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文唐 > 第二十三章 狐假虎威

第二十三章 狐假虎威


  流言蜚语传播的速度比岳山想象的还要快。
  第二天他去仓廪找管事换书的时候,那位管事就一脸八卦的问他有没有听说过这件事情,岳山既尴尬又无语。
  当岳山提出要用鱼问他换几本书的时候,这位管事。
  嗯,出场这么多次应该给他一个名字了,就叫周尚云吧,职务是诸仓上计掾史流外七等官。
  听到岳山居然想用鱼和自己换书,周尚云惊讶的问道:“为何寻我换书?”
  “我认识的人中只有周计史是读书人,且待人宽厚真诚,所以小子才会找你换书,还望计史勿怪小子唐突。”这个问题岳山早就考虑过,不慌不忙的回道。
  “宽厚真诚吗?”周尚云嗤笑道,也不知道针对谁。
  “我家中确实有藏书数十卷,但那都是我花费许多心思收集而来,岂能轻易予人。”
  岳山并没有失望,周尚云也只是说不能轻易给人又不是不能给人,接下来就看自己的诚意了。
  他的诚意是什么?仔细想了想并没有。他并不是巧舌如簧的人,对一个流外七品官搞什么‘程门立雪’也没那个必要,然而他有杀手锏。
  “小子偶的一件宝物,想请周计史掌掌眼。”说着岳山就把那个玉环给请了出来。
  听到这话周尚云脸色一变心生怒意,对岳山的感官也下降到冰点。你个穷小子居然学会贿赂人了?
  我倒要看看你能拿什么东西贿赂我,老夫非要好好羞辱你一番给你个教训不行。
  然而当他看到岳山手上的东西的时候,‘蹭’的一下就从凳子上蹿了起来,结结巴巴的道:
  “这……这……这东西你是哪来的?”
  他可不是岳二娃、岳老四这样的土包子,对玉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岳山手中的那块玉的质量如何他不知道,但这不重要啊,重要的是这玉是黄色的。
  黄通皇,历来是皇室用品,一般人用是要杀头的。
  这个少年手中的黄色玉佩是哪来的?自己买的或者捡的?然而当他抬头看到笑意盈盈的站立在面前的少年,这个念头马上就消失了。
  人家分明是胸有成竹,肯定不是非法持有。
  既然不是非法持有,那就是有贵人送给他的。顿时今天早上才听到的那则传闻浮现在脑海里,难道……
  天子脚下类似的传闻每天都有好几个,难道今天听到的这个是真的?
  可是不对呀,秦王的大舅子也没有权利佩戴黄色玉佩吧。就算秦王送给他的,那他也没有权利转送给别人。这事儿复杂了。
  下一刻岳山帮他解开了所有的疑惑:
  “前几天,也就是我第一次用鱼换粮食的前一天,偶遇秦王夫妇郊游。小子侥幸讨得秦王妃开心,于是她就送了这块玉佩给我。昨天来的那个人确实是秦王的大舅子长孙无忌,是受王妃的嘱托来看看我。”
  “秦……秦王妃?”周尚云眼睛瞪的和牛眼一样,没想到传闻不但不是假的,甚至真相比传闻还要吓人。
  那可是秦王和秦王妃啊,天底下第三号人物。这个少年居然有这样的机缘……实在羡煞我也。
  看样子秦王妃对这少年还不是一般的器重,否则怎么会给他玉佩,又怎么会让自己亲哥哥过来探望。这个少年要了不得了呀。
  还好周尚云还有几分理智在,知道换成自己和秦王偶遇恐怕就是一个让人悲伤的故事了。所以也只是羡慕岳山的际遇,并没有产生什么不该有的想法。
  “小兄弟快把宝物收起来吧,以后可千万不要轻易示人。”周尚云苦笑一声说道。对岳山的称呼也从小子变成了小兄弟。
  “谢周计史,我晓得了。也就是和你投缘,换成别人我肯定不会拿出来。”岳山小小的吹捧了一下,顺势把玉佩收进怀里。
  “书的事情小兄弟放心,只要我家里有的你可以随时来取。至于这些鱼,你还是拿回去吧,就当是结个善缘。”周尚云道。
  “那……就谢过兄长了。”岳山故作迟疑,然后答应下来。
  果然,见他答应周尚云脸上的笑容就真诚了三分,诚恳的道:“别怪为兄小气不肯送给你,我一生碌碌没有什么可以留给子孙的,就想把这些书传给后人。”
  “哈哈……兄长果然是雅人,诗书传家必成一段佳话。”岳山说道。
  一时间兄友弟恭,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两人是亲兄弟呢。
  周尚云的家并不在草滩镇今天取书时间上已经来不及,但他在这里的宿舍倒是有几本书。岳山也没有挑剔,借取了一本论语。
  儒家大兴,论语成了所有读书人必读的科目,所以周尚云身边随时带有一本。
  而且前世岳山是读过论语的,虽然背不下来,但看着前后文还是能回忆起大部分内容的。用来识字比千字文更合适。
  是的,他借书就是为了识字。
  只有他自己知道并没有什么老道士教他识字,他认识的都是后世的简体字。还好唐朝时楷书已经普及,都是横平竖直的字他勉强能认识一些。反正对他来说唐楷和后世的繁体字没啥区别。
  用比较熟悉的论语来识字,连猜带蒙应该能把大部分的字都识全了。识了字,书写就比较简单了。
  书取到手,鱼怎么办?总不能拿回去吧。送给周尚云他又坚持不要。最终还是换成了粮食。
  这次周尚云让仓库的活计亲自给岳山送了过去,且没有收手续费。
  看着这明显比之前多出一部分的粮食,岳山感慨,果然只有饿死的百姓没有饿死的官啊。
  他倒是没有鄙视周尚云的意思,自己就是既得利益的获得者,没有资格鄙夷别人。只是单纯的感慨。
  他今天拿出这块玉佩不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吗。
  周尚云的官很小,有多小呢,出了仓廪这个门没人把他当官看。但就是这么一个流外七等不是官的官,在草滩镇一言九鼎。
  他掌握着周围数十个村庄的口粮分配工作。
  不需要怎么去为难你,也不需要大斗进小斗出。给你舀米的时候把斗在石头上磕两下就能多出几两来。反之同样的一斗米你就能比别人少出一斤半斤的。
  岳山是教历史的,曾经在书上看到过这些龌龊事儿。当时只是当趣闻来看的,真正身处这个时代了自然要学会妥协。
  认识了他,以后岳家做什么事情都会比较方便。
  还有一个原因是岳山要识字,光靠论语肯定不行,万一遇到不认识的字怎么办?势必需要一个能随时请教的人。周尚云是他唯一的选择。
  当然了,他也是提前打听过周尚云的为人的。不能说是什么清廉的人,至少没有欺压害民之举,口碑还是挺不错的。
  换个信誉不好的,岳山肯定不会这么做。最多就是多等待十几二十天的,长孙无垢肯定会想办法接济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