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网游末日尸歌行 > 第四十九章校园新七不可思议 六

第四十九章校园新七不可思议 六


  “还有什么本事都使出来吧。”王邪不屑的大笑说道。
  植物举起了自己的藤蔓,上面有几片叶子,叶子一下飞射而去,并且开始不断旋转着,然后一下子顺着王邪的脸颊划过。锋利的叶子染着鲜血直接划破了十几米外的灯柱铁皮外壳。
  王邪忽然注意到对方影子,那就是这些植物在晚上的时候视力并不是很好,也许是光合作用产生的误导呢?而且攻击的地方大多数选择在灯光下面,如果偏暗些的地方动作会有所延迟,看来这种生物很神奇。
  王邪举起手中的弓弩,不断射击着那些灯柱,四周以下的变的黑漆漆的起来,只是伴随着玻璃罩破碎的声音。
  女孩突然发出恐怖的尖叫,好像很不适应这样的黑暗环境,缓缓的蹲在了地面,嘴里正在说着一些胡话。
  有许是周围嘈杂的玻璃破碎声刺激着那些植物,它变得越发狂暴起来。巨大的花骨朵变成巨嘴,不断向王邪咬来。
  他飞快的身影,就像黑夜中的随风而起的绿叶不断的飘扬起舞,捉摸不定。
  加速侧滚翻一系列的动作,躲开对方的进攻。王邪时不时利用手中的远程攻击优势向那个趴下的女孩发起攻击,不过每次都被那邪恶植物提前发现,用生命挡住了攻击。
  王邪利用在黑暗中的优势,看着那仅仅被两束灯光照数的妖魔,内心很是无奈。这玩意儿太难杀了,除非用火?
  正在思索的时候,王邪忽然被一条碧绿的藤蔓缠住了手臂,将他狠狠的拉了起来,吊挂在上空,整个世界都颠倒了。剩下的藤蔓一下子缠绕了过来将他捆绑起来,五花大绑的就像一只花螃蟹。
  婉柔唱着轻快的小曲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她看着王邪被俘获的表情,语气十分开心。“你不是说还要杀死我的吗?”
  王邪并没有畏惧,就连那食人花在他旁边呼呼的喘着气,他都没有在意。他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让女生很是费解,明明都被捉住了,难道还能插翅而逃吗?
  焦婉柔不解的问:“你为什么还在笑呢?”
  “你过来点儿,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王邪认真的说道。
  “哦,你想告诉我什么东西呢?”也许是女生天生八卦的体质,一下子就被吸引了过去。
  “告诉你哦,我是故意被抓到的。”他低沉沙哑的声音缓缓说道。
  王邪眼神忽然一亮,最终嘶吼着巨大的蛮力将整片植物压倒,回身一脚踹到了女生的肚子上,植物的拉扯力对他根本起不到作用,一脚将她踢飞了两米多远,女孩儿带着痛苦扑倒在地,手中的花盆直接摔飞了几米开外。
  花盆一下子开裂开来,泥土四散开来。彼岸花的根下缠绕着茂盛的毛发以及一颗乌黑的头颅,奇异的魔力布满在上面,翻滚着隐入了黑暗之中,消失在一片草丛里。
  就算身上带着暗伤捆着藤蔓,他也终究要打败那个人,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打败我,除了我自己。因为这句话是我说的。
  王邪召唤出一把斧头,反手一斧将藤蔓割断了,只留下怪花在那里痛苦的吼着。他对着那些巨大的植物茎开始拼命的砍剁了,不过受伤的地方很快就会恢复原状,持斧头的右手也被勒得发红。
  “这不可能,你是怎么挣脱的,明明死亡藤蔓监狱的束缚力才是最强的呀?”焦婉柔捂着肚子,有些不明白情况。
  他淡淡的看着那女生,嘴角带着一丝嘲讽,然后从左手上拿着一个赤红的烟头。食指中指夹着烟向空中转了一圈,留下了一个火红的流影,很美很炫。
  “这东西挺怕火的,幸好我有随身带烟的,烟头挺耐烧的,植物烫一下就不行了。”他不屑的将烟叼在嘴中,吐出了淡淡的云雾,看着少女迷茫的脸。
  王邪手拿出了一瓶汽油,另一个口袋是打火机,他要一把火烧了这些害人的玩意,依靠尸骨作为肥料的植物,肯定不是好东西。火光映衬着他威严的脸庞,那道刀疤在夜风中显得更加冷酷。
  “不,你不能这么做。”女孩儿的声音在身后痛苦的大叫起来。
  王邪撇过头脚步慢慢向后移动着盯着她说道:“给我一个理由,算了,它不死的话你也得死。”
  焦婉柔恐惧的双手撑着地将自己慢慢向身后移去。她忽然眼角泛起了泪珠,豆大的眼泪砸击在地面上,整个人哭得梨花带泪。又像是那九幽之下的厉鬼在嚎叫。
  王邪掏了掏耳朵,感觉到了厌烦。“小娘们这时候怎么就知道哭了,刚才害人的心不是挺旺盛的嘛?”
  “不要杀我,我不是故意的。”女孩儿的语气带着颤抖,精神好像不太稳定了。
  王邪略显诧异,这个女的感觉好像脑子有点问题,而且穿着也很怪异,这是怎么通过游戏审核来打游戏的?
  他将汽油倒在地面上划出了一道横杠,往上面扔了一团火星,瞬间火势蔓延开来,化作一条火龙将双方隔绝开了,熊熊大火透印着某个人的绝望。
  他的目光警惕的看着身后的植物,那玩意儿处在黑暗之中渐渐的不动了,浑身开始蜷缩就像死去了一般。
  王邪慢慢的走了过去,将嘴中的烟吐掉,用脚碾灭。然后蹲在女孩旁边,左手的那桶汽油还剩3/4。他并不着急,也没什么想说的,只是听着女孩儿在那儿一遍一遍的重复着求饶的话语。
  “麻烦闭嘴了可以吗?我有些听腻了。”王邪那双有力的手就像老虎钳一样的,抓住女孩的手不肯松开,疼得对方娇叱了一声。
  焦婉柔忽然清醒过来,有些神色紧张的盯着王邪。“你想要干什么?”
  “怎么不给个说法吗?将人哄骗到这里,然后喂食给你的小宠物。但愿我不是第一个活人,就算你是十级,可我还比你高四级,而且基础属性比你高,可以轻而易举的捏碎你的脑瓜子。”王邪直接将话挑明,对比了二人的数据,让对方彻底放弃求救的欲望。
  “我只是看你不像个好人而已。”
  王邪摸着自己的脸,又看了看女孩惨白美艳的形象,瞬间觉得自己挺可爱的。他的嘴角摆出了一丝苦笑。
  焦婉柔又陆陆续续的说:“我本来没打算伤害你的,是你在威胁我。这是第一次勾引人主动上门。那些人在对着我笑,他们只是想欺负我,因该被吞掉了吧。”
  王邪从这片段的语言,实在猜不出她到底要表达什么意思。“算了,也问不出什么,赶紧结束任务吧。”王邪手中出现了两把斧头,对准了女孩漂亮的玉颈。
  “求求你放过我吧,我还不能死。”女孩哭着跪倒在他面前。
  王邪手中挥动的斧头陷入了犹豫中。“说实话,你是遇到我这种脾气好的。要换成我三弟的话,他直接把你脑壳子揪碎了喂丧尸。哎,你滚吧,植物我是一定要干掉的。”
  “不行!它很可怜的,它是和我一样孤独的,充满着魅力的。”焦婉柔第一次登录游戏的时候陷入了惊奇,这是个新奇的世界。
  尤其是在末日前偶然的发现这株怪异的植物,当时它才这么小,这是灭绝的史前植物。同学们都选择了无视,毕竟在他们看来只是一根小豆芽。
  于是她对这株小植物情有独钟,或许因为她生活中本身的职业,更能接受这种怪异的植物,每天辛勤的照顾,并用自己的血喂养。在末日之后它发生了巨大的变异,将周围移动的活物全部吞噬掉。但是它从来就没有伤害过焦婉柔,哪怕没有那盆曼珠沙华,依旧对她像母亲一样。
  她很喜欢这个游戏,更重要的是在这里她不会被人怪异的眼神所隔离,同学们都是友善的。可以重新再做一次自己没有约束的活着,在末日之后,丧尸都是可爱喜人的,他们的肉体会喂养着自己的宝贝茁壮成长。
  然后未婚夫的出现,打破了这片宁静。按照父母的要求将她带离游戏去现实世界中完成婚姻。同事们的勾心斗角,未婚夫的贪婪色情目光,以及父母的期望与催盼,都压迫着她的紧张神经。
  毕竟在游戏中的她和现实中完全不一样,一个是略显疯癫自卑的女人,一个是阳光可爱迷人,这也是她想要的生活。
  男方一直反对这桩婚事,毕竟这个女人在他眼中看起来漂亮,但精神有问题,而且从小到大都是自己欺负长大的。但在游戏中可真是完美呀。
  后来双方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在游戏中未婚夫拿出了尖刀慢慢的逼向自己,无法劝你退出游戏,那就把你干掉下线。她明白这只是个游戏,但心中还是惊慌,一刀捅来疼痛感在身上蔓延开来,终于她屈服了。
  当然在离开之前,她还有个小愿望。就是最后去观赏一下植物园。
  那个愚蠢的男人,焦婉柔的未婚夫看到如此美丽的女友居然开口说话了,于是便依了她这条件。毕竟那个男人也是内测玩家,而且浑身上下的极品装备,路边的丧尸还没靠近就被击杀了。
  自大的他逐渐走进了那个陷阱,在一阵夸张之后,就被那株凶猛的植物撕扯成碎片。大腿,手臂全都被吃的一干二净,地面只有残存的血迹。
  焦婉柔在那里发着笑,跪倒在地。曼珠沙华的根下这包裹着一颗圆滚滚的头颅,是那个男人死不瞑目的表情。鲜血染红了她纯净的白衣,不知道是男方的血还是她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