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网 > 田园喜嫁:小妻太难追 > 438.温雨薇的好心

438.温雨薇的好心


      “小薇,天这么冷,我们回房去吧?”刚吃完饭,林松屾拉着温雨薇要回他们的院子。
  
      温雨薇给了林松屾一个白眼:“你最近怎么这么闲?天天缠着不让我出门,没完没了了!”
  
      “嘿嘿,咱们不是说好了,明年生娃的嘛?不努力怎么行?”林松屾一本正经地说。
  
      温雨薇脸上飘了两朵红云,往旁边看看,没有人,伸手拧住了林松屾的耳朵:“在外面呢,胡说八道什么?”
  
      “那咱回房说!”林松屾现在还处于度蜜月的状态,年轻气盛的,就想跟娇妻温存,不想干别的。
  
      “不行啦!”温雨薇甩开林松屾的手,“我不是说了,我今日要去找思清的。”
  
      林松屾愣了一下:“找她做什么?”
  
      “我看你脑子里除了那事就没别的了!”温雨薇瞪了林松屾一眼,“不是昨日说的,你说你军中有个兄弟看上思清了,让我去探探口风吗?”
  
      “哦对,我忘了。武诚那小子,就是咱俩成亲那天,见到了宋思清,回头跟我打听来着,还请我喝了一顿酒。”林松屾笑容满面地说,“他爹是兵部尚书,他在家里最小,也不想当官,跟我一样,觉得在军中混着更自在。那小子现在是我小弟,整天追着让我教他武功呢!人真是不错,家风也好,我觉得挺合适!”
  
      “哎呀你昨日都跟我说过了,啰嗦什么?思清的事,我就先不去烦表嫂了,不然表哥又该不高兴了。我直接去找思清,先问问她什么意思,若是她想相看相看,就安排一下,看上了再说后面的事。”温雨薇笑着说。
  
      “我送你去。”林松屾说。
  
      “不用,我自己去。对了,爹说想跟你下棋呢,你去我家吧!”温雨薇说。
  
      林松屾脖子一缩:“我不去!岳父是个臭棋篓子,没人陪他下棋,现在整天盯着我,我没空!”
  
      “你说什么呢?”温雨薇瞪了林松屾一眼。
  
      “嘿嘿,开个玩笑。我送你过去,我就不进去了,我回来找岳父下棋去。”林松屾说着,拉着温雨薇的手往外走。
  
      林松屾骑马,温雨薇坐车,到了宋家门外,林松屾看温雨薇进去,他就调转马头离开,真去温国公府找他的泰山大人下棋去了。
  
      林松屾其实挺喜欢他的岳父岳母的。虽然有时候他们会数落他,说他没正形,但他觉得跟林放喜欢踹他是一样的,打是亲骂是爱嘛。
  
      不过温雨薇自己都说,成亲之后,她爹娘对林松屾跟对儿子似的,三天两头叫着到家里吃饭。她爹总是拉着林松屾下棋,翁婿俩棋术都不行,也算棋逢对手。而温夫人俞氏总是找林松屾给她跑腿,前日还让林松屾回去帮她把院子里的花全都搬到暖房里去。
  
      温雨薇自己倒不乐意了,说俞氏把林松屾当下人使唤。俞氏就笑说,她就觉得林松屾这小子喜欢干活,看见他就觉得乐呵。
  
      温雨薇回来问林松屾,林松屾乐呵呵地说,是啊是啊,他特别喜欢干活,岳母找他干活是因为特别喜欢他这个女婿。
  
      温雨薇看着林松屾跟她父母都能打成一片,每每让她那有些古板的父亲又气又笑,又逗得俞氏总说要揍他,她心里其实挺开心的。
  
      却说这会儿,温雨薇到了宋家,见刘氏就笑着叫了一声“伯母”。
  
      “雨薇你可有些日子没来了,气色真好,今儿可要留下吃饭啊!”刘氏笑容满面地说。
  
      “那当然了,我可惦记着伯母和宋姥姥的手艺呢,专门过来吃好吃的。”温雨薇笑着说。
  
      “好好好,今儿给你做好吃的。你快去找思清吧,她昨儿还念叨你呢。”刘氏笑着说。
  
      温雨薇是宋家的常客,轻车熟路地进了宋思清的院子,一眼就看到宋思清坐在窗边,神思不属,看着院中光秃秃的树在发呆。
  
      温雨薇走过去,站在窗外,对着宋思清挥手,她才回神,神色一喜:“雨薇你来了!”
  
      “想什么呢?那么入神?”温雨薇说着进了门。
  
      “没什么。”宋思清拉着温雨薇坐下,给她倒茶,拿点心。
  
      “你跟我还客气什么?别忙了,快坐着。”温雨薇笑着说。
  
      宋思清把茶杯放在温雨薇面前,坐下,就见温雨薇盯着她看。
  
      “看什么呢?”宋思清嗔了温雨薇一眼。
  
      “看你越来越好看了呗。”温雨薇打趣宋思清。
  
      宋思清也看温雨薇:“你才是越来越好看了,我看你成亲后这日子过得可是甜蜜,都把我给忘了。”
  
      “我这不是找你来了。”温雨薇端着茶,也没喝,问宋思清,“最近有人给你说亲吗?”
  
      宋思清眼眸微闪,摇了摇头:“没有。”
  
      “那我给你说一个,怎么样?”温雨薇笑着说。
  
      宋思清愣了一下:“啊?”
  
      “啊什么啊?先前你娘也跟我说过,让我有什么合适的,给你物色物色呢。这不是巧了,最近还真有个不错的。”温雨薇笑说。
  
      “谁啊?你跟我娘说了?”宋思清神色有些紧张。
  
      “我还没跟你说,怎么会跟你娘说?”温雨薇摇头。
  
      “那你……”宋思清又问,“你有没有跟瑶瑶说过?”
  
      “哦,你是想听听我表嫂的意见?我本来倒是想先跟表嫂提,看她觉得如何的,但她最近身子重,表哥看得严,不让我们去烦她。我就想着,反正是你的事儿,第一个该先跟你说的。”温雨薇笑着说。
  
      宋思清微微松了一口,垂眸整理了一下衣袖,就听温雨薇问:“你怎么都不问问我是哪家公子?”
  
      宋思清抬头,微微一笑:“是哪家公子啊?”
  
      “兵部尚书的嫡幼子,叫武诚,如今在军中任职,是个小将。出身家世都不错的,我见过一回,人长得也精神,就比你大两岁。”温雨薇说,“而且呀,是人家先看上的你,托了我家二山,让我来牵线的。”
  
      宋思清愣了一下,摇头:“可我不认识你说的那个武公子。”
  
      “是我成亲那日,喜宴上见到的,你许是没注意到他,当时二山那一帮军中结识的朋友闹哄哄的。”温雨薇说,“我觉得挺合适的,你觉得呢?若你想见见再决定,我让林二山去安排。”
  
      宋思清沉默了片刻之后,有些抱歉地对温雨薇说:“雨薇,多谢你为我的事情这么操心,但我觉得,还是算了吧。”
  
      “为什么?”温雨薇有些不解。她觉得这是一门很好的亲事。虽然她是宋思清的朋友,但说实话,她认为宋思清不好说亲。
  
      虽然宋思清如今是礼部尚书的妹妹,也有不少想巴结宋思明的,或者想通过宋家跟秦玥当亲戚的,所以先前有一阵上门提亲的可是不少,但那种目的不纯,都不是看上了宋思清这个人,是别有用心,绝不能考虑的。
  
      而宋思清出身乡野,这件事是人尽皆知的,即便她读过书,性子温婉,但改变不了有些人的门第之见。尤其是真正的勋贵之家,高门大族,便是纳个妾,也要看出身,看三代。宋思清这种,其实在很多人眼里就是沾了秦玥的光的“暴发户”。真正的贵族,不会考虑的。
  
      但她如今身份也确实不低,若是求亲的人出身不好,又配不上她。
  
      所以,这就是高不成低不就,想找个合适的,并不容易。
  
      所以林松屾一提,温雨薇就上心了,因为从她的角度,这对宋思清来说,是个不错的姻缘。
  
      礼部尚书,兵部尚书,门当户对。武诚的父亲,兵部尚书武铮,是从小兵一步一步当上了将军,因为各方面都很出色,被秦谡保举入朝为官的,混到现在,相当有本事,几个儿子也都很出息,家风清正。
  
      温雨薇替宋思清考虑了很多。
  
      武家跟宋家出身差不多,应该不会看不上宋思清的出身,这是其一。
  
      其二,武家是将门,没有文官之家那么多繁文缛节的规矩。宋思清如今其实没有接触过真正贵族的规矩是怎么样的,对她来说,很难适应。
  
      其三,武家跟秦家是有渊源的。武铮最初是秦谡的部下,如今他两个儿子都在秦非白手下,而宋思清又是姚瑶的表姐,这里面的关系,就决定了宋思清若是嫁到武家去,便是看秦家的面子,她也不会受委屈。
  
      其四,温雨薇还让林松屾确定过,武家没有纳妾的惯例。武铮四个儿子,武诚最小,他三个哥哥都成亲生子了,当他的夫人,传宗接代的压力也不会很大。
  
      所以,对于宋思清也没多问,就给回绝了,温雨薇很是不解,想知道宋思清是怎么想的。
  
      “雨薇,我说了,你别笑话我。我不喜欢舞刀弄枪的武夫。”宋思清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温雨薇足足愣了有十秒钟,舞刀弄枪的武夫?怎么了呢?会武功就代表着人很粗鲁,没有文化吗?宋思清怎么会这样想?武诚出生的时候,武铮已经是兵部尚书了,算起来武诚可是正儿八经的贵公子,怎么可能不读书呢?
  
      温雨薇连忙跟宋思清解释,把她的想法,都跟宋思清细细地说了。
  
      但宋思清如今满心满眼都是温润如玉的七皇子莫景熙,哪里听得进去温雨薇跟她说的话。
  
      温雨薇费了不少口舌,说了半天,见宋思清竟然在走神……
  
      “思清,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温雨薇问。
  
      宋思清摇头:“雨薇,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还是算了吧。”
  
      “为什么?你……”温雨薇蹙眉,“你是不是心里有人了?”
  
      宋思清摇头:“你先别问了,我心里有数。”
  
      “思清,你可别傻啊,我觉得武诚真的挺好的,若是错过了……”温雨薇还想再劝劝。
  
      宋思清摇头笑笑:“雨薇,我知道,你喜欢林二哥那样的,但我不喜欢啊。”
  
      温雨薇闻言,皱了皱眉:“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什么叫林二山那样的?”怎么听着宋思清还有几分嫌弃的意思呢……
  
      宋思清连忙解释:“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说,真的谢谢你,武家公子很好,但我还是想再考虑考虑。”
  
      温雨薇直觉宋思清心里有人了,从这次一见面就感觉宋思清在走神,但她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宋思清竟然都不跟她说实话,遮遮掩掩的,像是怕她知道一样。
  
      不过温雨薇也没有再追问下去,听刘氏叫她们,就一起过去了。
  
      温雨薇在宋家吃了午饭才回去,也没有再跟宋思清聊什么。
  
      临走,宋思清出来送温雨薇,还拉着温雨薇小声说,武家公子的事情,让温雨薇不要跟别人说,尤其强调,不要跟姚瑶说。
  
      温雨薇笑笑没说话,上马车,吩咐回姚府。
  
      一进姚府,温雨薇就直接找姚瑶来了。
  
      人跟人都是有亲疏远近的,要说温雨薇更亲近的,那自然是姚瑶。当初温雨薇认识宋思清,宋思清还在姚府借住,那会儿温雨薇想结识的是姚小姐,因为姚瑶当时只是暂时来京城办事,很快离开,后来温雨薇才跟宋思清熟识起来的。
  
      而且今日宋思清的表现,让温雨薇心里不是那么舒服。毕竟她是诚心诚意为宋思清好,专门跑去给她说亲,讲了那么多,结果人家根本不想听。说是好闺蜜,宋思清的心事也不愿跟温雨薇讲。
  
      “这是怎么了?风风火火的?”姚瑶看温雨薇进门,笑着问。
  
      “表哥不在啊?”温雨薇有些惊讶。
  
      “我在。”秦玥的声音在门口响起,话落就进门了,手中还端着一盅热汤。
  
      “表哥,我找表嫂有正事!”温雨薇连忙说。
  
      “嗯,丫丫,先把汤喝了,娘说你没吃多少饭,专门又炖的。”秦玥把汤盅放在姚瑶面前。
  
      姚瑶点头:“好,我等会儿就喝。阿玥你去爹那儿坐坐,我跟雨薇聊会儿。”
  
      秦玥看了温雨薇一眼,温雨薇连忙说:“表哥放心,我一定看着表嫂让她把汤喝了!”
  
      秦玥出门,温雨薇松了一口气:“这么多年了,表哥还是这么可怕,跟小时候一样,现在他看我一眼,我还是觉得他想打我。”
  
      姚瑶噗嗤一声笑了:“我跟他说,改明儿让他满足你的心愿,真揍你一顿。”
  
      “表嫂你可饶了我吧。”温雨薇连忙陪笑,话落又说,“不过我可以让我家二山跟表哥打,挨揍也让他来!”
  
      “好了别贫了,找我什么事?听说你去宋家了?”姚瑶笑着问。
  
      温雨薇神色一正:“我刚从宋家回来,找表嫂有正事。”
  
      温雨薇就把武诚看上宋思清,她觉得挺好,过去问宋思清的事情跟姚瑶说了。
  
      姚瑶从头到尾听完,微微点头说:“这武家公子,听起来倒是真的挺好的。”
  
      “是啊,我也是想着思清年纪不小了,亲事高不成低不就的,好不容易有个合适的,希望她不要错过。可谁知道……”温雨薇蹙眉,“我跟她说半天,她一点儿兴趣都没有,我怀疑她心里有人了,她也不跟我说。”
  
      姚瑶叹了一口气。从她的角度,她认为宋思清跟七皇子不合适,即便七皇子不是别有用心,他俩是真爱,也不合适。但很显然,宋思清陷进去了。
  
      而姚瑶之所以要去调查七皇子,其实是希望查出什么问题之后,告诉宋思清,让宋思清自己死心,这事也就算完了。
  
      因为姚瑶顾忌着宋思清的面子和名声,想着悄悄进行,最好不要声张,就把事情解决掉。不然宋思清若是执拗起来,越是反对,她越是执着,到时候不好收场。
  
      而且姚瑶更在意的是宋家几位长辈的心情。其实姚瑶知道,宋思清自己心里也清楚,宋家长辈是不可能同意她跟七皇子的。所以姚瑶盼着能查出点不好的东西来,跟宋思清私下把事情了结,最好别让长辈知道了操心,更不想看着宋思清为了所谓的真爱,跟家里人对着干。
  
      如今又出来一个武诚,如温雨薇所言,姚瑶也觉得武诚很不错,若是宋思清能够清醒过来,好好珍惜,那就最好了。
  
      “表嫂,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温雨薇问姚瑶。
  
      姚瑶也没瞒着,就跟温雨薇直说了宋思清跟七皇子的事,因为她知道温雨薇不是大嘴巴,不会出去乱说的。而且温雨薇对宋思清的亲事这么上心,都看出宋思清心里有人了,刻意瞒着没有必要。
  
      温雨薇一听,目瞪口呆:“这……七皇子可能看得上思清?我不是看不起她,这根本就不合适,反正我觉得七皇子定是别有用心!而且我见过七皇子跟他表妹,彭家那个小姐,私下来往可是不少!”
  
      姚瑶点头:“看来我猜得也没错。不过七皇子行事缜密,连他的通房丫鬟都给打发了,便是跟他表妹有什么,如今也定会刻意避嫌,再查或许也查不出什么明显的东西来。既然如此,我们都别管了,我找表哥来,跟他谈。说到底我们是外人,那是他亲妹妹,好的坏的,让他自己去劝吧!”