  日向日差:“不一定会输,但输的概率会很大。”
  
  再次沉默。
  
  日向日足:“想过背叛木叶吗?”
  
  日向日差:“不!一个家族,如果在紧要关头背叛自己的村子,那么,将来这个家族,要怎么生存?”
  
  日向日足点了点头。
  
  “好,既然你如此说了,那么,我也告诉你吧,我相信木叶不会败,不用去特意留下火苗,木叶亡,日向亡。木叶生,日向生。别忘记了,我们日向可是木叶最强的一族,我们怎么能提前撤退呢?”
  
  日向日差沉默了一会。
  
  “知道了,大哥。”
  
  随后,日向日差转身离去了,只剩下日向日足一个人在这里。
  
  这间房间,再一次恢复了寂静的样子。
  
  水门家。
  
  鸣人疑惑的看着玖辛奈。
  
  “妈妈,为什么最近突然有好多带面具的忍者在我周围啊?”
  
  玖辛奈刮了刮鸣人的鼻子。
  
  “那是因为,他们在保护鸣人啊!”
  
  鸣人:“保护我?为什么要保护我?我可是很强的!自从上次师傅给了我什么东西后,我就感觉查克拉充满了整个身体,我感觉我可强了!”
  
  玖辛奈笑了笑,脸色开始变的严肃起来。
  
  “鸣人,这段时间,除非上学,你就尽量不要外出了,还有,这段时间,绝对!绝对!绝对不能离开村子!哪怕是半步也不行!”
  
  鸣人:“啊?为什么啊?难道是村子外面发生了什么了吗?”
  
  玖辛奈摇了摇头。
  
  “你不用知道为什么,鸣人,你只需要知道,你,绝对不能离开村子半步就行了,这个命令是绝对的!听好了,妈妈没在和你开玩笑,无论如何,你都必须遵守这条命令!!”
  
  感受着玖辛奈身上那愈发严肃的气息,鸣人只能弱弱的回道。
  
  “好好吧,我知道了,妈妈。”
  
  玖辛奈再次摇了摇头。
  
  “答应的干脆的一点!”
  
  鸣人:“好吧!”
  
  玖辛奈满意的点了点头。
  
  云隐村。
  
  奇拉比的内心世界。
  
  牛鬼:“比!听说你们忍者世界又要发起战争了?”
  
  奇拉比:“混蛋!笨蛋!大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对木叶宣战了,还有那个岩隐的老头,也跟着大哥一起向木叶宣战了。”
  
  牛鬼:“哼。战争、战争、战争!我很奇怪,为什么你们人类那么喜欢战争?”
  
  奇拉比:“谁会喜欢战争啦!混蛋,笨蛋!”
  
  牛鬼:“那你告诉我,你们人类为什么那么频繁的发动战争?”
  
  奇拉比:“”
  
  沉默了许久,奇拉比开口了。
  
  “战争不因多数人的喜怒而停止。”
  
  是的,一场战争的发动,无论如何,受到伤害的人数,总是最多的。因此,讨厌战争的人,也一定是多数的。
  
  但一场战争发动时,它就失去了所有理性,只剩下野蛮、!它不会理会绝大多数人的哀嚎,它只会在少数人的推动中,继续不停的“发狂”。
  
  不是所有战争都是不对的,但是,绝大多数战争,都是不对的。
  
  牛鬼:“真是奇怪。”
  
  奇拉比:“是的,我也觉得奇怪,不过,战争还是要继续,就算我不喜欢,但这个战争,我还是不得不参与。笨蛋,混蛋!”
  
  牛鬼:”毕竟你有我。“
  
  奇拉比:”我可不后悔哦,混蛋,笨蛋!“
  
  身为八尾人柱力,奇拉比不可能不参战。
  
  与此同时,某处。
  
  萨姆伊抬头望着天空。
  
  ”第四次忍界大战吗?“
  
  岩隐村。
  
  一名穿着红色盔甲的大汉,戴着一顶帽子。此刻,大汉将帽子微微抬起。
  
  ”大战要开始了?“
  
  大汉前方的岩隐忍者点了点头。
  
  ”是的,汉大人,土影大人希望您能去参加战前会议。“
  
  那名红色盔甲的大汉,正是岩隐的人柱力——汉!
  
  而他身上的尾兽,则是五尾尾兽——穆王!
  
  汉沉默了一会,随后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不过,现在就开战前会议,是马上就要开战了嘛?“
  
  岩隐忍者摇了摇头。
  
  ”不,汉大人,这一次战前会议,只是商量一下布阵方面的事宜,距离战争的真正发动,应该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这是属下所了解到事情,至于更深的,属下就不知道了。“
  
  汉:”好,我知道了。“
  
  之后,汉就朝土影办公室走去。
  
  又是一个月后。
  
  砂隐开始出兵在边境,虽然砂隐没有明确的向谁宣战,但其明显的出兵行为,明显就是表明了这一次战争,砂隐也会参加。
  
  同时,在砂隐某座房间里。
  
  一个黑眼圈的少年紧紧的依偎着一名金发的男子。
  
  ”夜叉丸,怎么最近的忍者们行动的这么频繁啊。“
  
  夜叉丸轻轻的抚摸了下黑眼圈少年的头。
  
  ”我爱罗,没事的哦,那不关你的事的,不用担心哦。“
  
  我爱罗顺从的点了点头。
  
  ”嗯嗯。“
  
  雨隐村。
  
  由木人看着夜光的背影。
  
  “听说,第四次忍界大战要开始了?”
  
  夜光笑了笑。
  
  “你很关心?”
  
  由木人冷漠的道。
  
  “我只想知道,云隐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夜光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由木人。
  
  “这个你倒不用担心,严格来说,这个第四次忍界大战,还是你们云隐发起的呢。毕竟,第一个宣战的,就是你们云隐。”
  
  由木人着急的道。
  
  “怎么会?跟谁宣战的?”
  
  夜光伸出手,指向木叶的方向。
  
  “跟木叶。”
  
  由木人脸上刹那间失去了所有血色。
  
  “木叶?怎么会,木叶身为第一大忍村,我们云隐正面打是打不过木叶的吧?而且,距离上一次忍界大战才过了六年,各国的国力只能说勉强恢复过来了,根本谈不上进步,这么着急的要开启战争,是为了什么?”
  
  夜光:“为了机会。”
  
  由木人疑惑的道。
  
  “为了机会?”
  
  夜光失笑。
  
  “看来你被关在雨隐村里,外面的很多东西,你都不知道啊,我简单的跟你解释下吧。”
  
  过了一会,夜光终于将情况解释给了由木人知晓。
  
  由木人立马高兴的说。
  
  “太好了,趁机击败木叶,让我们云隐一跃成为第一大忍村!”
  
  夜光有意思的看着由木人。
  
  “哦?你觉得我会让你们云隐那么做?”
  
  由木人奇怪的道。
  
  “不是,话说木叶现在的困境,基本都是你造成的吧?难道到了现在,你反而要护着木叶?”
  
  夜光笑着点了点头。
  
  由木人奇怪的道。
  
  “为什么?”
  
  夜光想了想,忍住笑,开口道。
  
  “因为,我认为,木叶只能让我来入侵,其他人都不行!啦啦啦,任性吧?没想到吧?哈哈哈。”
  
  由木人:“你这家伙,是小孩子吗?”
  
  夜光:“”
  
  下一秒。
  
  夜光愤怒的道。
  
  “混蛋!小心我入侵云隐!”
  
  由木人:“傲娇?”
  
  夜光:“???”
  
  与此同时,在忍界的某处森林中。
  
  鬼鲛开心的笑了笑,看着前方的红衣老者,开口道。
  
  ”四尾人柱力,你可真是让我好找啊!“
  
  某处平地上。
  
  一身晓袍的鼬拦住了一名青年男子的去路。
  
  ”我是晓的宇智波鼬,你好,初次见面。看来绝的消息没错,邪神教还有残余啊,虽然我没有参与上一次对你们邪神教的围剿,不过,知道了你们这个教团的所作所为后,我还是挺想来除害一下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叫飞段吧?“
  
  忍界混乱的序幕,从这一刻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