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剑客的谐星系统 > 第三十六章 返老还童

第三十六章 返老还童

周靖叹了口气:“至少你撑过来了。”
  
  余谐摇摇头:“但是别忘了天命无常。”
  
  周靖脸色一暗:“你是说?”
  
  余谐点点头,然后艰难地站了起来:“蛇毒是蛊虫无法影响的东西,因为那根本就是一团神力湍流,就连诅咒都能摧毁,但是巫术就不一样了,它们本来就是同源。”
  
  周靖点点头,巫术确实可以引动天命无常的蛊虫。
  
  现在诅咒的力量悄无声息地消失,唯一的解释也就是蛊虫了。
  
  “那你……”
  
  但这也就意味着,余谐身体内有一个无比强大的蛊虫,甚至也许比天命无常的诅咒都更加危险。
  
  余谐叹了口气:“没关系,蛊虫诞生的瞬间,是蛇毒还在的时候,现在蛇毒已经不在了,它说不定都快要活不下去了。”
  
  这不过是自我安慰。
  
  周靖没有再说什么。
  
  然后她突然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余谐低头看看自己的双手。
  
  他发现自己变矮了,变小了。
  
  “蛊虫可以做到这种事情?”
  
  余谐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变小了,年龄。
  
  “快离开这里!”
  
  余谐朝着远离周靖的方向冲了出去。
  
  虽然变小,但是剑气修为还在,这是个非常微妙难言的变化,但是余谐很清楚,正常的蛊虫是不可能这么做的。
  
  除非它已经决定要离开余谐,去找下一个宿主。
  
  而最近的人就是周靖。
  
  周靖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她才没有跟上去。
  
  但是周靖不知道余谐要怎么做,才能从这样的蛊虫手中活下来。
  
  余谐站在蛮荒之地中心,开启了战神诀。
  
  现在,他的身体被本能接管了。
  
  然后余谐看到自己的左臂开始颤抖。
  
  这就是本能的方便之处,虽然不知道蛊虫怎么瞒过了余谐的感觉,但是本能还是发现了蛊虫。
  
  他抬起左手,一剑切开了自己的左臂。
  
  从鲜血之中,一只蛊虫掉到了地上。
  
  这是一只绿色的甲虫,像是被放大了很多倍的金龟子,背上的甲壳闪着金属光泽。
  
  余谐长出了口气。
  
  但是他还没有恢复成年人的样子,甚至在以更快的速度变得幼小。
  
  本来是少年,现在几乎就是个孩童了。
  
  但是战神诀还在,恐怖的剑气还在。
  
  余谐抬起左手,剑域中无数剑气向前射出。
  
  但是蛊虫安然无恙。
  
  剑气在碰到蛊虫之前就消散了,而且还像是在空中破开的气球一样,发出了奇怪的爆鸣声。
  
  余谐愣了一下。
  
  然后他才明白,这是因为蛊虫的力量让剑域中的剑气回到了还在余谐体内的状态,然后因为少了经脉的约束,这些剑气突然扩散,就发出了那样的声音。
  
  这样的蛊虫几乎是无敌的。
  
  余谐站在原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
  
  现在他右手的伤已经完全痊愈了,倒是左手上的伤一直还在。
  
  然后他手握玉剑,朝着蛊虫挥出一剑。
  
  这是用尽了余谐所有力量,剑术的一剑。
  
  恐怖的剑气如电闪过,在余谐面前一闪即逝,然后化为消散的剑气,朝着蛊虫飘了过去。
  
  这一剑毫无悬念地落空了。
  
  蛊虫无动于衷。
  
  它并不是会因为余谐的虚张声势而感到威胁的人类,而不过是一个虫子,所以只是留在了原地。
  
  然后那一道剑气飘散到了蛊虫面前。
  
  蛊虫的力量发动。
  
  一瞬间,一道剑气如电闪过。
  
  那个瞬间,蛊虫发出了一声尖利的惨叫。
  
  余谐几乎在瞬间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而他用尽所有力量的一剑,如电闪般划过了蛊虫的身体。
  
  但是蛊虫还活着。
  
  尽管翠绿的血液洒落,伤口几乎将它分成两半,但蛊虫还是活了下来。
  
  在那个瞬间,蛊虫用尽了所有的力量,将这一道剑气回溯到最开始的时候。
  
  尽管剑气快得不可思议,但蛊虫还是赶上了。
  
  在剑气划过蛊虫身体的瞬间,在将它彻底切成两半之前,剑气回到了还在余谐体内时候的样子。
  
  然后消散了。
  
  蛊虫和余谐相对,两者都无比虚弱。
  
  余谐回到了刚刚解决蛇毒时候的样子,蛇毒和诅咒的冲突在他体内留下了恐怖的伤口,经脉之中几乎遍体鳞伤。
  
  而且右肩的伤口重新出现,左臂的伤口也保留了下来。
  
  这感觉就像是瞬间变成了一个老人。
  
  但是他还可以挥剑。
  
  尽管战神诀已经无法施展了:现在封死经脉,恐怕剑气会直接将本就千疮百孔的经脉彻底粉碎。
  
  余谐向前冲了出去。
  
  剑域也无法继续维持,现在余谐能够依靠的,只有左手中的长剑了。
  
  蛊虫就在眼前。
  
  但是余谐发现自己跑得越来越慢,越来越慢。
  
  因为他变得越来越小了。
  
  最终,余谐无力地倒在地上。
  
  他变成了一个根本无法站立的婴孩。
  
  这一次,是余谐彻底输了。
  
  蛊虫就在他眼前,重伤之下艰难地移动着。
  
  然后一道星光突然出现。
  
  剑气贯穿了蛊虫。
  
  伴随着一声尖利的叫声,蛊虫彻底死去了。
  
  余谐恢复了衰老的样子,他用尽全身力气把自己翻过来,仰面躺在草地上。
  
  “你没事吧?”
  
  周靖冲了过来,蹲在余谐身边。
  
  余谐笑笑:“没事,我还好。”
  
  周靖将右手放在余谐身上:“你现在浑身是伤……”
  
  余谐叹了口气:“至少比蛊虫好点。”
  
  周靖没有再说什么。
  
  神力所至之处伤口开始愈合,但是余谐的经脉现在到处都是伤口,需要很久才能完全愈合。
  
  “我们先离开这里。”
  
  周靖把余谐扶起来,两个人一起回到了马车上面。
  
  “走吧。”
  
  余谐靠着马车的内壁,长长的出了口气。
  
  马车开始前进。
  
  “我们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到这里来……”
  
  周靖叹了口气。
  
  余谐忍不住笑了:“但是至少又消耗掉了一个蛊虫,而且给你报仇了。”
  
  周靖一时沉默了。
  
  “那个巫士不过是听命于他人而已。”
  
  余谐艰难地笑笑:“但是他确实是那个诅咒你的人,应该付出代价。”
  
  周靖转身看了一眼余谐:“你小时候真丑。”
  
  余谐无言地翻了个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