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马谡别传 > 第三十一章 蛮女多情 2

第三十一章 蛮女多情 2


  小伙子们,有的一心要展示自己高强的武艺,排队等着上擂台比试。
  自古“美女爱英雄”,尤其是在条件艰苦、野兽出没的山区,家里男人有一身好武艺,等于是一家人的安全有了保障。
  擂台只有一个,小伙子们也有闲不住的,不少人到处走动,展示另外的才艺,比如有的小伙子,直接对着自己心仪的姑娘,唱起了深情款款深的情歌。
  也有的小伙子因为家境优越,比较直白,直接上去搭讪,介绍自己良好的家世,也许能获得姑娘的青睐。
  沙摩柯成为蛮王以后,除了举族庆贺,还有诸多的事情要做。
  首先要与五大部落的酋长坐在一起,按照祖制,制定一些章程,重新分派五溪蛮共有森林的狩猎区域等等。
  还要讨价还价,确定各个部落给蛮王上贡的品种、数量等等。
  沙摩柯初为蛮王,筹建蛮王府,手下人手非常缺乏。
  他也把家族那些可用之人,全部召集起来,又在部落征召了一批信得过的人才,才勉强够蛮王府的日常运转。
  虽然蛮族读书人很少,但找一个文案记录文档,还是不难的,但要找一个断文识字,能够出谋划策的军师,那就相当困难了。
  好在沙摩柯结识了马良,他直接把马良当成了军师使用,每天陪同他参加各种会议,帮他制订各种章程,出谋划策,可谓非常倚重。
  而马良既然决定要交好沙摩柯,自然不会拒绝沙摩柯的求助,尽心尽力帮沙摩柯谋划。
  以马良之才,做好这些事情当然不难,而且他起草制订的章程,有理有据,各大部落的高层都非常信服,马先生也因此获得蛮族各大部落的认可。
  如此一来,他们两个就无暇顾及马谡,沙摩柯因为马良的关系,完全把马谡也当做了自己人。
  知道马谡喜爱武艺,沙摩柯就让他十六岁的妹妹和十二岁的堂妹,带他和雄溪部落那些年轻人一起,参加擂台赛。
  要是以前的马谡,肯定会对参与马良的谋划更感兴趣,毕竟他擅长的还是辩论说服他人。
  马谡虽然自诩文武双全,但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对自己的武艺缺乏信心,对提枪比武的事情,还是有些抵触的,自然不想参加这个擂台赛。
  从那场大梦中醒来的马谡,性格方面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他现在刻意收敛锋芒,从善如流,拿起自己的红缨枪,随着沙家姐妹和另外几个青年才俊,一起来到了沙场。
  马谡虽然只有十四岁,因为家境不错,打小营养能够跟得上,发育可不慢,身高看起来和十七八岁的年龄差不多。
  马谡对男女方面的感情,也已经懵懵懂懂,在他的心中,已经藏下了一个秀丽女子的身影。
  沙家姐妹大一点的堂姐叫沙秋,今年已经十六出头岁,是沙摩柯的亲妹妹,长得明艳动人,是一个标准的大美女,按道理说,也到了找婆家的年龄。
  但因为她的梦中情人,是像他大哥沙摩柯那样的大英雄!因为她的择偶条件太高,沙家又不想委屈了她,因而至今没有人能够高攀得起。
  小一点的堂妹叫沙冬,今年只有十二岁,出落得非常标致,好一个美人胚子,她和堂姐沙秋,在当地也是有名的姐妹花,因为年龄较小,现在还没有定婆家。
  因为她也非常崇拜堂兄,虽然也朦朦胧胧懂得对男女感情之事,但还没有一个男子能够入她法眼。对玉树临风的马谡,虽然隐隐有些好感,但也不假辞色!
  他们沙家虽然人丁不旺,但权势可不小,两个小姑娘虽然并不娇蛮,但当地人还是非常敬畏的。
  她们两个虽然对大哥的客人不敢怠慢,对马谡读书人的身份也非常尊敬,但因为少女的矜持,也是刻意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好在马谡他对打擂台赢得蛮族女子的芳心,并不太感兴趣,对沙家姐妹的冷落也不在意,静静地坐在那里观摩武艺。
  马谡身穿宝蓝色长衫、乌黑的头发在头顶梳着整齐的发髻,套在一个精致的白玉发冠之中,清秀的面孔在太阳的照耀下显出一张完美的侧脸,一双修长洁净的双手,很自然的放在双膝之上,好一个飘逸出尘的英俊书生!
  马谡的这身打扮,在荆州襄阳的世家聚会的时候,只能算是一般的水平,非常不惹人注目的装束,所以,见多识广的沙家姐妹,也不把他放在心上。
  但在这雄溪部落的沙场之中,马谡还是显得鹤立鸡群,特别能吸引蛮族少女的眼球。
  他身边不远处,雄溪部落的普通少女们,她们从未去过远门,可没有沙家姐妹那样对英俊书生的免疫力,登时就不能淡定了。
  虽然美女爱英雄,但那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如果让她们自己挑选,英俊书生的吸引力,无疑还会在武术高手之上!
  她们连台上激烈的比试都没有心情看了,都把目光转过来,躲躲闪闪、偷偷摸摸地瞟向马谡。
  马谡微微一动身子,她们的目光马上向一旁移开,心如鹿撞,随之脸上浮现出一抹嫣红,久久不能消退,暴露出她们内心的秘密。
  在蛮族少女的世界里,读书人地位尊崇,或许马谡这个外来书生轻描淡写的看一眼,都能让她们陶醉。
  因为在当地的传说中,书生都是星宿下凡,是神一般的存在,她们在心中藏满了对书生的崇敬。
  马谡自从那次梦境以后,感觉似乎也灵敏一些了,这些少女们火辣辣的目光,他自然感觉到了,看得他如坐针毡。
  但他也不敢看乱动,以免与少女们对视,引起她们的难堪,更不敢拂袖而去,那样更加显得没有礼貌。。
  马谡只有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假装全神贯注观摩擂台上的比武,不知不觉,他拿自己的武艺与他们进行对比。
  马谡本来认为自己武艺不精,刚来的时候,还是有点紧张,害怕被迫上擂台与这些年轻俊杰比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